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血雨沁芳】 第三十三章 直觉的选择

第一文学城 2022-11-23 22:36 出处:网络 作者:snow_xefd
字数:6597 今后估计都是这个时间更新了…… 不好意思。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字数:6597

今后估计都是这个时间更新了……

不好意思。

本文首发于阿米巴星球、第一会所、禁忌书屋、天香华文及东胜洲关系企。

《都市偷香贼》、《女神代行者》正于阿米巴星球销售中,看得开心合口味,有
兴趣打赏鼓励作者的前往购买即可。感谢大家支持~

转载请尽量保留此段。多谢。
***********************************

  叶飘零走向住处,发现这片客居之所,并不只有他一个外人。

  一处竹林环绕的僻静院落中,凉亭放着石桌石凳,两双男女,正分开捉对,
黑白落子。其中一个俏生生的姑娘远远见到石碧丝,起身问道:“师姐,外面没
事了么?”

  石碧丝盈盈一笑,道:“没了,你继续下棋就是。”

  聚艳谷本就像个世外桃源,不曾想,这大桃源里面,还藏着一个小桃源。

  见叶飘零留意了两眼,石碧丝轻声解释道:“这片院落,是有意求亲的外客
所用。本门弟子和他们若有互相看中,愿意彼此了解一下的,白天便会在此相处
几日。”

  难怪门外左右墙上,刻的是月老和红娘。

  叶飘零和那两个男人对上视线,问道:“那两位外客,是什么来头?”

  “北运河平波十八坞的船主,年轻有为,这个月来访的客人中,算是极受欢
迎的,因此住得也久些。”石碧丝平静答道,“师妹嫌他们身上河腥气重,他们
则只想挑漂亮姑娘,估计还要费些时日。”

  叶飘零眉梢微微一动,道:“这些来客,可有什么异动?”

  石碧丝道:“男客居住之处,外围种着异香花草,他们要是偷偷摸摸从别的
路出去,隔日就会被发现。过往不是没有宾客打歪主意,但事情揭破,大家面上
都不好看,传扬到江湖几次后,如今的客人,都还算规矩。”

  叶飘零侧目道:“我会四处行动,那些异香,可有毒性?”

  “单只是四处行动,并无妨害。但若是带着异香擅闯女弟子闺房,与那里的
熏香一合,便会周身麻痹。”石碧丝微微一笑,道,“不过叶少侠坐怀不乱,应
当不需要担心这个。”

  叶飘零深深一嗅,心想,这无处不在的浓郁芬芳,果然并不只是为了四处留
香。

  这片客居住处设计得颇为精巧。中央的清雅庭院共有四块,陈设用途皆不相
同,以庭院为中心,羊肠小道蜿蜒曲折,如蛛网一样彼此交错,间隙用花木填充,
恍如迷阵,将一片片小屋,安排得错落有致,彼此看似离得很近,可若不穿花而
行,便要绕上好几个弯子。如无人领路,很容易就走到中间那些庭院去。

  叶飘零盯着远处山峰作为参照,沿路走了一段,便觉头晕眼花,几处转折险
些将脖子扭伤。

  看来,若想不沾染异香就擅自离开住处,不如想象中那么容易。

  但这其中,仍有一个致命的隐患。

  “石姑娘,你们百花阁弟子,平日在这些地方来来往往,应当不受毒素影响
吧?”

  石碧丝略一颔首,道:“那是自然。不过,这些异香本就只是为了防范一时
冲动起了色心的外客。若已经在门派内有了照应,大可不必理会这些。比方说,
我要是给叶少侠带路,百花阁的所有地方,你便几乎都可出入。”

  叶飘零道:“贵派倒是坦荡。”

  她自嘲似的轻笑一声,“我们不过是些苟且偷生的弱质女流,靠着各家提携
才有个容身之所,若真招来武林豪强觊觎,防范森严,又有何用?不如坦坦荡荡,
请诸位高抬贵手,不与我们这些小女子计较。”

  叶飘零走出两步,又道:“花蕊书的事情,可算不上坦坦荡荡。”

  石碧丝正色道:“为何不算?敝派女子大都识字不多,想请先生来教导,那
些酸儒也大都不愿,还要斥责我们抛头露面,不知廉耻。师姐师妹们远嫁他方,
很多都不懂如何写信,用些绣活儿,说点私事,这也过分么?”

  她将伞撑稳,继续道:“怀璧其罪的道理,我们懂。真有什么惊动江湖的大
秘密不巧被打探到,敝派从来都是及时通传武林正道,这些年下来,没有功劳,
也有苦劳。叶少侠,女儿家的私房话,不想叫旁人看得那么明白,不过分吧?”

  叶飘零淡淡道:“我觉得不过分。但,没用。”

  石碧丝明白他的意思,道:“此事蹊跷颇多,叶少侠,我不觉得,是花蕊书
为我们招来的祸事。”

  “哦?”

  “敝派每月收到的绣书,少则几十,多则几百,代阁主根本无暇一封一封细
看,都是交由如我一般决定留守的弟子查阅,顺带指点师妹学习花蕊书的用法。
只有重大秘密,才会请代阁主定夺。”她目光坚定清澈,并无半点犹疑,“我相
信,与其说是花蕊书中的秘密给那几家人招来了灾祸,倒不如说,是他们被人追
查到头上,连累了我们百花阁。”

  叶飘零陡然停住脚步,石碧丝猝不及防,忙将手臂后引,仍把伞撑在他的头
上,自己肩背落了些许雨点,湿漉漉晕开小片,“叶少侠,怎么了?是我方才哪
里冒犯了么?”

  他眉心渐渐锁紧,道:“不是冒犯。我是在想,兴许,你说的……很有道理。”

  叶飘零并不喜欢深入思考过于复杂的事情。

  但他作为一个杀人无算的刽子手,自有一份敏锐的直觉。

  先前他们商量出来的推论是,百花阁不小心泄露了花蕊书的内容,被元凶发
现了改名换姓的几家盗匪,决心铲除的同时嫁祸给准备帮孟蝶报仇的如意楼。

  这其中,至少有两个巧合。

  一是万千封花蕊书中的内容恰好就走漏了最关键的这一样,二是凶手恰好在
孟蝶请如意楼报仇的这一刻出手。

  后者还可以说是如意楼内部出了问题,将孟蝶的情报传了出去。

  而前者,说是巧合未免太过勉强。

  如果依照石碧丝的推测,则合理了许多。

  孟蝶求助如意楼,追查当年内讧之后隐姓埋名的结义叔伯,为父亲报仇。这
消息被如意楼中的内鬼泄露,对头准备借机嫁祸。

  调查中发现有两家的夫人都是百花阁出身,从中追查到花蕊书的蛛丝马迹,
再来对百花阁动手,显然更合情理。

  只是如此追溯一番后,犯了错的,变成了他们如意楼。

  叶飘零神情肃杀,手臂渐渐绷紧。

  他属于外三堂中的凶煞堂,若有叛徒需要清理门户,他责无旁贷。

  石碧丝心中略感胆怯,但知道他杀气绝非针对自己,否则一剑出鞘,她已葬
身花丛,便镇定下来,走近半步,轻声道:“不管有没有理,还请到了住处再谈
吧。这细雨小刀似的冷,你不在乎,我可有些受不住了。”

  叶飘零扫她一眼,看她面色红润,精神颇佳,并未有受寒迹象,应当是示弱
来委婉催他。

  他点点头,继续前行。

  曲曲折折绕了半天,石碧丝送他踏入檐下,收起油伞,甩落水珠,蹲下低头
为他解开草鞋,拉过旁边地垫,当真是周到无比。

  叶飘零抬脚让她擦拭泥水,忽道:“你们百花阁,待客从来都是如此周到的
么?”

  石碧丝头也不抬,道:“自然不会,若人人相同,该如何让贵客觉得自己是
贵客呢?”

  “我是贵客?”

  “是。不只是贵客,还是不为娶亲而来的真贵客。”石碧丝缓缓起身,将脏
了的帕子污面折进内侧,掖在腰带旁,“百花阁几年也不曾来一个你这样的客人,
自当好好招待。”

  “为了请我帮忙?”

  “为了请你帮忙。”

  叶飘零颇为好奇,道:“我瞧你也不是厅中女子里最美的,选定你来,因为
你是大师姐么?”

  石碧丝道:“我并非本代弟子中的大师姐。尚未出嫁的师姐,仍有几个。只
不过,我是已经发过毒誓,留守不嫁的弟子。”

  “有何特殊之处?”叶飘零不懂,略显疑惑。

  “要出嫁的弟子,不方便担责。”她只淡淡说了一个理由,没有和盘托出。

  实际上,出嫁与留守弟子之间最大的差别,便是贞洁是否重要。

  因此,当有较危险的男客来访,并无娶亲之意,又不得不安排专人招待的时
候,通常会指派最合适的留守弟子负责。

  即便当真出了什么岔子,也不过是留在门派内部的小事而已。

  食色性也,百花阁留守的女子,并不强行要求童贞终老,若春心萌动欲火难
耐,出外寻欢作乐,大家也都会睁一眼闭一眼。只有两条不成文的规矩,需得遵
守。一是不得留下后代,凡与男子交欢者,均要服用门派的药酒,闭合阴经。二
是不得将情夫引入百花阁,免得见色起意,节外生枝。

  叶飘零并未追问,走入屋内,四下打量。

  陈设一应俱全,比客栈上房还要整洁舒适,香气比其他地方要清淡许多,更
像是百花阁女弟子衣裙发鬓中散发的雅致花香,令人心旷神怡。

  单身男人在这种地方住上几日,恐怕原本不动心的,也会萌生带个合眼姑娘
离开的念头。

  叶飘零在屋中转了一圈,窗子推开看过,柜内床底均观察一番,才转身点头
道:“这里很好。”

  石碧丝驻足门口,没跟进来,微笑道:“叶少侠满意就好。这几日,我会住
在外面小道直连的那间小屋,你有事,叫一声,我便能及时赶到。要去何处,我
可以为你带路。”

  “何处都可以?”

  她淡定道:“何处都可以。”

  “任何地方都不需要请示你们代阁主?”

  “这便是代阁主的意思。”石碧丝道,“求人帮忙,便要有诚意。藏头缩尾,
只会显得心中有鬼。叶少侠,任何地方,包括女弟子起居之所,我都可以为你带
路。你若要看花蕊书,我也可以带你去翻看,为你转述。”

  “你们倒是大方。”

  “花田最怕毒草,一株不除,便是百花遭难。”石碧丝屈身行礼,道,“若
非无凭无据,代阁主恐怕已经向江湖同道求救了。”

  “指望他们主持公道,怕是来不及。”叶飘零冷笑一声,在窗边坐下,看着
外面阴沉沉的天,“他们最擅长的,还是尘埃落定之后,出来说些冠冕堂皇邪不
胜正的屁话。”

  “事要有人做,话也要有人说。”石碧丝后退半步,“叶少侠若暂时没想去
的地方,容我先行告退。那间房子位置偏僻,许久不曾住人,我得去略作打扫。”

  叶飘零挑眉道:“这屋子一样很偏,为何如此干净?”

  石碧丝微笑道:“师妹们冒雨赶在前面,先收拾好了。待客之道,不可马虎。”

  “那为何不将你的住处也收拾了?”

  她摇头道:“我是师姐,不是贵客。我有手有脚,自然应当自己收拾。百花
阁里,没有师妹伺候师姐的规矩。”

  “你们这门派,还真是有趣。”叶飘零指向窗外,道,“我若是沾染那些异
香,但不去闯谁的闺房,就不会有事?”

  石碧丝沉吟片刻,从腰侧掏出一个小纸包,打开后,取下发簪,用纸包里的
纤细银丝在簪子末端一插一挑,另一头弹出一颗米粒大的药丸。

  她走入屋内,将药丸放在桌上,道:“事急从权,我便擅自做了这个主。这
颗药丸叶少侠吃了,一个月内,可在百花阁通行无阻。若有什么地方你觉得让我
带路不方便的,你只管自行去看。”

  叶飘零捏起那颗药丸,目光闪烁,道:“这么信我?”

  “叶少侠,如果我所料不差,百花阁已经遭到歹人入侵,敝派必定有叛徒为
其接应。真出了什么事,歹人可以仗着叛徒相助自由出入,帮手反而要处处掣肘,
行动不便,那不是岂有此理?”

  叶飘零点点头,将药丸收到一枚铜钱中孔,将碎银捏成薄片包在两侧,揣入
怀中,道:“好,需要的时候,我会吃下。”

  石碧丝对他的防备不以为意,微微欠身,道:“叶少侠请好好休息,我先下
去了。”

  “不比如此多礼。”他摆摆手,起身站到窗边,看向外面雨幕。

  石碧丝倒退到檐下,撑起油伞,快步离开。走出丈余,她才深深吸了口气,
紧绷的心神缓缓放松下来。

  听说宰猪杀犬的屠户能令鸡豚狗彘闻风丧胆,她一直不知真假。今日认识了
这个叶飘零,算是叫她信了。

  可那种心慌、惊惧,在渐渐适应之后,反而转成了一种奇妙的悸动。

  好似有次练功摔伤了臀,她坐下便浑身难受,可硬压在椅子上不起来,便又
升起一股暖融融的滋味。

  不过思来想去,归根结底,她还是只能落在一句话上。

  他实在是生得好看。

  若换个膀大腰圆满脸横肉的蛮子,她照样能拖得住,却不会如此心乱。

  等走到屋中,挽起袖子布巾包头准备收拾,石碧丝推窗外望,不自觉又看向
叶飘零住处那边。她微微蹙眉,抚胸轻叹,转身拿起扫帚,只盼着诸多杂念,能
如尘灰,轻轻一拂,便四散飞落,就此不见踪影……

  石碧丝心中波澜微荡,叶飘零这边,却是稳如磐石。

  他曾被多名女子心仪、仰慕、追逐,甚至是大胆求欢。如今留在身边的两个,
也都是极喜爱他的合适人选。

  虽说找到这条削减凶煞戾气损害的路子之后,女人应当多多益善,但他生性
冷漠,还颇爱挑剔,到了百花阁这种姹紫嫣红开遍的地方,只觉得眼晕,实在懒
得多费心思。

  一圈下来,他能记住脸的,也就石碧丝和卫香馨两人而已。

  这种女人堆的活儿,真该请匹千里马,唤师弟来替他。

  以他南宫家家传的本事,把这里搅得七荤八素,将两代留守女弟子一床日尽,
什么问题应当也能迎刃而解。

  可惜,他是叶飘零。

  他不懂怎么去勾引女人。

  他只有练剑。

  赤膊在屋中练会儿歇会儿,外面雨势时大时小,就是不见停歇,令人气闷,
他张望一眼,取出随身携带的干肉,持剑切开,一条条放进口中,就着清水咀嚼
咽下。

  在随时可能需要出手的地方,他不能练得太累。自然,也不必吃得太多。

  将剩下的肉干收起,他喝几口水,靠在床上,闭目养神。

  临近傍晚,晚霞被阴云遮蔽,夜也来得比平时更早一些。

  雨声中,房门忽然被轻轻敲响。

  “叶少侠,是我。”石碧丝在外面恭恭敬敬唤道。

  “请进。”叶飘零也不起身,只握住了床边横放的长剑。

  石碧丝推门入内,腋下夹着伞,手里拎着一个篮子,瞄他一眼,看到精壮赤
膊,面色平添一抹晕红,口吻却是波澜不惊,道:“我忙了一阵,为叶少侠备了
些东西。你刚练过功?”

  “嗯。刚练了会儿。”

  她款款走入,将篮子放在桌上,掀起盖布,取出里面的碗盘碟子,道:“这
只鸡,是我亲手去捉来,宰杀放血,这两张饼,从缸里取面粉,便不曾让他人经
手,这两盘菜,也是我下田摘来,洗净做熟,从头至尾没有一刻离开我的视线。”

  她拿起筷子,撕下一小块饼,夹起几根菜,扯掉一条鸡肉,一起放进口中,
吃下,“这一桌皆是由我负责,叶少侠可以先尝一点,稍有不对,将我杀了便是。”

  叶飘零披上衣服,持剑过来坐下,但没去拿筷子,“你费心了。”

  “为了百花阁,不是为你。”她淡然一笑,道,“你是我能找到的最好帮手,
若叫你因为担心而吃不饱,吃不好,我连个办法也不去想,以后还有什么颜面留
在这里,为之后的花儿遮风挡雨。”

  叶飘零微笑道:“好。百花阁,我还当尽是些林梦昙。”

  “林师妹是要外嫁的,很多事不必她劳心劳力,性情自然也淳朴些。”石碧
丝起身,退到空地,道,“叶少侠莫要见笑,我武功低微,献丑了。”

  话音未落,她原地拉开架势,打了一套护身拳法,又左右腾挪,练了一遭纵
跃闪躲。堪堪一刻过去,她吐气收功,坐回原处,拿出干净帕子擦拭汗珠,微笑
道:“我的气色还好?”

  “不错。”他这才拿起筷子,将带来的东西吃进口中。

  第一口鸡肉咽下,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从两人之间消失。

  石碧丝抚过鬓角,调匀气息,轻声道:“叶少侠,代阁主召集了敝派所有前
辈,详细询问了药师妹的事。”

  他点点头,拿出水囊。

  她面上微红,道:“今日实在来不及了,明早,我用桶去打些溪水,就在此
院烧开。”

  “附近水源众多,不必担心我渴死。”他用筷子扯下鸡肉,道,“药红薇比
水重要。”

  她清清嗓子,继续道:“药师妹和林师妹都是前辈有心栽培的精英,若她们
表现得好,代阁主本还打算劝她们两个留守不嫁。因此,相比其他师姐妹,她二
人受的管束,要更强一些。”

  “林师妹一向由代阁主亲自看管,此次出门之前,并无什么值得在意的异常
之处。与见过的男子相处,也大都是一面之缘,没有互相了解的意愿。”

  “虽说死无对证,但诸位前辈商讨一番后,确信此事应当是出在药师妹身上。
她心气颇高,眼界却浅,此前不到一年,她就和足足五名来访男客相处超过三日。
她师父说,即使将来她有所成就,百花阁怕也留不住她。”

  叶飘零微微皱眉,道:“这能说明什么?”

  “说明药师妹,更容易受男子蛊惑。”石碧丝毫不犹豫道,“天下女子,最
难过的便是情劫。我百花阁弟子自幼与世隔绝,得到允许行走江湖之前,仅有与
访客相处的时候,能和男子接触。若药师妹背叛师门,引诱她做下这等事情,过
后又将其灭口的凶手,必定和她相处过的男子有关。”

  叶飘零微微点头,道:“有理。那五个男人,你们还能查出是谁么?”

  石碧丝颔首道:“凡是长留超过三日的,敝派都会记录详细情况。这五人并
不难查,但……我担心这里面,有真正没办法查的疏漏。”

  “哦?”

  她轻轻叹了口气,道:“有些时候,女子动心,并不需要三日那么久。而且,
此前敝派也出过暗度陈仓的丑事。客居之所限制男子离开,却不限制女弟子进入。
曾有上一代的师叔白日里不好意思当众相处,晚上偷偷过去,暗通款曲,等那边
提亲这边答应,才知道他们早已苟合。两边匆忙筹备,将婚事抓紧办完,最后早
早就生下一个娃娃。想来,她穿吉服的时候,就已有了身孕。”

  叶飘零皱眉道:“你是说,单查那五人,并不完全?”

  “不错。”石碧丝目光炯炯,道,“因此,我特地来向叶少侠询问,你对此
事幕后的真凶身份,是否有怀疑的方向。这一两年的男客名单已经备好,凡可能
与药师妹接触的,都被筛选出来。目前林师妹能想到的,只有天道。可天道太过
神秘,我们根本无从查起。叶少侠,可否为我们指点迷津?”

  叶飘零靠在椅子上,两张面孔在眼前交替出现。

  但此时,最好先选一个。

  他咽下口中的肉,沉声道:“就先从,和小爵爷袁吉有关的人中查起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

图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