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后座的妈妈】(03)【翻译:computerking123】

第一文学城 2022-11-15 03:03 出处:网络
                第三章   「希望能有更多的活动空间,」我回答道,微微磨着科里的胯部。
                第三章

  「希望能有更多的活动空间,」我回答道,微微磨着科里的胯部。

  「是呀,开车真的很无聊,」我丈夫说。

  「虽然风景很美,」科里说着,又淘气的握住我的双乳我把他的双手一巴掌
扇开,然后说:「虽然我很难在一个位置上坐很久。」

  「再要半小时,」亚历克斯说,然后又补充说:「估计差不多了」

  我说,「希望如此,」又忍不住说,「很好,因为我饿死了。」

  「丁字牛排?」亚历克斯问道。

  「没错,」我点了点头,「一根粗大丁骨。」我的丈夫又一次对我调皮的性
暗示毫无察觉。不过,科里听懂了,他翘起了屁股,使劲向上把鸡巴更深入我的
身体。

  我没忍住叫了一声,就像第一次他的鸡巴进入我时一样。

  「你没事吧?」亚历克斯问,很随意的问着。

  「哦,就是总被戳到,」我并没有说假话,科里正偷偷摸摸地上下移动他的
屁股「明天早上看看我们能不能试着把行李重新整理下,」亚历克斯承诺。

  「好主意,」我点点头,尽量不呻吟出声。

  「总会有办法的,」他说。

  科里补充说:「爸,我感觉还行。我都已经习惯了妈妈坐在我身上了。」

  我暗自想道。他的话真是太大胆了了。然而,亚历克斯当然没有理解这句话
的含义……他也不应该理解,为什么他会认为他的儿子会在他身后操他的妻子呢?
他不可能想到。

  「哦,我喜欢这首歌,」我说,当星船的「我们建造这个城市」这首歌曲播
放时,心里希望他能被这首歌分散精力,不要注意到我忍不住就要发出的呻吟声。

  我的丈夫竟然真的开始随着音乐唱起歌来。

  我挺起身,开始伴着他一起唱,同时把自己的阴户献给我们的儿子。

  谢天谢地,我的儿子不需要指导,他开始缓慢地操我。

  亚历克斯凝视着我,回味着在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他唱着米基·托马斯,
而我附和着雷斯·斯里克的时光,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亲生骨肉正在操着他的妻
子。

  而我…不仅是一个让儿子操的糟糕母亲,还是一个不忠的妻子,但不知为何,
当想到自己在丈夫旁边做如此淫荡的事情时,竟让我变得更兴奋起来。

  当这首歌接近尾声的时候,我的高潮开始了,当感到儿子把一根手指插进我
的肛门时,我尖叫着,「哦,该死的,」

  「怎么了?」亚历克斯减速问道「腿抽筋了,」我撒谎道,儿子的手指迅速
从我的肛门拔出,速度就像和他插入时一样快。

  「需要我停车吗?」亚历克斯问道。

  「不用,」我说,开始在科里的鸡巴上拱上拱下,「伸展一下四肢就行了」

  「可怜的科里,」亚历克斯说,看见我上下移动,他并不清楚我真的在做什
么。

  「我没事,」科里说,他的手伸到我的胯部。

  「我不会伤到你吧?」我问,想逗他和我一起开玩笑。

  他笑着说:「不会,一点儿问题也没有。」

  「如果你们需要我停车的话就告诉我」亚历克斯说。

  「好的」我点点头,奇怪的是,我真的腿抽筋了……真他妈的讽刺。

  我不情愿地向右上移动,科里的鸡巴从我身体内滑了出来,我说:「看来,
我们真的需要停一下车。」

  「好的,」亚历克斯说,车速慢了下来。

  「对不起,科里,我真的需要出去伸伸腿,」我道歉说,想让他知道我确实
腿抽筋了。

  「我也需要伸展一下,」他补充说,随着把他那跳动的鸡巴从我的身下移开,
他的精液和我的淫液从我阴道里流了出来。

  我不确定我是否闻到了性爱的味道,我抓起我的手提包,抽出一些湿润的手
纸。车一停,我就下了车,伸了伸仍旧在抽筋的腿,。

  他们父子也走了出来,各自伸着懒腰。

  「还有不到一个小时了,」亚历克斯说。

  「嗯,」我点点头,「不过我需要一点儿时间伸伸腿」

  「不急,」亚历克斯点了点头,然后又补充道:「我要去小便。」

  他一走到车的另一边,我就开始擦腿,甚至把手伸到我的裙子里面去擦,我
并不关心那辆正在我们旁边驶过的汽车,我现在迫切需要的是除掉身上淫液的气
味科里咳了一下,这是一种警告性的咳嗽,我迅速把湿润的手纸扔掉。

  亚历克斯说:「妈的,今天真热。」

  「炎热」,科里表示同意。

  我又瞥了一眼科里,补充道:「热得让人窒息。」

  「准备好了吗?」我粗心的丈夫问道「没问题了,」我点点头,盯着我的儿
子,暗示我依旧期待着恢复我们刚才正在做的事。

  「好吧,下一站就是我们过夜的地方了,」亚历克斯说。

  「听起来不错,」我说着,科里回到了车里。

  一回到车里,我就把科里的鸡巴掏了了出来,亚历克斯问:「也许我们可以
找到一个有热水浴缸的旅馆。」

  「当然,」我同意了,在狭窄的空间身体得不到舒展,我的全身肌肉僵痛。
当然,虽然空间有限,并不妨碍我和科里的性爱运动,我握住他仍然坚硬的鸡巴,
调整方位,把它放到我放荡的骚逼下面科里托着着我的臀部,让我保持平衡,而
我慢慢朝他的鸡巴坐了下去他一坐好,我就又完全坐在了他的鸡巴上,尽情地享
受阴道被充满的感觉。然后我又开始慢慢地磨他,希望尽快让我的骚逼重新兴奋
起来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性欲慢慢升高的过程,讽刺的是,比利·乔尔的歌曲
《我们没有启动》开始在车内回荡

  我需要更多的刺激才能真正的达到高潮,我决定尝试一个新的姿势,我尽可
能地靠在我的右边,抬起屁股,让他的鸡巴从我身体里滑出,然后指了指科里。

  科里意识到我想要什么。他要挪到他的一边,用那种方式操我。

  他重新调整了位置,我的头则靠在箱子上,如果我的丈夫向右转,回头看的
话,我就会完全暴露他的视线之内,现在,他正回头看着我我笑着说,「新姿势。」

  「明白,」他点点头。

  「哦,」我小声呻吟,此时科里的鸡巴重新滑进到我的身体里,为了掩饰自
己的失态,我向车外一指,「看,马。」

  「看见了,」亚历克斯点了点头,然后努力着随着比利·乔尔的音乐唱起来
同时,随着科里慢慢地把他的鸡巴在我的阴道内插进拔出,我的浴火也燃烧起来
了。

  我需要达到高潮,我需要尽快达到高昌。不断的开始和停止都快把我逼疯了,
让我更加迫切的渴望高潮。

  我微微地摆动着屁股,暗示我想要快点。

  令人欣慰的是,科里明白了,当一首新歌开始的时候,他开始快速的插入我
的身体,这又是一首很讽刺的歌,杜兰杜兰的《饥饿如狼》。

  我确实很饥饿。

  「你十几岁的时候有没有看过杜兰杜兰的现场演出?」亚历克斯问,回头看
着我。

  「看过,」我点点头,试图掩饰我脸上可能流露出的愉悦感。

  「你还好吧?」他又问。

  「哦,是的,我感觉很好,」我说,「就是找不到完美的姿势。」再一次,
我的话有两层意思。

  「我想那么窄的地方应该找不到完美的姿势,」亚历克斯说。

  「确实如此,」我点点头,「新姿势只能短时间内觉得舒服,但不久还是需
要新的位置。」

  科里的手抚摸着我的屁股,就听亚历克斯说:「最后二十分钟也许可以让科
里开车。」

  我想说的是,『他现在要正在开我这辆车』,但是,我的性高潮马上来临,
我只是发出了轻微的呜咽声,然后说了句只有科里明白的话:「我们快到了。」

  我快到了我只是需要几次深深地插入。

  我又摇了摇屁股。

  这一次,科里把这当成许可,用手指插入了我的肛门。

  我微微地皱了一下眉头,因为缺少润滑液让我那里感到有点儿疼。我喜欢肛
交,但通常需要许多润滑剂。

  我儿子的鸡巴操着我的骚逼,他的手指操着我的屁眼,这让我接近爆发。另
外,在丈夫如此近的地方做如此下流的事情,更增添了我的快感。

  我闭上眼睛,咬着嘴唇,让快感在体内慢慢淤积。幸运的是,我的丈夫此时
并没有和我说话,我则享受着双洞同时被插的快感,终于,我高潮了。

  不知怎的,我竟然没有尖叫出声,尽管我的每一部分都想大声尖叫,同时我
的淫液从我身体流了出来,流到了儿子的鸡巴上。

  科里一直不停地在我的高潮中抽插我,直到我拍了拍他的手,恳求他停下来,
然后他的肉棒终于抽了出来,我阴道里的淫液随之喷出体外。我指着我的手提包,
他知道我在暗示什么。他抽出了几张湿纸巾,开始擦拭我的大腿和阴户。

  亚历克斯转身说:「还需要十分钟。」

  「感谢上帝,」我回答道,在我的淫液的气味充满汽车之前我需要尽快离开。

  「莎拉,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亚历克斯担心地看着我说。

  「就是太热了,」我回答,在这个炎热的夏天,这是个很好的借口。

  当科里清理完他的妈妈后,我重新坐回到他的大腿上,向后靠在他身上,筋
疲力尽。

  他在我耳边说:「妈,我爱你。」

  我轻轻扭动屁股作为回答,累得完全说不出话来。

  不久我们到了一个小镇,很容易找到的一间带泳池的旅馆。亚历克斯订了两
个房间,晚饭后,我们都去游泳池游泳。

  当亚历克斯去洗桑拿时,科里说:「等到我爸睡着了,我要你到我的房间来。」

  「真的?」我问,假装害羞。

  「而且我希望你穿上长筒袜,」他补充说,表现得坚强和霸道,这真的很性
感。

  「你怎么知道我有长筒袜呢?」我问。

  「你不是总穿吗,」他指出,然后又补充说,「还有通常你的裙子都很短,
我有时会瞥见了你的蕾丝上衣。」

  「你喜欢尼龙长袜吗?」我问,这是他父亲喜欢的东西。

  「怎么会不喜欢?」他说:「你每天都穿…我每天都盯着他们看。」

  「真的?」我惊讶地问。

  他补充说:「我曾让凯伦为我穿过。」

  「你真的像你父亲,」我说。

  「他也喜欢尼龙长袜?」

  「尤其是我穿尼龙长袜给他做足交的时候,」我透露。

  「从来没有人对我做过这样的事,」科里说。

  「嗯,」我咕哝着,把脚移向他的鸡巴。

  「我等不及要在床上操你了,」他坦率地说。

  「我也是,」我点点头,「但我不确定我能溜出酒店房间。」

  「一旦他打上呼噜,没有什么能吵醒他,」科里指出,事实却是如此。

  「但是仍然……,」我说。

  「我没有在问你,妈」他说,「我在告诉你。」

  「你,你……?」我害羞地提出质疑。

  「是的,妈,」他点点头,「今晚你是我的。」

  「我是你的什么?」当我的脚在他的鸡巴上施加更大的压力时,我问道。

  「你是我的骚货妈妈,」他回答说。

  「天呢,真的太刺激了,」我呻吟着,他的话让我兴奋起来亚历克斯走了出
来,说:「我上楼去了。」

  「我们一会就上去的。」我点点头,心想也许我们可以在空的游泳池里玩个
痛快。

  「好,」亚历克斯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他一走,我就问儿子:「你在游泳池
里干过吗?」

  「干过,」他回答。

  「骚货」,我开玩笑说。

  他耸了耸肩,「但从来没有在水滑梯上做过。」

  「哦」我喘着气。「这里除了我们好像没有其他人。」

  「我们走,」他点点头,走出了浴缸。

  我跟着他上了楼。

  一到水滑梯,他说:「跪下,妈。」

  我服从了,并移动到滑道内。他站在我的面前,我立刻把他的短裤扯下来,
掏出他的大肉棒,把它叼在嘴里。

  「太舒服了,妈,」他呻吟着,我饥渴般的在他的鸡巴上下舔吮。我不知道
什么时候会有人来,所以我专注于速度……即使我想给他一个长时间的口交。

  我吸吮了他几分钟,甚至为他深喉了几下,同时享受着儿子的呻吟。

  突然,楼下的门打开了。

  科里叹了口气,「妈的,你今晚一定要来我的房间。」

  「你真的想射到妈妈的喉咙里?」我问。

  「我还想射到你的脸上,你的乳头上,你的屁股上,你的屁眼里,」他列出。

  「那将是令人印象深刻的,」我笑着说……

  「孩子们正在往上爬,」科里说。

  「那你最好把你的鸡巴收起来,」我一边说,一边顺着水滑梯滑下去。

  我和科里回到酒店,他又说了一遍,「我的房间,尽快。」

  我笑着说,「你真是贪得无厌。」

  我回到我的房间,亚历克斯正躺在床上,显然已经在去熟睡的路上了。

  我洗了个澡,把身上泳池水的氯气洗掉。这是一个很长的澡,给了我足够长
的时间让我来重新回顾这疯狂的一天,同时也让我又兴奋起来。

  我从浴缸里出来,擦干后回到房间。

  果然,亚历克斯已经鼾声如雷了。

  我走到我的手提箱旁,取出了一条黑色的长筒袜。我在卫生间穿上他们,披
上酒店的长袍,拿起钥匙,溜出房间。我看见儿子的房门留了一条缝,并没有关
严,我走进去……关上了门。

  他躺在床上,全身赤裸看着体育比赛。

  他笑了,「黑色,我最喜欢的颜色。」

  「大的,我最喜欢的尺寸,」我小声说,看着他那软弱无力的鸡巴。

  他反驳道:「就像你整天隐藏着的乳房。」

  「什么?」我脱下长袍问道:「这些?」

  我的儿子目瞪口呆地盯着我仍然非常坚挺,非常大的乳房。

  「喜欢吗?」我问。

  他问道:「我以前在这上面吸过奶?」

  「每一天,」我点点头,走到床前,问道,「你想重新过你的婴儿时代吗?」

  「上帝,是的,」他点点头跪坐起来,双手捧起我的乳房。

  「Mmmmmmm,」我呻吟道。「现在吸妈妈的乳头。」

  他做了,用舌头在我坚硬的乳头周围打转。

  「就是这样,宝贝,妈妈喜欢她的乳头被这样玩。」我呻吟道。

  过了一会儿当他抓起我,把我扔到床上时,我不禁吓了一跳。他分开我的双
腿,把脸埋在他们中间时,他又吓了我一跳。

  我大声地呻吟着。上一次舌头接触我的阴部那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我感觉自己立刻就到了天堂。「你爸从来没这样做过,」

  「你在跟我开玩笑吧?」科里抬头问道。「这简直美味极了。」

  「那就快点儿吃吧。」我呻吟着,把他的头拉回我火热的阴部。

  他舔了我几分钟,直到我的呼吸加快,我知道我的高潮快要来了。

  我警告说:「小心洪水泛滥。」

  他的反应是把我的阴蒂吸进嘴里,然后我爆发了。「哦,上帝,是的,宝贝。」

  他狼吞虎咽地把我的淫液舔得精光,直到我说:「是时候把让我早些时候开
始的事情做完了,站起来。」

  他起身站起。

  我把我穿着丝袜袜的脚移到他的鸡巴上,开始玩弄他的鸡巴。

  「哦,太舒服了,」他呻吟道。

  「我只买真丝尼龙袜,」我解释道。

  「我感觉得到,」他点点头,站了起来,开始手淫。

  「别浪费了你的精液,」我说。

  「妈妈吃吗?」他问。

  「在我的尼龙长袜上?」我回答道。

  「妈妈也喜欢颜射吗?」他问。

  「是的,但是我更喜欢吞下你的每一滴精液,」我回答说,然后又加了一句:
「当你操我这骚货妈妈的嘴巴时,」

  「嗯,嗯,」他呻吟着我把脚移开,跪在他的面前,把他的鸡巴塞进了我的
嘴里。

  「妈的,我爱你的嘴,妈,」他呻吟着。

  「妈妈爱你的鸡巴,」我回答说,更努力的舔吸。

  「哦,上帝,妈妈,我过去一直幻想着这一切,」他透露道。

  我立刻想知道,他幻想多久了。

  我不停地舔吮着,很快,我感到他的双腿紧绷起来,他说:「我要射了。」

  我吸吮的更快,几秒钟后,我终于得到了满满一嘴的精液奖赏。

  我不停地吮吸着,直到他的每一滴都被榨取出来,他说:「上帝,这比我想
象的还要舒服。」

  「你能再次变硬,用传统的方式的方式操你妈妈吗?」我问道「在床上。」

  「也许,」他说。

  我笑着站起来,亲吻他的嘴唇。我操了他两次,舔了他三次鸡巴,甚至让他
用手指插进我的屁眼,但这个吻是亲密的。我们的舌头探入了对方的口腔内,然
后我们倒在了床上。

  我们就这样亲热了很长时间;我们的手掌在对方身上游走。

  我们不是母子;我们是两个情欲膨胀,正在探索彼此身体的的成年人,。

  最终,我们变成了69的姿势,之前我只这么做过一次,那是和一个女孩。
我在他的鸡巴上舔来舔去,他舔着我的阴部,然后,没有说话,他把我放躺倒床
上,抓住我尼龙丝袜包裹的脚踝,分开我的双腿,把他的鸡巴滑进我的体内。

  「哦,上帝,儿子,」我呻吟着,凝视着他的眼睛,「我太爱你了。」

  「我也爱你,」他回答道,然后开始操我。

  「天哪,我真希望当你还住在家的时候我们就这么做了。」我呻吟着,他的
鸡巴狠狠地撞击着我的骚逼。

  「我也希望,」他点了点头。「我从没想过幻想会变成现实。」

  「而且我从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鸡巴,」我回答说,迎着他插入的鸡巴,我
使劲挺起屁股。

  「妈,我还是不敢相信我正在操你,」他说,眼神里充满了欲望和爱。

  「嗯,我们最好节约每一秒的时间。」

  我们做到了。

  他让我侧身躺着操我。

  他让我狗爬式的操我。

  我又舔了他的鸡巴,然后他用女上位的姿势操我。

  最后,我们在传统的女下男上姿势上结束了这个夜晚。

  我先高潮,他紧随其后,这一次我用穿着丝袜的足交让他完成了射精。

  他射到我的脚上,高中时代啦啦队的我现在身体仍然很柔软,我把脚移动到
我的嘴旁,把上面的精液舔干净。

  他呻吟道,「你这么做简直太性感了。」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很性感,」我反驳道,说着从床上捞起了一些他第一次
射到空中并落到床上的精液。

  「我爱你,妈妈,」他说。「我们绝不仅仅是性爱」

  「我知道,科里,」我点点头。「我知道。」

  「那么……」他开口了,突然紧张起来。

  「我可能该回去了,」我说,「他最终总会醒过来的。」

  「我希望我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他回答说。

  「乱伦的浪漫,」我开玩笑说。

  「一个欲火焚身的少年,」他反驳道。

  「我们在车上还有一天时间,」我说。

  他反驳道:「如果我们能让他停更多站的话,也许会有两天。」

  「Mmmmmmm,」我咕哝。「你还没射到我乳房上呢。」

  「还有你的脸上,」他补充道。

  「颜射是一种浪费,」我指出。

  他说:「但我敢打赌,一脸精液覆盖的你一定看起来非常的性感。」

  「那真是太浪漫了。」我脱下尼龙丝袜,开玩笑说。「需要纪念品吗?」。

  「这个夜晚,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他说着,把丝袜放在脸上。

  「这只会是今后许多夜晚中的第一晚,」我笑着说,「你个操妈妈的小混蛋」

  他说:「这是我听到的最让人兴奋的话。」

  「一个人如果操了妈妈一次,他就会永远的操下去,」我微笑着向他走去。

  「好吧,那我想我得抓住每一次可能的机会操你。」他笑着说。

  我又吻了他一下,然后穿上长袍,从他的房间里偷偷溜出进入我的房间。

  当我在丈夫旁边躺好后,我生命中最离奇,最超现实的一天仍然在我的脑海
中不停的盘旋。

  我今天舔了儿子,操了儿子我无怨无悔。

  我迫不及待地想明天再做一次。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