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这个男人超猛却贪恋刺激】(综漫/绿/乱·慎入)(第六章·女仆人妻的妥协与……窥视)

第一文学城 2022-11-21 03:05 出处:网络 作者:零数
字数:10556 作者:零数 2021年5月23日发布于SIS001   尽享鱼水之欢的威斯康星就像是从海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湿漉漉的,香汗

字数:10556

作者:零数
2021年5月23日发布于SIS001

  尽享鱼水之欢的威斯康星就像是从海里捞出来的一般,浑身湿漉漉的,香汗
淋漓,些许残留的细腻黑丝就像是另一层肌肤般粘连在玉腿上。

  粉白娇躯镀上了一层糜乱的光泽,丝毫没有初见时的冷艳感,整个人仿佛被
欲情融化了般,显得无比慵懒。

  脑海里完全被浊白的快感盈满,提督什么的,已经完全没办法占据心房了,
已经完全被身上的男人霸占了全部,简直连灵魂都被其所拿捏了。

  即便已经不堪地陷入沉眠,修长的玉腿也依然夹住了阿特斯的身体,像是不
肯放开玩具的小孩似的。

  淋漓尽致的一场交媾也让阿特斯神清气爽,不过没像威斯康星这样沦落到瘫
软如泥心神失守,他还有充足的精神。

  就像是初见古蕾菲娅时一样,彻底将恶魔女仆肏晕过去,面对缓过来苏醒的
美艳女郎,他还能再一次将其欺压在身形,活活肏服,令其完全变成自己的形状。

  不过,威斯康星大概是没可能这么快速恢复的了,继续肏弄下去说不定真的
会玩坏掉,所以只能找点别的乐子了。

  手机刚开静音了,也不知有没有新消息。

  一手搂着战舰少女的香肩,另一手伸长了够着裤子。

  还好,没像撕开舰娘丝袜后甩开一样对待自己的裤子,不然在床上还真没什
么希望够到。

  嗯,果然,有新消息,还是新朋友,间桐脏砚发来的。

  不过,这回只是纯粹的音频文件了,看样子就算奸诈如老者,之后也没再找
到很好的机会完全拍录。

  毕竟,即便状态糟糕,已经失陷于商人身下,但古蕾菲娅也不可能会容许更
多把柄落入他人手中呢。

  要不是威斯康星已经完全被肏晕了,纯音频阿特斯还真不方便欣赏,现在倒
是无所谓了。

  「哗啦哗啦……」

  水波摇曳伴随着模糊不清的滴答声,有些含糊的对话传出。

  交谈的内容正是间桐脏砚之前跟阿特斯提到的,让二女前去温泉山庄的邀请。

  自然,老者这回只是在邀请古蕾菲娅一个人而已。

  恶魔女仆虽然回绝的很断然,但似乎并没什么意义,娇喘伴随着肉体摩擦的
声音,显然,老人不知通过什么手段,令古蕾菲娅动摇了。

  之后是一段时间的沉默,虽然没有交谈,但水声以及诱人的喘息还是依稀可
闻,几乎能脑补出在商人老练淫邪的技法之下,古蕾菲娅愈发迷离不堪的模样。

  「咕叽咕叽~ 」

  「哈~ 啊?嗯…呃哈…嗯嗯……」

  恶魔女仆似乎屏不住唇口了,开始不由自主地呻吟,而一旦漏了个口子,坚
持这种东西就会跟大坝一样……

  「喔?看样子重新考虑过了呢,怎么样,我的爱奴?」

  间桐脏砚的话语满含恶意,即便只是音频,阿特斯都能感觉到这不是单纯的
问话。

  实际上也正是如此,老者擅长的律令与转换魔术,在时间的磨砺下早已纯熟
到了不可思议的境地,蕴藏魔力的话语将一点点编篡成契约,进一步收复恶魔女
仆的身心。

  当然,老者也很清楚,作为强大得可怕的顶级恶魔,这种把戏是难以起到决
定性效果的,就跟他昨夜射入银发女郎体内的黄浊一般,足以令普通女性戒断不
得,精液中毒,但对古蕾菲娅的效果却有限。

  而威斯康星,虽然不自知,但其实已经逃不出他的掌心了,虽然到纸面契约
结束时,他依旧会信守承诺,但那可不是大发慈悲,而是守株待兔,等着少女帮
他带回更多收藏回来。

  至于古蕾菲娅就没办法了,根本性令她难以反抗的,还是昨夜那扭曲女郎爱
意的淫行,不过还远远不够稳固,加上另有先行者霸占,暂且只能到目前这种程
度了。

  若不是试探过发觉完全没把握,间桐脏砚是不会留下阿特斯的。

  好在,阿特斯并无意阻挠老者,这便可以双赢下去了。

  干枯的手指皱纹遍布,看上去颤颤巍巍,但却丝毫不影响爱抚时的灵活,就
像是一条条虫子般,精准地游走在动情美妇的性感娇躯上,一点点地将敏感点撩
拨,蚕食着古蕾菲娅的理智。

  「喔──咕?哈…呃嗯……」

  恶魔女仆的娇媚呻吟明显愈发濡糯了起来,完全维持不了原先的干练严肃。

  不过,想必两人所处的场景也根本正经不起来吧。

  阿特斯听了那么会,也对老者与古蕾菲娅所处的环境有所把握了。

  应该是颇大的浴缸之中,两人正在洗着鸳鸯浴。

  不过一边是有着魔鬼身材看上去靓丽妩媚的美妇,另一边则是如同木乃伊般
枯瘦的老人而已。

  随着两人动作的加剧,水花声愈发明显了,而老者也再度催促了古蕾菲娅。

  「诶呀,乳头都完全勃起了呢,看样子你真的是很想要呐,古蕾菲娅。」

  「呼──呃嗯?哈啊…咕!」

  阿特斯都能脑补出古蕾菲娅侧过粉面,满脸通红但依旧试图闭口不谈的模样
了。

  但,估计是很难撑下去了,再怎么说也是开发程度这么高的敏感肉体,昨晚
估计还被间桐脏砚完全摸清了,只靠强撑,又怎么可能压过身体的本能呢。

  况且,就跟做生意一样,商人可是会随时做小动作的。

  手机中,突然传出了极为轻微的骚动声,然后仿佛有什么在蠕动,但异常不
真切,声音也小得可怕,完全被水声掩盖了。

  「不…你嗯──呃!咕?哈啊~ 咿嗯……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诶呀,小穴都不停出水了呢,真的是想要过头了啊,考虑得怎么样了?」

  「嗯?哈~ 给我、我…我要!」

  迷离失所的媚音几乎听不出源自古蕾菲娅之口,不过跟她被阿特斯肏得完全
失去理性,仿佛雌兽时的放荡模样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的。

  饶是如此,也已经是完全不同平常的魅惑模样了,这才更像一个女恶魔。

  「真是为难老朽呢,本来就行将就木,还要满足您这样如狼似虎的欲望,连
问话都不回应,这可是实实在在的不恭不敬啊。」

  「哈…咕呃嗯──我?啊,我答应……啊嗯……哈~ 但,但得…过啊!段嗯
…时间咿呃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是饱经折磨的女特务般,古蕾菲娅屈从了,也不知那本该清明的眸子已
经变成什么模样了,真是期待。

  所以说,不能直感看见实在太可惜了,阿特斯再度思索搞点使魔类玩意的东
西出来的想法。

  「嘿嘿,不是问题,只要不太久,老朽等得起。」

  噗嗤噗嗤!

  随着交涉的达成,以古蕾菲娅丧权辱国般丝毫没能维持本心作为阶段性的终
结,音频那边不再有对话,而是纯粹的肉体碰撞声。

  啪啪啪啪……

  水花飞溅的声音也几乎被掩盖而过,老朽的商人在性交上的战斗力似乎与外
形截然不同,简直像个打桩机,肏得古蕾菲娅神魂颠倒。

  不过,毕竟恶魔女仆不是威斯康星这样的「普通人」,这种程度的交媾显然
不足以让她身心俱失,甚至反倒容易让类似老者这般坏心指染者被榨干汲尽,但
事实却不是如此。

  「看样子,这位新朋友很擅长这方面的小动作啊,也许我之后能讨教一下。」

  虽然对自己没用,但阿特斯可以教给别人啊,就算是限定的技巧,但思路还
是能借鉴的。

  另一边的声音只剩下单纯的激烈碰撞了,靡靡之音不需要任何言辞便能令人
理解,连完全没能醒来的威斯康星都在音频的刺激下娇躯发烫,粉腿也夹得阿特
斯更紧了。

  虽说是这样,其实上真的瘫软如泥的威斯康星没有丝毫劲力,仿佛缠得阿特
斯更紧了,但实际上根本没有改变。

  修长窈窕的胴体已经不堪重负了,经受不了更多的刺激与欢爱,子宫其实也
完全装满了,既吸收不了更多也难以排出。

  那边的交媾之音渐渐又掺杂了古蕾菲娅的呻吟,看样子之前嘴是被堵上了,
现在则得到了解脱。

  从正式开始交媾到结束,似乎不到十分钟的样子,间桐脏砚肯定还使用魔术
强化了身体,看样子的确是老了。

  只不过,古蕾菲娅的高潮次数就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了,即便在开始呻吟前
很难分辨,但就算是最后一分多钟,也能明显听出女郎像是断气了五六次一样。

  看样子,那些虫子还真是厉害得不可思议,当然,也可能是商人的确老道,
几百年不是白活的。

  …………

  「啊……」有些惺忪地睁开浅蓝瞳眸,威斯康星俏脸发烫地看着已经一眨不
眨盯着自己的阿特斯。

  「真是贪睡的小猫咪啊。」

  完全没能维持自己对提督的性子反过来调戏一波男人,威斯康星娇嗔着:
「才不……姆──」

  瑶口再度被堵住,少女顺从地迎合着,跟彻底征服了自己的男人接吻着。

  虽然不知为何心中完全无法摆脱那个老人的身影,但显然,还是阿特斯更让
威斯康星中意。

  昨天下午才破瓜失身,晚上就再度麝战,昏昏沉沉地疲乏归床,就被黄雀在
后的商人占有了肉体,最后全无抵抗地臣服在其身下后,又洗了个澡,根本没能
怎么睡。

  刚才又是淋漓尽致的极限运动,威斯康星自然一昏过去就彻底睡倒了,完全
没办法清醒过来。

  这也是无可奈何的,虽然说不出口,只能找别的借口,但男人似乎根本不给
她机会,彻底霸占了她的唇舌。

  「嗯姆──啾~ 」

  唇分之后,威斯康星迷离地搂着阿特斯,腻声道:「真是过分,想憋死我吗?」

  「哪里,刚才威斯康星酱浪叫的时候,可是说自己很擅长下海的,又怎么会
被憋死呢。」阿特斯随口胡诌着。

  「有吗?」威斯康星却俏脸一白,像是做了亏心事般不由自主慌乱了。

  「嗯,有啊。」阿特斯却顺势扯起了谎,「而且你还说有多么多么地爱提督
呢,结果一转眼就完全忘了他一样,跟我这么亲密呢。」

  「呜!那是,那是因为……」威斯康星一下子哑口无言,一阵气急。

  「好的,骗你的。」阿特斯看着少女直冒白汽的模样,坏笑了下,「你被我
肏得这只能乱嚷,哪能说这么多话。」

  「咬死你!」

  威斯康星也忍不住抓狂了,她现在也完全放开了,这个男人面前的话,自己
表现得怎么样都无所谓了。

  战舰少女一把扑倒阿特斯,虽然全无力气,不过男人很配合,然后她开始咬
男人,但结果来看,似乎草莓都种得不太好。

  「反正,我也不在意你跟那提督的事情,只要知道,你完全属于我就够了。」

  「笨蛋!」威斯康星却恼羞地瞪了阿特斯一眼。

  虽然这话听着很高兴,但却一下令她不得不面对现实。

  先不说提督的问题,那个商人就不对劲了,完全属于阿特斯?

  怎么可能,虽然不明所以,但女人的第六感让威斯康星感觉到,自己已经没
可能彻底摆脱间桐脏砚的魔爪了。

  但她又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而且,直接告诉眼前人自己已经沦为那个老
头的所有物了,是不是不太好?

  而且,自己之后一段时间还得按照契约护卫在老者身旁,获得报酬后再去找
提督的打算也没有修改的意思……

  心念电转,眼波不定,威斯康星一时间没有继续开口。

  阿特斯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动人的少女,欣赏着她的彷徨,拍手道:「好了,
都已经这么晚了,也该回去了,估计商业交涉也完成了。」

  「晚?」威斯康星却一愣。

  一大清早就来到了这边,只是云雨一番加上昏睡,能多晚?

  忍不住望向窗帘,步履蹒跚着靠近,浑身发软的娇躯还是提不起力气。

  扒开窗帘都有些勉强,看着即将沉入地平线的夕阳,少女不由张大了嘴。

  「我究竟睡了多久啊……」

  虽然的确休息不足,但以她的素质,应该不至于一下子酣睡到这种程度都毫
不自知的。

  「不不不,应该先问我们究竟做了多久。」阿特斯提醒道。

  「这种事情,谁想知道呀!」威斯康星完全崩不住冷面。

  怎么说也是女孩子,这种羞耻的事情,她根本不想具体回顾。

  要不是没办法违背商人的命令,她连今天这么像是主动献身似的行为也不会
做的,虽说,昨天之后,的确对阿特斯很有感觉,以至于提督的形象都有些模糊
了……

  「居然都这么晚了,的确得赶紧回去了!」威斯康星俏脸有些发白。

  虽然的确是奉命外出,但如果比间桐脏砚还晚回到游轮,玩意被老者借着契
约上的保护条例作文章,可就麻烦了,她可不想被迫延长契约时间,那也许是她
最后摆脱老人的可能。

  「看起来,你很急着回去呢。」

  「咕!嗯,我毕竟是间桐老先生的保镖……」威斯康星游移着视线解释。

  「也是,不过你都走不动路的样子呢,还是让我背着你回去吧。」

  「这么羞耻你以为我会…呀──」

  就像胳膊拧不过大腿一样,威斯康星被阿特斯轻而易举地背到了背上,甚至
于没机会好好换衣服,只能靠披的外套遮掩春光。

  这令她反倒不敢随意动弹起来。

  「真是,笨蛋啊……」少女咬牙切齿。

  她又犹豫了起来,要不要将古蕾菲娅很可能已经被商人拿下的事情告诉这个
男人呢?

  毕竟算是情敌,而且自己也身处险境,冒险做这种事情反倒可能害得自己出
事。

  威斯康星徘徊不定,又感觉自己变坏了,打算想办法暗示一下阿特斯。

  但怎么暗示,她还得好好思考一番。

  而且,不可能真这么被阿特斯一路背回去的,她的脸面会丢光的!

  现在看到的都是些路人,游轮上可是有共处一段时间的同事的。

  更关键的事情啊,就算今天像是娼妓般主动跟阿特斯发生关系这事情是商人
授意的,但真看到两人这么亲密的话,少女不知道那个可怕的老头会做出什么事
情来。

  就算不为自己考虑,她也得妆容整齐的回去。

  半路上,恢复了不少力气的威斯康星总算抓住机会,掐着阿特斯脖子威胁她
把自己送到电话亭里,获得了穿戴整齐的机会。

  又因此磨蹭了会,而且不得不赤足穿着舰靴。

  威斯康星自己都有些记不清,是什么时候被男人撕掉黑丝的了,当时她就已
经恍惚失神了,以至于没能反应过来腿上还沾着残留的丝袜痕迹。

  「呼──还好!」

  拍着胸脯,少女松了口气。

  现在这样虽然也会被人疑惑早上穿出去的黑丝到哪去了,但总没那么直观。

  另一个问题威斯康星则是站直后才发现的,蜜穴内容纳的过多,在长久站直
后居然会有液体流出,还好没什么颜色,只是黏黏的。

  但即便如此,时不时感受到液滴顺着大腿内侧流淌的感觉也令威斯康星羞耻
万分。

  还好,很快就会干掉,别人也很难留意到。

  阿特斯见进了电话亭又出来的威斯康星居然瞪了自己好多眼,颇为惊奇,只
是换身衣服而已,又怎么了?

  他也没多问,两人就这么慢悠悠地回到了码头。

  倒不是阿特斯想拖拉,纯粹是威斯康星完全不敢走快,才导致了这一幕。

  天幕已经蒙上了夜的色泽,落日已经彻底不见,云层渐渐稀薄,隐约有星光
闪烁。

  「居然这么晚了……」威斯康星扶着螓首,叹了口气。

  这时候,刹车声从身后传来。

  「真巧呢,我的侍从,还有阿特斯小友。」

  威斯康星回过身子,见到了一辆透着凉意的漆黑长车,老人正拄着拐杖,立
在副驾驶门旁。

  「看上去是新车啊,老先生。」阿特斯自然地搭着话。

  「是呀,不过老朽并不适合这种交通工具,只能托古蕾菲娅小姐帮忙开着了。
算是合同谈成的庆贺。」

  「是的。」从主驾驶下来的恶魔女仆应道,看上去还是那么无可挑剔严肃刻
板,像是今天真的谈判了一整天一样。

  同为女性的威斯康星却敏锐察觉到了古蕾菲娅的不自然,更是隐约感受到裙
下的双腿正在不自觉并拢。

  究竟是夹东西多了一时间成了习惯,还是可以掩盖并不拢少女不清楚,但毫
无疑问,跟她预想的一样,阿特斯身边的这个银发女郎,已经被得手了。

  而且,说不定跟她自己差不多,古蕾菲娅已经没办法再违逆商人了,现在这
样,说不定只是间桐脏砚的恶趣味,以便以后欣赏阿特斯知道真相后震惊的神色。

  想告诉阿特斯真相的想法更为明确了,但她自己依旧是身陷囫囵,何况现在
更是当着老者的面。

  只能,用暗示的方法了。

  「嗯,谈完了,今天不需要再留在这边了。」古蕾菲娅有些心有余悸,走到
阿特斯身旁道,「跟我回去吧。」

  「当然。」阿特斯肯定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间桐脏砚也开口了:「之后要在镇上小住一段时日,就买了间屋子,威斯康
星,载老朽归去吧。」

  「明白了,等我再跟阿特斯先生告个别。」威斯康星回道。

  商人矍铄的双眼看了眼阿特斯,再看了看故作冷艳的舰娘,嘴角动了动,不
知在嘲笑谁。

  古蕾菲娅看了阿特斯一眼,没说什么,但下一刻就睁大了眼。

  阿特斯一下子感受到了面颊上柔软的触感,温润的吐息拍在面上,威斯康星
居然开放地亲了上了,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依旧是当着古蕾菲娅的面,美艳的舰娘露出了性感的笑容,含着男人的耳垂
调笑道:「能力不错哟,但可别以为光靠这个就能让女人离不开你。」

  反正商人也知道自己今天出去是干嘛的,这种话语不影响什么,反倒能拿自
己作例子来提醒阿特斯。

  「当然,要是真的哪天谁都不要你了,可以到姐姐这来求保养哟。」

  虽然还能维持着笑容,但威斯康星还是面部表情极度僵硬了,被仿佛能冻结
一切的视线,盯着,她压力很大。

  古蕾菲娅的极寒视线也扫过了阿特斯,虽然有所预料,但太光明正大了,当
她是泥人不成?

  这只偷腥猫实在是胆大包天,不过是普通人而已,如果真的惹恼了她,一瞬
间就能叫这威斯康星灰飞烟灭。

  好在自控力极强,古蕾菲娅只是看着而已,一句话都没多说。

  威斯康星自觉仁至义尽,迅速扭身,快步走向豪车,商人已经不紧不慢地在
副驾位系好了安全带。

  车门同样快速地合上,古蕾菲娅的注意力完全没放在那边,不过阿特斯倒是
清楚地看到,威斯康星那赤裸的大腿上已经多了只枯木般皱纹遍布的魔爪。

  这车,看上去减震系数就很优良呢。

  当然,现在更重要的是,得解决一下威斯康星突如其来行为带来的副作用。

  「古蕾菲娅,生气了吗?」

  「你跟我又没什么关系,我怎么可能生气。上路了,走吧。」

  虽然听上去丝毫没放在心上的样子,语气也很平缓。

  但阿特斯知道,理论上恶魔女仆应该处于愧疚更温和些的,当然,既然古蕾
菲娅调整情绪那么快,他好像也不用画蛇添足了,看看这位会怎么做好了,还是
挺有意思的。

  心不在焉的古蕾菲娅甚至没留意到,阿特斯的小屋旁多了三个鬼祟的人影。

  本来就对某方面事情有异常关注的色狼三人组之前群体对空气射爆之后,相
互间的关系更加要好,更是靠着莫名地直觉找寻到了他们集体发电的对象落宿的
屋子,像鬓狗般确认了这里有那女郎残留的气味。

  当然,毕竟都是守法公民,他们没有闯入民宅的打算,只是可惜地徘徊于门
口,突然听到脚步声后,三个人本能一慌,连忙躲进了旁边的空垃圾桶之中。

  神奇的没有动静传出,盖子也没能完全扣回,留了条缝,但从外界看去,自
然是不可能留意到阴影中挤在一起的三色狼,而从黑暗中逆窥外面的色狼三人组,
倒是能很清楚地看见外面的景象。

  于是,他们就再一次见到了那天赤身裸体,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浪荡女郎,
只不过,今天她穿着衣服,显得正经高雅。

  停在了门前,古蕾菲娅叹了口气:「我就当没看到那女孩干了什么好了。」

  「真是大度呢,古蕾菲娅,我还以为你要生闷气好几天呢。」阿特斯摸着后
脑勺,嘿嘿一笑。

  「所以说我生什么气,随你好了。」自觉有错在先的古蕾菲娅也想清楚了。

  虽然不知为何放不下阿特斯,但自己依旧是泽萨克斯大人的妻子,现在这样
的错误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犯下去。

  不过,暂且拿那商人没办法,还答应了之后前往温泉山庄,只能先缓缓了。

  之前就想将阿特斯引荐给泽萨克斯,不过没有丝毫举动,因为古蕾菲娅认为,
只有将阿特斯培养地足够优秀才不至于惹来灾祸。

  否则,即便泽萨克斯本人不在意,他的亲信们也会为了魔王的威严而下手的。

  「之后,就由我来训练你吧。」古蕾菲娅低语着。

  「好,不管什么任务我都会好好完成的!」简直像是在趁机赔罪一样,阿特
斯信誓旦旦地保证,还敬礼似的举手。

  「噗嗤!这几天还用不着,就当预先休息一下吧。我也会像你之前说的那样,
暂且充当贴身女仆,照顾一下你。」

  「那可真是,太好了!」阿特斯像是欣喜若狂,「不过,为什么,一下子就
同意了呢。我还以为,古蕾菲娅你会再傲娇很久呢。」

  「不要将我说得很奇怪。」恶魔女仆蹙了蹙眉,「至于原因,难道你不知道
追究女孩子秘密的男人都是蠢货吗?」

  「好吧。」阿特斯摸了摸脑袋,「那这几天,做什么都可以吗?有事女仆干,
没事干女仆?」

  过于直白的话语令古蕾菲娅的脸染上了粉霞,垃圾桶里的色狼三人组更是眼
珠子要瞪出来一样。

  「别太过分。」

  轻声的回应已经说明了恶魔女仆的态度,令阿特斯直接尝试着挽住了女郎的
藕臂。

  「嗯……」

  也没什么额外反应,古蕾菲娅默认了阿特斯的行为。

  这一下,男人就得寸进尺了起来,呆在房门前,就开始作祟,很自然地吃起
了美艳女郎的豆腐。

  「别太着急了,你可以慢慢想。」

  已经打算对自己的错误作出补偿的古蕾菲娅也不在意,但还是避开了男人的
狼爪,打开了房门。

  「嗯,的确得好好想呢。」

  阿特斯点着头,随古蕾菲娅一同进入屋内。

  「不过,先来点开胃菜也没什么吧。」

  「嗯呜──姆……」

  房门完全合上前,恶魔女仆的双唇就已经被彻底堵上了,完全被对方的雄性
象征降服的古蕾菲娅完全抵抗不得,整个人在浓郁的荷尔蒙气味下失神了起来。

  垃圾桶内目不转睛看着一切的色狼三人组感觉下体像是要爆炸一般,无比兴
奋。

  但后面的景象,却是看不到了。

  可看过古蕾菲娅整个身体的他们完全能脑补接下来的销魂之事,只是享受不
到真正的快感。

  虽然平时喜好倾向各有不同,但看到男女二人接吻的一刹那,他们之后的妄
想对象就一起被锁定了,毫无疑问是窈窕美艳的恶魔女仆。

  对兵藤一诚而言,尤其是如此,他知道对方的身份,知道是社长的嫂子,所
以,比其余二人更为兴奋。

  控制不住那份禁断的念想,龙之力在体内澎湃着。

  对欧派的执念在见证那对赤裸美乳的姿态后充分发酵,现在的他,如果有机
会,绝对不会放过插入古蕾菲娅体内的机会。

  …………

  屋内,古蕾菲娅的衣领已经被扯下大半,胸衣也已经失去了固定,勉强挂在
巨硕白嫩的豪乳上。

  浑身绯红一片的恶魔女仆无比庆幸自己之前在一切结束后已经彻底洗浴过,
不然就没可能瞒下去了。

  「嘿嘿,让我们,开始吧!」

  带着期待与畏怯,回味着之前几次跟阿特斯的交欢经历,古蕾菲娅像是小妾
般红着脸点头。

  淫戏,又开始了。

  「嗯呃?哈咿~ 好、好厉害!」

  巨硕的雄根打在恶魔女仆身上,立刻就令变得愈发敏感的古蕾菲娅一阵酥麻。

  像是心梢直接被阳具拨弄一样,两腿间一下泌出了汩汩春水。

  绵软白腻的双峰被阿特斯牢牢把握,泛软娇躯一下子被推进了沙发,整个人
就像是坐垫般被镶在了沙发里。

  「变得敏感多了呢,古蕾菲娅。我们认识才几天啊,看样子你的丈夫以前根
本没好好开发你呢!」阿特斯淫笑着,中指划过端庄人妻的蜜裂间,带出黏腻的
水线。

  「泽萨克斯大人,才没你这么色呢!」

  虽然满脸通红,但提及丈夫的时候,却不再那么不适,心中的愧疚也多萌发
于今天被商人玩弄,甚至似乎意乱情迷中不停称呼其为主人,哀求对方中出自己。

  怀着这样的歉疚,古蕾菲娅是想好好满足阿特斯的,偏偏对方专门挑这种话
题。

  「是吗,那我真想亲眼见识一下。」阿特斯歪着嘴,意味深长地说道。

  不待恶魔女仆再有所反应,男人就开始了暴风骤雨般的亲吻,一下下啄在女
郎细腻的肌肤上,将温润的娇躯弄得愈发滚烫。

  半挂在娇躯的衣衫就这么被阿特斯边吻着边褪尽,内裤也被轻而易举地扒去,
古蕾菲娅全无反抗之下,整个身子眨眼间就变得像刚出生的羊羔般,一丝不挂,
泛着迷人的色彩。

  佳人如此主动,阿特斯自然不会有丝毫退缩。

  即便今日将表面冷傲的舰娘直接炮轰成痴缠的少女消耗了不少精力,但这对
阿特斯而言根本不成问题,一鼓作气将这恶魔女仆也彻底拿下才是正事。

  虽说,早就在第一次深入古蕾菲娅膣内,贯穿花心,将生命精华播种于这上
位恶魔体内的时候,男人就清楚恶魔女仆已经逃不出自己的胯下,但一点点将表
面的伪装撕开,也别有一番风味。

               噗嗤──

  「咕──」

  傲岸的巨物直插穴内,那满溢充盈的感觉一下填满了恶魔女仆饥渴的心田。

  被老者百般挑拨勾弄的欲情只得到了虚假的满足与巧妙的转移,而现在,面
对这真正的绝世魔根,那对交媾的渴求完全被引动了出来。

  端庄肃正的典雅面容本就融化,现在更是彻底崩溃,媚眼迷离地亲吻上男人
的面颊,诱惑地索着吻。

  严密的膣肉被寸寸撬开,紧致的嫩穴再度被塑回阿特斯的形状,也保留了老
者留下的痕迹。

  粉糜肉褶更加灵动,像无数淫虫般勾绕在巨根表面,摩挲着龟头,爱抚着包
皮,化作最为严丝合缝的肉棒鞘,极致地萦绕包裹着阴茎。

  甚至不需要肉棒抽插,蜜穴就自动地抽搐痉挛起来,像是榨汁机般绞旋研磨
起了插入的生殖器。

  就像是首次被阿特斯探究花心般,恶魔女仆的魔穴自然而然地爆发了极致的
吸榨力度,像是要完全剥夺雄性藏储的生命精华般,无止境地开始榨精。

  这并不正常,单古蕾菲娅完全意识不到,也没不可能回去试图理解这样的淫
邪之事。

  她本来只为魔王产下子嗣的娇躯,已经变成了除间桐脏砚插入外,就会不管
不顾榨取其余雄性的魔性肉体,愈发娇媚而性感的胴体,就像是诱饵般,勾引着
那些愚蠢的征服者。

  而阿特斯也感受到比原先绝伦得多的致命快感,但这对他构不成问题,反倒
是令他更兴致勃勃起来。

  噗嗤噗嗤噗嗤!

  连珠似的强劲抽插,粉嫩依旧的阴唇不停开闭,被带出朵朵淫浪,古蕾菲娅
则像是打桩机下的楔子般,几乎要嵌进沙发之中。

  银发完全披散,媚脸也完全扭曲,修长玉腿紧紧夹住男人腰的恶魔女仆想要
放浪形骸地纵声淫叫,但却没有机会做到。

  「姆嗯──?姆啾~ 吱吱!」

  香唇完全被男人霸占,粉舌彻底被勾出瑶口之外,为男人的巨舌所裹挟品尝。

  藕臂难以收起,搂不住男人的脖颈,只能挂在阿特斯的双肩上,强有力的抽
插也令粉腿渐渐颤得离散,只能晃在男人身体两侧。

  「嗯嗯?啊哈~ 呀咿……嗯啊啊啊!」

  含糊不清地泄出些许淫叫透露出这个本来显得端庄的雌性已经完全迷失了自
我,整个身心已经都为阿特斯所征服。

               噗呲──

  明明距上次被男人中出内射没有多久,但恶魔女仆感觉就像隔了一个世纪那
么久远,子宫都迫不及待地开始颤抖。

  一阵阵白浆极有节奏地激射在涣散的花心上,爆破般地轴射入其中,灌满了
颤栗的宫房。

  摄入淫虫过后的子宫内壁能充分感受着快感,这更令古蕾菲娅如登极乐。

  沙发像是要散架般抖动着,美艳的女郎被肏得神智迷离,俏脸变得像是母猪
一样,整个人完全沦为了阿特斯的精液便器。

  「啊……嗯啊──阿特斯大人!」

  被释放了一小会的瑶口迫不及待地呼喊着男人的名字,全身心臣服的恶魔女
仆竭力试图侍奉男主人,但整个身子都挪不出一丝气力,只能继续像飞机杯一样
被狠狠肏弄下去。

  噗嗤噗嗤……

  连绵不绝地肉体碰撞继续,性器交合处溅出的已经是一朵朵白浪,古蕾菲娅
就像是个爆浆泡芙一样,体内塞满了男人的遗传因子。

  而这还远远没有结束,至少的快感会将这个恶魔彻底净化,就像是升入天堂
似的,洗髓般摆脱陈旧的心态,拥抱新生……

  噗嗤噗嗤噗嗤噗嗤!!!!

  整个房子都隐隐颤动,门外听不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隐约的呻吟就让三个
色狼控制不住自己,结合上回窥探到的性感裸体,他们一泄如注,最后是互相搀
扶着离开的。

  如果不是兵藤一诚体魄非凡,元滨跟松田说不定得爬着回去。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