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请让我的妻子堕落】(5下)

第一文学城 2022-11-24 03:07 出处:网络 作者:did001
作者:did001 2022年9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1693   这一晚,我一直都在书房里敲着键盘,写着我的工作底稿。一版又一版,但

作者:did001
2022年9月13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字数:11693

  这一晚,我一直都在书房里敲着键盘,写着我的工作底稿。一版又一版,但
来来回回我都不是很满意。

  在连续工作了数个小时后,我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下。

  我站起身,扭动了一下腰,然后发出了「嘎哒」一声脆响。屏幕上的时间显
示,现在已经快11点半了。

  在这个时候我或多或少有些后悔,但也仅仅像后悔上学时候作业都堆到最后
做的那种感觉一样。毕竟此刻淫妻的诱惑对于我,就像是儿时的动画片一样吸引
人。

  我重新坐在椅子上,试着去回味昨晚发生的事情。

  这里倒不是我有多想做爱或者是多想手淫,只是一种纯粹让大脑休息的手段。

  当然,这种休息手段所产生的欲望一旦积赞超过阈值,我就会精虫上脑,然
后身体开始自主行动,渴望亲手实现一些变态的东西。

  而这件最渴望的东西,自然就是想看妻子跟别人上床啊。

  做爱。妻子。别人。

  当这三个关键字凑在一起的时候,我那根变态的弦一下就绷紧了。然后呢?
我就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第无数次打开了相册,又一遍欣赏起了妻子触碰齐蔚
鸡巴的照片。

  我感觉每一次看,我都能找到一些新的兴奋点。

  比如说这次。照片里妻子搭在齐蔚肉棒上的小手,昨天也摸了我的肉棒让我
舒服。说不定昨晚她其实也摸了齐蔚的,也让他舒服了呢?

  我放下手机,脱下裤子,抽了三张卫生纸,套弄在肉棒上,然后闭上双眼。

  我记得昨晚我在门外,依稀地听到几声轻柔的呻吟声…那呻吟声很轻,很酥,
很柔…感觉她很享受,很舒服的感觉…应该是很享受吧…

  当我进到屋里的时候,她的表情还有点慌张…脸很红…她的眼神好像也有些
不自然…

  也许就像齐蔚说的那样,他们当时正在接吻,而且齐蔚的手还伸进了她的内
裤里……可能就像他说的……真的是在扣小穴……

  我开始意淫起了当时的场景。

  也许她一开始有反抗……但也可能根本没有反抗……

  也许她一开始就特别享受被别的男人抚摸玩弄……

  我咽了咽口水。

  也许…也有可能是她主动引着齐蔚的手,让它伸了不该伸进的地方……虽然
以妻子的性格应该是不可能……但……谁知道呢……

  呼。

  想到这里,一缕又一缕的快感开始升腾起来,迅速击溃了我残存的羞耻感。

  ……

  那可是我宝贝老婆的小穴啊……那可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小穴啊…

  我坐在椅子上,加快了手速。

  ……

  她当时舒服吗…齐蔚是不是让她感觉很舒服…

  ……

  我不断幻想。

  脑海里的妻子穿着昨晚那套运动装。她仰着头看着齐蔚,凌乱的刘海挡住了
她一半的眼睛,嘴里发出诱人的叫床声。

  忽地,她转向我,眼里透着饥渴,细声说:

  「老公~ 我想跟他那个了~ 可以吗~ 」

  「啊……可,可以啊……」我入戏地想要开口,却发现嗓子竟然已经干的发
不出声了。

  欲望啊,就是这样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它让我变得变态,变得让常人无法
理解。

  最重要一点,它让我开始觉得光这样撸出来不过瘾,不够爽。然后,开始驱
动我去做一些更变态的事情。

  我坐在椅子上愣了一会,拉上裤子,然后唤醒了处于熄屏的电脑。

  在处于一种越发癫狂的状态下,我打开了经常登陆的淫妻论坛,也就是我结
识齐蔚的地方。

  我准备做一件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情。

  …………

  我涨红着脸,在手机上选了两张照片。那是妻子嫩手搭在齐蔚肉棒上的照片。

  出于一种谨慎,我反复确认照片里没有什么会暴露我具体信息的因素之后,
紧张又兴奋地点击了内容编辑。

  我把标题叫做:「娇妻在我面前被单男玩弄。」

  当写出这几个字的时候,属实让我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

  我添油加醋完善了故事:

  「找了单男调教妻子。今天妻子跟单男出去约会。然后她喝醉了。单男把她
送回家,然后当我面直接玩弄她……」

  我看着屏幕上的发表键犹豫了很久,迟迟没点。我想,这当中的那种纠结只
有淫妻癖患者才能体会吧。因为这是自私的,是不道德的,是违背公序良俗的。
一旦暴露,是充满风险的。

  不过,这一切终究还是抵不过欲望的作祟。

  我说服自己,只不过是发发妻子的手而已,别说脸了,甚至私密部位都没露,
于是心一横,点了发表。

  那一刻,一切都来不及撤回了,我油然一种堕落的刺激感。

  很快,消息弹窗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评论。

  我微张着嘴,兴奋地点开了这些评论,就像饿了几天的孩子看到食物一样。

  「你老婆手好漂亮啊,好嫩好白,也能给我打飞机就好了。」

  「卧槽,羡慕你啊。」

  「操完了然后给你送回来,值得信赖的单男啊。」

  「老哥怎么联系?可以让你老婆也给我打飞机么?手真漂亮。期待她的蜕变。」

  「骚货,好想操死她。」

  「求后续。她们后来当你面做了?」

  「羡慕。手真漂亮。」

  「你老婆真是个骚货。竟然同意让别的男人调教,真妈的骚。好想操死这个
骚货。真是个贱货。平日里肯定天天自慰。」

  「好漂亮的手,羡慕啊。」

  「老哥还缺单男吗?180 ,18cm. 绝对素质。」

  「美手,好想舔。」

  「喝醉了?单男送回来?那八成车上先操了无数次。后面当你面干了吗?」

  「楼主,发张你老婆的逼啊。好想看。」

  「求后续」

  深夜男人的疯狂让第一次发帖的我感到一种震撼。(以前我从未发帖,联系
齐蔚也只是私信。)

  我知道我肯定是会收到评论的,但从没想过会有这么多的评论。

  看着这些夸赞我妻子手美,或者是说她骚的评论,我的小兄弟再次站了起来,
感觉比之前更硬。

  如果说看到齐蔚跟妻子接触,我觉得这种满足感就像是自己考试得了高分。
那么此刻则更像从第三方,第四方那里得到夸奖。

  我沉浸在这种变态的快感里,直到几条刺眼的评论出现:

  「一看就假的。这个鸡巴要么是你自己的,要么整个图都是盗的。」

  「傻逼。这是你老婆的手,老子直接剁屌」

  「不信」

  「废物龟奴,快把你老婆带来我家,让爸爸享受她。」

  看着这些评论,兴奋就少去了很多。对那条喷我傻逼的帖子,我只能无奈地
笑了笑。

  在这之后的几分钟里,我的论坛私信也爆炸了。大多数是询问我联系方式,
不过无非就是他们想让我的妻子也给他们爽爽,还有就是同为淫妻癖的患者求分
享经验分享照片。

  这些色情、低俗的评论和私信就像是有魔力一样,把我牢牢地吸引在了屏幕
前。我大概傻愣愣地刷着论坛页面大概两个多小时吧,直到没有新的评论和私信。

  在这两个小时里,我一共收到272 条评论,以及400 多条私信。

  其中还有一条红色的私信,是论坛的另一个管理员发来的消息(齐蔚也是管
理员,应该是差不多级别的。)。

  「请问照片内容可以验证吗?可以用照片里的背景附上ID照片,或者是您妻
子的手附上ID. 」

  本着一种想要证明自己心情,再加上红色ID给我一种无法忤逆的威严。

  我从相册里又找了一张齐蔚用肉棒蹭在我妻子小腿上的照片。因为这张照片
里出现了我家茶几,所以我一开始没选它。

  但这个时候我已经精虫上脑,被下体支配了。

  我心想,算了,不就一张茶几嘛,还有茶几跟沙发间隔的大理石地板嘛,这
能看出什么?

  于是,我拿了纸笔,写上我的ID,然后来到客厅,打开灯,跟茶几单独拍了
一张照片,最后将这两张照片一同补充添加进了帖子。

  如我所料,这一下,我的帖更爆炸了,因为腿控脚控的数量远远大于手控。

  不管是妻子白净纤细的小腿,还是粉嫩嫩的小脚,都和齐蔚又粗又黑的肉棒
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光看照片甚至可以想象这是一个眼神妩媚的年轻少妇抱肘坐在沙发上,然后
一个男人蹲在她的边上,握着肉棒轻扫着她小腿的淫乱画面。哦,而且还是当她
老公的面。

  汹涌而来的私信,汹涌而来的评论,这让我始终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

  人啊,真是什么样的都有。

  有不少的评论表示想被我老婆的脚踩在底下,可以服侍我们,当我们的性奴,
并且非常想看我妻子穿黑丝,然后用穿着黑丝的脚踩他的鸡巴。

  当然,也有不少的评论表示想将我们夫妻收为奴隶,想要调教我的妻子,问
我有没有兴趣。

  这一次跟之前最大的区别:新增的几百条评论跟私信里,没有再质疑帖子的
真伪了。参差不齐,但又百花齐放,这是我最大的感受。

  我甚至生出一个想法,那就是找齐蔚调教找早了。也许换一个男人来调教我
的妻子可能会更刺激。

  不过这也仅仅是想法而已。

  凌晨2 点多的时候,我回复了其中一位网友。回复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他
说的话触动到了我,而且正好被我看到。

  他写道:

  「我也有淫妻癖,但不敢跟老婆坦白,怕她觉得我是变态。请问老哥你是怎
么说服她接受调教的?我也想找人调教她,让她当我的面跟别人做爱。对了。这
是我老婆的私处,你觉得怎么样?我偷偷拍的,不过老哥你看完别发出去。」

  看着这张8MB 大小的女人私处照。虽然我的内心毫无波澜,但我还是回复了
这个网友:「很漂亮的穴。」

  他回道:「谢谢大神回复。你老婆后来当你面跟那个男的做了吗?」

  我犹豫了很久,脑海里闪过妻子跟齐蔚在楼道里接吻的画面,以及他们单独
在屋里时可能发生的事情,然后带着那些画面,双手落在键盘上:

  「嗯。后来就当我面做了。」

  点击完发送键的那一刻,我的小兄弟猛的一抬头,又硬出了新的等级。

  「你就在边上看着吗?什么感觉?看自己老婆被别人玩……」

  什么感觉…我闭上眼睛,想象着齐蔚跟妻子一边接吻,一边缓缓落坐在边上
的沙发上。他们两个呼吸急促,默契地伸手解对方衣服上的扣子……

  「刺激。」我回复道。

  「真羡慕啊…我也好想看我老婆被别人玩。你老婆肯定也很刺激,当着自己
老公面被别的男人搞。」

  「你现在到哪一步了?」我好奇地问。

  「拍她的照片给别人看,然后跟别人一起意淫她吧。」

  「现实中呢?」

  「我有偷过她的丝袜,然后寄给网友打飞机。」

  果然有淫妻癖的都是变态。

     —————————————————————————

  大概凌晨4 点的时候,我合上电脑,蹑手蹑脚地回了卧室。

  本来想撸出来一发的,但是那一刻的身体已经过于疲劳,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思考良久后,还是决定算了。

  在我打开卧室的同时,一股余香从房里飘了出来。这味道很特别,沁人心脾,
幽香醉人啊!我仅仅只是闻了几下,就有一种身心放松的愉悦感。

  下一刻,我就想起这是齐蔚送的香薰。催情香薰。

  我打开手机的手电灯,看到已经燃毕的蜡烛,以及侧着身子,沉入梦乡的妻
子。脑中情不自禁就浮现出了一场大戏:那就是昨晚妻子一个人在房里点着那些
催情香薰,然后疯狂地自慰。

  毕竟自慰是舒服的,而拒绝舒服,那是反人类的行为嘛。

  我轻轻地爬上床,将身子缓缓钻入被窝。以往妻子都会被我的这些小动作吵
醒,但这次她却一动不动,睡的特别的熟,感觉就算来了个大地震也震不醒她。

  所谓催情香薰,应该也有放松助眠的功效吧!

  看着妻子床头柜上两本厚厚的教案,我想她平时积累的压力一定也够大了。
我想,也许齐蔚的出现,也是她用来舒缓压力的一种途径吧。

  ……

  第二天早上。

  我因为昨晚实在睡的太晚,到这会其实也没睡上几个小时,身体异常疲惫。

  在残存的记忆里,妻子似乎是叫我起床,又好像是叫我别忘记吃早饭。不过
我都没记住。

  迷迷糊糊里,我好像看到妻子和齐蔚背对着我,坐在床边亲密地说话。他们
靠的很近,手臂挨着手臂。齐蔚时不时地就会侧脸看向妻子,笑出浅浅的酒窝。

  我觉得这个场景有点奇怪,感觉像梦,但又觉得很真实。

  我努力地移向他们,想听他们在说什么,可不管如何用力,那近在咫尺的距
离,就像隔着道银河似的,任凭我怎么动,距离都不缩减一分一毫。

  我仰着面,睁开了眼睛,感到有些丧气。

  醒了。果然是梦。

  毕竟昨天的下半夜几乎都沉浸在淫妻的快乐里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我爬起身,看了眼边上的闹钟。

  「10点25分。」

  操。操。操。

  我立刻爬起身,一边脱睡衣,一边冲进卫生间……

  ……

  干我这行的有个好处。那就是不用打卡。偶尔迟到的话,可以编个理由说在
银行,或者在客户公司。

  但我极少用这些理由,因为我觉得太假了。

  「来了呀。」同事问候道。

  「嗯……去了趟银行。」满脸胡渣的我撒谎道。

  「领导刚来你办公室找过你」

  「哦好…」

  ……

  我踏进办公室,想了想措辞之后便拿起昨晚做的企划案,有些忐忑地来到了
领导办公室门口。

  我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

  「来了啊。」领导的语气很平淡,却给我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嗯……早上睡过了,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

  我将昨晚赶制的企划案递给领导,刚准备说一下我的想法的时候,他打住了
我:

  「哦,这个先不急。我是想让你先去一趟上海。刘总家里出了点事,你去那
先暂代下现场负责人。」

  「上海啊……」我心说好远…这是我们最远的一个客户了,「什么时候去?」

  「今天或者明天吧。如果你今天去,你就跟他们的秘书说一声,让他们帮你
订酒店。联系方式你应该有的吧?」

  「嗯有的…」

  我回到办公室,四脚八叉地躺在椅子上。

  我一边挑机票,心里感觉有些难受。这当然不是因为公务舱被订光的关系,
而是因为妻子和齐蔚…

  去上海出差,因为距离太远,少说也要两周。

  而我不在的这两周,我真的怕妻子会和齐蔚发生一些什么。或者应该这样说,
我感觉我如果不在,他们一定会发生什么…

  哎……

  原本我以为,主动淫妻献妻和被人偷家,本质都是妻子被别人操,都是出轨,
没什么区别。但现在真可能要被「偷家」,感觉还是有些区别的…后者总让人心
里有些不舒服,痒痒的。

  我将事情言简意赅地告知了妻子。不过她可能因为在上课,没马上回我。

  到了午休的时候,她向我表示了慰问。

  「好突然啊…」

  「嗯。那个刘总几乎从来没有请假过的。这会家里有事,应该是真的出了急
事吧。」

  「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呀?」

  「领导的意思应该让我最好今晚就去,然后第二天直接上手工作。」我接着
说:「我查了下航班。每天只有两个班次。下午1 点还有晚上10点。」

  「那高铁呢?不过去上海的话应该很远……」

  「嗯,是呀。大概要坐10个小时左右。」

  「好久…感觉那还是坐飞机吧」

  「嗯…我一会就订晚上10点的吧。」

  ……

  吃完午饭后,我拿起公文包便离开了公司。

  可以早些离开,这倒也算是出差的好处之一,等于今天我的任务只有订机票
还有收拾行李了。毕竟其他的事情我什么都做不了。

  ……

  我开着车,返回家中。

  期间路过一家数码商城的时候,我心里忽地有了一个想法:在家装一个摄像
头。

  这个想法很变态,想到的时候我甚至兴奋了一下。就像很多日本动作片里的
剧情一样,老公通过摄像头,发现老婆在家出轨……

  不过现实是现实,正规商场里只有正规的摄像头。如果我放个巨大无比的摄
像头在家里,那就是在搞笑……

  隐藏摄像头的话网上倒是有,但现在买也来不及了。

  想到这,我不由得叹气一口。如果届时妻子会出轨,那我也只能是一个单纯
被戴绿帽的可怜局外人。

  到家后,我从储物间里拖出了我的黑色28寸旅行箱。

  毕竟最少的时间也要两周,多带点衣服总不会有错的。

  我将行李箱用湿纸巾擦拭了一下,然后展开放在床上,开始把衣橱里的衣物
一件一件叠放进去。

  完毕,我环顾卧室。

  床头柜上昨晚燃尽的香薰已经在早上被妻子收走,现在只留有一个相框,里
面是我们的结婚小照。

  我坐在大床上,心里头突然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复杂感涌了出来。

  我依稀记得去年的时候,我也出过一次差。那时候我的淫妻癖还没现在这般
严重。

  我记得那时候我经常会在酒店里,看一些丈夫出差,老婆出轨的AV,以此来
满足自己。当然,就在当时我就有想过真的去做一些变态的事情,比如找别人跟
妻子聊骚,或者是拿妻子的衣物给别人发泄,但也仅仅只是停留在幻想阶段,甚
至我当时觉得,我的淫妻癖只会停留在幻想阶段。

  而现在呢。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里,我就真的实践了。

  特别是这短短几个月里,我的妻子已经当我的面被别人亲吻过,被抚摸过,
甚至我感觉,她喝醉在酒店,在齐蔚车里回来的时候,可能大概率已经被别人从
内而外,彻彻底底地猥亵了一遍。

  我仰头倒了下去,侧过头,习惯性地用鼻子闻着被子上妻子残留下的体香。

  从今晚开始,我将离开这个房间,足足两周的时间不会回来。告别我熟悉的
床单,熟悉的卧室,熟悉的枕头。

  想着想着,心里莫名的感觉有些复杂。

  可能是年纪大了,昨晚熬夜熬伤了。

  ………

  我在床上躺了一会,然后坐起了身。

  我打开床头柜下的抽屉,数了数我跟妻子平日用的避孕套的个数。还剩下12
只。

  然后我又来到卫生间,检查了一下我所使用的日用品的量。

  我不知道我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但是就这么去做了。

  最后,我来到书房,删去了电脑里关于黄色论坛的浏览记录,以及确认好我
珍藏的AV是否都点击了隐藏,是否都删去了播放记录。

  在骨子里,我还是不想让妻子知道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大概6 点左右,妻子回家了。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圆领衬衫,下身是一
条宽松的黑色西裤。

  她很爱这么穿,既正式,又舒适。

  我注意到她的脸色不太好,秀气的柳眉轻轻上扬,眼神看上去有些迷离。

  「怎么了?」

  「嗯?哦……没事」

  妻子立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挤出了一丝笑意,轻声说:「就是一想到
未来两个礼拜看不见你,有点舍不得。」

  「两个礼拜很快的~很快我就回来啦。」

  我上前轻轻抱住妻子,将她揽进自己怀里。

  「你东西收拾好了没?要我帮你收拾吗?」

  「我已经收拾好啦。」我摸了摸妻子的头,然后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刮胡刀,洗面奶,毛巾什么的,都带了吗?」

  「嗯带啦。」

  「嗯…」妻子在我怀里,小声说:「上海夜生活丰富,到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你可别被其他女人迷的神魂颠倒哦。」

  「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老婆!你还不知道我为人?怎么突然说这个,
想也知道这个根本不用担心啦!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用拳头轻轻顶了顶妻子的太阳穴,表示惩罚。

  「哎呀~我只是最近总收到许多类似的出轨新闻啦~」

  「出轨新闻?」

  「嗯~」妻子接着说,「你没收到吗?花里胡哨的什么样的都有…」

  「没收到,什么样的?」

  妻子伸手从西裤兜里掏出手机,然后递给了我,「你看呀~推送的好多新闻
都是这样的。可能是我一开始看了几个……然后大数据觉得我喜欢看…然后就越
推越多了…」

  「八卦老婆~我看看。」

  我接过妻子的手机,然后划开信息栏。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果然都
是男女之间情爱的八卦新闻推送。

  不过这些八卦新闻光看标题就觉得…低俗…很标题党……比如:《丈夫出差
在外电话不通,竟是跟客户女秘书在床上做这种事……》

  我有些无语,特别是看到新闻的来源是叫《讯腾新闻》的时候。

  「这些都是标题党的新闻,骗流量骗点击率的。」我一边说,一边点击标题,
「等点进去,我估计所谓在床上做这种事,估计就是洗床单。」

  然而,当画面一跳转进入正文后,我一下就惊呆了。

  文章的标题变成:《丈夫出差在外电话不通,竟是跟客户女秘书在出轨。》

  内容无弹窗,界面整洁,原原本本讲述了一个丈夫在外,然后跟客户经理秘
书勾搭在一起,双双出轨,暴露兽性的无耻故事。其词藻华丽,描写到位,充分
展现了两人偷情的欢愉,以及双方的渣。好在没有配图,不然就是妥妥的黄色网
站了!

  「你看吧……」妻子小声说,「所以我才让你注意好自己的!」

  我心想,你自己还跟别人都接吻了,这会反倒担心我会做一些不耻之事…
…不过无语归无语,我还是立刻向妻子表了忠心。

  另外,对于这些推送新闻,我问:「你是不是下了什么APP ?怎么还有讯腾
新闻这种山寨的新闻网咯。」

  「没有呀~」妻子拿回手机,「就这两天开始推送的。不过它也没其他广告
之类的,我也就没管它~」

  这时妻子盯着我,嘟哝着说:「我还看过一个新闻。记者暗访,去你们男人
常去的洗浴中心洗脚……其实是做大保健……我看内容就是女技师给你们用手
……你实话实话,你有没有去过?!」

  「啊?」我虎躯一震,「天地良心,我可从没去过!」

  「嗯…哈哈…我是信你的~想你也不会啦。不过难免出差遇到不好的同事,
你可别被带坏了。」

  「那当然啦。」我立刻又向妻子表了一个忠心。

  这个时候我忽然想起妻子跟齐蔚在家里偷偷摸摸干的那些事,头一热,说:

  「对了。你这些推送的八卦新闻,可不止男人干坏事。女人干坏事的也不少。
你可也注意了!」

  「我就更不可能了!而且我能跟谁啊。」妻子的小脸一红,转身去拿桌上的
水杯。她的语气倒是坚定万分,没有任何破绽。

  看到她这幅模样,我一下来了兴致,笑嘻嘻地打趣说:

  「比如学校男老师啊。学生家长啊。反正多的是男人。」

  「反正我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妻子喝了口水,语气强硬,态度坚决,然
后又把皮球踢到了我这里,「倒是你出差在外面面对的诱惑大,要好好注意!」

  我跟妻子拌嘴又说了几句之后,她就去了厨房,开始做晚饭了。

  饭桌上。我想起妻子昨晚床头上厚厚的教案,问道:

  「最近学校怎么样?」

  「就那样呗……」

  妻子叹了口气,欲言又止。在我的追问下,她继续说:「考的好的时候,家
长都配合,都夸奖。一旦考的不好,铺天盖地的质疑就来了。」

  「最近没考好吗?」

  「嗯。上周考的试,昨天出成绩和排名了。我们班考的挺差的。」妻子露出
一副忧心忡忡的面色,「比我预计的要差好多。估计这几天家长们就要来找我了。」

  「这些家长也够烦的。考的不好就来找你,找你有什么用。」

  「有的找我,希望我能督促他们的孩子。这还算好的。但有的就单纯想拿我
出气,上来就警告我,让我去教别的班,让更好的孩子来教他的孩子。还说自己
的孩子很聪明,就是我不会教的问题。」

  「单看这一点,小杰爸爸倒是不错。」我神助攻齐蔚道。

  听到小杰爸爸这几个字,妻子明显愣了一下,随后小声道:

  「是啊……」

  我继续助攻,心里开始异样的性奋起来:「如果每个家长都跟他这样就好了。
对了。这几天我不在家,如果那个小杰没饭吃,你倒是可以把他喊来我们家吃呗,
跟你做个伴也挺好。」

  「顺其自然吧…」妻子顿了顿说,「你怎么现在表现的那么大方呀,我记得
当时去他们家做饭你还不开心呢。」

  「那不是一开始不熟悉他们嘛。当时你去他们家,小杰爸爸可能会在。好歹
他也是个男的,我肯定不放心。」我笑着说,「不过现在我们认识了。那天他来
我们家,我对他印象还不错。感觉他是一个挺可靠的人。想必他孩子应该也挺乖,
来我们家问题不大。」

  妻子吞了一口米饭,试着让自己显得自然一些,然而她涨红的脸早已出卖了
她。

  「这周估计很多家长要来找我麻烦…我想应该没空管小杰了。而且他们的事
…也已经结束了~顺其自然吧。」

  「嗯~顺其自然吧~」

  我看着妻子,补充道:「万一那些其他家长找你麻烦,你记得跟我说,别自
己一个人扛着。」

  「嗯嗯。」妻子挤出了一丝笑容,「麻烦归麻烦,不过也都是小麻烦~我会
跟你吐槽的~」

  ……

  晚上8 点,我出发去了机场。在家门口的时候,我深情地拥吻了我那温柔美
丽的妻子。然后我们互相叮嘱了对方。

  9 点,我办完登机手续,托运了行李后,径直走进了安检口,然后一个人坐
在了候机厅候机。

  我隐约感觉妻子还有什么心事没对我说,但我觉得既然她选择不说,那一定
是有她的道理。也许说出来只会徒增她的烦恼吧。也或许只是我多虑了。

  我看了眼大厅玻璃墙外面的漆黑夜色。晚上的航班,或多或少让人有些落寞
啊。

  10点整的时候,飞机按时起飞。此时我已经跟妻子互道了晚安,因为等我降
落已经差不多快1 点了。不过我答应妻子,下飞机之后还是会给她发一条报平安
的信息。

  2 点的时候,我抵达了下榻的酒店。简单冲洗一下之后,我躺在了陌生的大
床上。

  出于认床,也可能是累过头了,我这一下反而有些睡不着。

  哎。寂寞的夜晚,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想来想去。

  我从床上爬了起来,坐在桌前,用笔记本电脑登陆了论坛。

  当我登录账号后,我却感受到了一阵失望。消息提示上只有寥寥的几条新信
息,这与昨晚的狂热形成了相当大的反差。

  我点开信息,依旧是一些大相径庭的话。

  虽然基本都是:「你老婆真是个骚货。我也想操。有联系方式么?」

  但我还是看的不亦乐乎,只是有些太少了。

  出于一种无聊,我开始逛起了别人的帖子。

  我发现早在前几天,就有一个异常火爆的帖子,比我的还火爆,足足有1000
多条评论。

  它的标题是:「美女已婚老师欲求不满,今日终于勾搭到手。成功给她老公
戴了绿帽。」

  美女已婚老师!

  光看到这几个字,我就知道它火的原因了。

  没有任何犹豫,我点进了这个帖子。

  可能是图片很大,所以加载有些慢。看架势的话,一共是有5 张超高清照片。

  发帖的人是一个论坛年龄显示8 年的兄弟。ID叫做甜茶。

  因为图片没加载出来,我就先点进了他的主页,查看了一下他的过往。

  这位兄弟发帖不多,不过个个都是精品,看来是一位大佬。我心里盘算着等
看完这几张美女教师图之后,再去欣赏一下他的其他作品。

  毕竟我的老婆也是一位美女教师。

  当我返回原贴的时候,那5 张照片已经弹出了它的轮廓。光看轮廓的大小,
就知道是用好相机拍出的超高清照片。B 毛都能看清的那种。

  虽然这个帖子没有具体文字叙述,但就这位大佬以往的作品的人气来看,他
说是美女已婚教师,那应该就是美女已婚教师,其他的故事情节任凭看客意淫。

  我盯着第一张图片的轮廓。

  一点,一点的。照片开始从下往上开始加载了出来。起初是白色的长方形,
当加载出一双白嫩的小脚时,我才知道那些白色是床的被单。

  然后又是一点,一点…衔接着嫩脚的两条小腿慢慢加载了出来…它们是往两
个不同的方向延伸,直到露出膝盖我才想到是腿被分开的样子。

  接着是白嫩的大腿…它们开始往一个中心收束…最后收束到了一个粉嫩的私
处……接着是阴毛……接着是被撩起的黑色裙摆……

  被向上撩起的裙摆很长很宽,以一个扇形不断向上延伸,就像是没有边界一
样,一点,一点慢慢加载出来。

  不知道为何,对于这样一幅白皙的躯体,我竟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不过毕竟
身材好的女人,其实身型都很像。要知道我那同为教师的美丽妻子也是这样的火
辣身材。

  然后下一秒,整张照片一下就全部加载了出来。

  照片里,女人的脸或者说整个头部,都被一条男士的灰色平角内裤挡住。她
的手弯曲着搭在头顶,压在了她的秀发上面。她胸口的衣服被拉了下来,白嫩的
脖颈,诱人的锁骨,还有那对丰满的奶子全部露了出来。

  在这下面,就是刚才那一坨裙摆。它们被全部堆在胸的下面,就像盖在肚子
上的被子。

  然后在它的下面…便是她打开的双腿,粉嫩的私处。

  当整张照片全部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真的闪过一阵的恍惚。因为去掉脸,
其他的地方跟我的妻子真的太像了。但是也仅仅是像,因为我无从确认。

  只不过那身材,那黑裙,甚至那披散在床上的秀发,都跟妻子有数分相似。
不过当然,我妻子可摆不出这么骚浪的姿势,至少我想象不出会是什么样子。

  也就在这时,第二张照片也加载了出来。

  女人的姿势跟第一张差不多,头部还是被灰色的平角裤挡住。只不过这次私
处里插着一根紫色的自慰棒。我不知道这根自慰棒有多长,甚至不知道它到底是
不是紫色的,因为我只能看到它的紫色握柄。

  很快,第三张也跳了出来。

  下半身的姿势还是一样,私处里依旧插着自慰棒,只是这一次女人的两只手
放到了胸前,挡住了两颗小葡萄。

  下面是第四张。

  姿势与上一张相同,只不过这张照片的左侧,出现了男人的肉棒。照片里女
人白皙的小臂微微抬起,握住了这根下流的东西。

  再下面是第五张。

  女人的小腹多了一滩乳白色的液体,边缘处还有液体滑下的痕迹。她私处里
的自慰棒被取了出来,留下了微微张开的穴口,火红火红的。

  女人的胸口则盖上了一张白纸,上面是发帖人的手写ID,甜茶。

  在粗略看过这几张照片之后,我的肉棒微硬。

  因为不得不说,照片里的女人身材真好。再加上这是一个出轨的骚货教师,
真是合我的胃口。

  我就像看我自己的帖子一样,也开始浏览起他帖子下的评论。

  大多都是吹捧甜茶大神或者是恭喜他的。比如:恭喜茶神喜操美女骚货。

  还有就是问他,这个人妻婊子的穴什么味道?

  甜茶回道:淡淡的花香,有点甜。

  让我比较意外的是,下面竟然还有齐蔚的评论,不过他只留了一个微笑的表
情。

  而这位茶神则俏皮地回了嘿嘿二字。

  信息显示,这几张照片已经被下载了足足62000 多次。而我的那几张也就8000
多次。

  有时候我挺想不通的,为什么总有人可以轻松地操到别人花大价钱娶回家的
妻子。

  后来转念一想,人啊,都是不知道满足的,都是寻找刺激的。

  ……

  看完这篇出轨人妻教师之后,我体内的欲望一下膨胀了。当然,这股欲望不
是像一般男人一样想操这个女人,而是愈发期待自己的妻子也能像照片里这个女
人一样被别人玩弄。

  变态吗?够变态的。

  我这越想,心里就越是痒的厉害。

  我原本想给齐蔚发条微信,告诉他我出差了,我的妻子一个人在家,你可以
行动。不过最后还是删了。

  我打开妻子的朋友圈,不知怎么地就开始看起了她以前发过的动态。

  妻子现在应该睡了吧?

  不知道她睡的好不好。

  不知道她会不会想我。

  不知道她会不会正在舔别人的肉棒……

  一边舔别人的肉棒,一边想我…

  哎

  这该死的淫妻癖!

  PS:下一章就正式开始搞事情了,这章全部整成过渡吧!

  多的也不说了,如果你还喜欢这篇,想快点看到更新,就多多点赞支持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