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修仙哉】(07)我这么穷,这么想都是你们的错吧?【作者:akarenn】

第一文学城 2022-08-14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akarenn 字数:6900   第七章:我这么穷,这么想都是你们的错吧?   「红淑且在这里,我与兰心姑娘往前叙一叙。」白靖明吩咐好魏红淑后,便
作者:akarenn
字数:6900


  第七章:我这么穷,这么想都是你们的错吧?

  「红淑且在这里,我与兰心姑娘往前叙一叙。」白靖明吩咐好魏红淑后,便
与沈兰心走向偏远的树林。兰心隔着老远的眺望着眼前的白衣仙师,颇为警惕的
护着自己的左臂,先前被剑柄敲打了左肩现在越发觉得发痛,白靖明也并非不知
怜香惜玉的主,手下的力道留了几分,若真要全力以赴,这姑娘的胳膊算是废了。

  「就在这里说了吧?你想耍什么花招?」沈兰心止了步,依靠在一旁的松柏
之边询问道。「兰心姑娘,我知你盗库银是为了那些孤苦儿童。这样子吧,你交
出库银和贺礼,白某倒可以行个方便,放你们一条生路。」此时的白靖明早已被
魔君俯身,一脸阴险之相说出这番话语「呵,说的道貌岸然,若失了这些银钱,
你叫这些孩子如何是好?与杀人何异?」沈兰心厉声指责道,白靖明一脸无所谓
的打着哈欠,完全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说够了吗?看不出来兰心姑娘菩萨心肠,那好,你且指责的,以盗止贫,
你觉得是对的?」

  「……」兰心眉宇微颦,转移话题「那狗官收集民脂民膏,我不过是把它取
来借用一番有何不可?」

  「有何不可?哈哈哈~ 你竟问的出如此厚颜无耻之言,确实让白某大开眼界
啊~ 」白靖明哈哈大笑,笑的兰心莫名其妙,又羞又臊的抽剑指着眼前的男人,
讯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不然别想就这样子算了!」

  「哼哼,你救下的是命,试问每日替你受冤熬刑而死的良家子是不是命呢?」

  「……」

  「你打着侠盗之名借花献佛,花的每一锭银子上都有血与泪,你怎花的安心?」
白靖明收了笑意,一改攻势,向着那人步步逼来。

  「……那都是那个狗官害得,大不了我赔她们一条命就是了!厉害些什么…
…」她心虚的后退几步,她本一心救济贫苦孤儿,却没有意识到连累到不少良家
子。

  「你把命赔了,这些孩子谁来照顾,重新过上流离失所的日子?救人救到底,
送佛送到西,这么简单的道理不必我多言了吧?」

  兰心银牙紧咬朱唇,她多想反驳眼前这个得意扬扬的男人,却又无可奈何。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倒是说说有什么两全办法?啊?!只会嘴上功夫,
谁不会啊!假君子!」

  「你这是和人讨教的态度吗?这样子我也很为难啊~ 」魔君附身后,完全就
是放飞自我,眼前的白靖明哪有正派人士的样子?完全一副小人得志的丑恶嘴脸。

  「你!你想要什么?!」

  白靖明勾了勾手指示意她过来,沈兰心老大不愿意的靠近一点,任由眼前仙
师在耳畔低语……!!!

  沈兰心俏脸瞬间熟透,抬掌便要打,却被人轻松擒拿住手掌,兰心动弹几下
抽不出掌,气急败坏。

  「呸!登徒子,我道你是一代宗师,却是轻薄之人。」

  「哈?你也可以不接受,我放你一马也不是不可,你大摇大摆继续花银子也
行,但之后库银一直缺失。那县令会做出什么我可说不准了~ 」白靖明手上力加
几分,便把人推了出去,转身便要走。沈兰心连连后退几步,望着他的背影,一
时间百感交集。

  「慢!你,你当真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爱信不信」白靖明头也不回「……好!我依你,依你还不行吗?回来!」
一连几次呼唤不应,沈兰心施展了雪山派特有的轻功绝技【踏雪寻梅】金莲轻启,
两步化三步的赶上白靖明跟前。

  「我都依你了!你还想怎么样?!」面对小美人略带哭腔的控诉,白靖明不
为所动。

  「兰心姑娘无法是嘴上依了,身子不是不为所动吗?」

  「这……」沈兰心俏脸上蒙上一层红霞,她本是大雪山一位弃婴,被师祖婆
婆捡回到雪山顶,所以也有被师傅用过纳好的布鞋责打过臀部,但整个雪山都是
女流,更何况自己修炼的心法需要冰清玉洁,要自己如此不知廉耻解开亵裤让眼
前的男人责打,自己甘愿一死,但是……想到那些可爱的孩童,沈兰心眉目紧闭。

  「转过身去。」

  白靖明识趣的转过身,手里的折扇轻抚,不一会功夫就听见轻薄的布料解开
的窸窣声。清风过树梢,阵阵落叶舞,试图掩盖着女孩的着羞涩。沈兰心多希望
此刻能化作永恒,再也不到下一刻;此时此刻一位亭亭玉立的小美人赤裸着下身,
屹立在一位白衣仙师身后,一旁青苔密布的石碣上,整整齐齐的叠放着她的亵裤
以及长裙。她满面羞红,深呼吸着平复着自己嘈杂的心律,再看他却只是闭目怡
神,折扇轻摇,不徐不疾的态度真叫人窝火。但碍于自己有求与人,平复心态后
才开口道。

  「要我怎么做?」

  「俯身,依在石碣上,撅好臀部便可。」

  「……」兰心默言,俯身趴在石碣上,双臂护着脸颊掩饰自己的娇羞着,下
身趴俯着本就有些挺翘,便没有再做更多的动作。「你可以转身了。」

  白靖明一转身,佳人已经摆好姿势,等待着自己,他几步上前轻轻瞟了一眼,
目光在她臀上停留一会,转身便要走。兰心注意到身后的异样,慌乱的起身。

  「姓白的,你说话不算不算数?!」

  「白某说了什么便会做什么,倒是姑娘耍什么小聪明自己知道。」白靖明回
了个侧颜,继续做走姿「……」兰心垂首,两个小拳头捏的嘎吱做响,突然放松,
宛如释然一般。自己反正已经被他看了,撅不撅屁股又有什么区别了呢?若是事
后他食言,无论天涯海角自己也要追过去杀了他。

  「好,我趴好了,你来便是了。」

  白靖明回头,一个亭亭玉立的娇女正撅着浑圆丰满的美臀迎着自己的责打。
多叫人血脉偾张。

  (呦呦呦,白仙师,您这是怎么了嘛?心律这么快,搅得本君心神不宁啊~ )

  啰嗦……你要打便快打了……

  (哼哼,这份美差,本君就忍痛割爱了~ 交由仙师代劳了~ 也正好让你这个
处男仙师过过瘾。)

  唉唉唉?喂喂……

  白靖明望着眼前的雪白浑圆之物发愣,久久望去,却也口干舌燥。而趴俯着
少女见他迟迟不肯动手,只当他想借机羞辱自己,凭着一身烈洁昂起脑袋。

  「还,还不动手!?」

  动,动手……?

  (呆愣着做什么,你别是怂了吧?)

  少废话……

  白靖明望着眼前的美臀,咽了口口水,抬起手来,便向着臀上拍去。

  (滴~ 重黎炎掌功力加一,仙师要努力啊~ )

  切……别冷嘲热讽话虽如此,但是白靖明掌上沾染上姑娘的余温,微微颤抖
着。沈兰心卧在石碣上,把面全然掩在藕臂之间;自己正在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打
着屁股,多叫人害臊,随着臀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她眉头一皱,硬是没有说什么。

  啪!啪!啪!小林颇为幽静,除了鸟雀啼声,便是那掌掴臀瓣的脆响,一开
始沈兰心还一言不发的硬撑着,但随着时间一久,臀上越发滚烫,由不得轻轻晃
动那熟透的蜜桃,白靖明望着眼前摇晃的尤物,心神躁动的厉害,手里却没有任
何饶过她的意思,又是几下重掌掠过翘臀。

  「哎呀……」兰心不由得小声呼疼,那臀上灼热感不断生温,自己显然不能
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半侧着脑袋回头看了看仙师。「还,还没结束吗?」

  啪!

  「咿呀!」

  啪!

  「嘶……」

  「别再乱动了,否则……」白靖明轻咳一声,从袖中取出翠玉尺,轻轻拍了
一下那翘臀,打的沈兰心一哆嗦,心中是又畏又怕,任由自己颇为不爽也不敢造
次,只能宛如一只白猫一般轻轻伸展着自己的大白腿,企图缓解一下疼痛感。

  (现学现用,学得很快嘛?)

  哼哼,那得多亏你这个魔君谆谆教诲咯?白靖明收了戒尺,扬起掌,又向臀
上拍去,打的美人娇吟连连……

  啪!

  打了百八十下有余,沈兰心再也忍不住,一跃而起,藕臂环曲护着身后红肿
青紫的娇臀。

  「别,别打了……别打了」美人哽咽着,眼角垂着珠泪颇有楚楚可怜的姿态。
白靖明望着人,本已生怜,本欲收手,魔君却指示他进行下一步。

  有必要吗?

  (当然,少了那一步你便功亏一篑。)

  白靖明叹息一声,狠下心来,把人拖拽在自己膝前的白袍上,手持翠玉尺一
连抽打数下,早已被疼痛压垮的沈兰心早已丧失凛然傲气,在他膝前不断踢踏着
双腿,宛如顽童受训一般连连求饶。

  「仙,仙师,再也不敢了……饶,饶我一次吧……」

  「……饶你也不难,接下来我说的你必须言听计从明白吗?」

  「知,知道了……」

  啪!

  「嘶!别打,别打,兰心知道了,请仙师吩咐吧……」

  「你要不听怎么办?」

  「哎……不,不听……」兰心是个聪明人,怎么会不明白白靖明的意思,只
是那三个字如鲠在喉,叫一个女孩子家如何说的出口?

  「还是不明白?那行,白某不介意再帮兰心姑娘回忆回忆。」

  「别,别……不听,就请仙师教训……」兰心略带哭腔,完全奔溃的想要护
着屁股,却被人无情的剥开手。戒尺点在滚烫的臀上「如何教训啊?」

  「打屁股……别打……仙师……」兰心骇的要死,哭哭啼啼的求饶,连白靖
明都内疚起来,他在心中狠狠的鄙夷着魔君,魔君却宛如无事人一般。他见魔君
没有阻拦,说了自己的要求。

  交出库银和贺礼,我这里给你准备了五百两银子,你可以带孩子们置办点田
林产业自给自足,从此金盆洗手,我会回复县令说你因为顽抗已经被打死,尸首
跌落山崖,届时死无对证 .如何?

  ……我都听您的,兰心点点头,擦拭一下眼角的泪痕。这个计策倒是对自己
考虑周详,对孩子们也有好处,自己没有理由不答应。她起了身,因为身后的剧
痛已经穿不下亵裤,只能放下裙装。满面潮红的取出一个纳物戒,递了过去。白
靖明接过,闭目查收一下,内部装满了几十箱雪花官银,和那件稀世峥宝汉白玉
雕貔貅,白靖明点点头,收下纳物戒,对于这种三格纳物戒是最廉价的,要不了
几个钱,但是优势在于纳物戒可以无限收纳财物,用来运输银两省时省空间。

  「只是……为何仙师愿意帮我呢……明明我对您都下过狠手,而且您把我带
给那狗官不是会更好嘛……」

  因为你本性不恶,更何况是为了那些孩子,我可不愿意看见他们又流离失所。
白靖明想说的很多,偏偏这个时候魔君上身。

  「这么一对诱人心魂的美尻,任由官差打开花,我也会于心不忍的啊~ 」

  ……

  小林里诡异的死寂,要不是疼的只有自己,白靖明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刮子。
说的都是些什么混账话。自己好不容树立的形象也差不多瞬间跌落谷底。沈兰心
听见这话,侧过脑袋。

  「尽,尽说些孟浪话……您到底是不是正派人士啊?」沈兰心俏脸一红,别
过头去。

  「咳咳……」白靖明回过神来,这个家伙老是给自己烂摊子。「咱们先回去,
再做打算吧。」只能搪塞两句「好……」兰心因为身后有伤,不敢大步走,白靖
明也不急,一男一女在小林间闲庭信步。先前那种剑拔弩张的气势也因为了解到
白靖明是真心为自己着想烟消云散。

  (嘿,白仙师,听我一句,这银子你可以交,但是那个貔貅你需自己留下。)

  嗯?

  白靖明颇为不解,他对珠宝并不是很在意,但是魔君说了自有她的道理。

  恐县令哪里交不了差啊……

  (你怕甚么,那官银关系朝廷,是公事你若收了,对你不利,这玉雕便是那
小官的私下物,你要说一句大盗已死,其住所已经搜遍,却无此物,那小官也不
好发作,但要让那小姑娘快些搬走,你汇报后不就应该就会有官差来搜查。)

  这能行吗?

  (如何不行?反正这小官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肮脏钱财,再说了这貔貅可是给
你妹用的。)

  小妹……

  白靖明沉思一会,也默许了。

  等二人赶到荒村,魏红淑已经和孩子们打成一片,像一位贴心姐姐一样抚摸
着孩子们的脑袋。她抬起美眸,望着两人归来。「师尊回来了,谈的如何?」

  「阿,红淑,近一步说话……」

  白靖明面如难色,把红淑拐发哦一片的小房内。

  「嗯哼?神神秘秘的师尊又想什么鬼点子?先说好,若要坑蒙拐骗,恕红淑
不奉陪~ 」

  「嗐!瞧你说的,为师是这样子的人吗?我已经和兰心姑娘谈好了,给她点
盘缠让她带孩子们离开,只是……」白靖明顿了顿,没有说话。

  「只是师尊没有银子是吧?说吧?多少?」

  「嘿嘿,这多不好意思,五百两?要是太多了我这还有点散碎银两……」白
靖明连忙掏兜,想要拿出散碎银子,红淑已经掏出一张一千两银子的交子交给白
靖明。

  「这是一千两银子,师尊且拿去,替红淑转告一声,孩子们可爱,让兰心姑
娘照顾好他们。」

  「帮大忙了,红淑……」白靖明颇为感激的看了女弟子一眼。自己平常隐居
山中,偶有香客上山结仙缘,除此之外再无经济来源,难免要求助红淑。红淑虽
然来山多年,但是身边就和有用不完银子一样,自己也曾经问过几次,只说自己
在山下有几个钱庄生意。别的就没有更多描述了……

  白靖明把交子递给了沈兰心,嘱咐了几句后就和魏红淑回去复命,一路上还
特意逗留了几个时辰,就是为了让兰心离开,等到了县衙内,白靖明取出一箱箱
官银。县令看的眉开眼笑,但看到他吧全部东西取出却没有那件玉貔貅时,惊得
几乎要从高椅上跌落下来。

  「少了,少了啊!仙师,少了啊!」县令冲着白靖明嚎叫着,仿佛少了什么
要命的东西。

  「少什么?」白靖明装起傻来,白玉碧貔貅早已被转移到隐秘处。但白靖明
这一脸茫然的样真叫魏红淑想要笑出声来。

  「少了啊少了我叮嘱的秘宝啊!」

  「啊呀啊呀!是了,都是我心急,竟然忘记这事」白靖明拳敲掌心一副痛心
疾首的模样,县令见白靖明这幅懊恼模样也不忍再说什么。只是追问了一下女贼
的下落。

  「一掌打落山崖,是死是活已经不知晓。但小屋还在,县令大人可以差衙役
去搜寻一番。」白靖明躬了躬手,一句话点醒了县令。他连忙指着一旁的捕快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几个衙役不敢怠慢,应了一声便匆匆忙忙出
门 .只留下县令懊恼的扶额痛惜。魏红淑见时机成熟便上前提了一嘴。「县令大
人,既然库银已经寻觅来,即可证明那些良家子皆是无辜,也请您兑现承诺,将
其一一释放吧。」

  「……仙姑,不是本县不放人,只是这秘宝遗失本县痛心疾首……」县令一
脸为难的捂住胸口,装作痛苦模样。魏红淑浅笑一番,凑到其耳畔低语道。

  「县令大人,可曾知晓本朝调寻各地查处的魏大人?丢失朝廷税收库银本就
是重罪,若是要细细查验,您这些官奉对得上那汉白玉碧吗?」魏红淑笑意越发
诡谲,惊得县令浑身发了一身冷汗。再要抬头魏红淑已经归回原位。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官家的事?」

  「呵呵~不过是一个潜心修行的修行者罢了。」魏红淑掩嘴一笑,眼神中却
透露了一种肃杀之意。叫人不寒而栗,哆哆嗦嗦的望着师爷一眼,师爷也不敢再
做阻拦,用折扇掩着面眸「大人,学生以为依仙姑的意思甚好。」

  「好,好……我放,我放便是了………」

              —与此同时—

  道不平坐在一家酒楼望着江南街道繁华,一位白眉少年青衣快步走到他面前,
俯身便要拜。「下官魏青絮拜见王爷」

  「唉……怎么又忘了,出门在外唤三爷便是了」道不平皱了皱眉头,摆了摆
手。示意人起身。「魏大人,这苏杭之地可真是富饶,怪不得民间有句话叫做上
有天堂下有苏杭。」道不平言罢,转身望着窗外的街道。

  「三爷……您走的太急,圣驾托我给你带个消息,尽早启程回京。」魏大人
起身后,不徐不疾的说道。

  「哼,圣上口谕?叫你来监视我,还是绑我回京?」道不平明显没有给人好
脸色,侧颜的冷霜伴随着言语的愠怒,若是寻常吓人只恐骇得要死,但魏青絮不
是寻常人,若是被这个任性的王爷吓到,自己也不会站到这么高的位置。

  「三爷言笑了,下官不过是例行公事,顺带护着三爷周全,您若有什么闪失,
下官也无颜见圣。」魏大人说的不亢不卑,对于这半个主子,自己从来都是无可
奈何的样子,但真要以死相逼的份上,王爷就会松口。

  「……你可别忘记了,是谁提拔的你……」道不平满腹怨念,转身后与白眉
少年四目相对。

  「三爷栽培之恩,下官没齿难忘。但下官也是忠于朝廷……」

  「朝廷,朝廷,你只知道所谓忠义!你跟着我是因为想要报答我,还是纯粹
是因为我是赵家的人?」

  「……请三爷速速启程,驿站的马已经备好。」

  「……」道不平头也不回,从酒楼一跃而下,脚步步轻盈的沿着楼台之间跃
行,魏青絮望着他的背影,双目紧闭,仿佛在回忆什么痛苦回忆,半响打了一个
喷嚏——谁在念叨我啊?

  白靖明和魏红淑走出衙门,此行不虚。「师尊,接下来作何打算?」魏红淑
收拾着软细发问道。

  「接下来,回山门吧。」

  (不行,不能回去,接下来去杭州。)

  杭州……做什么?

              (去便是了)

  白靖明拗不过魔君,只能起身「罢了,红淑,随我去趟杭州。」

  「嗯?师尊有什么打算吗?」

  「买些龙井茶罢了」

  「……师尊还有银子?」

  「额……咳咳」白靖明轻摇折扇掩饰尴尬。

  「……买些顶好的,莫委屈了自己。」魏红淑会意,取出一把交子递了过去。

  「咳咳……回山门就还你。」

  「师尊还有私房钱不成。」

  「额……」

  该死,我怎么这么穷啊!这不合理啊!

  (安啦安啦,身外之物,但是这次要取的两件东西可是为我塑造肉身必不可
少的。白仙师可得谨慎一点,别一不小心把自己道行赔上。)

  有这么严重?

  (白仙师可知晓,天灵地宝?)

  略有耳闻。

  天灵地宝,既世间稀罕珍奇之物,受鬼神庇护,多产生于风清水秀之地,是
修行修仙者梦寐以求的之物,白靖明也曾经去秘境探寻过,却是无功而返。一听
见天灵地宝,嘴上不说,他的内心还是有些激动。江南水乡,人杰地灵,会有这
种奇物诞生也不非奇事,但是寻常人没有高人指点是发觉不了,如今自己得魔君,
说不定可以窥晓一下此等奇物。

  (别犯傻,本君要的两件都是世间至阴之物,你要去无用,服用必死。)

  切……走了走了,没好处谁和你跑啊。

  (傻瓜,你把本君伺候好了,有什么好处能忘记仙师你啊~)

  谁信你啊……白靖明虽然嘴上这般说道,还是起身奔赴杭州。殊不知,此行
亦是凶险非常。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