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脚刑李师师】

第一文学城 2022-11-21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18854811625
作者:18854811625 2022年10月2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原创:是 字数:6521 ———————————————————————————————————————

作者:18854811625
2022年10月26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原创:是
字数:6521

———————————————————————————————————————

  在大宋京城皇宫地牢里,有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大张着身体躺在冰冷的地面
上,屁股下面流淌着粘稠的精液和阴精,牛奶一样的精液糊满了阴门,在场的都
是些强壮无比男人,他们不自觉的翘着粗大的胯下阳具。同样遭受了精液洗礼的
是女人的一对玉足,连女人的脚趾甲缝里都满是精液的腥气,女人的脚丫被精液
泡的褶皱四起,柔嫩的红里透白,一用手一掐仿佛就要爆出一股水来。「换个花
样让她爽爽。」在地牢中不远处的一个身穿长袍的女人发话了,她的旁边还有两
个身穿华服的女人,个个都长得国色天香,但跟赤身裸体的女犯相比还是稍差一
点。几个女人看着被蹂躏的女人心里充满了愉快感。

  被剥光衣服的这个女犯正是京城第一青楼的歌姬,被皇上亲自点进宫中的李
师师。李师师十指纤细号称能弹出世界上最美妙的乐曲,一双高足弓的脚丫可以
跳出世界上最美妙的羽翼舞。但是后宫佳丽三千,勾心斗角,未曾涉世的她没过
多久就被坏人陷害失宠,沦落成阶下囚实施酷刑逼供。而亲自用刑的正是陷害她
的主谋李皇后李凤娘、延庆公主和曹端妃。

  打手们把她从地上拉起来,用冰冷的钢丝将她的大脚趾头并在一起绑,然后
用麻绳拉着钢丝猛地将她倒吊起来,脚趾头撕裂的疼痛让李师师大声叫喊起来,
「啊啊不,皇上,我是被冤枉的啊啊。」。曹端妃坏笑道,「啊啊啊皇上可不会
听见你在这说的假话,一会就让你服服帖帖的招供。还愣着干嘛,还不给李美人
用刑。」打手们拿来几盆烤的正旺的炭火,放在李师师的四周,距离不远不近,
会对她造成轻微红肿的灼烧感,但是却不至于烧坏她娇嫩丝滑的皮肤。李师师无
力的气喘吁吁,哆嗦着性感的身躯忍受着酷刑的折磨。过了一个时辰,女她的脚
丫子已经和大脚趾不一个颜色,两个大脚趾头被勒的发紫肿胀,而浑身红彤彤的,
阴门和肛门处也干巴巴的,精液烤的干在上面。

  曹端妃快步过来伸出留着长指甲的手插进了李师师的阴道,又抠了抠她的肛
门,厉声喝道,「没看到我们李美人的小嘴缺水了吗,快来人伺候一下她。」

  外面像公狗一样的一群男人光着身子冲进来,嘴里嗷嗷的发出怪叫,他们一
哄而上将李师师放了下来,又开始了群奸和轮奸,她的脚一松下来,压力顿时小
了很多,她狠狠的舒缓了一口气,还没等嘴巴闭上,就被一只臭烘烘的鸡巴插了
进来,「唔唔唔~呜呜~呜呜。」在李师师黏滑舌头的搅拌和红艳美唇的包裹下,
男人舒服的嗷嗷起来心想:不愧是皇上挑进宫中的美女,简直不要太爽。李师师
的小穴和肛门又被男人的鸡巴占领,久久不能空闲出来。很快她的体内就被男人
的精液灌满,咕咕的流出她的身体,显得污秽不堪。延庆公主和皇后觉得无聊就
先行休息去了,只留下曹端妃孜孜不倦的羞辱李师师。曹端妃掐着她的奶头子,
「妹妹何苦呢,不如招供了,省得落得个不是人的下场,姐姐我可是真心喜欢整
你啊哈哈哈哈,来人给我把她扔进御林军营中犒劳给众军士。」。李师师哑口无
声,浑身颤抖的被拖走。

  次日,李师师气力全无,还没完全苏醒过来就被带到了地牢里,被男人架起,
双手被吊在墙壁上,呈半蹲的姿势。李皇后捏住她的下巴,「李师师,招了吧,
酷刑可多着呢,用完了再招就完了。」见李师师没有反应,曹端妃急不可待的下
命令,「用刑。」打手将李师师狠狠的举起来,然后将她的被奸淫的柔嫩阴门对
准被倒插在地面上的棱角男人手臂般粗细的木棍,就狠狠的一放。李师师哇的一
声叫出来,她的小穴一下子被撑的撕裂开来,疼的撕心裂肺,嘴里不依不饶的骂
着,「呀嗷嗷嗷嗷,你们这几个毒妇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来啊,用刑,看她还骂不骂的出来。」延庆公主不高兴的说道。

  一个打手拿着木板子朝着凸起的膝盖就打了起来,由于李师师的小屄被木棍
插着,她本能的挺着屁股以此来减缓下体的疼痛,但由于手臂被困的高度很低,
只能半蹲着,纵使她再坚强无比,也耐不住熬刑,过了半个时辰,双脚变得麻木,
双腿颤抖,髌骨处碎裂红肿,但小穴里却温暖潮湿,泛着汁液一滴滴的顺着木棍
流下来。男人拿来一根狼牙棒击打着她的脚后跟,她吃痛抬起脚后跟,这时另一
个男人趁机将银灿灿的钢针放在她的脚后跟下面,李师师一落脚,钢针一下子插
进她的嫩脚里,只听啊的一声便再也坚持不住,小穴狠狠的顺着木棍滑下去,一
下子戳到了子宫底部,女人发出像野兽一样的叫声昏死了过去。

  看着眼前这个被木棍插屄的女人,三个女人的心里十分过瘾,曹端妃呵斥道,
「来人,把她的双脚分开拉起来,我倒要看看她能坚持多久。」一桶水泼过来,
李师师被胯下阴道里的刺疼惊醒,她看着自己的玉腿分列一边,一双性感的大脚
完全暴露着对着跟自己不共戴天陷害自己的贱人。现在整个重心都被自己的的屄
撑着,她痛苦无比,「杀了我吧啊啊啊啊,疼死我了,杀了我吧。」

  延庆公主双手扶着李师师的一双高抬起来的嫩脚,脱了鞋子伸出她的脚,用
脚后跟刺激着李师师暴露着被木棍顶起来的阴蒂,「姐姐这是何苦呢,你这宝贵
干净的阴蒂被我的脚底蹂躏,这是一件多屈辱的事情啊,啊哈哈哈,姐姐的阴蒂
可真是软啊。想当初,你可曾想过现在会被剥光了身子被我用刑啊,我想对你的
脚用刑就对你的脚用刑,想对你的骚屄用刑就对你的骚屄用刑,你又能做些什么
呢,你只能乖乖的承受哈哈哈。」话音未落,延庆公主一挺立足弓,将脚尖指向
被木棍充斥着的,缝隙很小的屄缝,一下子刺了进去。「我的脚味道不错吧,嗯?
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畜生,啊啊啊啊啊。」

  曹端妃在一旁看着,「延庆妹妹可真是会玩啊,我怎么就没想到用足趾插她
的小穴呢哈哈哈。」

  女人折磨女人真是有一套,李师师一下子就在痛苦和屈辱双重折磨下狠狠的
射出了一股浓稠的阴精,「啊啊啊啊啊,快住手啊啊啊啊,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啊啊啊啊啊不要折磨我了。」

  曹端妃脱掉鞋子,特意在地上走了几圈,将自己的脚底沾满肮脏的灰尘和男
人精液李师师阴精的混合物,她将脚一下子伸进了李师师大张着求饶的嘴里,
「唔唔唔唔唔唔求呜呜你……」

  「李师师,羞不羞,招了吧,要不然还有更厉害的刑法伺候你呢。」

  李师师眼里泪水咕噜噜的翻转,看着陷害自己的贱人将肮脏的臭脚伸进自己
的嘴里,插进自己的小穴里,自己只能默默的承受,她气的浑身发抖,但阴蒂依
然很诚实的挺立起来,红彤彤的肉芽在延庆公主的大脚趾甲摩擦下奋力勃起。
「吆吆吆,看来姐姐很喜欢这样子,姐姐的阴蒂头热的都烫脚哈哈哈哈。来人,
拿几块冰来给姐姐降温。」延庆公主拔出足趾,立即给李师师的阴道里,阴蒂下
塞进了三块冰球,李师师张大了嘴巴呼吸,发出唔唔唔的低吼声,仿佛在遭受很
强大的痛苦。不一会她美目圆睁,重重的昏死过去。

  曹端妃意犹未尽的看着昏死过去的李师师,「皇后娘娘,你也不过来帮忙,
这个贱人就是不招,真是个贱骨头。」李皇后不屑一顾道,「我还以为妹妹你有
的是本事逼她招供呢,那好吧。本宫亲自对她用刑。来人,把本宫的三套脚刑具
拿来,一样一样给她上。当然先把她的肚子里灌满水。」

  三个女人坐回到观看刑罚处,皇后微微笑道,「看这是第一样刑罚,专门对
付与我作对的女人的小脚,当然这李师师自幼跳舞,这脚偏大一点,更适合脚刑,
看好了这叫犯妇玉足舞。因为时刻会给女犯灌满水所以每一样刑罚都会疼的女犯
尿失禁,这样不断双重折磨女犯,从而让跟我作对的人生不如死。」李师师挺立
着灌满水的大肚子,被双手绑紧反吊起来,脚下平铺了了一张铁板,铁板下方燃
起了熊熊烈火,很快铁板就烧的鲜红,把火炉撤掉,待到铁板退至暗红,打手们
猛地将李师师往下一放,李师师的脚丫子顿时结结实实的踩到了炙热的铁板上,
「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脚啊啊好烫,不要,我的脚还要给皇上跳舞,不要烫我的脚
啊啊啊。」

  「还想给皇上光脚跳舞,李师师啊李师师本宫非要把你的骚脚丫子烫烂。」

  李师师曼妙的身躯扭动旋转,脚丫子一个一个轮换着踩着铁板,犹如美女出
浴之后的第一舞,汗水不断挥洒在铁板上,李师师抬起脚丫子一会向前踢,一会
向后踢,让在长的所有人见识到了宋朝第一歌姬的舞姿。她娇嫩的玉腿亭亭玉立,
痉挛着带动着滚烫的足底发抖,「求求你,皇后,饶了我吧啊啊啊啊。」李师师
的舞步越跳越快,在一阵乱踢之下,金黄的尿液四散喷射,溅到铁板上蒸发起尿
的大量蒸汽,顿时骚气熏天,尿液弥漫了整个牢房,李师师死了一样的双脚不在
挣扎,贴着铁板一动不动了。

  打手们把李师师解下来,将她一字马对称岔开将膝盖绑到一根长细的刑凳上,
让她的脸和正面正对着皇后,「把她泼醒,灌水,然后加砖,这个叫美人跳。」
李师师被泼醒,肚子里灌满了大量的水,两只脚下面不由分说就被垫了三块砖,
两只脚丫子的高度跟乳房同高,膝盖骨也咔咔作响,「啊啊啊啊啊啊我的腿啊啊
混蛋,啊啊啊啊。」。「李师师,怎么样,这个刑罚你试着可还舒服?给她加点
筹码,把西域进供的精魂散,拿来涂到犯妇的脚上,来两个壮汉奸她的脚。」

  曹端妃一脸疑惑的问到,「惊魂散是干嘛的,找几个男人来足交岂不是便宜
了这个贱人?皇后娘娘?」

  「妹妹且看。」两个男人把精魂散撒在了李师师性感的玉足上,然后用鸡巴
来回摩擦女人的足底,打手又在她的脚下垫了二块砖,这时候李师师疼的叫骂出
来,但随着男人不断的用鸡巴将精魂散摩擦她的足底,李师师居然笑了出来,但
是这个笑太恐怖了点,边哭边笑,原来这个精魂散是特地配着男人的阳具使用的,
可以将使用者的敏感度永久的提高,而现在李师师的脚心不亚于阴蒂,不知道如
果把精魂散用男人的鸡巴涂满李师师的全身会是什麽的样子的效果呢,曹端妃已
经开始想象了,「哼哼,这个贱人会被我们改造成彻彻底底的荡妇的,到那个时
候再把她跟她的认罪状一并交给皇上,哈哈哈哈哈。」

  李师师肚子开始肉眼可见的蠕动,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又要喷射出尿液了。皇
后看着垫了五块砖的李师师,「这李师师不愧是第一歌姬,腿上功夫了得,五块
砖普通人早已是膝盖骨断裂,但她却只是这般。妹妹过去帮帮她。」曹端妃兴致
冲冲的光着脚走过去,「妹妹,我早就听闻你的舞姿天下第一,姐姐我献个丑。」
曹端妃一只脚站立,另一只脚高举过李师师的头,然后一觉踩在了李师师的脸上,
疯狂的踩。又顺势而下,用灵活的脚趾头钳住她的奶头子,死命的往外扭,李师
师涨红着脸,「啊呀,啊啊啊,呜呜。」松开奶头子,曹端妃将脚放到又大又圆
的肚子上,李师师大喊一声,「不要啊!」,在李师师的惨叫声中,曹端妃一脚
蹬在了她的肚子上,李师师嘴里鼻孔里尿道里分别喷射处几股尿液,她模糊的说
着,杀了我杀了我。但曹端妃并没有想放过她的意思,她又把脚放在了李师师的
左膝盖骨上,后脚一蹬,踩在膝盖上的前脚就这样之站立在了李师师的膝盖上,
吭吭的骨骼错断声音让在场的人们不寒而栗,李师师的玉腿断了!一字马的李师
师沉重的低下头,任凭多少冷水都没有醒过来。

  无奈众人只好将她收押起来,治疗养伤。但每天的治疗中,李皇后都会让男
人用鸡巴做勺子蘸着精魂散给李师师口交,让李师师穿带有淫针的铁凉鞋,这样
可以整体使李师师变得淫荡。李皇后都已经想好了,到那时她便可以轻轻的刮一
下李师师的脚底板就让她高潮求肏,让皇上见识淫荡的她。

  很快时间飞逝,一个月过去了,在李皇后精魂散的调理下李师师除了左腿还
没复原外,其余地方均跟以前无差别。李师师的脚丫踩着倒插着银针的凉鞋躺在
牢房里,一个狱卒不怀好意的过来看了看,他见四下无人,便鬼鬼祟祟的打开牢
门,走了进来。李师师娇弱的问到,「你要干什么?」

  「哼哼,小娘子,让我也尝尝你的滋味。哈哈哈」,狱卒解开腰带,露出那
根许久未洗恶臭骚气的大鸡巴粗的像根木棍,「看我不插死你,哈哈,这天下第
一的歌姬也不过如此。」

  李师师哭叫着,下一秒却被狱卒脱下来的又脏又臭的袜子塞满了嘴巴。只能
嘤嘤的接收着抽插,鸡巴的摩擦让她身体微妙的变化,脸色很快红润发烫,眼里
满是涩眯之相。狱卒被她夹的不一会就舒服的嗷嗷起来,「你这个骚货,水居然
那么多,嗷,爽死老子了,我看你是天下第一淫荡女人。」李师师已经不是之前
那个冰清玉洁卖身不卖艺的高冷歌姬了,现在的她下体敏感到只要有一丁点的刺
激,就开始分泌阴精。狱卒还是资历尚浅,没有一刻钟便匆匆射了精子,仓皇而
去,只留下李师师嘴里留着男人臭脚的气味,自顾自的抠着小屄,不断的娇喘着。
「啊啊,啊啊,啊。」咕叽咕叽的水声回荡在牢房里,脚丫子不断的蠕动,刺激
着脚底的穴位,久久不能自拔。

  「哈哈哈哈瞧瞧我们的李大美人在干嘛呢?」这时李师师猛然抬头看到了曹
端妃那副丑恶的嘴脸,李师师边抠着小屄边骂到,「你这个贱人,你陷害我至此,
老天爷不会放过你的。」曹端妃进入牢房里,命令打手给她带上手铐,这样她就
不能再抠小屄了。李师师大喘着粗气,「呼呼~呼呼,贱人,快放开我,不啊啊
啊啊。」

  「怎么,妹妹这么需要手吗,束缚住了双手就急的如此这般?哈哈哈哈哈,
这样吧,不如这样叫我一声好姐姐,然后说抠贱妇的小骚屄,我就帮你抠怎么样?
哈哈哈哈哈。」打手们听到如此羞辱的话语,一个个笑的面红耳赤,等待着李师
师的回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受不了了,贱人,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啊啊啊啊」,李师师痒的打滚,「啊啊啊啊快帮我,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
李师师美目圆睁,鼻子里不断喘着粗气,脚丫子里的银针也不断扭曲,脚底开始
挣扎的留血,一副美女淫秽受刑的场面让所有人热血澎湃。

  「只有你说出那句话,我就帮你解脱,让你免受这样的痛苦,妹妹。」曹端
妃脱掉鞋子,用大脚趾顶着李师师发烫的阴蒂不紧不慢的挑逗着。「你们几个去
给李大美人松松脚。」打手们松开李师师的铁凉鞋,钢针从李师师的脚底拔出来,
几名打手摩擦着她光滑的足底,促进精魂散的扩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饶了我吧,啊啊啊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啊啊啊
啊,好难受,痒,我的小穴痒死啊啊啊啊啊啊。」李师师眼里噙着泪水,她看着
曹端妃,拼命的摇着头,「啊啊姐姐,求求姐姐啊啊啊啊啊,肏我的小骚屄,啊
啊啊啊求求姐姐啊啊。」

  「哈哈哈好的我的好妹妹,姐姐这就肏你的小骚屄。」曹端妃的大脚趾先行
滑入李师师那性感黏柔的肉缝里,然后整个脚丫子都进入她的阴道里,李师师感
受到了极大的快感,「啊啊啊啊啊啊,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曹端妃的脚很灵活的在李师师的小屄里蠕动,不一会就让李师师泄的精光,
脸色惨白,嘴里直呼爽。

  这时候延庆公主正好过来提审,「曹端妃,皇后娘娘提审她,别玩了。」曹
端妃不情愿的拔出了脚,「着贱女人的骚穴可真舒服,我都想一直把我的脚插在
里面。可惜。」

  两人和一众打手押送着还沉浸在性快感中的李师师前往审讯室,李师师光着
屁股不断挺立着往外喷射白色的阴精,顺着大腿根流下,显得十分淫荡。

  来到审讯室,打手们执行皇后的第三道刑法,万蚁噬脚。打手们首先将李师
师固定好,用铁丝球刷她的嫩脚底,不一会就在李师师的惨叫声中将她的脚底刷
的血肉模糊,漏出各种参差不齐的肉芽,这时候皇后亲自来到李师师的脚面前,
用毛笔蘸着糖水蘸在李师师的脚底上,肉芽和破碎的脚底碎肉被糖水浸的生疼,
「啊啊啊啊,疼死我了,我的脚啊啊啊。」皇后刷完了,示意打手把蚂蚁罐拿来,
众人定睛一看,这可不是普通的蚂蚁,这是一个个虽短小精悍但屁股和牙齿异常
发达的飞蚁,只不过被剪掉了翅膀,打手将这些蚂蚁分两半倒在了李师师的凹凸
不平的脚底板上,蚂蚁立刻啃食着蘸着糖水的碎肉,脚底痒并巨疼,李师师求生
不得求死不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杀了我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

  「这蚂蚁不断啃食这贱妇的脚底嫩肉,到了晚上还会在她的足底注入虫卵,
到那时候蚂蚁会在她的脚底筑巢,任何时候都是她的受刑时刻哈哈哈,她既然嘴
硬不招,那就只好这样了。」李皇后故意对曹端妃说。李师师惨叫着听到皇后的
话,「皇后娘娘饶命,犯妇招供,犯妇李师师招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求皇
后娘娘开恩啊啊啊。」

  皇后会心一笑,一桩冤案终于落了实。李师师亲笔写了招罪状,被带了下去。
而皇上听说李师师认了罪,却也有点吃惊。当他来到牢房里确认一下有没有对她
进行严刑逼供时,却发现了皇后故意安排的骚妇表演,李师师在牢里跳着皇上最
喜欢的天下第一舞,然后挨个求肏的画面让皇上龙颜震怒。下令凌迟处死贱妇。
正值22芳龄的李师师就这样消香玉陨了。后人把这评为窦娥六月飞雪,师师因脚
凌迟。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