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被处决的男孩子】【作者:敏 (kwanmingmin)】

第一文学城 2022-11-26 03:08 出处:网络 作者:敏 (kwanmingmin)
0 【被处决的男孩子】【作者:敏 (kwanmingmin)】 作者:敏 (kwanmingmin) 字数:3209   
0

【被处决的男孩子】【作者:敏 (kwanmingmin)】

作者:敏 (kwanmingmin)
字数:3209
  

      ***    ***    ***    ***
              被处决的男孩子

  政变突然来临,某国的独裁总统夫妇被叛军杀害于总统府前。

  一支叛军攻进总统府的地下室,拘捕了总统的三个儿子:十八岁的马克,十
四岁的奥利弗,以及八岁的艾萨克。三个男孩子被吓得颤抖着举起双手。他们被
叛军扣上手铐,押送到军事监狱,那个被称为「有去无回」的地方。

  马克、奥利弗和艾萨克被囚禁在军事监狱的地下囚室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一名军官来到宣布他们的判决。

  「革命委员会刚刚判决你们犯了反革命罪,情节严重,处以死刑,并剥夺所
有个人财产。」

  马克嘀咕着,「这样的决定,用得着花一整天吗?」

  另一名军官对他们说,「按照革命委员会的判决,你们的个人财产必须剥夺,
包括你们身上的所有衣服。」

  马克知道抵抗只会徒劳无功,他示意弟弟们服从。很快,他们就脱得一丝不
挂。

  三个赤身裸体的男孩子,被三个士兵分别带到他们各自的囚室。囚室里唯一
的设备,是一张陈旧的床,床头各焊接上一副手铐。三个男孩子分别被制伏在床
上,双手铐上。

  在三个士兵离开前,他们分别对三个男孩子说,「按照你的父亲制订的规矩,
每个犯人都要对他的行刑官奉献一笔,确保行刑顺畅。然而,你们的财物已经被
没收了,只怕你们得奉献一点别的东西。」

  行刑官首先来到马克的囚室。马克并不害怕,他只是愤怒。

  马克是一个刚成年的男孩子,他的肌肉线条接近完美。他曾经亲近过总统府
的一名侍女,因此他并不是处男。

  行刑官把马克的双腿抬起,然后干他的菊花。尽管他试图挣扎,但他的双手
被铐,挣扎没有效果,行刑官很轻易地鸡奸了他。

  「你的抵抗会受到代价。」行刑官一手拿着利刀,挥向马克的下体,割去他
的阴茎和两颗睾丸。马克立即昏倒。

  接着,行刑官来到奥利弗的囚室。奥利弗很是害怕,然而他遵照要求,打开
双腿让行刑官得到他所想要的。

  当行刑官干完奥利弗的菊花,他说,「不错,考虑到你的恐惧,你表现得不
错。」行刑官拿起利刀一挥,割去了奥利弗的阴茎和两颗睾丸,然后离开。

  最后,行刑官来到艾萨克的囚室。艾萨克知道他的命运和哥哥们一样,而且
同样惊恐。

  不过,他对以往听过的囚室的故事感到好奇,甚至有点期待。因此,行刑官
看到的是,一个男孩子已经预备好,愿意受刑。

  当行刑官干完艾萨克的菊花,他满意地说,「你表现得很好,我会确保你受
刑畅快。」他拿起利刀一挥,只割去了艾萨克的两颗睾丸,便离开了。

  军医简单地为三个阉孩子缝合好下体,每天清洁伤口。直到第七天,三个阉
孩子的伤口稍为癒合后,他们便被集中到另一个较大的囚室里。

  当他们正在猜测接下来会发生甚么时,行刑官便出现在艾萨克的身后,把他
的双手反绑,接着把马克、奥利弗的双手也反绑了。三个阉孩子被绑好后,他们
便被带离囚室的通道,那条被称为「不归路」的通道。

  当他们走到通道的尽头,他们便明白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因为他们眼前是
一副巨大的绞刑架,上面吊着三根绞刑索。

  正如他们已经进行过很多次,行刑官和他的士兵们把三个阉孩子推到绞刑架
上,各就各位。士兵把每个阉孩子的大腿用皮带绑好,然后把行刑索套上他们的
颈项。

  最后,他们把三个阉孩子的双眼用黑布蒙上。受刑人被蒙眼后,总是显得镇
定一点。

  当马克发现已经没有半点希望时,他说,「我们已经不能制止这些暴行,我
们今天会死在这里,但是我们会有尊严地死去,不会哭!」

  士兵把艾萨克蒙眼后,扯了扯他仅余的小阴茎,使他满脸通红。

  行刑官说,「放松吧,很快你们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三个阉孩子已经预备好死亡,行刑官正在享受看着他们的裸体。六条大腿之
间,没有一颗睾丸,只有两道疤痕和一条仅余的小阴茎。

  行刑官拉开控制桿,打开绞刑架的活门,三个阉孩子应声坠下。

  艾萨克柔软的颈项立即断裂,甚至被活门打开的声音盖过了。在他的小阴茎
停止上下晃动之前,他的心跳就已经停止了,在完全没有知觉中死去。

  奥利弗的生命维持了一段较长的时间。他的颈项同样在下坠时扯断了,即时
失去知觉,然而他的心跳维持了数秒,也停止了。

  马克的绞刑索长度不足以扯断他的颈项,只是把他的气管扯紧了。坠下的马
克很惊讶自己还活着,但他很快就感到窒息。马克惊慌地在空中踢腿挣扎,像在
踩踏些甚么,然而他踩不到任何东西让他站立。

  马克挣扎了数十秒之久,直到他因缺氧而昏倒过去。数分钟后,他的心跳才
慢慢静止。马克和他的弟弟们一样死去了。

  行刑官欣赏了三个阉孩子的裸尸。在命令士兵把他们取下来之前,行刑官摸
了摸三个阉孩子的下体,拿起利刀把艾萨克的小阴茎也割下。

  「这样就完整了。」

  三具裸尸被马上火化,在政变发生的一个星期后,总统的三个儿子只有生殖
器被保存下来。

  在那之后,革命委员会陆续判决了不少青年男子死刑,数千个受刑人被赤身
裸体阉割后处决,史称为「阉割恐怖时期」。

                 完

     (故事概念来自TheHangman'sPrice)

               (番外篇)

  希德是一位前政府高官的十五岁儿子。在革命委员会统治下,他被判处死刑。
反革命罪的真正代价,却是被当众阉割后,赤身裸体吊死在绞刑架上。

  在囚室里度过两星期后,希德知道自己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两名士兵进入希
德的囚室,其中较高级的那人说,「时候差不多了,下床脱衣服吧。」

  希德对于在士兵面前脱衣服,感到有点尴尬。他尝试扮个鬼脸遮羞,但士兵
并不理会。希德开始担忧起来,当他脱掉内裤的时候,他不安地张望四周。然而,
士兵保持冷静,对于裸体的男孩子完全不感兴趣。

  较低级的那名士兵把希德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希德惊讶地向后看着,他的小
阴茎随之勃起。熟练的士兵很快就把他的双手绑好了。

  希德被士兵推着,走到他人生的最后一段路,前往绞刑场去。一道大门在希
德面前打开,他走到阳光下,外面围观的群众便吆喝起来。一分钟后,他便发觉
面前的构造物就是绞刑架。

  希德被推到绞刑架下的楼梯前,他的双腿开始发抖,但在士兵的扶持下继续
前行。希德走得有点笨拙,没有双手的平衡,需要士兵协助才不致跌倒。

  较高级的士兵抓住希德的手臂,使他站到绞刑架上的正中位置。希德尝试挣
扎,但他的眼睛无法离开面前的绞刑索。

  较低级的士兵确保希德站到正确的位置后,开始把绞索套到他的颈项上。另
一人则把他的双膝和双脚分别绑紧。这时候,希德看了看外面的人群,寻找一丝
同情的目光,却找不到。

  现在,较高级的士兵宣读希德的罪名。希德在听,但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完
全听不进去。

  宣读后,较低级的士兵便一手抓着希德的生殖器,一手拿出小刀。希德的小
阴茎坚硬地勃起,当它被士兵的手触碰,一股奶白色的精液便不由自主地喷射出
来,落在绞刑架的地板上。

  那名士兵的右手一挥,希德的阴茎和睾丸便和身体分离,鲜血不断从他的下
体涌出。希德的眼前一黑,昏倒在绞刑架上,然而他的颈项已经被绞索套住,使
他的身体呈半站半跪的姿势。

  这时候,两名士兵退到一边,准备打开绞刑架的活门。一名全身赤裸的阉孩
子,在群众的吵闹声中,准备迎接死亡。

  士兵打开活门,希德应声下坠,不到半秒便掉到绞索的尽头。

  没有人知道希德是否立刻死亡,还是之后数十秒后才死去。但是,一分钟后,
他肯定死去了。

  按照惯例,这名赤裸裸的阉孩子将被悬吊一整个小时。两名士兵把希德的阴
茎和睾丸挂在旁边的铁钩示众,增加他的羞耻。

  一小时后,希德的裸尸被取下,他的下体只剩下一个大洞。他的尸体和生殖
器,都将被在场的群众出价竞投,作为煮食或巫术用途。

  当希德的下体还在淌血时,下一名男孩子已经住进同一个囚室里去了。

                 完

     (故事概念来自Sydney'sExecution) 0 h的没有,与其说小黄文更像是一篇大纲。骨架还算结实就是一点肉都没有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