第一文学城

【那些夜晚,义兄妹】作者:坏哥哥

第一文学城 2020-07-10 09:44 出处:网络 作者:ls1991lsok
作者:坏哥哥 字数:4700 首发:春满四合院   作者前言:各位读者抱歉,坏坏我真是好几年没有写色文,完全不会写,也
作者:坏哥哥
字数:4700
首发:春满四合院


  作者前言:各位读者抱歉,坏坏我真是好几年没有写色文,完全不会写,也
写不好,写色文看来也是需要大量努力的。。。如果这篇写不好,请包容,谢谢
.

  =那些夜晚,义兄妹=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对义兄妹,叫做小臣和小月,相差四岁.

  所谓的义兄妹,就是因着父母再婚而聚在一起的无血缘男女。

  他们很小的时候就相处在一起,彼此之间处的非常好,更是几乎没有吵架过,
或许就因为这样,随着年岁增长,男女之间难以抗拒的性吸引力开始出现……

  步入青春期、就读国一的小臣开始长高,长出体毛,阴茎开始变大,也会和
同学开始交换H书和A片。

  小臣一天又一天的对性事产生兴趣,很快就把歪脑筋动到义妹小月身上。

  小月是个听话乖巧的女孩子,就读国小三年级,什幺都不懂。

  她只知道小臣哥哥忽然很喜欢来自己的房间找自己玩,抱抱自己,摸摸自己,
因此小月一直很开心的配合哥哥。

  因为这样,小臣越玩越大胆。

  虽然知道父母就在外面客厅,甚至随时会进入小月的房间看看这对兄妹在作
什幺,但是小臣还是直接让纯真的妹妹躺在床上,张开她的双腿,以正面性交姿
势直接压上去,然后开始摩擦下体.

  小月依然天真的不知道哥哥在作什幺,只是因为哥哥的行为很有趣而一直笑
着。

  害怕客厅父母会忽然跑进来的小臣,也只能一直回看小月妹妹的脸庞,下体
越摩擦越快,喘气加剧,直到最后终于在内裤里暴浆……

  那之后,小臣每晚都会找时间和纯真的义妹这样玩。

  小月妹妹也很快就懂得要主动躺在床上张开双腿,让哥哥开心。

  小臣会有罪恶感吗?当然有,毕竟他完全知道自己正在对小月作什幺,要是
被父母知道肯定是大事,但是他又彻底爱上这样的性快感,无法自拔……

  一段时间之后,小臣终于无法忍耐每晚只玩一次。

  半夜十二点左右,小臣会在父母回房休息之后,直接进入小月的房间,夜袭
妹妹。

  不过就是在昏暗的灯光下,潜进小月的温暖棉被,把她推平,然后作出同样
的行为。

  当然小月会被哥哥惊醒,吓了一跳,不过几次之后也见怪不怪了,只管继续
睡,让哥哥随意进行。

  从这开始,小臣都会找小月二次,一次是晚上八点左右,一次是深夜十二点
的第二次。

  不过,几晚之后,再次潜入妹妹房间的小臣,心跳到快爆炸,因为他已经决
定作一件不同的事。

  进入小月的棉被内,慢慢把睡裤拉到大腿中段,裸露阴茎.

  接着,龟头慢慢顶到小月的阴部,隔着妹妹的睡裤,开始一下又一下顶着。

  下体被顶,小月当然有察觉不同的异样。但是她一方面相信哥哥,一方面又
很想睡觉,所以只是转个头继续睡,不疑有他。

  终于,小臣直接顶着妹妹的下体,对着睡裤喷出一发又一发的精液……

  ………………

  …………

  ……

  因为哥哥的行为实在太奇怪,加上每晚都要被哥哥偷带进浴室清理睡裤上面
沾染的奇怪黏液,学校的午餐时间,小月终于和一名很要好的学校女同学说.

  那位女同学却边听边点头:「啊,我知道你的哥哥在作什幺,他在和你玩亲
亲. 」

  「玩亲亲?」

  「对啊,我有一个喜欢的表哥,因为读书的关系所以住我家,他每晚也都会
这样跑来我的房间和我玩。」

  小月妹妹单纯回答:「是喔?」

  这名女同学认真点头,然后偷偷摸摸的笑着:「表哥是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
密,不过因为小月你也有玩,所以我只会偷偷跟你说,不能说出去喔?」

  小月也微笑的说:「嗯,这是我们的秘密。」

  「那你和哥哥玩到哪里?他每晚睡觉都会找你,然后要你洗裤子?」

  「对啊……睡裤洗完之后重新穿上,都冷冷的,不舒服……」

  「奇怪,为什幺要你继续穿睡裤啊?应该是不穿裤子的?」

  被这样问,小月愣了:「不穿裤子?」

  「对啊,我表哥都会要我脱光裤子,不然小鸡要怎幺插进屁股?」

  小月颇讶异:「小鸡插进屁股?」

  ………………

  …………

  ……

  这个晚上,小月回到家之后,一直对女同学说的事充满疑问。

  直到小臣哥哥又在晚上八点偷偷跑来房间的时候,直接对他问:「哥?」

  小臣压着小月,边爽快的摩擦下体,边问:「什幺事?」

  「你不要我脱裤子吗?」

  小臣忽然发愣,也没办法再动,只是紧张看着小月。

  小月继续说:「我中午在学校问一个同学,她说我们玩亲亲应该要脱裤子才
对?」

  「…………」

  小月又问:「还是要我脱裤子?」

  小臣紧张的立刻问:「你知道什幺?她怎幺跟你说?」

  小月不懂哥哥为什幺这幺紧张,赶紧说:「她就说喜欢的表哥住在家里,也
都会这样和她玩亲亲,所以问我为什幺不脱裤子,让小鸡插进屁股?」

  「…………」

  「哥?怎幺了?」

  「你们只有说这些?」

  「是啊?」

  「…………」

  小月怀疑自己说错话,让他不高兴:「哥?」

  这时,客厅忽然传来妈妈的叫声:「你们兄妹不要再玩了,一个人先去洗澡!」

  ………………

  …………

  ……

  完全不知道自己说出什幺的小月,看哥哥的神情完全不对,也不再和自己说
话,自然整晚忐忑不安。

  小三的小月,真的一直担心:我说错什幺了吗?

  终于,晚上十二点,哥哥又慢慢拉开自己的房间门.

  一直没睡,耐心等待哥哥的小月,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哥?」

  小臣手指伸到嘴前:「嘘……」

  小月乖乖点头.

  小臣坐到小月的床边,终于不安紧张的小声问:「你重複一遍,中午是怎幺
和女同学说?」

  小月赶紧重複中午的交谈,一五一十。

  小臣再问:「只有这样?」

  妹妹认真点头.

  「哥哥,这些话不能说吗?」

  小臣认真点头.

  「对不起,哥哥,我真的不知道……」

  「以后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再跟那个女同学说,谁都不行,知不知道?」

  「为什幺?」

  「因为……」小臣赶紧找个理由,「因为尿尿的地方会碰到,感觉很髒,所
以大家都不会说,知道吗?」

  小月完全信赖哥哥:「是这样啊……我知道了。」

  说到这,小臣看着妹妹天真的脸庞,紧张犹豫起来,但还是开口问:「你要
脱裤子吗?」

  小月妹妹完全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依然天真的说:「好啊,不然睡裤都要
洗,冷冷的穿起来不舒服……呵呵……」

  小臣紧张到快要爆炸,声音都开始发抖:「那就站起来,让我脱裤子?」

  小月妹妹掀开棉被,乖乖站到床上。

  小臣立刻伸出双手,迅速把妹妹的睡裤拉下。

  觉得不好意思的小月,虽然立刻用双手盖着下体,但还是被哥哥温柔的拉开,
并且要求躺回床上。

  阴暗的灯光下,小臣跪在妹妹的双腿间,开始研究小月的下体,并且趴下来
用舌头舔。

  被哥哥舔下体,小月并没有觉得舒服,也没有不舒服,只是亲眼看着哥哥把
头埋在自己的双腿间,感觉到哥哥的舌头一直舔弄,并且好奇不懂的笑着。

  小臣就此舔一会,甚至试着把舌头塞进小月的阴道,直到把妹妹的下体完全
舔湿,终于什幺都不说的站起来,脱下自己的睡裤,直接在妹妹面前露出阴茎.

  大约八公分长,完全勃起,龟头红通通的。

  这是小月第一次看见勃起的阴茎,因此双眼直盯着看:「哥?那是你的小鸡?」

  紧张的小臣只是点点头,然后重新趴到妹妹身上压着,握着阴茎开始顶。

  圆圆的龟头虽然已经顶在自己赤裸的下体,开始试探性的一下又一下顶着,
小月还是单纯的问:「哥?我可不可以摸摸看?」

  小臣只是回她:「等我做完!」

  小月又问:「为什幺哥的小鸡会——-咦!咦!咦!」小月叫起来,因为她
明显感觉到哥哥的小鸡插入屁股了,紧紧夹着,热热痛痛。

  小臣赶紧伸手盖住她的嘴,一边继续插入,一边要她别出声:「嘘!」

  终于,小臣的阴茎,完全塞入义妹小月的阴道。

  小臣动也不动,只是压着妹妹,盖着她的嘴,感受阴茎被阴道紧紧包夹的湿
热感。

  惊讶的小月,也一直瞪大双眼看着哥哥的脸,感受异物塞在下体.

  好一会沉默,这对兄妹都没有说到一句话。

  终于又有动作,是小臣开始插抽下体,缓缓的轻出轻进.

  依然被盖着嘴巴的小月,感受下体插抽导致的轻微热痛:「哥?」

  小臣再次安抚她,很紧张的小声说:「嘘!嘘!嘘!不会有事!不会有事!
不会有事!」

  小月只能恢复安静,乖乖让哥哥操。

  直到最后,小臣终于在小月的阴道深处喷出精液。

  小臣的精子大量游进小月的子宫.

  这对都还没有长大成人的义兄妹,一个国中,一个国小,就从这一晚开始夫
妻般的性生活……

  ………………

  …………

  ……

  小臣如同饥饿的狗,只要找到机会,就是操义妹的穴。

  小月也总是乖乖配合哥哥,张开双腿让他尽情发泄。

  头几天被操的小月是真的会害怕,不过那之后就完全习惯,甚至不会再有热
痛感。

  如果真的要说为什幺,恐怕只能说是小月的阴道已经习惯哥哥的阴茎.

  只是小月从来没有感受到任何强烈快感,最多只有觉得身体发热,所以小月
一点都不排斥。

  至于小臣,头几天也是很紧张,不过那之后也完全习惯,甚至会边操弄妹妹
的穴,边和小月说说笑笑。

  他们兄妹,真的很快就开始享受鱼水之欢.

  甚至于,小月会故意在哥哥插抽到一半时,伸手握住他的阴茎:「我才不让
你继续插!」

  知道妹妹在故意捣蛋的小臣,也只能笑着说:「不要闹了,放手啦。」

  小月继续淘气的说:「我才不放!」

  小臣露出邪恶笑容:「捣蛋的丫头……」然后开始给小月捉痒.

  小月这下只能笑呵呵的移开双手保护痒处,让哥哥继续活塞运动,直到终于
体内射精为止……

  他们兄妹这样的性生活,其实很美好。

  虽然每晚只是二次三次,每次时间也都不过十分钟左右,却已经让他们的心
灵越靠越近。

  只可惜,日子一久,加上同住一个屋檐下,还是会有被察觉的时候……

  夜晚总是安静,所以当小月的笑声太大,还是会被浅眠的母亲听见。

  她没有猜想是小兄妹正在偷情通奸,只是单纯以为小月还不睡,在偷看漫画
或是广播什幺的,所以不去管,只是闭上双眼再次入睡。

  久而久之,小月的笑声明显有异,带着一种不是正常女孩该有的春情荡漾,
终于使母亲起疑。

  她无视身边老公的酣声,细细的听……

  「呵呵!哥!你又这样立刻插进来,真的不让你插喔!」

  跟着是小臣的声音,虽然很小声,一点都听不清楚,但确实是他的说笑声。

  没多久,小月又讶异的:「哎哟!你的小鸡不要插那幺深啦!呵呵……」

  母亲这才心头一惊,知道这对小兄妹竟然通奸了!

  她真是惶惶不安,不知道应该怎幺办才好。尤其是,他们才几岁啊?

  应该去阻止吗?可是就这样闯进房间,不得亲眼看见他们偷奸,自己承受的
住吗?

  要当作不知道吗?可是放任他们就这样通奸,可以吗?

  最后,母亲她左思右想的,还是发现自己只有一个方法可行。

  她耐心的等待大约十五分钟,终于听到小月的房间门轻轻拉开,缓缓关上。

  母亲她也赶紧披上外套,留下熟睡的老公,一个人进入走廊,和正要偷摸回
房的小臣碰面。

  小臣看见亲生母亲,吓了好大一跳。

  母亲却只是一脸忧心的说:「我们去客厅再说……」

  先是耐心询问这一切怎幺开始,小臣才吞吞吐吐的说出来龙去脉.

  母亲越听越伤心,甚至擦起眼泪,终于使小臣跪下来,向妈妈道歉。

  天下父母心,作母亲的一直苦劝小臣,让他知道这样是错误的行为,也不好
向义父交代,终于让小臣点头,不再对纯真的义妹作这些事。

  至于小月,从头到尾不知道发生什幺事,只知道哥哥忽然不再找自己玩亲亲,
虽然困惑,但还是接受这样的发展。毕竟性爱对她来说,没有什幺高潮,自然也
不会太过留恋回味。

  没多久,小臣哥哥就交女朋友了,冷淡小月。

  几年之后,小月也长大懂事,这才终于明白哥哥和自己玩的亲亲游戏是什幺,
不敢相信自己那幺小就已经有性生活,不再是处女。

  失落吗?终究还好,因为对她来说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

  他们彼此也都不再谈那些夜晚发生的事,只是让这些事过去,开始自己的新
生活。

  这对义兄妹的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完=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