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师门夺爱】第十九章 卖身

第一文学城 2022-11-18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纯爱仙人
作者:纯爱仙人 2022年10月22日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1022   吴娘的臀部浑圆挺翘,白皙如雪,在两瓣臀肉之间,夹着嫣红肥鼓的嫩穴。

作者:纯爱仙人
2022年10月22日发于第一会所
本站首发
字数:11022

  吴娘的臀部浑圆挺翘,白皙如雪,在两瓣臀肉之间,夹着嫣红肥鼓的嫩穴。

  此时的粉嫩的花穴微张,穴口的两片嫩肉已经沾染上了一层晶莹黏滑的清浆,
看起来已经动情不止。

  不光是王小刚,就连一旁围观的陆湘云都愣愣的看着吴清怡对着自己的儿子
高高抬起的臀部。

  她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仪态万方,端庄有礼的吴姐姐,竟然会在床上像是一
只小狗般趴伏在床上,摇晃着自己饱满的臀部等待着王小刚的插入。

  王小刚一手按在吴娘的翘臀之上,一手握住了自己肉棒的根部,将已经肿胀
的油光发亮的龟头贴在湿滑肥鼓的阴阜外上下刮插,让龟头也沾上吴娘穴口不断
流出的清浆。

  吴清怡感觉到下身火热棒身的触觉,浑身一僵,双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身下
的床单,满面都是羞红之色。

  王小刚看见吴清怡原本洁白的肌肤上浮现出粉嫩之色,也就知道差不多了。

  他用肉棒挤开两边软嫩闭合的阴阜,龟头对好正在张合吐露蜜汁的狭小穴口,
双手掐住了吴清怡细弱的柳腰。

  「吴娘准备好了吗?」

  声音温柔至极,听得陆湘云诧异万分。

  昨天他向自己施暴的时候可不是今天这幅样子,怎么对吴姐姐就是这么柔声
细语?

  「嗯……」

  吴清怡美目紧闭,认命般的轻嗯了一声。

  王小刚下身用力,龟头已经挤开穴肉的软腴嫩肉时,吴娘突然出声道:「等
等!」

  王小刚以为自己弄疼了吴娘,赶紧停下动作,将自己已经浅浅插入一半的龟
头从穴内抽出。

  「怎么了?」

  吴清怡纤长的睫毛轻颤,声音听起来极为紧张,穴口的花瓣都在一缩一缩。

  「进去的时候……你……你要轻点……」

  王小刚柔声回道:「嗯,我知道了。」

  「还有!」

  「慢……慢一点……」

  吴娘强忍着羞耻讲完后,脸色已经红的快要滴血,直接一头将脸埋在被子里
不肯再抬起。

  王小刚点头答应后重新抓住了吴娘白嫩的臀肉,问道:

  「那我要进去了?」

  吴娘细弱的蚊蝇的声音隔着被子显得更加沉闷。

  「嗯……」

  王小刚挺着肉棒凑上前去,龟头贴住穴口,轻轻一顶,挑开紧致玉嫩的穴口,
将整颗龟头挤了进去。

  吴娘发出一声浅浅的呢喃,身子扭了扭。

  「嗯啊……好涨……」

  穴内柔软肥腻、如膏似脂,简直嫩的过分。

  因为里面早就湿滑一片,稍一用力,龟头便挤开层层褶皱一路滑落穴底,顶
在了一团嫩滑软肉上。

  肉棒在软腻的花房美穴里一跳一跳的,那四面八方不断传来的挤压感,将肉
棒紧紧地包裹其中,王小刚能清晰地感受到肉壁的褶皱与温润。

  他低头看去,吴娘原本紧致的穴口处被自己肉棒撑开到了极致,自己的棒身
上都涂满了吴娘穴内的蜜液。

  蜜穴与肉棒相互嵌套,看起来淫靡至极。

  王小刚慢慢臀胯后移,缓缓地将肉棒往外抽离,硕大的龟头剐蹭着吴娘穴内
层长叠嶂的嫩肉,其中如登极乐般的快感让吴娘不由得嘤咛出声。

  「嗯~ 好……好难受……」

  「难受?」

  王小刚的肉棒才刚刚抽出一半,又停了下来。

  软嫩的穴肉就像是贴在了棒身上一般,当他抽出肉棒时,穴口处粉嫩的穴肉
都连带着微微外翻,蜜液不停的向外涌出,顺着吴清怡白皙的长腿一路流淌到了
床单之上。

  吴清怡沉默了一下,又害羞开口道:「也不是难受……就是……太舒服了……」

  王小刚这才放心了下来,他调笑道:「这才哪到哪?等会还会更舒服。」

  他又慢慢挺腰,将已经抽出一半的肉棒慢慢插回穴中,龟头挤开层层褶皱的
穴肉,重新抵到了软弹的花心。

  「嘤~ 」

  吴清怡发出一声娇滴滴的呻吟声,舒服的十根晶莹玉趾紧紧蜷起,就像是十
颗粉嫩的肉珍珠。

  「吴娘还想更舒服点吗?」

  王小刚将龟头弟抵在最深处的花心小口上,慢慢搅动着肉棒抵在最深处研磨,
只觉得好像有一张小口不停吸吮着马眼。

  吴清怡被磨得浑身酸软,性器交合的粉嫩穴口不停的冒出股股透明的蜜汁。

  她两颊飞上红霞,贝齿轻咬着下唇,声音轻微的细弱蚊蝇。

  「想~ 」

  一听吴娘撒娇般的祈求,王小刚浑身气血翻腾,插在蜜穴中肉棒越发膨胀。

  「那就让儿子好好伺候您。」

  说罢,他慢慢挺动腰肢,粗长的肉棒在吴娘软若膏脂的嫩穴中来回抽插。

  每一次拔出与插入,吴清怡就会都动情的嘤咛一声,仿佛就像是钻井一般,
娟娟细水裹挟着肉棒从穴道内流出,粉嫩的穴肉随着肉棒的动作翻进翻出。

  「呜~ 要……要来了……」

  吴娘趴伏在床上的身子忽然紧绷起来,手指死死的拽着床上的床单。

  穴内的嫩肉忽的缩紧,死死锁住了不停进出抽插的肉棒。

  王小刚知道吴娘马上就要高潮,双手抓住两瓣肥嫩白臀,肉棒越发用力的在
一片泥泞的嫩穴中艰难抽动,由于太过狭紧,每次抽动都几乎要把穴内的蜜肉勾
连带出。

  吴娘虽说年纪不小身子成熟无比,但是依旧只是个才做过一次的嫩雏,仅仅
是被肉棒这样慢慢的抽插就已经受不了。

  「别!别动!」

  「呀!」她高声尖叫起来,浑身微微抽搐。

  一片光洁的玉背上泛起点点鸡皮疙瘩,穴内痉挛般的颤抖着,无数温热蜜汁
喷涌而出,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床上。

  王小刚插在吴娘穴内的肉棒上好像多裹了层浆子,温暖而又黏滑。

  陆湘云看着眼前的活春宫,不由自主的将手抚上了自己的乳头,两腿本能的
的并拢微微摩擦,穴外已经黏滑一片。

  哪怕是心里极其不愿意,但是她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两人淫靡至极的交合处,
尤其是那等会也要插进自己体内的那根恐怖的肉棒,光是想想就觉的一阵头晕脑
热,只好口干舌燥的吞了口唾沫。

  不过很明显现在还没有轮到她。

  王小刚觉得后入这个姿势并不好,自己完全看不到吴娘娇羞的表情。

  于是直接将她翻了身,让吴娘仰面朝天躺在床上。

  在翻身旋转的时候,坚挺的肉棒依旧插在吴清怡刚刚高潮的嫩穴中,旋转的
研磨感不同于进出,让两人都觉得又新奇又舒爽。

  王小刚这才看清楚了吴娘现在的娇靥。

  她细嫩的肌肤上都蒙上了一成细细的薄汗,发丝凌乱的黏在满是汗水的通红
俏脸之上。

  小巧的琼鼻两侧鼻翼微微张合,被藕臂遮挡的丰满胸口起伏,正平复着之前
高潮的余韵。

  「都看了多少次了,还挡着?」

  王小刚拉住吴娘的双臂,按在身体的两侧。

  那颤巍巍的巨乳在她的身子上摊开,满溢的白皙乳肉就像是装了水的袋子一
般摇摇晃晃,其上宛如樱桃的粉嫩乳头高高挺立,一圈浅色的乳晕将它包围在其
中,看起来诱人无比。

  「真美。」

  王小刚伸手抓住了那两团软绵如棉花的丰胸,在手中揉捏出各种各样的形态,
时不时将顶端娇嫩的乳珠夹在手指间按捏,点点白色的乳水在其中分泌而出。

  吴清怡双眼迷离,檀口微张,她扬起纤长的脖颈轻声呻吟,胸前的酥麻与下
身的充实让她如登云巅。

  王小刚一直插在吴娘体内的肉棒重新开始挺动起来,只不过这次更快更急。

  吴清怡纤长的大腿环绕在王小刚的腰上,身体就像是大海中的小舟,任由海
浪的拍击而上下摇摆。

  嫣红的穴口处肉棒就像是打桩一样快速抽插,一次次大力的击打在最深处的
软弹花心。

  房间内不断想起咕叽咕叽的淫靡水声与啪啪啪的肉体拍击声。

  「嗯……嗯呀~ 小刚……慢……慢……」

  吴清怡的手撑着王小刚的胸膛,自己胸前的双乳也被顶的上下翻飞,她的魂
都已经不知道被顶飞到了哪里去。

  穴腔软肉从四面八方的挤压过来,裹着肉棒有节奏的蠕动着,极具吸力的吸
吮着王小刚的肉棒,让他每一次的抽插就像是深陷泥潭,艰难而又舒爽。

  吴清怡双手揪着床单,呼吸愈发急促,喉咙里不时传出哼哼唧唧的低吟声。

  「啊~ !啊……嗯啊啊……嗯……」

  王小刚看着身下呻吟扭腰的吴娘心里升起无尽的征服感,于是更摆动着腰臀,
奋力撞击着雪白的屁股,穴肉翻进翻出,汁水在床上飞溅。

  「吴娘舒服吗?」

  「啊……嗯啊啊……嗯……」

  吴娘被顶的摇晃晃脑,一副神魂颠倒的醉人模样,面对王小刚的问题她已经
晕晕乎乎的说不出话来。

  小穴剧烈收缩,她的呻吟声也前所未有的高亢,甚至带了一丝娇啼之音,两
条雪白纤细的长腿被王小刚按在双肩之上,穴口朝天。

  粗长的肉棒快速的在其中抽插,清浆都被搅成白沫涂抹在棒身与穴口。

  「娘要……娘要不行了……咿呀!」

  忽然一声高亢长吟,吴清怡的身子剧烈颤抖,蜜腔内的汁液决堤似的往外喷
溅。

  王小刚越发的加快了速度,在不断抽搐痉挛的穴内在猛力抽插几下之后,将
龟头抵在花心深处,肉棒一颤一颤的将炽热的浓精射在了吴娘的体内。

  两人都剧烈喘息起来,吴清怡将手臂横在自己眼前,身体娇软无比,使不出
半点力气。

  王小刚把肉棒从吴娘的小穴内拔出,发出了「啵」的一声轻响。

  嫣红的玉蛤中缓缓流出浓白的精液,顺着臀缝流下。

  王小刚松手将吴娘那双被压在肩膀上的玉腿轻轻放到床上,吴清怡就这么躺
在床上微喘几口气后,脸上的潮红稍微消退了点。

  「吴娘,再来一次怎么样?」

  她娇声道:「我……我累了!」

  然后一把抓起身边的被子,将自己赤裸的身体盖住,连下半张脸都一起遮住,
都只露出一双满含春意的秋水剪瞳。

  吴娘含羞看着依旧赤裸的陆湘云与王小刚,怯怯道:「娘上年纪了,不像是
那些黄花大闺女,经不起你这么折腾。」

  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一旁的陆湘云。

  「你去找你小姨!」

  陆湘云一愣,怎么就到我了?

  王小刚看吴娘不愿意,也就不继续为难她,转头看向了先前一直在看热闹的
陆湘云。

  他指了指自己下身那根裹满了吴娘蜜液与自己精液的肉棒。

  「舔干净。」

  陆湘云嫌弃的撇了一眼,柳眉微蹙,伸手捂着嘴巴厌恶道:「不要!好恶心!」

  王小刚似乎是早有预料,他淡淡道:「不要也可以,反正我也不想多个干娘。」

  这一句话可是把陆湘云的后路给全部堵死,她目光闪烁的看着那一根涂满淫
液的坚挺肉棒,银牙一咬,横下了心来。

  她恶狠狠的瞪了王小刚一眼,咬牙切齿道:「你不要出尔反尔!」

  「放心,我做生意一样很有诚信。」

  有了王小刚的承诺,陆湘云心中的不情不愿才稍微减少了点。

  她趴低身子将俏脸凑近王小刚的肉棒,仅仅是靠近就能感受到上面散发的热
力。

  陆湘云嫌弃的咧了咧嘴,眼睛一闭,仿佛慷慨就义一般张开红唇,一口将反
着水光的油亮龟头含在嘴里。

  「呜呜~ 」

  湿滑的小舌生疏的舔弄着龟头上的马眼与冠状沟,没有任何章法就是这么胡
乱的舔弄。

  王小刚伸手按在了小姨脑袋上,用力将她的脑袋下压,粗长的肉棒在陆湘云
的小嘴里横冲直撞,几次都顶到了喉咙眼。

  难受的她几次想要将口中的肉棒吐出,但是却被王小刚按住了头,只能蠕动
着口腔,给他含弄着肉棒。

  陆湘云眼中含泪,委屈巴巴的抬眼看向自己的外甥,但是却没有换来一点同
情。

  王小刚一手按着她的头,一手捏住了陆湘云小巧的琼鼻。

  「呜呜呜!」

  难以呼吸的陆湘云发出了凄切的呜呜声,就连旁边的吴娘都看不下去。

  「小刚!不要欺负你小姨!」

  王小刚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无奈的撇了撇嘴。

  「她以前欺负我的时候,可曾想到过有这么一天?」

  但是既然吴娘都已经发话,他也不好继续玩弄陆湘云,于是便松开了双手。

  「呜啊……哈……哈……」

  陆湘云赶紧抬起头来就像是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喘息着,口水从她嘴角不停留
下。

  她朝着床下呸呸两声,厌恶的将嘴里的口水吐尽,又抓起床单擦去口水。

  「王修远!你去死!」

  娇嫩的裸足径直踢向王小刚的胸口,但是却被王小刚一把抓在了手里。

  他一用力,扯着小姨的一条玉腿将她拉到自己身前。

  陆湘云惊呼出声,没来得及坐稳就被拉的躺倒在了床上。

  「呦,原来已经湿了。」

  王小刚掰开陆湘云的双腿朝着她腿心看去,只见粉嫩的蝴蝶美穴外已经裹上
了层无色的清浆,两腿分开时,大腿上的粘液甚至拉连出丝。

  「你想要我怎么肏你?」

  陆湘云双臂撑在身后,勉力坐起。

  她看着王小刚那一根粗长的肉棒,昨天不悦的记忆再一次浮现在了心头。

  「我……我能不能不做……」

  王小刚微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不容置疑道:「不行。」

  陆湘云知道今天被肏已经是在所难免,她脸色微红,只好软语央求道:「那
你能不能……温柔一点……就像是你对吴姐姐做的一样……」

  「我怕疼……」

  虽说平日里的陆湘云可恶的很,但是如今这幅我见犹怜,怯怯懦懦的模样倒
是别有一番风味。

  王小刚想了想,还是点头道:

  「行,那你想要什么姿势?」

  陆湘云俏脸一红,自己这黄花大闺女怎么会知道什么姿势?

  就算真的在春宫图上看过点,此时也不好意思提出。

  她只好移开视线,支支吾吾道:「我……我怎么懂这些?你看着来吧……别弄
疼我就行……」

  最后王小刚让她的双腿环绕着自己的腰部,一双藕臂环绕在自己的脖颈后面,
两人就这么面对着面,胸贴着胸。

  这个姿势就是典型的观音坐莲。

  说道观音坐莲,王小刚突然想起来,好像自己与叶青青也这么做过一回。

  只不过师姐的娇嫩的少女胸部实在太小,远没有小姨浑圆饱满的胸脯贴在自
己身上时的这么柔软。

  自己与师姐胸部相触的时候,肚子都贴到一块去了。

  但是现在两人的身体还有一段距离,陆湘云浑圆的乳房就已经被压成半圆,
顶端充血的乳头也在自己胸口上下摩擦。

  一想到师娘同样沉甸甸的胸部,王小刚更加确信。

  果然师姐不是亲生的!

  「就……就这么抱着吗?」

  陆湘云双手勾着王小刚的脖子,见他好像正在发呆,出声催促。

  毕竟自己现在就坐在那火热的坚硬肉棒上,湿滑穴口的两瓣嫩肉抵在棒身上,
让她觉得羞耻至极,不如早点结束这一切。

  「嗯?小姨等不及了?」

  王小刚回过了神来,他一手搂着陆湘云的细腰,一手握住肉棒的根部,龟头
在穴口两瓣蝴蝶状的两片嫩肉中上下滑动,寻找着桃源秘境的入口。

  一番摸索以后,龟头终于找到了那个微微下陷,不停流水的小口。

  他松开握着自己肉棒的手,转而双手捧着小姨松软白嫩的翘臀,慢慢用力按
着她的臀部向自己胯下靠去。

  抵在穴口的龟头逐渐将穴口的湿粘嫩肉挤开,一直撑开到可以容乃进硕大的
龟头。

  「嘶~ 」

  陆湘云收紧了手臂,将身前的王小刚紧张的搂紧,她脊背挺直,柔软的身子
变得僵硬无比,

  下身火热异物的进入让她十分局促不安。

  肉棒推开层层褶皱构成的穴道,已经插进去一半有余。

  「疼!」陆湘云娇呼一声,眼角泛着盈盈的泪花。

  一晚上的时间果然还没有将昨天的粗暴的开苞彻底治愈。

  王小刚没有选择继续进入,他轻抚着陆湘云光洁的玉背,让她能稍微放松一
下身体,等陆湘云适应了一会后,这才继挺进。

  陆湘云虽然依旧柳眉紧蹙,但是没有再次痛呼出声。

  观音坐莲这个姿势能让男子阳更加完全的进入女子的阴道内。

  王小刚今天才发现,小姨的穴道比吴娘要更加的狭长。

  自己抽插吴娘的时候都不敢十分用力,一般顶到子宫口后还有一小节留在外
面,但是小姨的穴道却可以完美的容乃自己的肉棒。

  自己整根没入后,两人耻骨相抵,龟头正好触及了最里侧的花心,

  虽说两人的性格十分不对付,但是身子的相性确实出奇的好,仿佛就是天造
地设的一对。

  陆湘云将下颌搭在王小刚的肩膀上,面色潮红无比,整个人就像是树袋熊一
般挂在王小刚的身上。

  穴内的嫩肉死死包裹住肉棒,哪怕没有抽动,也在自己蠕动挤压,黏黏糊糊
的清浆从两人交合处不断流出。

  咕叽~

  王小刚试探性的在陆湘云的小穴内浅浅的抽动了一下。

  「嗯~ 」陆湘云发出了一声甜腻的娇哼,没有说什么,只是把自己抱的更紧
了。

  肉棒再次慢慢抽出一小节,龟头上冠状沟在自己肚子刮擦的感觉让陆湘云的
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

  王小刚看已经没事,便抓住小姨白嫩的臀肉,配合着自己的腰肢前后抽插起
来。

  陆湘云的穴道内像是有无数张小嘴,四面八方的舔舐着龟头与棒身,穴内充
满了满溢的汁水,让肉棒就像是泡在温泉中一般舒爽。

  穴口的嫩肉被抽插的外翻,交合处粘稠的蜜汁与床单上的湿痕靠着根银丝连
在一起,蜜液不要钱般不停流出,让这银丝没有断裂的意思。

  陆湘云虽然已经面若桃花,无力的趴伏在王小刚的身上上下起伏,但是不肯
发出半点声响来证明自己的被姐姐的儿子肏弄的无比舒爽。

  只在喉咙间挤出一点点「呵嗯呵嗯」的低沉嗓音。

  正当两人在忘情的交合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整敲门声。

  「少爷,有客人要找您!」门外是巧儿姐的声音。

  王小刚越过小姨瘦削的玉肩,朝着门口喊道:「告诉他,我没空!」

  巧儿又道:「是您的姥姥和姥爷,他们不仅想要见您,还要见表小姐!」

  陆湘云原本微眯的凤目忽的张开,她扭头看向门口,惊声道:「我爹娘来找
我了!?」

  她赶紧松开了环在王小刚脖颈间的手臂,慌慌张张的拍打着他的肩膀。

  「你……嗯啊……你停……停一下……」

  王小刚却对她的催促充耳不闻,只是大声的朝着门外的巧儿喊道:「让他们
等着!」

  「王修远,你……你要死呀!我……我爹娘来了!」

  「来了就来了,那又怎么样?」

  肉棒在陆湘云的汁水丰满的嫩穴中反复抽插,顶的她只好重新搂住王小刚的
头来确保自己不会腰肢一软,直接躺倒下去。

  「你要是这么相见,不如你再夹紧一点,早点让我射了,也就早点去见我的
姥姥姥爷。」

  陆湘云羞的满面通红,心中恼怒但是却又没有没办法,只好张嘴狠狠的一口
咬在王小刚的肩膀上。

  「嘶~ 陆湘云!你属狗的?」

  「你给我松口!」

  面对王小刚的警告,陆湘云没有理会,只是继续用银牙用力咬着。

  啪!

  雪浪翻腾。

  「呀!」

  陆湘云惊呼一声,松开了嘴巴。

  雪白的臀肉上五指的掌印通红,疼的陆湘云眼睛里都含起了泪水。

  「你打我!」

  「那你还咬我呢!」

  王小刚伸手一推,将这不听话的小姨直接推倒在了床上,双手就像是铁钳一
般死死的分来了陆湘云的两条玉腿。

  也亏小姨的身体足够柔软,直接在床上被摆成了一字马的姿势。

  「你……你要干嘛!」

  王小刚怒道:「我要干嘛?我要干你!」

  粗长的肉棒无情的在腿心的粉嫩裂隙中大力抽插,龟头就像是击鼓一般重重
打在花心,鼓点越来越急,越来越密。

  啪啪啪的肉体击打声不绝于耳。

  陆湘云被肉棒插的水光四溅,粉肉在穴口翻进翻出。

  「嗯……你……你快点射呀……我……我受不了……了……」

  陆湘云浑身痉挛着被王小刚暴力的抽插着,眼睛都已经翻白,小腿紧紧绷着
随着抽插而颤抖着,五根晶莹的玉趾紧紧蜷在了一起。

  「呜……呜……吴姐姐……救救我……你管管……他呀……」

  吴清怡将自己紧紧的裹在小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

  她看着被已经上头的王小刚肏的欲仙欲死的陆湘云,愣是没敢发声。

  要是自己也被拉出去压在身下,像是被这么抽插可就惨了。

  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这当王小刚享受着小姨温暖蠕动着的的穴肉时,陆湘云的穴内猛地收紧抽搐
了几下,其中的花汁奔涌而出。

  「咿呀!」

  她的腰肢就像是拱桥一样高高拱起,脚趾死命的蹬着床单,浑身不受控制的
打着摆子,哆哆嗦嗦。

  「呜呜呜~ 呜呜,你……你欺负人……」

  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因为被外甥肏到高潮而委屈羞耻到极致。

  陆湘云竟然捂着脸开始哽咽哭泣起来。

  「小刚,算了吧……」

  吴清怡在一旁看的也有点于心不忍起来,忍不住出言相劝。

  王小刚将肉棒从陆湘云的嫩肉包裹中拔出,她看着身下呜呜哭泣的小姨,也
没了兴致。

  「既然吴娘都发话了,就这样吧。」

  「收拾收拾,去见见我那姥姥姥爷。」

  会客厅内。

  陆湘云的生母陆千雁掀开桌上茶杯的盖子,发现其中的茶水都已经凉了。

  可是抬头望望,却迟迟不见有人来,眉毛就不由得皱起。

  她一把推开桌上的茶盏,冷哼道:

  「呵!倒是挺会摆架子。」

  一旁的李经业倒是没有半点着急的模样,不急不缓的拿起茶盏,抿了一口微
凉的茶水。

  「不要急,说不定真的有事呢?」

  陆千雁朝他瞪了一眼。

  「又有你说话的份了?」

  李经业吓得缩了缩脖子,他只是个上门女婿,自然不敢对自己母老虎般的妻
子多说什么。

  「哎呀!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王小刚大步从正门走了进来,拱手朝着姥姥姥爷陪着不是。

  「姥姥姥爷今天怎么想到来王府坐坐了?这可真是让我这个做外孙的受宠若
惊!」

  他打量了一眼这两位自己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见过的亲戚。

  陆千雁是个精瘦的老女人。

  她的眼睛炯炯有神,如鹰般锐利,光是坐在那里就显得不怒自威,脸上虽然
已经有了道道皱纹,但是依稀能见到几分陆湘云的模样,可见年轻的时候绝对也
是难得的美人。

  而旁边的李经业就是个普通的胖老头,没什么特别的,只是看起来比较和蔼。

  陆千雁有些愠怒的看了自己这外孙一眼,问道:「就你一个人?云儿呢?」

  王小刚回头看了一眼身后。

  「就在后面。」

  只见大门口的陆湘云姗姗来迟。

  她的鬓发稍微有些杂乱,衣服还算整齐,就是走路的姿势有些怪模怪样,有
点像是鸭子走路,合不拢腿。

  陆湘云一步一腾挪的进了会客厅,看到自己的凶戾的母亲,就本能的害怕起
来。

  她不敢直视陆千雁的眼睛,低头怯怯道:「女儿见过娘亲,见过爹爹。」

  「哼!」

  简简单单的冷哼就让平日里一直蛮横的陆湘云浑身一颤。

  「你还知道有我这个娘?」

  陆千雁翘起了二郎腿,双手在胸前交叠,目光如刀,冷冷的看着自己这离家
出走的女儿。

  「姥姥何必这么大动肝火呢?和气生财!您消消气!」王小刚在微笑着在两
人中间打着圆场。

  他扶住陆湘云的胳膊,让她坐到椅子上。

  「来!小姨你先坐,有什么事情我们慢慢讲。」

  待两人与陆千雁相对而坐后,真正的交锋现在才开始。

  陆千雁率先开口:「我没什么好讲的,只是过来带我女儿回家罢了!」

  王小刚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这个……恐怕是不行了。」

  「不行?我带我女儿回去合情合情,怎么个不行法?」

  王小刚没有回答她的疑问,而是反问道:「听闻姥姥已经给小姨准备好了婚
事,可有此事?」

  陆千雁朝着王小刚傲慢的抬起头,不屑道:「是有如何?我们给她物色了一
位沈家公子,就等着云儿回去准备成亲。」

  这语气和神态简直和陆湘云如出一辙,只能说不愧是亲生的。

  一直在旁边低头不语的陆湘云鼓足了勇气,抬头直直的看着自己蛮横的母亲,
高声开口道:「娘!我不想嫁人!」

  陆千雁猛的一拍身旁的桌子,眉毛倒竖,她怒声道:「嫁不嫁由不得你说了
算!你今年已经二十有七,再不嫁人,成何体统!」

  陆湘云转头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王小刚,她支支吾吾开口道:「我……我如
今做了外甥的干娘……」

  「那有如何?今天你必须给我回去!」

  陆湘云突然蹭的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垂在身边的双手紧捏成拳,声音里带
着七分怒气还有三分哭腔。

  「我不!」

  「你反了天了!」陆千雁也是从椅子上站起身,瞪着眼睛与陆湘云对视。

  母女俩之间的氛围紧张无比,屋内弥漫着一股子针尖对麦芒的焦灼。

  陆湘云倔强的昂起脑袋,虽说气势上没输,但是眼睛里已经含满了泪水。

  她努力张大着眼睛,为了能不眨眼让眼眶中积蓄的泪水滴落。

  「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的谈?何必大动肝火,都坐都坐!」

  王小刚扯了扯陆湘云的衣服,让她重新坐回位子上,看着她一副泫然欲泣的
模样,微微叹了口气。

  他侧身挡住了陆千雁的视线,用衣袖帮小姨揩去溢出的泪珠,接着又转头看
向盛气凌人的陆千雁。

  「这样吧姥姥,我也不喜欢我的干娘嫁给别人做妻子,您开个价,就让小姨
以后留在这里。」

  「我是这种卖女儿的人……」

  「三条通州商路。」王小刚伸出三根手指,陆千雁忽的停下了声音。

  「这价格如何?」

  陆千雁沉默的重新坐回了椅子上,低头思索了一番,眼中精光流转,似乎是
在权衡着什么。

  良久之后,她才又含笑的抬头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让她嫁人只是为了
她以后能有个依靠,做娘亲的自然是不愿意看女儿吃苦,她想留在这里不嫁人也
不是不行。」

  一听有戏,陆湘云的脸上露出喜色,但是随即,陆千雁的话锋一转。

  「可我们将她培养了这么多年,花费不知良多。」

  「再加百间铺子,我也就随她喜欢了」王小刚呵呵一笑。

  「姥姥您可真敢要,狮子大开口也得有个度吧?」

  陆千雁的原本微笑着脸又冷了下来。

  「既然拿不出来,又何必先前如此信誓旦旦?」

  面对质问,王小刚不慌不忙的将话题引到了另一个事情上。

  「我可是听说陆家缺急了现银,别说铺子,就连自己家大宅都拿去钱庄低价
抵押了。」

  陆千雁眼神微眯,警惕道:

  「你怎么知道的!?」王小刚朝她按了按手。

  「姥姥稍安勿躁,我自然有我知道的法子。」

  「五十间铺子,但是我会折算成现价直接给您等价的银钱。」

  「成交!」陆千雁想都没想,直接爽快的拍板同意。

  陆湘云静静的看着眼前这一场与自己的未来密切相关,但自己却不能参与半
点的交易,纤手死死的捏着椅子的扶手,骨节都有些发白。

  陆千雁倒是喜笑颜开起来,脸上的皱纹都挤成了菊花。

  只有她自己知道,刚刚这笔生意占了多大的便宜。

  「巧儿!带着姥姥去库房取钱!」王小刚呼唤了一声,并没有亲自跟去的意
思。

  此时乐在兴头上的陆千雁没有怪他不知礼数,走时还是回头看了一眼自己那
满脸不甘的女儿。

  「你以后真打算不嫁人?」

  王小刚一把揽住了身边小姨的细腰,微笑着回道:「姥姥只当她嫁人了就行。」

  陆千雁意味深长的看了俩人一眼,没有多说什么,领着自家的丈夫便转头离
去。

  此时的会客厅内只留下了陆湘云与王小刚两人。

  陆湘云并腿坐在椅子上,痴痴的望着自己母亲离去的声音,也不知道在想些
什么。

  只听耳边传来王小刚的讥讽声:「陆湘云你可真贵啊,买你的价格可都够给
百来名花魁赎身了。」

  陆湘云正伤心于自己的母亲就这么把自己的卖了,听王小刚这么嘲讽,凤目
圆张,想要开口怒斥。

  但是王小刚挥了挥手中的收据,她就将话语重新吞进了肚里。

  自己已经属于外甥的所有物,也就没有陆家给自己撑腰,以后是死是活,都
与他们没有干系。

  想到这里,她只好委屈道:「又不是我逼你要我的……你要是嫌贵……大不了
我不要院子和丫鬟了……」

  王小刚没有管她自怨自艾的模样,而是好奇的问道:「你怎么就不愿意嫁人?
讲道理你留在王家和嫁到沈家应该没有什么不同。」

  「不都是被男人肏然后生孩子吗?」

  陆湘云怒道:「你这人说话怎么这么粗鄙!」

  但是随后想起了自己如今的处境,又放低了声音,闷闷不乐道:「我有的选
吗?不就是看谁出价出的高而已。」

  王小刚不依不饶的追问道:「那我怎么看你娘叫你嫁人时,比我当时让你留
在这里反应还要激烈?」

  「那又不一样!」

  「你八抬大轿,明媒正娶了?没有!那我就不算嫁人!」

  陆湘云顿了顿,又道:「而且我现在是你干娘,你以后的正房妻子还得给我
敬茶呢!」

  王小刚伸手勾着小姨瘦削的下颌,像是欣赏自己买的货物一般上下打量,他
调笑道:「呦,花了我这么多钱还想当我干娘?原来我是买了个祖宗回来?」

  陆湘云一听王小刚要反悔,立马就急了。

  「你怎么能说话不算话!我……我赔你就是!」

  「你有钱吗?拿什么赔我?」

  陆湘云看王小刚嬉笑的表情,急的直跺脚,她满脸通红,支支吾吾道:大
不了……大不了我多给你生几个儿子行了吧!之前有媒婆来我家看过,说我一
看就是好生养的……」

  她思来想去,自己可能也就这么点拿得出手的价值。

  王小刚看小姨一副着急又无奈的可爱模样,不由得笑出了声。

  他一把将身前的小姨揽在怀里,轻抚着她的玉背安慰道:「行了行了,不
要你赔!」

  「你以为我真是地主家的傻儿子?是个人都能在我身上占点便宜?」

  他眼睛微眯,遥遥看向陆家的方向。

  「吃了我的,拿了我的,都得十倍奉还。」

  陆湘云娇羞的推了推他的胸膛,听了他的话,不解的抬头问道:「你这是
什么意思?」

  王小刚松开了胳膊,拉着她的手臂朝着门口走去,自信道:「过不了多久,
整个陆家都是我的。」

  「走!我带你去看些东西,你看了自然就明白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