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脚胶键盘战士】(18)【作者:girlkickme】

第一文学城 2022-06-30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girlkickme
0 【脚胶键盘战士】(18)【作者:girlkickme】 作者:girlkickme 字数:3879          ***    ***    ***    ***
0

【脚胶键盘战士】(18)【作者:girlkickme】

作者:girlkickme
字数:3879
  

      ***    ***    ***    ***
           第十八章被世界遗弃不可怕

  ……

  大概是一个人在城市工作太久了,忽然还真思念乡间的母亲,于是就趁假期
回乡探望妈妈。妈妈看见我回来了,自然是很高兴,决定亲自下厨。我在餐桌前
坐下,等了一会儿,妈妈就从厨房捧来了个瓦煲子,慢慢地走到我面前说:「仔,
这是妈妈为你特别准备的菜,都是你喜欢吃的,来看看是否对胃口。」

  我充满期待和喜悦地打开煲子的盖,一阵臭咸鱼味就涌了出来,还夹杂着股
浓烈的酸菜味,味道越来越浓,越来越真实。噢!我想起来了,这不是妈妈煮的
菜的味道,是Skype鞋子的味道吧!

  对!这是很强烈的脚丫子酸臭味,我的意识慢慢恢复过来,才想起现在的我
口里仍塞着双WeChat穿过的白色过膝丝袜,鼻上仍罩着Skype脱下的
那只高跟鞋,一直被封箱胶纸牢牢地固定在鼻子上。

  查看一下自己的身体,仍然是一丝不挂,全身都是光脱脱的,再看看四周的
环境,唉!这不就是我的家吗?我是怎样回到家中的,大概是女同事们在我昏倒
后送我回来的吧!

  可是我的身体仍然是一丝不挂,还像个白痴般鼻上罩着只臭高跟鞋,她们就
这样把我带到街上去,再送回家吗?那我当时岂非都要成为路人耻笑的对像?以
后还有面目在这小区出入吗?

  忽然觉得下体传来阵阵痛楚,对,痛楚来自我那可怜的蛋蛋,我就是给女同
事们踢昏的。轻轻地摸了摸,蛋蛋由被她们踢成的浆状慢慢地回复回粒状,高丸
的中心相对较硬,但外围还是被踢成软软的,又红又肿又痛的,又连忙去取些冰
块敷了敷。

  看一看时钟,哇!原来已经早上八时了,不赶紧快点回公司,晚了又不知道
要给女同事们怎样处理啦。

  我连忙取下Skype的臭鞋子,从口中拿走WeChat穿过的过膝丝袜,
换好衣服就出门上班去。怎知才一步出门口,就碰见邻居陈小姐。

  陈小姐年约三十多岁,个子不高,身材却相当均匀,样貌清秀,皮肤白嫩,
由于她是位保险从业员的关系,衣着总是相当得体。而由于她知道我在着名科技
公司从事软件开发的关系,每次遇见我时总会显得特别恭敬的向我问好。

  「陈小姐,早安,上班吗?」我说。

  「是啊!你也是吧!最近的工作很忙吗?」。

  要是在往常的日子里,陈小姐大概会是这样回答吧!可是今天呢!情况却有
点不一样。陈小姐看见我向她问好,不但没有任何的回应,还很轻渺地白了我一
眼,然后就转个头去,再没有跟我有任何眼神接触,彷彿现在跟她打招呼的,就
是她在整个世界里最讨厌的人一样。

  这时候,升降机到了,我和陈小姐相相步进升降机内,陈小姐站在按钮板前,
一直抬着头看着楼层显示板,彷彿是想显示板马上就能显示个「G」字,让她可
以赶快地步出升降机。我本想说些什么,却也被当时的冰冷氛围给压住了。

  由于是上班时间的关系,升降机使用比较繁忙,在多个楼层都有停下,住客
们陆陆续续的步进来,而每当他们看见我就在升降机内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露
出副烦厌的表情来,有些住客还悄悄地窃窃私语起来。

  「噢!是他呢!」。

  「那个他啊?」。

  「你还未看今天的动新闻吗?」。

  「哦!就是那个变态!」。

  「是呢!真是面目可憎呀!没想到他和我们住在同一栋楼宇呢!」。

  「真倒霉呢!不知会否因为这样就影响楼价呢!」。

  「说不定,希望不会吧!」。

  说时迟那时快,升降机到地下了,保安员何伯很识趣地用手撑着出入口的大
门让住客出入,一边恭敬地向住客们打招呼。

  「陈小姐,早晨。张先生,你好。李先生,今天这么早呀!刘先生,吃过早
餐了没有」。

  但当我正要行经大门时,保安员何伯却突然松开顶着大门的手并行开,彷彿
我根本不是这楼宇的住客般,我心想,今天究竟发生甚么事了,就连一个小小的
保安员也不给我点面子。

  我本想去教训何伯一顿,但手机却响了起来,好!今天就暂且放过你。看一
看手机,打来的是杨伟,我接通了手机。

  我:「喂!杨伟吗?」

  杨:「是的。潘文你昨晚都做什么了?」

  我:「我也不知道呢!就是今天一觉醒来,样样事都变不对劲了!」

  杨:「唉!果然是断片了。」

  我:「额!断片?我昨晚一滴酒都没有饮过!何来断片?」

  杨:「这就奇啦!看来你还记不清昨晚发生什么事,就让我一五一十告诉你
吧!」

  我:「好!」

  杨:「昨晚你光脱脱的给几个女同事抬回家,碰巧遇着你的邻居陈小姐,大
概是做保险的都较向钱看吧!她不但没有伸出援手,还马上拿出手机拍摄,把影
片传到报馆去爆相爆片取报酬。」

  我:「唉!这个陈小姐真是以怨报德的,枉我还曾经为她免费维修电脑。」

  杨:「嗯!奈何你同事把你抬回家的速度就是特别的慢,在报馆记者赶到时
还未及时把你送回家中。你的秘书Stella就跟传媒说你们公司的首个手机
游戏要完成了,昨日在公司开祝捷会,你一时太高兴就饮了很多酒。」

  我:「唉!竟然编出这样的故事来。」

  杨:「Stella还说你饮醉后就性情大变,露出你本来恋足的天性,追
着女同事们要脱她们的鞋子和丝袜,然后还把脱下来的丝袜塞进口中,又疯狂的
吸嗅她们穿过的鞋子,及用她们穿过的鞋子把自己的蛋蛋打到又红又肿,后来更
乾脆的把只最臭的鞋子用封箱胶纸贴稳在鼻前,然后就昏醉了。她们本想为你穿
回衣服,却不够力气把你身体翻来翻去,于是就这样子合力把你抬回家中。潘文,
你知道记者们最懂得的就是大做文章,现在关于你的视频,在动新闻网站上真可
用铺天盖地来形容呢!」

  我:「额!她们真过份,竟把我编成个这样的变态,杨伟,你不会相信这是
真的吧!」

  杨:「嗱!潘文,你知道我是做警察的,我不管她们的说法是真是假,但总
算是把你在街露体这件事说成了不是你本人的意愿,而她们也是一片好心要把你
送回家中,要追究起罪责来也有一定的困难。但要是这件事另有内情的话,警方
就不得不展开调查,到时候,告你一条在公众地方行为不检罪恐怕是走不了,你
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好啊!杨伟,还以为你知我出事了就打电话来慰问我,原来说到底是
想叫我不要给镬子你揹,真够朋友啊你!心领了,我不会要你难做的,就这挂线
吧!」

  在挂掉杨伟线时,我刚好步进了大街,就看见十多个提着摄录机、数码相机
及咪高风的人向我沖过来,他们不是记者还会是甚么,心里一慌,就本能地用双
手掩着自己的脸逃跑,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小巴站,当时正有一部小巴停泊在哪里
等客人,真是天助我也,可是当我正想步进小巴的时候,小巴门却突然关上了。

  「不好意思呀,这位先生,这车的空位刚巧要留给下站上车的客人,你坐下
一班吧!」小巴司机从窗户探头出来跟我说。

  在该小巴司机准备开车离去时,他竟回头得意地向着些女乘客说:「认得刚
才位先生哪?他就是新闻上那个恋足的变态呢!车上嘛!这么多女乘客,怎知他
会不会突然发疯起来,要去脱你们的鞋子啊,对不对!」

  几个女乘客听见司机这样说,竟然还会点头拍掌,好像是行了甚么大运,遇
上了个有正义感的司机般。

  这时候,几个记者已追了上来,其中一个拿着收音咪的女记者向提着摄影机
的摄影师问道。

  「刚才的片段都拍下来了吗?」

  「好像都拍下来了!」摄影师回答道。

  「真好!马上把影片传送回公司剪辑,标题我都想好了。『露体变态软件编
程主管犯众憎,正义小巴司机拒载乘客讚好!』就这样决定吧!」记者道。

  我心里想,哗靠!这记者真有急才呀!小巴拒载了,跑步的力气我都用光了,
记者们都是为了工作嘛!好的,我放弃逃跑了,你们尽管採访我吧!

  「潘先生你真是恋足和爱被虐的变态吗?」

  「何时发现自己有这样的体质的呢?」

  「是有童年阴影吗?」

  「你妈妈也知道你有这样的体质吗?」

  「潘先生你会不会连自己妈妈的脚都感兴趣呢?」

  「童年时有拿过自己妈妈的丝袜去打手枪吗?」

  「能够发表一下吗?潘先生……潘先生」

  噢!记者嘛就是这样!他们的题问未必跟当前採访的事件有关,他们很会假
设,他们不期望你会回答他们的假设性问题,他们只想惹怒你,他们只想拍下你
难堪的表情。面对这些题问,我都一一地回答说:「对不起,无可奉告……无可
奉告……」

  然后我还依稀听见刚才的女记者向摄影师问道:「刚才他错愕的表情都拍下
来了吗?」

  「都拍下来了。」摄影师答。

  「好!马上把影片传回公司剪辑,标题我都想好了,『妈妈玉腿都不放过,
穿过丝袜照打飞机。』就这样吧……」

  很不容易,在一众记者的护航下,我终于以步行方式回到了新公司。才步进
公司,女同事们就开始向我训话。

  「怎么这样晚才回到公司,不是已吩咐过你要早点回来吗?」Stella
道。

  「是觉得我们昨天踢的还不够,今天也想继续给我们踢吗?」Skype道。

  「何止要踢,今天我们还有新的构思,一会儿还得要拍摄些脚虐的视频呢!」
Whatsapp说。

  「是什么样的视频呢?」Line问道。

  「没甚么的,不过就是用我这尖锐的鞋踭去操他的屁眼吧!」QQ道。

  「点子不错,不过我建意在操完他的屁眼后,不妨也用这鞋踭去操他的尿道,
平时男人那话儿都用来操女人的,今天就要他嚐嚐那话儿被操的滋味!」WeC
hat建议道。

  「好啊!一定要这样!」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回应着道。

  听到这样恶毒的调教方式,此刻的我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感觉出奇的
窝心、安慰。今天我就一直被邻居,住户,甚至是保安员及小巴司机等白眼,还
在过街老鼠般被记者追赶着,去到哪里都被人家所讨厌。可是回到这公司呢!这
班美丽的女同事们是多么期待的在等我回来,多么费心地去想出各式各样脚虐我
的方式,我明明是给她们害惨了,却又是多么的感激她们,鞋踭操尿道吗?好!
快!来操我的尿道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