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白玉道无绿版】(序)

第一文学城 2021-06-21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风丝细雨
原作者:陌上昏鸦 修改作者:风丝细雨 2021/05/25发表于:SIS001 字数:6690   (白玉道这书本人很是喜欢,估计有一部分人,包括本人,觉得这本书有一

原作者:陌上昏鸦
修改作者:风丝细雨
2021/05/25发表于:SIS001
字数:6690

  (白玉道这书本人很是喜欢,估计有一部分人,包括本人,觉得这本书有一
点点不完美,不完美之处在于有一点点绿和没有完结。本人保留这本书绝大部分
剧情和人物设定,在绿的基础上作出一些修改。先发几章看看读者感想,如果不
喜欢就不更新了。)

                 序

  纷飞的大雪已经下了五个多月了,塞外的天气就是这样,要么大旱,要么洪
灾,在这种天气下成长起来的汉子们,性子激烈粗旷。

  这种性格在酒楼里展现的琳琳紧致,门口的店小二在门前抖了抖棉袄上的落
雪,整理了下头上的帽子,往酒楼里走去,他刚刚帮客人安顿好了马车,嘴里还
抱怨着马车太重,不过抱怨归抱怨,刚来的客人却不敢怠慢了,怕老板娘一会知
道了,找了理由克扣那本不多的工钱。

  小二弯腰走过去,已当小二多年来的经验让他不自觉的去观察刚才走进来的
客人,穿着打扮都很贵气,伺候好了还能得到赏钱,即使没有赏钱,也不会惹来
一身祸。活在这种阶层的人,可以不会来事,但不能不会避祸,尤其是塞外这种
地方,那些祸从口出的事件见多了去了。

  一阵清脆的铃声在耳边响起,随着大门的打开,只见一双白玉一样的脚丫子
迈了进来脚脖子上还挂着一串铃铛,大部分人的眼光已经被这双秀气的脚丫吸引
了,可善于察言观色的小二却注意到了,每个铃铛的上面可都镶嵌着宝石,而且
每个每个铃铛都有不同的纹路,上面还有一根根细链子,细细的链子,打磨精美,
围绕着玉足和十根脚趾上的指环链接在一起,脚脖上细密的机关暗扣虽然他不懂,
但也知道,这样精美的东西,可不会拿假宝石衬托。

  那女的生的真是美,只在门口看了一眼就差点勾去了他的魂,一身紫红色的
袍子,裁剪的恰到好处,就是后面开的太大了,都隐约露出了臀沟,旗袍到小腿
中部,不过却从旁边差点开叉到了大腿根部,一双白嫩丰韵的美腿走动中,从两
腿细缝中看去,大腿根部漆黑一片,估计蹲下能看见里面的风景,不过他可没胆,
别说蹲下,仔细看都不敢。

  这样的女人,见到过就算是三生有幸了,看她脖子上的项圈,就知道已经是
别人的禁脔了,能护住和让她归心的这种种女人的主子,不是他能招惹的,那女
人进了屋就走到靠着窗边的桌子旁,招呼他过来把板凳桌子仔细打扫了一遍。

  但不开眼的哪里都有,程庄府上的二爷估计酒喝高了,今天来了兴致,就要
找点乐子,平时可能会喊他过去欺弄一番,或者是故意找茬把老板娘喊过去戏弄
戏弄,老板都会主动避让,毕竟这个小破城,都是程家照的。

  程家的二爷来调戏你媳妇那是给你面子,老板也出于无奈,这天高皇帝远的
地方,地方的军阀就是大爷,程家的的老爷子可是给西北川的将军家当了多年的
管家,就是大将军见了也会颇为尊敬的喊声程叔。

  当然,小二也是听程二爷说的,可他看到城主对程家的态度,觉得也是八九
十离十。

  这天程二爷可是看到了好乐子了,在小二擦桌子的时候,程二爷渡着步子走
来了。

  「美人,哪家的?怎么没见你主子呢?这样抛头露面可不好,去本二爷府上,
二爷先替你主子照顾你。」程二爷淫笑着说完就去拉那女的手,女人轻轻侧过,
手腕一翻,躲过去了二爷的爪子。

  程二爷精神一振,「哟,还是练过的,二爷眼光可毒着呢。」

  程二爷说着,也不急着动手,左手伸到那女的胸前指指点点「看这形状奶子
应该不小,没穿内衣,还能保持着如此圆润挺拔,一看就是在这里面下过功夫的」,
说着就要去拉女子项圈上垂下来隐末在衣服里的链子。

  程二爷这下已经用上了军队里的擒拿术,毕竟沾自己父亲的光,手上还是有
两下子的,可女人还是轻松躲过。

  程二爷楞了一下,周围的人见了,赶紧给程二爷烘托气氛「这小皮娘,胸前
的两粒小葡萄都立起来了,快让二爷摘了吧」。

  「是呀,估计这对奶头是连到脖子上的链子上,估计被她家主人穿了环」。

  「看着白大腿,二爷,可别让她夹的精尽人亡啊」

  「骚货,装什么装,二爷可是一夜七次郎吧!」

  程二爷带来的那群小泼皮,谩骂着,羞辱着,剩下的客人都如狼似虎的看着,
当前也有一些眼光亮着默不作声,至于他们心里的打算鬼知道。

  小二当是距离比较近,那女人一动起来,有股潺潺的奶香飘过来,女人听到
这样的谩骂,眼神像是突然回过神,远远的大眼睛眯起来,媚眼如丝,程二爷看
着腿都软了,肉屌一下就立起来,顶出个小帐篷。

  朱唇轻启「奴家蒲柳之姿,没想到能入各位大爷的眼,今被二爷垂怜,深感
欣慰,二爷的朋友同情搭理,讲义气,效仿对奴家品头论足,奴家感激不尽」。

  说着女子屈膝弯腰盈盈一拜,给人很真诚的感觉,礼毕后继续说道:「能得
各位赏识,自是应当自荐枕席,怎奈一身贱肉已属他人」。

  说着轻抬玉足,「上次就是因为被一喝了酒的和尚摸了下小脚,就被主子以
链束脚,万般折磨,奴家整整三天都没法走路,更是被罚在这幽地赤脚开路,充
当斥候,以足印为记,给后面的主子探探路。」

  说着,声音竟然有些呜咽,闻着的人心里也被勾的一紧。

  这天杀的主子,竟然这般对待这美人,连程二爷都瞪大了眼睛,仔细听着女
人的述说,整个酒楼都一片肃静。

  女子略一停顿,眼中鄙夷之色一闪而过,媚声说道:「刚刚二爷手指对臣妾
做着指点,本是理所当然,可臣妾却不好回去交代,今留二爷手指一根,连着一
身贱肉到时一起在主子面前发落,到时主子觉得妾身处理不周,兴许还会把妾身
赔给二爷呢。」

  话落,只见一丝剑吟,却不见宝剑,二爷的一根食指,已经合着剑光,应声
而落。随着剑声消失,屋子里再没有其他声音的喧哗,程二爷睁大着眼睛,疼都
没喊,整个酒楼鸦雀无声,女子轻轻一笑,转身换到另一个酒桌旁坐下,不再说
话,静静的从手指的空间戒指里拿出一个精美的小装酒瓷器,轻轻放到桌子上,
仔细打量。

  周围众人都惊讶和崇拜的看着女子,这种情绪仿佛感染了女子,女子脸色慢
慢变成了醉人的红色,轻轻打开装酒的瓷瓶,先是轻轻一嗅,脸色猛然间红的能
滴出血来,「淫贼」嘟嚷声,然后轻轻一酌,如果有人能拿来瓶子看看,会发现
里面哪是什么美酒,竟然是保鲜存放着男子的精液,女子只是喝了一小口,就把
瓷瓶盖盖好放了回去。然后一个闪身就飞到了酒楼的楼顶,在这纷飞的雪花里,
静静的凝望着远方,等待着什么,期盼着什么。

  酒楼里的二爷,这时才敢看一眼自己的手指,嘴里嘟嚷着「玄……玄……气
……凝剑」,几个家仆朋友看见女子走了,才发现后背已被冷汗打湿,打湿,勐
然间想起自己的老大,程二爷,赶紧一窝蜂跑过去,程二爷也回过来了神「快,
各位兄弟…快。。。。。。快把我抬回家里,家父近日有事回家,我得去速速禀
报。哎,算了,你们派个人去,剩下的抬着我快去看大夫啊……」

  这程二爷都这份上了,居然还能保持着些许清醒,实属不易!程二爷的人走
后,整个酒楼里才有人开始小声讨论起来,一青年人对着邻桌一个看起来初出茅
庐的小伙子低笑道「乖乖来,吓死人了!玄气凝剑境的女人啊,居然……他得主
子莫不是老圣?」。

  「放你娘的屁,」

  说话男子的旁边,一个青年壮汉眼睛一瞪「人家老圣一生痴情,为情创武帝
城,授百家武学,护无根之人!你他娘竟然…」

  大汉说着就去拔刀,旁边人匆忙拉住,纷纷安抚大汉,一开始出腔的男子,
也知道自己惹了事,嘴里不在说话,其实心里合计着是打不过大汉才忍气吞声,
要是能打过,不用你拔刀,小爷我先一招废了你的手,然后又想到刚刚那姑娘,
嘿嘿的笑了起来!邻桌刚刚步入江湖少年,显然早已听到过老圣的名头,但毕竟
涉世未深,对着女的有些好奇,忍不住走到青年旁边,「大哥还是不要无辜编排
老圣了,不过这姑娘我看功夫挺高啊,剑气都能外放了」,刚刚被人驳了面子的
青年一听,立马感觉显摆自己见识的时候到了「小兄弟一看就是刚出江湖吧。那
哪里是剑气外放啊!」

  小伙子一听,立马追问到「那不是功力达到先天境界的真气外放幺?」

  「你哪个师父告诉你那是剑气外放的?」

  青年立马高高在上的指点到「你可知武功的几个境界?」

  「知道,我师父说过,后天境,然后是先天境,先天境就可以真气外放了,
再然后是先天九个境界,一步一个砍,三步一大关!再然后就是凝玄三境,凝域
三境,凝象三境,再然后就是老圣所达到的境界,天人境」

  「对,还算明白,那我再问问你。每个境界的标志是什幺?」

  「这个,后天真气游走全身,进入先天后就可以外放。」

  「然后呢,先天之后几个境界,怎幺划分?」

  「这个,师父没说」

  「你师父估计也没见过,我给你说,先天往后凝玄境,可用真气凝聚力成各
种样子,真气边玄气,同样是外放,真气外放无形但能感觉到,玄气外放,你能
看到玄光,却感觉不到,更躲不过去,而且玄气外放有鸣音,功法不同鸣音不同,
但真气却没有鸣音。至于玄域,可以有自己的领域,玄象就可以把自己的内力化
成相貌,千里之外,取敌军首级!」

  「大哥,这领域是什幺东西」

  青年一下子被问住了,一口温酒差点咽叉气。

  不过青年反应也到快,嘿嘿一笑,装作高深的样子「知道的太早了对你无用,
踏实练功,到了一定的境界,你自然会领悟!」

  旁边桌子上的大汉轻蔑的一句「怂包一个,就一先天一境的,嘚瑟个啥,不
知道就不知道,装什幺大爷,操!」。

  青年的脸色顿时一阵青白,可掂量下实力,自己也是不如人家,只得闷声喝
酒,可旁边的愣头小伙子依然问到「那刚刚那个姑娘是凝玄境?」。

  青年一天没好气道「我哪知道,反正至少凝玄境,也可能是天人呢,」。其
实他们不知道,刚才的女子哪是什么凝玄境,前段时间达到了凝象中期。

  旁边的汉子看到这青年不敢跟他顶嘴,更是来劲「放你娘的屁,天人境咱们
国就三个人,你说她是哪一个?」

  紧接着又对小伙子说到「兄弟别听他的,他也是狗屁不懂,咱们整个天玄大
陆一百亿人,八大国,能到天人境的不过区区十九人,凝玄境万人左右,凝域境
两千多人,凝象有名有姓的也就百十多人,加上可以隐姓埋名的也不最多两百多
少,咱们华龙国,国力最为强大,天人不过三个。咱们整个西北川道这里,只有
三个凝域境的人,一个是咱们西北川的大将军,一个是西北川的大公爵。再一个
就是西北川最大的门派血狼派的掌门。凝玄境的也不足百人,就是大公爵见到了
也会客客气气的敬畏上宾。」

  小伙子听到这吸了一口凉气,一个把至少凝玄境的女人当婊子养的,那得多
大的势力,莫不是真是老圣?想到这干净甩甩脑子,自己太疯狂了!就在这时,
楼外一阵喧嚣,程家的老爷子已经匆忙赶来,身边跟着两个家仆,两个家仆一看
就是军队里的,看来这个老爷子的确深得北川将军的信任,老爷子走到楼下,抬
头看到楼顶的翘檐上伸出的雪白美足,忙抱拳躬身,丝毫不是来问罪的样子。

  「家中犬子无心叨扰了姑娘,老奴给您赔不是了,姑娘要他一根手指,不知
好不好交代,如果还需其他惩罚,犬子在家随时侯着,只望姑娘到时说句好话,
留他个性命」。

  女子婉转动听的声音从楼顶穿出「程老爷子勿怪,若是奴家本人只身在此,
二公子就是当众把奴家脱光了抽一顿,奴家也不敢有二话。可谁让奴家命贱,天
生的鼻子比狗还灵敏,就因为这被人入了黑军伺军犬部,幸得奴家身子还算标志,
可做玩物,才溷了个犬首之称,今奉命出来做先锋,是执行公务。一身贱肉归黑
军伺所有,二公子擅自使用,我已略做薄惩,但惩的是轻是重还得主子发话!若
主子觉得奴家罚的太重,把奴家赔给程大爷,还望程大爷到时手下留情,莫让奴
家成了军妓!」

  女子的一翻话语甚是撩人,程老爷子却没有半点轻薄之意,心里明白得很,
这女子定是那位大人的玩物,哪里轮得到自己享受,丝毫不敢有非分之想,对女
子的话不予听听就行。

  依然拱手道「姑娘这番话若是属实,在下自无二话,只是姑娘怎样证明身份,
毕竟此事事关重大,将军比次安排我来也是为了接应好您主子白大人,老奴希望
姑娘能体谅」,但自己的儿子手指被断之事,也不想听从女子只言片语就此罢手,
所真如女子所说也只好就此作罢。女子一听,轻轻落地而下,双足立于雪上,但
不见半点痕迹,脚下的白雪连样子都不曾改变,就这一手轻功,已然说明此女功
力之高!程老爷子是跟着将军见过大世面的人,这一手轻功让他不得不服,这女
子对玄气的释放在巧劲的运用,当在将军之上。

  当然这不表明此女就要比将军厉害,毕竟将军是外家功夫入先天,讲究的是
大开大合,师承大元帅,一身刀功开天辟地,所向披靡。不敢多想,程老爷子赶
紧弯腰,再次抱拳「烦扰姑娘了,姑娘这一身轻功惊世骇俗,一个这样的高手,
做黑军犬首,自不会作假。」

  可女子却抿起小嘴,脸色出现澹澹的红晕,定了定神开口说道「老爷子这样
于规矩不和,被人上报了,将军虽不会说什幺,但心里肯定不舒服,既然奴家已
经下来了,自是会按规矩来,老爷子不为难奴家,奴家也不会让老子子难堪,你
遣人给白大人如实禀报,等大人批文下来再离开也不迟」。

  程老爷子听罢再次道谢「那就有劳姑娘等待几日」说完,一挥手,身边两个
家仆,迅速走入酒楼,拿出怀中军牌「北川军办事,所有人放下兵器,不得离开
座位,违者就地格杀」说罢,站在出口处,看着楼里的客人,在北川的地头上,
北川军就是最高军队机构,没有人敢去撸老虎须,一个个都坐好,有的连头都不
敢抬,有几个胆子大的抬起头发现酒楼的门已经关闭。程老爷子带女子回自己的
府上,安排下人把最好的阁楼再次清扫一遍后,安排女子住下后,便遣人往白大
人那里送信了。

  两天后,程老爷的屋里多了一个女子,带着个白色的丝绸面纱,面纱下根据
女子长长的瓜子脸。女子穿着一身血红色的紧身长袍,一身风韵性感的身段被衬
托的淋淋尽致。胸前异常突出,只是衣服包裹的太严实,只露出个葱白细腻的长
脖颈。脚上和荆玉莹一样,都没穿鞋子。十根纤细的脚趾,平行前身,脚趾盖被
染成和衣服一样的血红色。脚面圆肥滑腻,色泽白润。脚掌洁白无瑕,白白嫩嫩
的香肉在脚底平平的展开,让人看上一眼就舍不得移开。为何能看到脚底?哦,
这女的抬着脚,脚后跟被一个雕刻精美的紫金棍拖住。像是穿着高跟鞋,但却没
有鞋身,只是用几根细细的金链子被固定住,所以这女子有起路来,只用前脚掌
的,五分之一和紫金鞋跟着地。

  程老爷领女子进去后就离开了,把院子里的下人全部遣走。不留一人。屋里
如果有人透视进去,听见荆玉莹对后进来的女子跪拜道「犬奴拜见仙子管家」眼
里还隐含着一丝畏惧。

  蒙面女子玉唇轻启「开始吧,白大人还等着本管家呢,今日所做,算是白大
人示下。」

  荆玉莹听后,连脖颈都成了粉红色,正转过身体,对着蒙面女子,慢慢的弯
下自己的小蛮腰,一只手扶住自己旗袍裙摆的前端,另一只手从背后放到旗袍开
叉处,圆润的屁股倔起好看的弧度,慢慢从后面撩开自己的旗袍,一个白皙丰满
的硕大屁股漏了出来,更让人称奇的是,屁股上有一个微妙微翘的尾巴,插在肛
门里,小巧的臀眼被撑的异常的饱满!尾巴的根部末入臀眼里,蒙面女子也不多
看,习以为常一样,未使用功力,对着大白腚左右啪啪两下,只见肥嫩的臀部随
着巴掌呈现出一阵肉波,两个清晰的掌印出现在白臀的两侧。

  荆玉莹轻呀一声,姿势更加标准,屁股翘的更高,一阵机关轮轴的响动从肛
门传来,女子的菊眼用力,咔擦一声,尾巴根部弹出一部分,漏出一个标志,黑
色轴轮上篆刻着「黑军」

  两个大字,下面是一行小字「黑军伺直属第七部军犬部」,黑轮的中间是一
只军犬的刻印。

  军犬的头部有个「荆」字,蒙面女子看到这,伸手捏住女子的臀眼,用力一
掐,女子菊门一阵收缩,黑轮机关响动,一个白玉镶嵌的「白」字显了出来!蒙
面女子赶忙拿住狗尾,微微一转,机关迅速归位,再次末入女犬的直肠里。

  「本管家已经验明狗身,这里的事情本管家会亲自处理,犬奴移居别院,已
吩咐程老头子安置妥当。」蒙面女子验明完正身说道,可犬女却依然保持这个架
子,丝毫没有动,

  蒙面女子有点怒气道「玉莹?荆姑娘?」

  「禀仙子,家主有令,虽然军犬验身之时地位自贬最低,到如果外面有人,
被别人瞧了身子去,怕仙子你也难逃家主的惩罚吧,所以望仙子海涵」蒙面女知
道女子所指,心里对荆玉莹拿家主出来压自己甚是不满,不过也知道所言非虚,
严令不准外人看了身子去。

  「玉莹哪里话,黑军伺军规严格,执行力强,今日一见,本管家佩服,白大
人真乃神人也!不过玉莹放心,外面人已经支离。这些日子你继续为大人处理这
边事情吧,白大人要来的事情,保密措施要做好」。此番安排好后,蒙面女子对
着大白屁股轻轻踢了一脚「荆姑娘,本管家也不为难你了,你在前面带路,我在
后面跟着,看看白大人给你准备的地方还需要安排什么。」

  荆姓女子依然保持羞耻的举臀姿势「谢仙子。」说罢,屁股里的尾巴轻轻摇
曳,随着仙子远去离开的脚步,女子转过身子,眼神里有感激,满足,羞耻,还
有一丝兴奋!荆玉莹嘴上嘟嚷两句「狗官,就会换着花样作弄人,还往自己脸上
贴金。」蒙面女子哪里不明了,这是家主特意叮嘱的。领着爬行的女犬就往外走
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