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蛟化真龙】第三章、第四章(母子/后宫/大奉同人)

第一文学城 2022-11-18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qxyqxz
作者:大草莓 2022年10月25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479 字               第三章 屁股开花

作者:大草莓
2022年10月25日首发第一会所
字数:11479 字

              第三章 屁股开花

  如果在三年前,许梦岫哪会等怀庆女帝,早跑回住处找亲娘去了。

  但现在的三皇子殿下已经接近成年,有心人自会留意他的行为言谈,不能像
小孩子时那样不顾礼仪法度,只能老实在偏殿里等待大奉皇帝陛下议事完毕。

  偏殿里倒不至于无聊,两位新晋的翰林院庶吉常士暂时在这里办公,瘦高儒
雅的名叫王忠贤,胖高憨厚的名叫魏振。

  这俩人都二十岁刚过,正是精力与才华处于巅峰的年纪,自觉不自觉的锋芒
毕露。

  三皇子殿下最是喜欢这样的键政青年,从他们那里能看到自己穿越前的影子。

  于是许梦岫礼贤下士,庶吉士们想展现才干,三人相谈甚欢,从北部州府的
土地兼并问题,聊到西南妖物羁縻州府的改土归流问题。

  王忠贤和魏振能从大奉十数万士子中一甲文榜,肚里学识那是相当不凡,两
人引经据典侃侃而谈。许三皇子或拍手赞同,或根据前世见识做补充。

  两人除了中进士夸街后与怀庆女帝奏对过外,再无机会与大奉高层对过话。

  至少他们认为许梦岫算大奉高层。

  从没参与过朝政的三皇子殿下也乐的充大拿,过一把权力人物的瘾。

  时间过的挺快,有小内侍进来禀报,可以传膳了。

  许梦岫吩咐内侍,需要备三人份的午膳。

  「回殿下的话,宫中主子的用度都有月例定额,若是多要两人份,需要从殿
下您的月例银子里出。」小内侍扯着小公鸭嗓子在说道。

  「那就从我的月例银子里出!」三皇子殿下语气略不愉快,这小内侍有故意
削他面子的嫌疑。

  「殿下您刚回宫,之前的月例照常是由国师娘娘在管……这个……不知殿下
您是否知会了国师娘娘。」小内侍阴柔的脸孔面露为难。

  「我自会禀报我的母亲大人,怎么?现在你在教我做事?」许梦岫语气已经
带火。

  那小内侍噗通一声跪下,「不敢不敢,奴怎敢教殿下,实在是宫中有规矩在,
奴若逾矩,便会有雷霆降下。」

  「三殿下,算了算了,卑职俩还是去衙门饭堂吃,殿下您在这用饭。」高胖
子魏振起身拉旁边的高瘦子王忠贤,「休沐时,卑职与王兄一定去您府上拜访。」

  瞅还在地下趴着的小内侍,许梦岫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堂堂大奉三皇子殿下,
被一穿灰色衣袍的没品级阉人为难住了。

  想发作一番,实在是不值得如此。不发作,念头又特别不通达。

  「尼玛!」许梦岫的前世就过的憋屈,今世貌似穿越了个人上人的身份,依
然在憋屈。

  不忍了!

  暴起,运灵力于脚背,用大力射门的动作一脚怼到了趴伏在地的脑袋上。

  那脑袋顶像破麻袋似的瘪了下去,由脖颈带着身体撞到一根柱子上。

  「噗!」小内侍的脑袋彻底爆成烂西瓜,红的白的带俩眼珠子洒一地。上嘴
唇以上的头部完全失去了踪影,只剩下颚附着一根完整舌头在空气中弹两下。

  「你们俩,去叫外面侍候的几个进来,把地洗一洗。」刚刚杀人的三皇子殿
下微微转身,命令还在场的两人。

  两位庶吉士完全看傻了,半天才回过神。高胖子揪了揪高瘦子袖口,一同向
满身煞气的皇子拱拱手,快步欲退出偏殿。

  俩人刚转到屏风后,高瘦子王忠贤小声与同年议论,「此事不知如何了结啊,
别搅合到我们身上。」

  「谁知与我们文雅对论的三殿下,内里脾气竟然爆裂如斯!」

  「据说当年许银锣也是特别刚……啊……陛下!」两人正跨步迈出偏殿门槛,
却见一身着明黄色服饰的女子在向他们走来,吓得已一激灵连忙跪下。

  「是谁这么威风凛凛,在朕殿前杀人?」知性又威严的女声传进偏殿。

  敢杀人当然就敢认,「回陛下,是儿臣,许梦岫!」他从桌上捡了几张纸,
蹲下将鞋上的血迹擦抹了大概,然后带着浑身的血腥气走出偏殿。

  「儿臣问陛下,圣躬安否?」许梦岫以自己认为最标准、最干练的姿势跪下,
头却抬着。

  那明黄色宫装甚是雄伟,两肩的护肩如某种铠甲一般翘起,长裙后摆拖地六
七尺,上金线秀五爪真龙图案。女子的容颜一如三年前一般清丽脱俗,在帝王气
势的衬托下,似一朵高冷华贵的王莲。那一双威严的眸子仿佛一面冰镜,可以照
映出他人内心的龌龊。

  「朕躬安!怎么回事?」怀庆的眼眸凝视许梦岫,要他回答。

  「被刁奴挤兑,念头不通达。」

  怀庆柳眉倒竖,气的俏脸含煞,「这就是你的理由?」

  「回陛下,是这个理由没错。」

  「拜入道门天宗就学成了这桀骜模样?」怀庆本想议完事后,亲自领许梦岫
去凤藻宫洛玉衡那里。「当班侍卫何在,给朕把他拉出去,重重打二十棍!」说
完利索转身,头都不回就回了正殿。

  归来第一天就被脱了裤子当众打屁股,三皇子脸面发烫,当戒棒带着风声落
下,他先是屁股蛋发烫,然后一阵钻心的痛感让他心里也滚烫。

  「他妈的……」许梦岫心想。

  「砰!」

  「以后不能……」

  「砰!」

  「冲动了……」

  「砰!」

  「啊!啊!」

  「砰!」

  这顿棒子挨的甚有节律,许梦岫的屁股在这节律下血淋淋糊成一团。

  「停手!」打完第十九下时候,三皇子的救星到了。

  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正午的阳光下照映在她衣裳的金边上,闪烁着光
芒。

  正是三皇子的亲娘国师娘娘洛玉衡。

  手执戒棒的侍卫杵在原地左右为难,突然生出急智,做收立起戒棒的动作,
很不小心的用棒尾碰到了许梦岫的大腿。

  戒棒总共碰了许梦岫的屁股二十下,二十大棍顺利打完。

  洛玉衡问明白前因后果,指使几个宫娥,把儿子抬到担架上,领回内院。

  洛玉衡知道今天儿子要回来,虽说这儿子资质平平,不是很成器,但毕竟是
自己身上掉下的肉,一早就张罗着让小厨房开始备席面,叫几个相熟的稍稍热闹
热闹。

  哪知最后领一个血糊屁股回来。

  「哟哟!这是怎么了?怎么了?」一位中人之姿的妇人掩口做吃惊状,淡绿
色的衣裙透出的是与脸庞不相匹配的袅娜身材,乌黑的长发随意挽起,被一根金
钗固定住。那金钗为凤凰形制,大奉境内只五位女人有资格在日常佩戴,在这皇
宫内院里有两位,国师娘娘洛玉衡以及天下第一美人慕娘娘了。

  「在怀庆的殿前杀人,被打了二十杀威棍。」洛玉衡与慕南栀是几十年的闺
中密友。

  「哎呀呀!小三三也是厉害了!刚刚回来还没拜我这姨娘,就在大殿前打打
杀杀,不像天宗做派,倒更像……是不是想学你爹爹啊?!」慕南栀调侃之余在
施展不死树的力量。

  许梦岫感觉自己裂开的屁股蛋瞬间好了不少。

  「谢谢慕姨娘。」他有气无力的开口道谢,屁股好了,精神上的萎靡暂时还
没恢复。

  「咦?」慕南栀精通生命方面的力量,觉醒这么多年,对力量的感悟转化为
医术,「小三三破童身了?」她随手一扫就察觉到许梦岫体内灵力阴阳调和,且
外来阴气纯正,这是夫妻正常敦伦才有的情况。

  「洛国师,你当婆婆了!」慕南栀咪眼怪笑。

  「嗯?!」洛玉衡还准备继续数落儿子几句,被闺蜜跳脱的一句话打断。

  「当什么婆婆?」眼神迷茫诧异的望向闺蜜,微转精致修长的脖子,又望向
躺榻上的许梦岫。

  洛国师智慧高绝,半息后就理解了慕南栀的话所指。她向身后侍立的老嬷嬷
摆摆手。

  老嬷嬷立即会意,屏退了屋内所有的宫娥女官,自己在最后走出门,转身亲
手合上门。

  「你给我老实说清楚,是天宗哪家哪脉的女儿?」原本打架时都保持淡雅形
象的洛玉衡,面对亲儿子可能的婚事时也坐不住了,如同护崽的母鸡。

  「没有,没有,天宗里的师姐师妹们都想学蓝莲姨娘,找个像我爹那样顶天
立地的大英雄,我这样赖悖的二代她们看不大起。」许梦岫只敢交代一部分真相。

  「真是这样?手伸出来!」洛国师决定亲自探查儿子的灵力运转情况,然而
她打架的实力虽是天下有数的强,奈何医术方面实在不精,捏住儿子手腕的脉门,
精纯至极的灵力在许梦岫经脉里一顿乱转,却没丝毫头绪。

  「咦!?小三三你不老实,快点交代祸害了哪家姑娘。」慕南栀可不想放过
这个乐子,另一方面她还是有点关心许梦岫的,到底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

  「呃……」三皇子殿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实在没料到被打了板子后,竟然
在慕南栀面前出了纰漏。

  洛玉衡突然莫名烦躁,甩开儿子的手,「有什么不能说的?」

  「说吧,在你娘亲和我面前有什么不能说的?」慕南栀如宝石一样的晶莹眼
睛瞅瞅背对儿子的洛国师,又低头看看自己,心中一动,「莫非……你招惹了天
宗里哪位成名已久的女修?」

  屁股貌似不疼了,许梦岫本来想翻身坐起,现在却不敢翻身,他假装伤口还
没好继续趴在塌上。在听到慕南栀越来越接近真相的猜测后,更需要装死了。

  洛玉衡听闺蜜如此猜测,同时也看到了她那暧昧的眼神,强压下焦躁的心情
「好了,为娘就问你,对方是不是夫之妇?如果是,那就断了关系。如果不是,
觉得时机合适就带她来一趟宫里。」

  慕南栀在旁补充道,「我们许家就是这九州的天家,不用太在意世俗的一些
繁文缛节,以你身份不管娶谁,都算她家高攀了,是她家族的荣耀。」

  「嗯!孩儿会听娘亲和慕姨娘的,但须回天宗问问她的想法。」

  「这就对了嘛!」慕南栀跳过来拍拍许梦岫的后脑。

  「起来吧,别赖这,回屋换衣服,去小厨房找吃食。」洛玉衡摆摆手,「顺
便让张尚宫一刻后进来。」

  因为气不顺便在大奉皇帝的偏殿里杀人的三皇子殿下,听罢如蒙大赦,麻溜
的翻身下榻。

  一溜烟跑的没了踪影。

  他虽然针对自己亲娘定下来这样那样的龌龊计划,但天生血脉的压制还是让
他压力极大。

  母子二人的重逢就这样寥寥草草的过去,在这大奉皇宫中没有激起什么波澜。

  许梦岫走后,凤藻宫正殿后的卧房内。

  「呵呵,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慕南栀嘲笑道。

  「不过你没儿子!」洛玉衡不着边的反唇相讥。

  「光生女儿也挺好,养到成年嫁出去就行,不用像你这般操心。」

  「你没儿子!」洛国师继续。

  「你儿子喜欢年龄大的!」

  「我瞧他哪天就爬你床上……」

  「我在外可没摘过手串,该是爬你这漂亮亲娘的床!」慕南栀不甘示弱。

  「你这妖妇,脑子里想什么呢?」洛玉衡被说的有点着恼。

  「好了好了,话说回来,还是需要查查到底是天宗哪位妹妹做的,要不托妙
真?」慕南栀言归正传。

  「也好,明日我亲自去和她商量。」

  「劝你也多和小岫谈心,不要经常板着个脸做严母,不是我说你坏话,少年
男子喜欢妇人多半是母爱有缺失,从其他年龄大些的温柔女子那找补。」

  「你怎么知道?」洛国师高度怀疑慕南栀这些「知识」,她没儿子知道这些
干嘛。

  「爱信不信,我从大奉皇家教养子弟的典籍里看的,我猜国师你从来没看过。」

  不是慕南栀吐槽,洛玉衡教养女儿和儿子就像教徒弟,完全是按人宗自古那
套严师出高徒来的。

  「那些典籍也不可尽信,废帝的儿子如何?」洛玉衡嘴硬道。

  慕南栀常年和洛玉衡在一起,知道她脾性,所谓「不可尽信」说明洛国师已
经意动,大概今晚就会去将典籍招来参详,现在嘴硬而已。

  「有一个怀庆还不知足?怀庆那几个兄弟在同龄人中也不能算差了。还有前
废武王,当得起一代枭雄。」

  洛玉衡被伶牙俐齿的慕南栀顶的无话可说,恰好外间传来脚步声,是那做尚
宫的老嬷嬷按吩咐进来了。

  两位贵妇停下略出格的谈论……

  许梦岫方才在趴在塌上,第一次尝试以欣赏一个女人的眼光偷瞄自己亲娘。

  经过美人天尊那的历练,他胆子明显大了许多。

  便宜亲娘这具身躯可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因为姿势问题没法仔细品鉴容貌,
只说身材。金边素白宫装下,腰臀的位置几乎和前世二刺猿手游那些立绘一样高,
换句话说「脖子以下都是腿」,步幅在裙上映出真实的腿部曲线,多一分则丰满,
少一份削瘦。

  腿和臀以一种极为舒适的曲线结合在一起,再向上则是不算太纤细的腰身,
在略夸张拱起的胸部弧度下,正好合适。

  三年没见,记忆中母亲身份带来的威压少了很多,美丽女人的属性已经占了
上峰。

  「娘亲的姿色比未来师尊还美一筹。」许梦岫嘴里嚼凤藻宫小厨房做出的美
味菜肴,脑子里在想美人,「妈的,许七安这狗逼,怎么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哎,
不能叫他狗逼,否则我就是小狗逼了。」

  夹块鹿肉放嘴里,有点柴。在京城里,这东西是皇家才有资格吃的肉食。

  再夹一块,蘸酱,放嘴里,好吃!刚才便宜亲娘将灵力外放到他身体里,如
瞌睡给了枕头,他用勾搭冰夷元君时的技巧如法炮制。

  那来自天外魔头的魔性灵力悄悄的撩拔着便宜亲娘的灵力,灵力是通神智的,
许梦岫察觉到她的情绪暴躁了不少。

  「计划初步可行,可以被污染。」三皇子殿下心花怒放,将这几个词念叨了
出来。

  「殿下您吩咐什么?老奴没听清楚。老奴多嘴几句,请殿下多吃菜蔬,不能
只吃荤腥,此为养身之道。」说话的是曾带过许梦岫的容姓嬷嬷,早年曾是太后
的侍女,洛玉衡有身孕时被怀庆调到外院的灵宝观侍候,后来洛玉衡搬进内院,
她也就跟着回来。这容嬷嬷和前世某文艺作品里那个容嬷嬷一个模子,心直口快、
嫉恶如仇、办事得力,对主子忠心不二,在宫娥、女官中有威望。在主持许梦翡、
许梦岫两位小贵人的保育差事后,因为年龄已大也无后代奉养,洛玉衡便给了个
掌管凤藻宫小厨房的闲差,被荣养在宫里。

  对她,许梦岫可不敢呲牙。

  「嬷嬷您说的是。」赶忙夹一筷子青菜以示听话。

  饭后,容嬷嬷领许梦岫到他三年前住的厢房。

              第四章 卫娘子

  「娘娘吩咐,殿下今晚在原屋休息,明日搬去十王府。」

  厢房里的陈设如三年前,也没有一丝灰尘味,许梦岫莫名有些眼酸。

  「嬷嬷,你们差人经常打扫吗?」

  「国师娘娘只是嘱咐不要动这屋里物件,不过公主殿下经常到这里练习书画。」

  许梦岫脑海里闪过一道倩影,都说女大十八变,不知姐姐许梦翡现在是什么
样,在边境过的好不好。

  「殿下的曹伴伴被娘娘外派到扬州做监察织造,卫娘子则在宫正司做尚宫。」

  「都升官了……卫姐姐没外嫁?我到天宗拜师前,娘不是说要嫁了她吗?」

  卫娘子是负责他衣食住行的掌事宫娥,在三年前就二十四周岁了,宫里女子
若未被临幸或未有品级司职,可以在二十五周岁出宫嫁个夫家。

  「诶……确是许好夫家了,据说是国师娘娘师兄灵韵道长的俗家弟子,谁知
在围剿佛陀余孽时死了。」容嬷嬷长吁短叹一阵。

  「我改天定去看看姐姐。」许梦岫不是随口许诺,他是真的想念他的卫姐姐,。

  从他记事起,这位卫姓宫娥就在贴身照顾他。

  「殿下也帮我劝劝她,她不用像我一样苦熬岁月……」老年人就是爱拉家常
爱唠叨,容嬷嬷把卫娘子的前因后果倒了干净。那人宗俗家弟子本是孤儿,被附
属人宗的一个小道观收养,因缘际会拜到灵韵道长门下,不到三十就修六品境界,
宗门人脉运作下在军中做了守备,又在宗门关心下说了媳妇。谁知造化弄人,围
剿隐藏在乡下市镇的佛陀余孽时,被机关陷阱暗算而死。最遗憾的是,死前还未
与说定的媳妇见过面。

  那卫娘子闺名卫宏娘家里是大户人家,幼时也有大小丫鬟侍候。后来大劫起,
家人全部死在佛陀手里,只她一个被人宗弟子救出来。因她又模样周正又识文断
字,先是被安排去侍候国师娘娘,能独当一面后被指派伺候三皇子。

  这两人算是非常搭配的,两人对宗门安排的婚事也很满意,都以为是苦尽甘
来。

  死讯传来,卫宏娘第二日就自己绞面,梳了妇人发式。

  许梦岫听后唏嘘不已,打算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帮卫姐姐,不过宫正司的尚宫
是从四品的大女官,应该也没什么需要自己个未成年皇子帮的。

  人家反过来照顾他还差不多。

  清早,许梦岫是被洛国师亲自喊起来的,自从老道死了后,他就再没早起做
过早课,人早睡懒了。

  「好考你,看你在天宗学到些什么。」洛玉衡穿一身女冠形制的人宗道首袍
服,素白色长马褂下是靛蓝色的道袍,许梦岫认为那道袍改的更像襦裙。

  许梦岫手执长剑站在便宜亲娘对面,觉得自己身量和她差不多。

  洛玉衡纤手虚握,从花园内一颗柳树上摄过一根柳枝。

  一炷香,许梦岫脸上多了两条被柳枝抽下的青紫痕迹,身上的暗伤更是数不
清。

  「你可知你姐在六品修为时能接我几招?」洛玉衡语带失望。

  「不知……」

  「昨日大殿前脾气不小,我以为你真练成什么本事,谁知就是个绣花枕头。」

  许梦岫低头不敢接话,双眼余光却在又打量洛玉衡的身体。「大奉世界里这
些女主角……啧!」为方便行动,那靛蓝道袍底边在脚踝上面,洛玉衡很久没穿
女冠布履,现在脚上的是一双红底绣金凤的绣鞋。「这比例,三十二最多三十三
号……」

  「问你话!」洛玉衡问儿子道藏典籍的学习情况,发现许梦岫眼观地皮,瓷
在那里。

  「呃?」

  「啪!」躲无可躲的柳条又抽向可怜的三皇子。

  「道藏典籍学的如何?」悦耳的声音不带感情。

  「天宗太上道经全部注解背诵,天人洞真经、太清化一经、太玄感应已经习
完,天宗十二类经学了也已经习完……呃……」

  「天宗的丹、符、禄典籍如何?」

  「孩儿只学了些丹药……」

  「儒家经典可有温习?算了,你跟我来。」洛国师在道家典籍方面是当世权
威,但儒家那边的东西她是真不熟,少女开蒙时念过,仅此而已。

  洛国师将一张纸递给慕南栀,「我宗门有事,考教他功课的事就交给你了,
出四道题,两道道藏题目我已经准备好了,两道从儒家典籍中出。」

  「出什么难度的?」

  「与乡试类似的就行。」说完化成一道金光不见放芳踪。

  慕南栀极想吐槽闺蜜,大奉立国六百余年,儒门士子为了应试早把典籍解出
花来了,十五岁的少年哪有那么多时间去穷尽那些典籍注解。且为了筛人,乡试
在考试难度上其实比会试更高。

  「哎呀呀!小三三你可真是倒霉,望子成龙呀!」慕南栀慵懒的斜靠在躺椅
上,极有风情的从放在小几的果盘上捏了颗荔枝嘴里。「你吃不吃啊?!」

  「回慕姨娘,已经用过早饭了。」一个皮肤粗糙的中年妇女如此矫揉造作,
多少让人反胃。但是,那以极夸张角度拱起的臀部,再想到对方大奉第一美人的
身份。「不知哪天能把手串摘下,看看有多美。」

  「那就开始吧,你先解你娘留下的题目,姨娘我去翻翻书。」

  洛玉衡出的道门题目还是与自己儿子的年龄境界相匹配的,给许梦岫传功的
是佛陀分身,或者说就是道尊分身,整个道门三宗的道藏都是在他的理论基础上
撰写发展的,给许梦岫教的知识都直指关键、直指本源,洛国师甚至有点小看了
自己儿子。

  半个时辰不到,许梦岫就交了题,向慕南栀领儒学题目。

  慕南栀集天下灵秀而生,栖身皇宫和王府时,整日就以各种书籍度日,学识
可与书院的那几位大儒相媲美。

  第一题是解四书义,「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第二题是解礼记义,「君为正,则百姓从政也。君子所为,百姓之所从也。」

  许梦岫这三年里就没温习过儒学经义,完全没法从引用历代大儒注经的角度
答题。

  「妈的,不管了……」

  又半个时辰,交题。

  慕南栀看那白文不白的所谓「解经义」愣了一阵,「你这行文倒是像十多年
前的你爹。」

  她又通读一遍,「立论方向便更像了,不完全是儒门的思路,更接近那些墨
者,儒门也偏亚圣。」

  废话,生在红旗下,思路当然和你们这群封建头子不一样了。

  「你要是个平民士子,这种立论没什么不好的,在你爹和怀庆治下,一介狂
生,只要真有才华的,必然会有出路。」慕南栀坐起身,略带郑重的继续说道,
「然你是大奉的皇子,将来必然是九州天下顶尖的人物,过于心怀琐碎民生,却
失了朝廷法统天下大义。」

  一副低头受教模样的许梦岫心里老大不乐意,并对慕南栀的说教嗤之以鼻。

  「朝廷法统天下大义,本质上无非是那一小撮或靠血统、或靠知识垄断的封
建老爷们定好的规则,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当然,他不否认自己也当了老爷,
而且过的比平民百姓爽多了。

  真说出来是不敢的,腹诽那必须第一名。

  慕南栀难得正经一回,喷许梦岫喷顺心了,火力全开又加时一刻钟。

  三皇子殿下只有做应声虫的份。

  「小岫你先回去,你娘那里有我去说,把心放回去,这四道题算你过关,我
会多给你娘美言你几句。」慕南栀端起果茶润润嘴。

  从百花阁出来回到凤藻宫,容嬷嬷带几个宫娥和内侍已经在张罗着给许梦岫
搬家,从今天起他就得去十王府去住了。

  他不想去那里,因为对心里那点谋划不利。

  「得想想办法。」

  直到天色变黑,洛玉衡才处理完人宗的宗门内俗务,人宗下辖大小道观上万,
记在宗门名下的道士和俗家弟子共近三十万,产业、庄园、作坊等数量庞大。

  总之,要处理好人宗的俗务不是件轻松的活计,难度不亚于治理一个府,因
宗门必然涉及超凡,意外出现的杂事比一个府还要多。

  今日就遇到了必须由洛道首亲自拿主意的事情。

  「我还以为你害了相思病,独自去找宁宴了。」慕南栀调侃道。

  「宗门内一些杂事,让梦翡再历练几年,就让她做主去。」洛国师在百花阁
比在自己的凤藻宫更自在些,她自顾躺在了贵妃椅上,示意宫娥填茶。

  「万一是小岫那孩子去继承呢?」显然慕南栀说的是继承人宗道首之位。

  洛玉衡沉凝不语,半晌后,「梦岫性格赖悖,不适合做一宗道首,将来从灵
韵师兄门下寻个有才华资质的,或者提携几个有其他脉的子侄辈。」

  「你呀!小看自己亲儿子了,今日考教完毕,我倒是觉得小岫不简单。」

  「哦?!」洛玉衡诧异的看向闺中密友。

  慕南栀没卖关子,「对他只有一个评价,酷似宁宴,且是骨子里就相似。」

  洛国师认为这贵妃娘娘每天憋在百花阁里憋出了毛病,「如何可能?他有宁
宴的十分之一,我就不至于举棋不定了。」

  「不信?道藏的题目他解的很好,和国师你给的答案一模一样。」说完她将
许梦岫早上答题纸递给洛玉衡,「主要看后面解儒家经义的,行文立论竟然和宁
宴早年一样。」

  洛玉衡粗通儒家典籍,不代表她看不懂许梦岫写的那堆文字。「像怀庆早年
收留那些狂生,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闭门造车。」

  「他才十五岁,就能有那些狂生的见识,谁说不是可造之材?怀庆当年收留
的门客里,可是出了不少后来的朝廷栋梁。」慕南栀规劝,「还需要你这当娘亲
的多多辛苦……还能……让我们的想法更早实现。」

  洛国师被说服了。

  「宫廷秘传教育皇家子弟的书籍你看没?」慕南栀随口问道。

  「昨日叫张嬷嬷去宫正司那取了,不知拿回来没有。」

  「抽时间一定钻研,教养子嗣的手段确实不凡。」

  洛国师与慕贵妃在密谋的同时,许梦岫早早的躺下了。

  中午,不住十王府的太子兄长,带两个兄弟,亲自在门口迎接他的三弟回来。

  原以为太子兄长是因想念兄弟特意来的,言谈间他不住的提昨日打板子的事
情,暗示他母亲怀庆只一时冲动。

  许梦岫表示教训的对,是他在外野惯了,一时鬼迷心窍犯下错误。

  旁边两兄弟在帮太子兄长的腔,一个是半人半妖,年岁比三皇子小一个月,
排行第四。另一个是比他们小一年,是钟璃姨娘的子嗣。

  兄弟四人在十王府三皇子新宅内吃喝一顿,体现出大奉皇家一如既往的兄友
弟恭。

  席面的主角之一许梦岫觉得,气氛和三年前大大不同,大概是大家都长大了
的缘故。

  所谓十王府是一座坊,新宅坐落在坊的正北边,是一座独立带后花园的三进
院落,皇子临时住几年,被封王爵后,在京城内会另分有王府。

  宅内用度由皇宫内院划拨,仆人也全是内院派来的宫娥与内侍,管家有品级,
为一正八品的典仪御侍。

  送走兄弟们,许梦岫躺在正房的软塌上,让两个清秀的小丫头按摩全身。

  俩小丫头明显是培训过的,手法精妙,力度也刚刚好。

  从天宗回来后精神上的疲乏慢慢扩散的全身,竟是睡着了。

  「国师娘娘驾到!」

  「娘娘吉祥!」

  外面通传的声音阵阵传进正房屋里。俩小丫头给三皇子盖上薄被,早悄悄走
掉了,正房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呼呼大睡。

  「啪!」门被猛然打开。

  许梦岫今日第二次被亲娘从床上赶起来,瞅外面天色漆黑,又瞅角落里那台
司天监制的柜钟,才到亥时。

  「你从午后一直睡到现在?」洛国师有点丧气。

  「送走太子,不知怎的特别困乏,就睡着了。」

  「算了,今日就绕过你这回。明日起,每日寅时四刻晨起早课打熬身体,辰
时一刻有朝廷派的儒学先生,午后到灵宝观做修行,有人宗的传功长老给你答疑
解惑,还有,记得天宗的功法不能放下。」

  「遵母亲大人命!」许梦岫敢说个不字吗?

  「每月可休沐一日,具体安排我交给了你府里典仪御侍。」秀目撇到亲儿子
一副歪瓜裂枣不情愿的样子,「再有偷奸耍滑、无故欺辱宫人、赖悖偷懒的情况,
你就别在这里独住了,到灵宝观和那些未出师的弟子们一同作息吧!站好了!」

  被慕南栀喷了半个时辰的洛国师,好像要在儿子这找补回来,也进入开喷模
式。

  被喷那位认为亲娘变身唠叨老妈子,与她平日里冷艳淡雅的形象高度不符,
和前世自己老妈的形象接近了。

  便宜亲娘洛玉衡这回是坐着教训他的,许梦岫前两次对便宜娘亲的品鉴只限
于胸部下边,现在余光可以扫到那胸前拱起的丰满上。

  自己应该亲手摸过,亲口吃过衣衫下这对恩物,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舔弄
把玩它们。

  「嗯?去灵宝观?」脑袋全是不可告人淫邪幻想的三皇子被这句话点醒。

  去灵宝观比蹲在十王府强,在十王府不可能长时间接触洛玉衡,基本等于废
掉了自己那野望。因为两人修为差距太大,逆道经需要长时间沾染便宜亲娘的灵
力,才能影响到她的魂魄,进而引起业火反窜。

  然而故意摆烂,被惩罚性的发配到灵宝观,估摸着洛玉衡会放弃培养他,将
来就很难说有特别亲近她的机会了。所以得想个好办法!

  晚上睡不着,于是叫下人烧水沐浴。

  来侍候的还是午后给他按摩的那俩清秀小丫头,圆脸清纯的名叫喜萃,尖脸
娇媚的叫喜红。

  所谓灯下看美人,俩还没完全发育的小丫头片子在油灯下也格外的魅惑人。

  两人只穿着贴身小衣,漏出白生生的细腿和胳臂,头发挽起,额头被浴桶内
的热气蒸出微微汗珠。

  泡浴桶里的许梦岫下身阳物急速膨胀,硬的发慌,他已经三天没尝过女人的
味道了。

  在天宗最后半年,他谈不上日日笙歌,不过少说一两天就能在谢清薇那成熟
美艳的躯体上驰骋一番。

  回到京城里,被许府、宫里各式美人,尤其是便宜娘亲的刺激下,欲火烧的
就像焖烧石炭的铁炉,稍有缝隙火焰就窜的老高。

  「没必要搞的太禁欲,要劳逸结合!」为吃掉在他身边忙碌的俩小丫头,许
梦岫暗暗给自己找到了借口。

  确实,在大奉皇朝,喜萃、喜红两姐妹在贵人们看来,就是猫啊狗啊的俩物
件,主人家睡她们叫「用」。许府二爷许新年正妻好妒,但这妒也是针对想做二
房、三房那些良家女子的,妒不到物件上。

  很近的例子,许王氏定下规矩,老爷许新年若偶尔用了内宅侍婢的身子,隔
日厨房须专门做些滋补促孕的膳食送过去,以做嘉奖。

  低头眼盯喜萃胸前微微撑起的两座小鼓包,许梦岫在两丫头的服侍下擦净身
体。

  身贴身站立,他对喜萃的和自己的身高差有了直观的认知,为了心中所剩不
多的前世良知,开口问道,「喜萃、喜红,你们多大了?」

  「回殿下的话,奴十三了。」

  「奴也一样。」

  脆生生的少女音真是好听,却如一盆拌有良知的冰水浇在他头上。

  「算了。」许梦岫的目光从喜萃的小鼓包转移到自己胯下顶出的大鼓包上。

  「收回来把兄弟,明日叫内院再派个能睡的。」然而胯下那兄弟并不听他指
挥,依然高耸。

  他不知道的是,俩小丫头受过内院教养嬷嬷的专门调教,就是为伺候贵人准
备的。此时她们已经春心荡漾,要将心中所学在三殿下身上实践实践。

  「哎!你们干嘛?」许梦岫一手扯住快被喜红拉下的内裤(就是块兜裆布),
一手推她拉开距离,又侧身让过了喜萃。

  两丫头瞬间脸色煞白,「奴错了,奴有罪,殿下饶我!」眼眶也红了,泪珠
吧嗒吧嗒的掉下。

  看到雨带梨花的俩秀气丫头,许梦岫急忙解释,「哎哎,你们没错,没错的,
就是太小了。」

  能被分配到差不多年龄的三皇子殿下这里,在她们的心里是天大的福分,现
在殿下嫌弃她们小,显然明日要被送回内院去苦熬日子,将来还不知道要被扔给
哪位有怪癖的贵人收用。

  俩丫头更面如死灰,磕头如捣蒜。

  没几下就把白净的小额头磕红了。

  「你们起来!」许梦岫莫名其妙,大声喊出。

  「求殿下收留奴奴,不要让奴走。」喜萃一边磕头,一边带哭腔求道。

  「我几时说不要你们了?」三皇子殿下被冤枉的够呛,也有好处,胯下的兄
弟松软了,帐篷高度有所下降。

  「殿下推开奴,就是不要奴了。」喜红拜在地上,初具规模的小圆臀颤颤巍
巍,又让许梦岫的血流向胯下涌去。

  「我的意思是你们年龄太小,破身对身体不好,过两年再说,横竖没多少时
日了。」他没好气的继续解释。

  俩小丫头心下的大石头总算放下,停止哭闹,小意向主子请罪。

  喜萃比较机灵,观察到又支起的帐篷,「殿下怜惜奴,奴得惜福,但教养嬷
嬷说,男人这样憋着对身体不好。」纯真的眼眸大胆的望向主子,一只小手却轻
轻抚摸那帐篷。

  「奴和喜红学过的,殿下放松就行。」另一只小手伸出食指,压在红润的嘴
唇上。

  内裤被身后的喜红缓缓褪下,身前的喜萃跪下。

  「呜……」那帐篷支架的端头感到了湿热滑腻……

  男人在贤者时间是最清醒的,许梦岫打算主动申请去灵宝观住宿,当然,必
须是取得一定成绩的前提下申请,做好孩子和当赖宝宝的待遇肯定大不一样。

  又是新的一天。

  他完全按照便宜亲娘定下的计划进行作息,至少先摆出个上进的架势。

  ps:下章开始写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