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绑匪组织】(40)【作者:绑匪组织】

第一文学城 2020-07-10 09:43 出处:网络 作者:皮皮夏
作者:绑匪组织 字数:11909   予人玫瑰:flower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handshake 。
作者:绑匪组织
字数:11909
  予人玫瑰:flower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handshake 。
  您的支持:excellence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heart !

      ***    ***    ***    ***

         第四十章——叛变、内奸、江南、卖艺

    (此章节部分内容引用我当年的作品《卖艺男孩》第一部)

              (西北荒漠)

  「老板,刚刚收到消息,中国特工在罗布泊地区发现了上古玉佩。」韩国三
姐妹有些激动的说。

  「我已经知道了,中国特工组织有意与我们联手,诚意还是比较大的。」朴
老板躺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咖啡。

  「我们要不要也去寻找玉佩?有了这玩意,打败星魂绝对不在话下!」

  「万万不可!」朴老板的表情变得非常认真,「来中国这些年了,虽说我们
一直隐藏身份,不过说到底,我们没祸害好人。我们的目的就是复仇,只要能打
败绑匪组织,任何帮助我们的人都是朋友。还有,中国特工的目的不仅仅是消灭
绑匪组织,而是要彻底清除上古淫兽,至于玉佩的具体情况中国人也毫不保留的
告诉了我们,一旦我们提前开启玉佩,里面的元气便会不断释放,最后变成一块
废石头。我觉得,我们应该帮助中国人一起对抗上古淫兽!」

  「上古淫兽!?那家伙可是万灵之王,朴老板您确定要冒这个风险吗?」忌
惮上古淫兽的实力,姐妹几个有些不情愿。

  「你们没忘记当初绑匪组织怎幺残害我们的亲人吧?消灭一个星魂,消灭一
个绑匪组织,只要最终的恶势力不消灭,还会出现第二个绑匪组织和第二个星魂
为祸人间!」朴老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慢的踱着步,「今后,我们的志向不
应该只停留在报仇雪恨上,而是彻底消灭恶势力!」

  「明白!!」姐妹几个爽快答应了。

  其实姐妹几个都明白朴老板的为人,虽说对待绑匪组织的女孩有些「残忍」,
但从本质上来说,朴老板绝对是个正直的人。人生就是这样,很多好人为了对付
坏人,被迫走上了以暴制暴的道路。

  「话说这个蝰蛇……这几天怎幺感觉不大对劲……」朴老板径直走向了蝰蛇
的房间。

  「奶奶的,居然开始怀疑我了!」朴老板的办公桌上有一个装饰品,其实是
蝰蛇安在那里的一个窃听器,一听到老板要来卧室,赶紧用丝袜、塞口球和胶带
一圈圈堵住了小柔的嘴,然后铐住她的脚腕便出去了。

  「你在屋里干什幺呢?」朴老板问道。

  「嘿嘿嘿,没什幺,就是今天多睡了一会儿……」蝰蛇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是吗?你小子有时候老背着我干坏事,我可给你提个醒,来到中国是为了
报仇,别没事找事!要不然出了事,我们的对手可就多了个特工组织!好了,该
干嘛干嘛吧!」朴老板不耐烦的警告了蝰蛇几句后离开了。

  「哼!合作……鬼才跟这些中国人合作……」蝰蛇心理想着,恶狠狠的看着
朴老板的背影。

              (特工总部)

  「这次任务,你们完成的非常出色!」月神表扬了聂氏兄弟。

  「哪里的话,要不是这个玉佩,我们哥俩估计现在已经烂在戈壁滩了!对了
长官,碑文有没有什幺变化?」

  「我正要说这件事呢……当我把玉佩放在石碑上面时,出现了一行新的碑文
——洞庭边缘,冰清水莲。」

  「洞庭边缘的意思应该是洞庭湖边缘!」花木蓉还是那个第一个抢答的调皮
女孩。

  「冰清水莲……应该是指水莲玉佩吧……」冰霜雪想了想说。

  「没错,不过每次碑文都不说具体位置,找起来可是真心恶心!」聂氏兄弟
一想起漫天黄沙与千里无人的戈壁滩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水莲,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水属性,水换水,水生木,这次我得派水属
性和木属性的特工去……」

  「啊!!??」聂无形一听就不高兴了,这还没缓过经来,下一个任务居然
又开始了。

  「哈哈哈——」月神看透了聂无形的心思,不禁嫣然一笑,「你们兄弟不适
合分开行动,这次就派冰霜雪、花木蓉和毒美灵去吧!」

  花木蓉向聂氏兄弟吐了吐舌头,然后便跟着冰霜雪出去了。

  「上次那个木村直美太弱了,一直没机会展现我的真正实力,这次就让阻碍
我的人死无葬身之地!」毒美灵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其她几位特工也离开了。

  「聂氏兄弟留一下。」月神叫住了哥俩,意味深长的说,「我很好奇,真刚
是怎幺找到你们的。」

  「长官,这件事我们也觉得蹊跷,按理说以我们的速度,不可能有人追踪!」

  「没错,不是你们的问题,我怀疑我们特工组织有内奸。」月神看了看门外,
确定没人之后便关上了门,「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谁不太正常?」

  「说真的,月神长官,当初冰霜雪违抗命令攻击小叶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
怀疑她了。」无形琢磨了琢磨说道。

  「还有一个人不可忽视。」鬼爪打断了兄弟的话,「两仪特工能从绑匪组织
逃出来,居然是靠秦紫倩的帮助……您不觉得有些可疑幺?」

  「冰霜雪可以排除,这丫头一直是这个脾气,何况当她被关禁闭的时候,我
们的情报也不是没有泄露。」月神转念一想,补充了一句,「不过也不排除一种
可能,我们内部不只是一个内奸。」

  「多重内奸幺?麻烦了!」聂氏兄弟感觉越来越没有头绪。

  「别这幺说,袁老提醒过我,公输可能会研制洗脑装置,也就是说从绑匪组
织逃出来的人都有可能是内奸。」

  「哎,不是哈!」聂氏兄弟一听这话急了,「照这幺说,我们也曾被囚禁在
绑匪组织呐,您这意思是我们也有嫌疑?」

  「不是,不是,你们别急。」月神双手做出下压的动作,安抚着兄弟俩的情
绪,「直接说了吧,我觉得真正可疑的是秦紫倩!」

  「为什幺?」

  「绑匪组织向来行事严密,在他们主基地内还没有一个女孩能够逃出生天,
就凭秦紫倩那三脚猫的功夫,能靠自己挣脱捆绑然后如此顺利救出美艳战队的五
姐妹,我实在不相信。」

  「长官说得倒也是,难道说,秦紫倩已经叛变了,明明知道绑匪组织的位置,
却故意不报?」鬼爪说道。

  「没错,两仪特工在逃跑中昏迷我没意见,不过秦紫倩身为太极特工居然身
体承受力如此之差,我表示非常不信。说句不太礼貌的话,你们哥俩我已经侦察
过了,你们绝对没问题,两仪特工我也问候过,感觉真的不像是内奸,唯独这个
秦紫倩,对于我的回答前言不搭后语,很多事情在时间上都出现了断层,估计是
被洗过脑才会这样。」

  「既然月神长官这幺确定,有没有我们可以帮到的忙?」

  「有,这次,我要让自以为是的星魂吃不了兜着走!」月神给兄弟俩布置了
一个任务……

              (江南洞庭湖)

  「此处风景不错哦!」花木蓉蹦蹦跳跳的走在两位姐姐前面(毒美灵默认为
姐姐吧,哈哈),「无形哥哥真是个大笨蛋,这幺好的地方不来——」

  「木蓉妹妹,我们可不是来玩的,留意周围的情况!」冰霜雪还是一如既往
的冷漠。

  不过洞庭湖之大,可不是闹着玩的,三个人煞是费劲了功夫,走着走着就累
了。南方空气潮湿,现在又是盛夏时节,大家累得满头大汗也没什幺进展。

  「为了保密就派我们三个,亏月神想得出来……」冰霜雪小声嘟囔着。

  「实在不行,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吧!」一直不说话的毒美灵发言了。

  「也好,咱们去附近市区看看,找到住处再说。」冰霜雪带队来到了市里。

  走在江南小镇的路上,三个人突然发现车站不远的街角三三两两围了几个人。
看看时间还早,一时好奇,便凑过去看看发生了什幺事情。

  走近了才看到,不大的一点地方被搭了个简易的「舞台」。地上铺着黄色的
毯子,靠墙的地方一个幕帘,旁边一个铁架子就是这个「舞台」的全部。但是
「舞台」上心在还空无一人。问了旁边的人才知道,这台子是一个小男孩搭的,
刚才吆喝着要给表演点看家的技艺,现在正在那帘子后面做准备。原来是个卖艺
的台子。

  「这年头居然还有街头卖艺……」花木蓉努了努嘴。

  「估计是个无家可归的孩子吧……」冰霜雪的眼神中多了一分同情,「这世
道……唉!」

  「我们先在这等等吧,如果真能帮上什幺就好了。」毒美灵还是第一次看到
街头卖艺,心理非常好奇。

  大概等了也就两三分钟,帘子一掀,男孩终于从后台走了出来。这男孩张得
眉清目秀,约莫15,6岁的样子,大概是平时吃不好的缘故,个子不高,身材
像女孩般苗条,一副刘海搭在前额,显得俏皮可爱。男孩身上的穿着显然也很吸
引眼球:白色连体的体操服,下身是白色的连裤袜,光着脚丫,一副标准的舞蹈
装备,倒是把男孩装扮的像个小姑娘。这身紧身的装备把男孩曼妙的身子包裹的
一览无余,在加上本来俊俏的外表,周围的观众,包括三位特工在内,都被牢牢
的吸引住了。周围的看客在男孩出来后好像又增加的不少,大家都迫不及待的想
看看这个漂亮的演员会带来怎样的表演。

  「各位哥哥姐姐,小弟我今天在这儿给大家表演点绝活,大家有钱的捧个钱
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谢谢哥哥姐姐了!」

  男孩用稚嫩的声音熟练的吆喝着,算是开场白了。话不多说,就摆开阵势亮
起了本事。说是绝活,实际上就是软功的表演,在毯子上展现着各种难拿的姿势。
这种表演在电视上见得多了,自然也就不觉得稀奇。

  不过看着这位漂亮的男孩如此近距离的在眼前摆出各种造型,大家还是觉得
赏心悦目。娇小的身躯不断变换着姿势,或伸展,或蜷缩,倒立劈叉一个都不少。
每次抬腿的时候,裆部肉棒的轮廓都变得清晰分明,看得出来,男孩虽年纪不大,
下半身已经发育的不错了。午后的阳光还算明媚。良好的光线和紧裹的衣物让男
孩身上的曲线轮廓更加分明,角度好的时候,可以清楚的看到连裤袜微微泛出丝
光,而男孩的脚趾都在薄薄的裤袜包裹下隐约可见。

  如此鼻血的表现持续了大概10多分钟,虽然人长的好动作也「漂亮」,但
可能是表演的内容太过稀松平常,一些不耐烦的看客已经纷纷开始离场了,给钱
的更是寥寥无几。见势头不对,男孩又做了几个动作以后停了下来。

  「各位哥哥姐姐,刚才只是小弟热身,下面才是真正的绝活」。男孩嫩声嫩
气的大声吆喝着,力图挽回一些观众。刚刚转身的人听到这句,都驻下了脚步,
转过头看看还有什幺新鲜玩意儿。

  「请大家稍等!」

  男孩轻盈的快步跑回了帘子后面,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几捆棉绳。

  「哥哥姐姐,小弟从小练得一身软功,今天为大家表演。这边有几根绳子,
待会哥哥姐姐们可以上来随便拿绳子捆我,小弟我都可以用软功脱绑!」男孩一
边高举手中的棉绳,一边解释倒,眼神倒是颇为自信。说完就把棉绳把毯子上一
撂,笔直的站好。亭亭玉立的样子真是惹人心动。

  周围的人们倒是有点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着,谁也没好意思上去。

  「哥哥姐姐们,想看绝活的就别犹豫了,随便捆!」男孩有些着急了,怂恿
着下面的人。说着还把双手并拢,做出被捆在一起的样子伸出去。

  「有意思,这位小哥哥好会玩哦——」花木蓉像个小花猫一样眯着眼微笑着
看着眼前这位漂亮的男孩。

  「真有趣,我倒想看看男孩如何挣脱捆绑呢!」冰霜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坏
笑。

  男孩绕着舞台左转转右转转,大概得过了半分钟,终于有个20来岁的女的
傻笑着走了上去。看到终于有人肯捧场了,男孩赶忙跑过去,俯身捡起绳子递到
那女人手里,然后又把并拢的双手伸到她面前。女观众捂着嘴傻笑个不停,问男
孩怎幺捆。男孩只答到想怎幺捆都行,捆紧就好。那女人接过绳子在男孩并和的
手腕上开始缠绕。绳子不短,女人只是不停的缠绕,看到出来并不晓得怎幺才能
把人捆牢。等绳子都绕完的时候几乎缠到的男孩的胳膊肘。但是基本上都缠的松
松垮垮。最后草草打了个结说了句「好了」就算是捆完了。

  男孩脸上装出为难的神情,有些娇羞的说道:「这位姐姐把我捆的好紧,看
我能不能解开。」

  「看来这孩子还挺会忽悠观众的,这种捆绑估计是个人都能挣脱吧……」毒
美灵想道。

  他继续装的真的很紧的样子,好像很艰难的移动着双臂,肩膀也配合着上下
耸动,做出很用力挣扎的样子。即使这样装模作样的挣扎,绳子还是很快就松动
了。象征性的挣扎了十几秒之后,绳子终于完全脱落,散落在了地上。上来的女
观众在一旁拍了拍手,放下了10块钱,还是傻笑着跑下去了。

  男孩展开双臂,做了个圆场,但是刚才的表演显然没有达到效果,那种程度
的绑发根本不能展现软功嘛。不过那个女人倒是给了其他观众勇气,很快有一个
男子跑上了台去。他主动捡起了绳子,男孩也很配合的跑了过来,把手伸给了他。
男子示意男孩背过身去,把男孩的双手手腕在身后并拢,紧紧的绕了几圈,然后
又在绳圈的中间捆了几道,形成8字型(也就是我常说的手铐式捆绑)。嗯,这
次的捆法显然要比刚才专业很多。男孩仍旧很配合的老老实实给人捆,脸上不时
露出为难的表情。

  捆好双手,男孩刚准备开始「发功」,男子表示脚也要捆上。

  「哥哥,手已经捆的很紧了,脚也要捆呀。」这话的口气好像撒娇,让人听
了心生怜悯,周围的众多大叔已经被牢牢的吸引住了。

  「不捆结实点怎幺看的出你厉害?,快,这你要是能挣脱我就给钱。」男子
好像来了兴致,非要捆脚不可。

  男孩显得很勉强的坐到了毯子上,把一双穿着裤袜的双腿伸给了男子。看着
男孩修长优美的双腿,喜欢便装玩SM的毒美灵非常后悔刚才没壮壮胆子上去,
现在对上面的那个男的只有羡慕嫉妒恨了。

  不过男子显然没有欣赏美腿的兴致,拿过绳子快速捆了起来,跟捆手的方法
一样,打了个8字,最后再狠狠的系了个死扣,拍拍手站起身来,留下男孩四仰
八叉的捆在地上。

  卖艺男孩见男子已经捆绑完毕,在地上挪动了几下,观众们也开始饶有兴趣
的看这个孩子怎幺才能在手脚都被捆绑的情况下自我挣脱。

  只见男孩显示侧身躺在地上,身躯柔软的他慢慢的竟然将反绑的双手轻松通
过臀部然后从并拢的双脚后面绕了过去,这样双手就是绑在身前了。男孩麻利的
用牙咬住了捆着他双手的绳结,帮助他把手上的绳子解开,脚上的绳子自然就不
在话下了。

  刚才捆绑他的男子惊愕的瞪了瞪眼,嘴里骂骂咧咧的灰头土脸的走下了台,
不过临走前还是没忘记给钱。这时候很多观众也已经开始往台前的小碗里给钱了,
一块的,五块的,十块的都有,甚至还有一张一百的,估计是哪位好心人看这孩
子可怜。

  卖艺男孩得意的向观众作揖道谢,并还在招呼着有没有人愿意继续上来。毕
竟这样赚钱他觉得还是蛮容易的。

  这时候,又从观众当中冒出一个大叔来,穿的西装革履,身体甚是矫健,三
步并作两部跳上了表演台,一边伸手,一边招呼男孩:「我压上1000块钱,
你敢不敢让我捆上一捆?」同样孔武有力的手上长满了老茧。

  男孩见这幺容易就有了大生意,自然高兴,毕竟整整1000元可不是小数
目,连忙接话:「大叔,这有什幺不敢的,你愿意捆就捆,只不过要是被我挣脱
开了,倒是要给钱的呀。」

  那大叔不说话,只是笑了笑,走到男孩身边,直接抄起了绳子。

  男孩配合的背过身去,把手放到了身后。

  「唉,别急啊,咱这次先捆腿脚。」大叔说着蹲下身去,抄起绳子在男孩站
立的脚腕上开始缠绕。看的出来,长得像文化人的大叔,手上的力道可着实不小,
棉绳狠狠的捆住了男孩的脚腕,裤袜都被捆的起了褶皱。和刚才的男子一样,大
叔也把绳索从脚腕中间穿过,绕了两圈,狠狠勒紧后打了个死结,这根绳索不多
不少刚好用完。绳子很长,因此男孩从脚腕到小腿中下部都被绳子整齐的捆绑起
来。

  但是腿脚的捆绑显然没有完毕。也许是接受了刚才男子失败的教训,大叔拿
起另外一根绳子在男孩膝盖上下也如法炮制的紧捆了起来。这里肉比脚腕子多,
几圈绳子都勒进了肉里。

  这脚腕子和膝盖都捆绑完毕,也不过用了2分钟的时间。大叔站起身,男孩
这时候下半身就已经被捆成一根直棍了,这样连战都几乎站不稳了,稍微一动就
要摔倒下去。无奈,男孩只能斜着身子靠在大叔的怀里。那大叔好像也非常喜欢
这个姿势,色迷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男孩的身体。

  腿脚被捆的这幺紧还不能稳站,男孩现在就没那幺好受了。不过钱还是要挣。
他困难的把身子调整到背对着那大叔,示意可以继续开始捆绑手臂。

  大叔抄起一个稍微长点的绳子,有手指夹着,双手各执男孩一直胳膊,稍加
用力,遍把男孩的双肘并到了一起。这男孩果然身体柔软,双臂在身后被扭到如
此程度也面不改色,令所有在场的观众都赞叹不已。

  那大叔麻利的用绳子把男孩并在一起的两个小臂捆在了一起,同样绳子从中
间穿过打结。肘部上下和膝盖一样,也是8字形捆绑。大叔又取出一根绳子,将
男孩的手腕横向20道,竖向3道紧紧捆绑好。手腕到小臂中部都被绳子覆盖的
严严实实,两只小手都被勒的通红。最后,在按照日式捆绑方法将手臂和上半身
紧紧地固定在一起,就这样上半身被捆绑成了一体。

  这时候男孩好像意识到情况有所不妙,看以看到他身子稍微开始试着挣扎,
但估计因为捆绑得实在很紧,脸上已经有些焦急的神情了。

  这大叔笑着看了看被紧紧捆绑起来的男孩,微微扭动身躯的样子,又抄起了
另外一根绳子。显然他的捆绑计画还没有实施完毕。

  只见他把手中的绳子的两头从捆绑男孩手腕的绳索中间穿过从男孩的腰间横
拉过来,引到肚脐左右的位置会和,拉紧,两绳交错打了个结,向下牵拉从男孩
的蛋蛋两边又绕回到身后。这是给这个男孩做了个绳子T裤啊!

  男孩见状面露慌张,不知如何是好。

  「好专业的捆绑方法,这个男的到底是干什幺的?」虽没说出口,但出于特
工的职业敏感,冰霜雪三人对台上这位看似斯文的男人的身份产生了莫大的疑问。

  正在男孩为难的当儿,这根绳子居然有从后面绕了回来。大叔隔着男孩的紧
身衣把少年的肉棒在根部用绳子系了起来!

  在他收紧绳子的刹那,少年发育良好的肉棒一下子就在身衣的束缚下了出来,
周围的观众也发出了惊呼。

  男孩哪会料到有这种情况,吃惊的「啊」的叫了一声。脸上刷的一下就红了。
这种场面是他从不曾经历过的,慌张的他不知该如何是好,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
大叔,又看了看自己被捆绑的下体,不知道接下来又会遭遇什幺。

  这时候,这大叔也满脸通红,眼神里闪着异样的光,手上可一点没闲着。捆
住少年命根的绳索又被引回身后,和捆绑手腕的绳子紧紧的系在一起,丝毫不留
松弛余地。

  男孩焦急的试着挣扎起来。但这对全身被绑还站在台上的他来说显然是不太
现实的。一动,身子一斜,就往地上栽去。

  大叔忙上来扶住男孩娇艳的身体慢慢的把他放倒在毯子上面,没等男孩有什
幺动作,又一条更短些的绳子被抄了起来。这根短绳被从少年被捆绑的脚腕中间
绕过,直接拉到了系住他命根和手腕之间的那根绳子上。少年的身体被强制拉成
了反弓形,穿着白色紧身衣和连裤袜的活像只白色的虾米,弓着身子侧倒在地上。

  男孩彻底慌了神,这样的捆绑是他平生第一次遇到。想想也知道在欧式驷马
捆绑之下想脱身,几乎是不可能的,况且自己的下身也被粗鲁的捆扎了起来,暴
露在这幺多人的眼前。

  「大叔,您这是干什幺,您捆就是了,把下面那根身子解开吧……」男孩哀
求道。

  「吵什幺,想要钱就别吵吵,要是你爷爷我捆爽了,自然会给你钱。」大叔
恶狠狠地回答。

  男孩刚想再说些什幺,大叔已经快速从裤兜里抽出一块棉布,团成了团,一
下子塞进了男孩的嘴里。男孩拼命咬住嘴巴摇晃脑袋,怎奈全身被绑几乎无法还
击。大叔趁势骑在男孩身上,一手狠狠掐住男孩的双颊迫使其张开嘴巴,另外一
之后一点一点的把布完全塞了进去。最后,也不知他哪里又变来一根细绳,在孩
的嘴上又狠狠的缠了4,5圈,把堵嘴布结结实实的按在了男孩的嘴里。

  别看这又捆又堵的,这大叔也就用了10分钟左右的时间。他满意的站起身,
拍了拍手,看着被自己捆做一团的卖艺男孩。

  「身上居然带着堵嘴用的东西……」花木蓉抬头看了看高挑的冰霜雪。

  「没错,捆绑技术如此娴熟,这个男人……经常捆绑人吗?」冰霜雪的注意
力完全挪到了男人身上,不过并没有上台阻止。

  这孩子现在的被捆的像个粽子,双肘双腕被反扭并拢捆在身后,脚腕膝盖也
被紧缚着。而自己的命根也被从根部捆扎,并和手肘脚腕的绳子连在了一起,嘴
里还被堵了棉布,真是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男孩决定试着挣脱这该死的束缚。但这又谈何容易。只见男孩还能动的地方,
肩膀,胯部,还有脚丫都在紧身衣与连裤袜的包裹下缓缓的蠕动着,小胸脯也因
为紧张和用力的挣扎快速的起伏,身体在地上像个毛虫一样一点点的挪动。但是
这跟刚才的情况大相径庭。无论他怎样相近办法利用他柔软的身体,但是在这几
个关键部位的捆绑令他丝毫没有脱缚的可能。上半身双臂几乎一动不能动,完全
长在背后一般,然而那被捆绑成木乃伊的双腿,更是没指望挣脱开。男孩还想尝
试用刚才的方法脱缚,然而捆绑他的大叔棋高一着,手肘位置的捆绑彻底阻碍了
双臂的前伸运动,让不老实的男孩只能保持着双手背在身后的样子。

  少年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大,双手在后面双手合十握成拳头拼命摆脱欧式捆绑
的姿势,双脚也不断的勾绷挣扎。但是他显然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系住他
命根的那根绳子。这绳子和手腕脚腕都连在了一起,随着手脚的不断运动,这根
绳子把少年的肉棒也是勒的越来越紧,双手双脚的挣扎带动肉棒的剧烈运动竟然
让少年的命根慢慢的挺了起来!

  男孩可能也意识到了他身体正发生的变化,羞愧的他连忙费力让身体趴在毯
子上,遮住自己的正在蓬勃的关键部位。但是这样一来就让肉棒和地面来了个亲
密接触,随着身体的蠕动而激凸的命根又会不断的摩擦着柔软且布满棉质颗粒的
地毯。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底下的观众都静静的盯着台上这个被捆绑的性感男孩,安静的气氛让男孩从
被破布封堵的嘴里洩露出来的娇喘声都清晰可闻。

  那少年感到这样也不是办法,又回到了侧躺的体位。这次他的肉棒再暴露在
观众们面前的时候竟然已经完全勃起了。龟头的轮廓在紧身衣服的束缚下清晰可
见,命根朝上压在里面,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凸起轮廓,好像急着要冲破衣物的束
缚,随着少年手脚的挣扎有节奏的抽动着,如此淫靡的场景,在场的大叔们都不
禁吞起了口水。

  男孩累的满头大汗却又无计可施,哀怨的看了看还在台上的大叔。此时大叔
神情满足,眯着眼睛看着被捆做一团的卖艺男孩。显然男孩没有成功的挣脱他的
捆绑,他也不用给钱。但是现在男孩心里估计早就不在乎什幺钱财了,赶快给他
解开才是他最想要的,尤其是捆在他肉棒上的那根绳子。

  「轰隆隆……」,此时,原本只是有些阴霾的天空突然响起了雷声,空中的
乌云开始迅速的聚集起来,没过多一会,雨点就开始稀稀拉拉的从天上落下。再
过一会,雨竟然越下越大,变得倾盆。

  大雨浇在了聚拢了人群的舞台上,周围的看客们虽然还没有看的尽兴,但终
因为雨势太大,雷声太响,三三两两的扫兴而归了。那些猥琐的大叔们也一脸的
舍不得,又仔细的看了几眼被捆绑起来的男孩,不过雨太大,最终他们还是把雨
伞戴好,匆匆地向远处奔去,最后消失在雨雾当中。

  三位特工自然也没有看过瘾,但为了不被淋湿,也不甘心的离开了这淋湿搭
建的舞台。三步两回头的还想多看几下被捆成肉粽的性感男孩。

  她们走到离舞台不远的一处停车棚下,借避雨的藉口在远处观察那少年。见
他仍然趟在毯子上,不停的翻滚着身体。不过在车棚这个距离看来,在濛濛的雨
帘的掩护下,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小毛虫在不断蠕动。

  男孩清秀的面容,曼妙的身材,一双在女式白裤袜下包裹的小脚,还有被捆
扎起来的命根一直在三位特工脑中挥之不去,不过大家也只是心理想想而已,毕
竟还有任务在身。

  就在三人远远眺望的时候,刚才那位西装革履的大叔,居然打着伞回到了台
上,似乎是为了继续端详男孩。

  「臭流氓,看起来这幺斯文,居然是个变态!」毒美灵厌恶的说道。

  「这种人社会上多了去了,猥琐大叔们还不都是披着一身人皮!」花木蓉也
看不下去了。

  男孩身上的捆绑仍然没有丝毫的松动,而此时他的全身都已经被雨水浇湿透
了。薄薄的紧身衣还有裤袜几乎变得完全透明。标致的身材,明显的肌肉棱角;
一双小嫩脚包在丝袜之中,因挣扎而不停收缩的脚趾也能看的清清楚楚。

  最惹眼的还是少年的命根。此刻捆住男孩肉棒的绳子因为沾湿和他无助的挣
扎已经死死的勒住了蛋蛋的根部,使男孩整个肉棒完全凸了出来,。再加上紧身
衣现在已近完全浸湿透明,这孩子现在是完全的春光乍泄。龟头,蛋蛋,甚至肉
棍上爆出的青筋都暴露无疑。

  看到如此令人热血沸腾的画面,那位大叔也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男孩这才
察觉到旁边有人,转过头,娇羞的看了看刚才让自己出丑的大叔,心理有些生气,
不过还是无助的扭了扭身子,意思是求大叔赶快帮他解开全身的绳子。

  「刚才那幺自信,现在居然变成了这样,呵呵呵!」大叔可没这幺好心,根
本没有给男孩解开绳子的意图,男孩见大叔满脸猥琐的笑着,心中隐隐觉得不妙,
身体也随之扭动挣扎了起来。

  「想让我解开绳子是吧?……好啊!那就先射一炮让大叔开开眼吧!」大叔
一点不顾廉耻,直接伸出粗糙的满是老茧的大手紧紧握住了男孩坚挺的肉棒。

  「呜??……呜呜呜!!!……」自己的下体被陌生人如此粗暴的抓住,男
孩的身体如同触电般条件反射的扭动了起来,不过全身的绳索在雨水的作用下变
得更加紧绷,时刻提醒着男孩现在的处境。

  「别乱动,等你射出来,老子就给你解开!」大叔操着变态的口气淫笑着看
了看惊恐的男孩,「要是不配合的话……那你就在这呆着吧!不过我这人心眼好,
临走会在给你加上几根绳。等这雨停了,街上有了行人的话……」

  「呜嗯!……呜嗯嗯!!」男孩拼命的摇着头,他当然知道那一刻的下场,
全身被紧缚,下半身暴露,以后可怎幺做人呐?

  「怎幺,害怕了?那就老老实实配合我,让我看看你的肉棒好不好使,记住
不要射太快哦!……要不然……我还是不会给你解开的……」男孩想想现在的处
境,无奈的接受了大叔的可耻要求。

  别看男孩年龄不大,肉棒却有14、5cm长,大叔握住男孩已经完全硬起
的肉棒,上下套弄了起来。

  全身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男孩就连摆脱大叔右手都做不到,也就只能放弃了
挣扎,闭紧双眼忍受着从肉棒敏感表皮传到大脑的一阵阵电流般的快感。要是射
得太快大叔也不会给自己松绑,不过对于一个未经人事的男孩来说忍耐这种快感
实在是困难。因为射精会影响第二天的体质,男孩只能坚持不去手淫,隔一段时
间还会自然遗精(我敢说很多人都不曾自然遗精过,作为医生这一点我太了解了,
嘿嘿嘿)。要是没有今天这一出,估计今晚又要梦遗,满满的精液和酥麻的快感,
男孩唯一能做的便是竭尽全力不去想与性有关的事情。

  「靠!死变态!」花木蓉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不过她似乎喜欢上了这位卖
艺的小哥哥。

  「都别管他!」冰霜雪的话让身边看到勃起的毒美灵吓了一跳,「出来走江
湖,这孩子,太嫩了,没这个本事就不该吹这个牛!」

  「可是……大叔这幺做……也太……」花木蓉小心翼翼地说着。

  「让这位大叔继续收拾他吧,也算是给这个孩子一点教训,出来混不该做自
己做不到的事,想必以后这孩子就记住了。」冰霜雪回头看了看毒美灵,「好啦,
我们在这耽误时间不短了,是时候离开了。」

  「呃……冰姐……」毒美灵似乎不太乐意离开,「万一这个家伙最后耍赖,
不给男孩解开怎幺办……」

  「那样也好,让这个孩子明白明白,世界本来就是欺骗与残酷的混合体!走
吧,至少我们先去吃个午饭,你要是真同情他,回来再看看就是了。」毒美灵没
跟冰霜雪理论,而是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然而就在她们刚想离开,男孩的娇叫声留住了她们。

  长时间的性饥渴加上大叔娴熟的手淫技巧,男孩始终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
一股浓稠的精液在强烈的刺激下于肉棒内翻汤倒海,那种酥麻的感觉随着手淫力
度的加大不断增强,而翻开的龟头不断摩擦着丝滑的舞蹈服更是让男孩欲仙欲死。

  终于,一股强烈的快感猛然冲上男孩的大脑,来自龟头尖端的酥痒感彻底控
制了下半身,男孩隔着塞嘴布大叫一声,被强制手淫到勃起的肉棒喷出了大量浓
稠的精液。这或许是男孩第一次手淫射精,因为男孩在射精时的表情与身体一抖
一抖的娇颤动作看起来都非常享受。白浊的精液不仅量大,还直接冲破了舞蹈服
的包裹,和雨水混在一起,顺着男孩的腹部大滴大滴了流到地毯上。

  三位特工本以为穿西服的男人能够给男孩松绑,却意外地发现男人居然拿出
了手机,打了个短暂的电话。

  「男孩很漂亮,身体很健康,射精量大,肾功能不错……你们过来吧,这孩
子的肾可是抢手货!」挂上电话后,一辆没有拍照的面包车开到了「舞台」旁边。

  「这个人……!?」三位特工觉得不对劲。

  「呜呜呜!!!」男孩看到面包车后也觉得不太对劲,吓得大声娇叫起来,
不过嘴里的布团把他的语言翻译成了一个字,暴雨同时淹没了男孩的声音,街道
上空无一人,除了隐藏在远处的三位特工外,没人知道男孩的处境。

  不过男孩的反应倒是逗乐了西装男,他伸出强有力的双手,分别握住男孩并
拢的双肘与穿着白色裤袜的脚腕,非常轻松的提起了男孩,然后将男孩搬到了车
内。

  「这是……人贩子!!」花木蓉正想出手,被冰霜雪阻止了。

  「先别慌,估计这个人背后有一个团伙,我们先跟上去再说!记住,不要打
草惊蛇!」冰霜雪示意毒美灵和花木蓉隐蔽起来。

  不过那个男孩可不知道远处有人看到了这一切,绝望的他不断扭动挣扎,在
面包车内前弓后张,身上能动的地方都在不停地蠕动,刚刚射完精,体力下降了
不少,何况捆绑的方式如此专业,男孩根本找不到脱缚的突破口。

  「小朋友,别害怕,反正活着也是流浪,倒不如捐献器官造福社会哦——」
男人拿出毛巾给男孩擦着身体说道,「说起来,你这个年龄的肾,现在可是医疗
界奇缺呢,估计能卖个好价钱!」

  原来是贩卖人体器官的团伙!男孩惊恐的圆瞪着眼睛,长长的睫毛下流露出
求救的眼神,但现在太晚了,全身被绑成麻花,车上还有其他几位虎背熊腰的大
叔,男孩能够逃跑的概率绝对为零。

  「大哥,这男孩长得真他妈俊,兄弟们下半身都有些按耐不住了,哈哈哈!」
周围的男人们爆发出邪恶的笑声,这年头喜欢玩弄伪娘的男人太多了。

  「没问题,割他肾之前,先让兄弟们快活快活!」西装男爽快的同意了。

  车内,无助的漂亮男孩,被猥琐的大叔们胡乱抚摸着身体。

  车外,三个身影紧紧跟随着……

  九块上古玉佩到底何去何从??还有多少高手未曾露面??正邪两派到底还
隐藏了多少秘密??

  面对「万灵之王」上古淫兽,特工们又将如何应对?

  感谢阅读!带着上面的问题,敬请关注下一篇——《绑匪组织第一部上古淫
兽(下)》!!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