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极品火修仙子韩雅蕊被小黄毛胖子云峥用淫纹调教为母狗】(01

第一文学城 2022-10-24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李轩 字数:13585                  1   韩雅蕊是青云门的内门弟子,作为拥有火灵根的火修,如今习得火莲术,打
作者:李轩
字数:13585

                 1

  韩雅蕊是青云门的内门弟子,作为拥有火灵根的火修,如今习得火莲术,打
得半个宗门的年轻弟子抬不起头,不过韩雅蕊虽然有些高傲,却是有这个资本的,
她是青云门近二十年以来资质最高的弟子了。

  如今在山下,御火莲乘风,一头红色长发飘摇,那门派特有的白衣云饰,衬
托得她整个人宛如仙子一般。

  山下的小镇里,突然多了这样一个美人,自然是吸引了大多数人的目光。

  即使是保守的青云门服饰,也无法遮掩住韩雅蕊完美的身材,那呼之欲出的
巨乳,偶尔跳动一下,让所有男人的心神都不由震动。

  藏在黑色瞳孔里的锐利光芒,却又能够让每一个人男人都生出自卑之心,哪
怕是青云门的少主赵文祥也不敢多看一眼。

  特别是最近,韩雅蕊的火灵根竟然又纯澈了三分,这是万中无一的奇遇,整
个人也是滋生出一种遮掩不住的霸道的热烈如火的气质,这种交织着冰雪的清冷
和火修独有的火辣,造就了韩雅蕊独特的气质。

  更不用说成了修仙界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只是按部就班地修行,就足以飞
升了。

  韩雅蕊也是受到了门派的大量资源倾斜,无数的灵石和天材地宝都源源不断
送往她的宅子,每次赵文祥都是亲自上门交接。

  对于赵文祥,韩雅蕊也是颇有好感,作为少主也是风流倜傥,只是性格有些
憨直,倒也是让她放心,至少以她的强势性子,如果赵文祥也是有想法的人,怕
是有些不好相处。

  对于宗门默认两人以后会结为道侣的事情,韩雅蕊也没有什么在意的,对于
她来说,赵文祥不惹人厌,宗门也是倾注了大量心血在两人的身上,有些事情大
概就是这样,像是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旁人看来也是非常羡慕。

  只是赵文祥过于老实,两人一点实质性的进展也没有,摄于韩雅蕊这样的气
场,若是动怒起来,一个眼神就让人生不出反抗的心思。

  今天的韩雅蕊是来寻找一味珍奇的药材,她寻到了上古的三花聚顶丹,其中
的药引玄霜,始终找不到。

  倒不是很稀少,而是这么多年以来,至少有几十个炼丹大师,把几十味药材
都命名为玄霜,让她也不由一阵头疼。

  很快她就被一个小地摊所吸引了,一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子,还有一顶桀骜不
驯的黄毛,身材矮胖矮胖的,守着一堆药材叫卖。

  一身修为都不算入流,还有一些让她感到不舒服的气息,这应该是一个魔门
散修。

  魔门本来就过得很惨,散修就是两个字,更惨。

  但是小胖子地摊里却是有一些珍稀的药材,依他的本事,不足以采集到的,
相信是有一些本事。

  一阵望气术,虽然看得出他资质极差,灵气浮躁,特别是有些双修的迹象,
倒是没有杀过人。

  如果是沾有人命,韩雅蕊顺手就是一剑斩了,对于只是有些贪财好色的黄毛
小胖子,她也不是那么不辨是非,或者说,她只觉得这个小胖子猥琐至极,甚至
会脏了她的剑。

  就是这一念之差,韩雅蕊没有料到,最终会落在这个小胖子手上,受尽凌辱
和调教,甚至于变成他的专属性奴,最可怕的是,她的身心都被征服了,以前那
个让人瑟瑟发抖的冰山女王,一到小胖子的手上,就变得淫荡无比。

  黄毛小胖子名叫云峥,也没有什么背景,跟着一个不正经的师父修习了两年,
师父也是当年一个有名的好色的魔修,被仇家追上来,扔下半本床习录就跑了。

  床习录也是一本奇书,开篇就是阳根短于22厘米者不宜修习,必定走火入魔。

  云峥的师父很悲催,就差两厘米,好在他收了这个天赋异禀的徒弟,足有三
十厘米的大鸡巴。

  按照床习录,阳根越是粗大,修习起来就越顺畅,只可惜还有一个要害的地
方,那就是必定需要极品的炉鼎,不然也是事倍功半。

  就是这么一本要求奇高的淫乱功法,云峥也是认真修习了很多年,原因也很
简单,人穷,没有别的功法可以修习。

  好在,虽然境界很低,基本上无法与人动手获胜,却是学了一堆不正经的双
修和调教手法,还把床习录里的五行遁法学了一个精要,平时靠着坑蒙拐骗,也
是祸害了不少可爱的女子。

  那些可爱的女子被云峥调教过后,都是死心塌地的,可是云峥还是不满足,
他想要一个完美的炉鼎,只是一直没有遇到适合的目标。

  虽然云峥从韩雅蕊出场的时候就注意到了,但是他也是知道,那强大的气场,
分分钟就是秒杀他的存在,甚至来不及遁逃。

  只不过他最近从床习录里领悟到了一种奇妙的淫纹,其他人都不识得,这种
淫纹很是玄妙,并不会一开始就有强烈的作用,反而是一点点影响人的思维。

  那些花纹是如此的精妙,却不被多数人所认识,云峥也悄悄地在一些贵妇人
身上做了尝试,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效果不是那么强烈。

  可是等到了淫纹慢慢起了作用,就会趁着家里人不在的时候,偷偷跑到了云
峥的小破屋里,哪怕是跪着,排着队饥渴地等待云峥临幸,只要能被他用大鸡巴
操到高潮,都是值得的。

  不过也是最近操了太多贵妇人,导致他修为暴涨了一些,更是根基不稳了,
对此也是颇为头疼。

  云峥还在为自己体内双修的灵气不稳而头疼,却不想韩雅蕊走到了他的面前,
有些眉头紧锁,她看了一下药材,多半是炮制得很低劣,手法太差,起码毁了一
半的药性。

  另外一边的伪装成符阵的淫纹,云峥也是一个半吊子的符阵师,基本上一窍
不通,全靠淫纹来糊弄人,就连韩雅蕊也觉得有些新奇,哪怕是她也看不出其中
的玄妙,只是隐隐觉得不妙,沾染上就会异常悲惨。

  韩雅蕊有心把云峥捉了去宗门,让宗门里的人好好审视一番这些纹路,或许
有意料之外的收获,却不想看到了有人来询问,云峥也是满嘴跑火车,一个寻常
的火莲,都要被他吹成了万古未有的神物。

  那人也是衣着华丽,看来是富家公子,不知道路数,就要掏钱了,韩雅蕊看
到那衣角的赵氏令牌,也是青云门赵氏,不由出声提点一二。

  云峥是瑟缩了矮胖的身子,那富丽的公子当场暴怒,原本是想展露财势,让
美人倾心,却变成了卖弄,让人看穿了浅薄,当场就撩起袖子要打人。

  这些场景,坑蒙拐骗被识破了,跑路就是,虽然是颇为灰头土脸,到底是没
有挨打。

  原本想要追上去,韩雅蕊却发现周围还有好几股魔修的气息,看来是垂涎她
的美色了,也是丝毫不慌乱,来到了郊外,将他们全部引诱了出去。

  还以为可以轻松解决,却不想头人居然掏出了万年玄冰,这对于普通人多有
补益的宝物,正是死死克制住了韩雅蕊刚晋升的火灵根。

  韩雅蕊脸色有些难看,不是因为她的胜算渺茫,而是因为宗门应该是出了内
奸,不然不会将她火灵根晋升期还未稳固的消息传递出去。

  一番恶战就这样展开,咬着唇,韩雅蕊让他们见识到了绝世天才拼命起来会
有多么强悍。

  硬是强挨了两下,用出了寂灭红莲,将这些魔修烧了一个一干二净,自己也
是脱力,只是那个头人也是藏了一个金身弥勒,反伤了她。

  那个个高手修为不逊于她,最终换来的却是两败俱伤,感觉到了无比的虚弱,
她抬头看了一眼,好像看到了一个猥琐的黄毛小胖子。

  云峥也是一阵头疼,他们刚好在他的地下室附近伏击,只能说这就是魔修的
默契,这里真是一个对良家女子下手的好地方。

  只不过现在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韩雅蕊,在击杀了敌人以后,也是被火莲烧
去了大半的衣裳,被他看了去,怕是不死不休的节奏。

  大着胆子,把这个美人抱着,到了偏僻的另一处住所,拿着韩雅蕊的储物袋,
当真是发了横财。

  特别是那柔软的奶子,手感是真的好啊,屁股也是翘得老高,只是这么平放
就千娇百媚。

  从韩雅蕊的储物袋里找到了足够珍奇的材料,可以制作出非常上等的淫纹。

  云峥有些犹豫,但是一想到能够彻底征服这个绝世大美人,就止不住的心动,
开始凝神静气,制作材料。

  天知道韩雅蕊的身体是有多么诱人,云峥也是用光了所有的定力,才把淫纹
绘制成功,就在韩雅蕊细腻白皙的小腹上,多了一个极为精致的淫纹,那看了起
来有些色情和暧昧的淫纹,充斥着淫荡的气息,又像是爱情的桃心装饰,又像是
沉沦的地狱链接。

  画完了以后,云峥也是一阵虚脱,感觉到了一阵无力,整个人晕了过去。

  「是你救了我?」

  韩雅蕊有些情绪,但是遮掩得很好,环顾了四周,很难想象一个人可以在这
么脏乱差的地方居住。

  「我就是刚好路过,顺手而已。」

  云峥有点贪婪地多看了几眼,韩雅蕊此时还是穿着简单的亵衣露出了手臂和
大腿,小腹也是带着闪亮的淫纹,要再过一些时间才能彻底稳定下来。

  换做以前的韩雅蕊,绝对不会在任何男子面前裸露这么多的肌肤,只是不知
道为何对于这个黄毛小胖子有些说不出来的好感和怜惜。

  才十二岁吧?小小的个子,一米三左右,还是矮胖矮胖的,一定吃了很多苦,
受了很多的嘲笑吧。

  「这也是你顺手而为的?」

  韩雅蕊终究还是没有忍住,她指了指自己的淫纹,显然对于一切有了不好的
预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没先到自己竟然阴沟里翻了船。

  没能忍住,伸手摸了摸淫纹,似乎有些奇妙的感觉在她身体里流淌着,还感
觉到了从云峥那里传递过来的主人气息,他们就这样纠缠在了一起。

  虽然有些抗拒,但是这淫纹的花纹竟然是在如此的玄妙,让她的心神完全有
些恍惚,有一种大道的气息引诱者她,一旦她顺从而不抗拒,就会得到极大的满
足和快感。

  云峥没有回答,只是扔出来了一双黑丝和高跟鞋,相比于只穿内衣,哪怕是
多一件遮挡物也是好的,即使是这样羞耻的装扮,了解了当下的情况,韩雅蕊也
是毫无犹豫,当着云峥的面,就穿了上去。

  那双修长的腿,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如此居高临下,却想着身着清凉,被
云峥看了许多身子,双腿就有些打颤,好像遭遇了什么特别的刺激。

  而满足了主人嗜好的韩雅蕊,也是得到了无数快感的反馈,那亵裤居然就湿
透了,有淫水在滴落,这是清修许多年的韩雅蕊从未体会到的快乐,有那么一瞬
间的晕眩,甚至忍不住再跟着感觉走。

  用了极大的毅力,克制住了那些淫乱的想法,韩雅蕊低下头,用带着妩媚的
神情和云峥说话。

  「云峥是吧,给姐姐想办法解决了这个东西,姐姐以后给你在青云门谋一个
出路如何?」

  韩雅蕊发现自己对于云峥似乎不是那么抗拒,还有些真心实意为他打算的意
思,好像把她当成自己一个不懂事的小弟弟。

  「这个淫纹是没办法解开的,我现在就是赐予你一切的主人,不服从只有死
路一条的。」

  云峥还是有些没有调整过来状态,哪怕是他调教过了无数的女子,只是眼前
这个黑丝高跟,充斥着冲击力的红发火修,太具有气场了,压得他有些反应不过
来。

  韩雅蕊也是有点头疼,哪怕是知道了这个答案,现在确认了一番,还是不知
道如何解决。

  如果云峥愿意做她的弟弟,她也是不介意多照顾一个弟弟,许多宗门的师妹
也是被她当做妹妹一样照顾的。

  可是从淫纹那里传递来的信息,她是察觉到了,这个小孩子竟然满脑子的黄
色废料,起码有几十种淫乱的想法,不受克制地传递过来。

  那些放大的关于她的淫乱场景,好像在侵蚀着她。

  虽然大多数的淫纹功效有异,但是通用的一些影响女奴神志,改变女奴的想
法都是颇为有效的。

  她身上的淫纹也不例外,增加对云峥的服从度,虽然速度因人而异,但是她
最终也是难逃完全的臣服。

  还会增加对云峥的好感度,效果随着服从度的上升而上升,最终是无可自拔
地爱上他。

  其中增加敏感度和快感积累速度,她已经感受到了,身子发虚,有点本能的
渴望。

  最糟糕的还是无法逃跑以及杀死云峥,这淫纹已经将他们牢牢捆绑在一起,
还是那种极度不平等的契约。

  虽然现在还可以反抗,但是反抗会有不同程度的惩罚,即使反复拉锯,一次
次更强烈的惩罚和快感的奖励,都会把她推向极乐的深渊。

  倒是最后那个会增加除云峥以外雄性的厌恶度,反倒是不那么难以接受,书
上写着那些厌恶度随着服从度的上升而增加,最终是把除云峥外一切雄性当成恶
心的烂肉。

  这世间的男子,哪里值得她倾心——嗯?这其中自然不包括云峥。

  韩雅蕊更加头疼了,她不知道怎么处理,新的要求已经传递过来了。

  一阵一阵酥痒的感觉,在她身上泛滥,只因为她拒绝了云峥的要求。

  「那么,作为主人的女奴,应该脱去内衣,让主人好好欣赏你那下贱的奶子。」

  云峥很快就进入了调教的角色,发出了指令。

  身着黑丝和高跟鞋,身上只有一些亵衣,只怕是很多贵妇人都不能接受的情
趣装扮,就出现在了高傲又不可一世的韩雅蕊身上,而她此时脸色红润,对抗着
指令,不愿意脱去内衣。

  那种搅动她身体的酥痒,既像是一种惩罚又像是一种引诱,不是那么难以忍
受,却可以一次次让她好像在温柔的爱抚里达到高潮。

  「这么和姐姐说话……可是不乖哦……等姐姐找到了解决淫纹的办法……一
定要把你吊起来……哈……」

  韩雅蕊性子里充满了坚韧,加上淫纹还是初显功效,竟然被她硬生生克制了
第一波的惩罚,只是那酥痒立马升级成了电击一般,带一点疼痛的感觉,让她也
放不下狠话。

  「就是这样,主人可是等着蕊儿求饶。」

  掌握到了主动权的云峥,反倒是更有兴趣了,一开始就投降求饶,那才不是
这个天之骄女,只是如今看着她黑色高跟鞋,带着颤音,身子有点发抖,强装镇
定,才是真的有趣。

  就是对抗着那些惩罚,韩雅蕊一点点在云峥面前穿上了衣服,犹豫了一下,
终究还是没有脱下黑丝和高跟鞋。

  只是穿上衣服才傻了眼,全力对抗时,没想到穿上的反而是一件青云门同款
的情趣内衣,虽然看起来差不多,却是修剪过,刚好能够露出小腹,材质很轻,
风一吹就能看到半边的屁股。

  难怪她可以不是那么艰难地抵抗,原来算是满足了云峥情趣内衣的渴望。

  可恶,这种顺从带来的快感越发强烈了,甚至于让韩雅蕊有些怀疑自己的定
力了,看着云峥时,也没有那么多抗拒的想法。

  不是一个猥琐的矮小的死胖子,反而是自己的一个受尽欺负的小弟弟,而且
不管怎么样,他的确是救了她啊。

  她怎么可以对救命恩人这样,从来都不是恩将仇报的人啊,不如就满足一下
他的癖好,叫一声主人也不算什么吧。

  只要他不会有更多过火的举止就是了,想到这里韩雅蕊也是有点柔情,望向
云峥的眼神里,多了一点母性的光辉,好像是在满足一个不懂事的小孩罢了。

  就这么一个小孩子,还能对自己做什么不成,就算是自己撅起屁股趴在他面
前,他都不一定能操到自己,更不用说把她操到哭爹喊娘,整个人都坏掉什么的。

  韩雅蕊看着眼前这个黄毛小胖子,真的是人小鬼大啊,还不到四尺的身高,
看站起来还有点小小的可爱,当然了,这时在韩雅蕊的眼里,普通女人看了多半
会觉得有些猥琐,或者说特别的猥琐。

  受到了淫纹的影响,在韩雅蕊眼里的云峥是自带光环的,只要不是一上来就
做特别过分的事情,她都会觉得云峥只是一个还不太懂事的小孩子罢了。

  看他一个人流浪在外,也是受了那些坏人的影响才会变得这么奇怪吧,虽然
看着冷傲,但是韩雅蕊内心还是有些善意的,只不过大多数时候她都不会选择表
达内心的情绪。

  也是天生和云峥有缘吧,如果是普通人敢对她这样下手,那她一手火焰就给
人灭了,烧得灰都不剩。

  就是云峥这小孩子的模样,才能让她放下不少的戒备心,还有就是淫纹的指
引,让她对于云峥颇有好感,看着他这样似模似样想要调教自己,差点就笑了出
来。

  也是起了一些戏弄的心思,摸了摸云峥的脑袋,一头的黄毛看着有点可爱啊,
而且头发的质感也很柔软,让人感觉很舒服。

  「还是一个小孩子,怎么心里都是这些肮脏的想法。这样吧,以后就叫我蕊
儿姐姐。好好听话的话,姐姐就照顾你,但是如果你要是还是那么顽劣,姐姐手
里的火焰可是很会调教熊孩子的哦。」

  韩雅蕊试着开始安抚云峥,还打算使用火焰威胁一下,熊孩子嘛,稍微让火
焰吓了一跳就可以听话的,但是由于火焰是威胁云峥的,受到了淫纹的阻止,这
还是韩雅蕊第一次召唤火焰失败,有一种阻塞感,而且由于试图威胁云峥,淫纹
开始慢慢施放惩罚,韩雅蕊感觉到了有一阵的情欲上涌,还有一些空虚。

  清修这么多年,对于欲望一直都是很淡的,乍一下被欲望侵袭,韩雅蕊还有
些不适应,脸上泛起了格外诱人的羞红,稍微有些忍不住夹紧了双腿。

  那大长腿夹着,给云峥带来了无限的诱惑,特别是踩着高跟还穿着黑丝,腿
几乎和他一样高,这样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强了,一想到自己能够推倒韩雅蕊,把
她操成自己的肉便器,云峥立马就硬了,那有些夸张的将近一尺的大肉棒,翘了
起来,也让韩雅蕊有些吃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肉棒,特别是几乎占据了云峥四
分之一的身子那么长,翘起来以后直挺挺地指着她,好像要将她征服一样。

  一种无力感突袭而来,韩雅蕊也是之前重伤了,有些心神不稳,直接坐在了
地上,这样一下,就好像是正对着云峥,要给他口交一般。

  虽然韩雅蕊不知道这样的姿势很像口交,但是面对这样的庞然大物,第一次
有了一些慌张,明明是一个小孩子,可以被自己当做弟弟一样看待的,怎么会有
这么凶猛的巨物。

  云峥走了过来,用手抚摸着韩雅蕊的小脸,那张平时冷若冰霜的俏脸,现在
却是饱含着情欲,特别是云峥在她脸上像是玩弄精致的瓷器一样抚摸着,那种带
来的亲密感觉,让她有些喜欢,但是一想到不应该在云峥面前露出这种神情,就
把脸王旁边一转,只是这一转却是更加靠近了大肉棒,那近在咫尺的大肉棒,带
来的一点气息,好像是点燃了韩雅蕊的情欲,有些吃不消,只觉得双腿之间好像
有什么东西在流淌,让她觉得特别的羞耻,偏偏身体的本能反应告诉她,她想试
一试,好像有无尽的快感等着她去享受。

  「蕊儿女奴,听从你身体的指引吧,主人会让你快乐的。啧啧啧,怎么盯着
主人的大肉棒,眼睛都不动一下的,来,舔一舔,这可是能够让蕊儿你快乐的大
宝贝。」

  云峥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就想要用大肉棒操弄韩雅蕊的小嘴,但是作为孤
傲的火修,韩雅蕊那里肯接受,就想要逃走,可是身体却好像是酥酥麻麻的,没
有一点的力气。

  「云峥,不可以这样对你的蕊儿姐姐,你要是敢非礼蕊儿姐姐,下次蕊儿姐
姐就打你的屁股哦。」

  「唔,打屁股,好像也是,那蕊儿女奴就好好期待一下主人是怎么打你的骚
屁股的吧,不过现在先是让主人用大肉棒惩罚你一下。」

  云峥握着自己的大肉棒,试探着拍打了两下韩雅蕊的俏脸,这亲密的接触瞬
间就让韩雅蕊恼怒了,只是被云峥用淫纹控制住了,没能挣扎着躲开。

  而且由于身体的快感和服从的本能,让她有些喜欢起来,这种被羞辱的感觉。

  怎么会这样啊,对于向来不会向人低头,更不会和男人有什么交集的韩雅蕊,
第一次有了一些迷茫,怎么会这么舒服,这么刺激啊。

  还没有等韩雅蕊反应过来,云峥就抓着韩雅蕊的头发,捏着她的下巴,让她
吃下去了云峥的大肉棒。

  韩雅蕊瞬间恢复了一点清醒,想要挣扎着拒绝,但是没有反抗的力气,也不
能逃走,只是有些无奈地接受着,身体里的快感也变得越来越多了。

  那种身体的渴望让她的肌肤都带了一些性感的潮红,看到眼前这个大美人变
得有些淫乱起来,云峥也是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好在淫纹的作用是真的厉害,不然直接被一把火给烧没了,那是真的太亏了
吧。

  韩雅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痛苦的神色,也是恼怒自己为什么有点享受,还是
有一点就是云峥的肉棒也太大了一些吧,操进她的小嘴里,几乎就没有留下什么
空间,有些窒息的感觉让人吃不消。

  但是随着云峥的动作越来越大,带来的快感也是越来越多,韩雅蕊都有些怀
疑自己是不是一个淫乱的女人了,还是说以前那么多年的清修和淡泊,所压抑下
来的情欲都在云峥的手里被点燃了。

  又是好几下,狠狠地操弄在了喉咙里,就连喉咙都可以看到一根大肉棒的痕
迹。

  韩雅蕊却是小心地张开嘴,尽量让云峥的体验好一些,受到了淫纹的指引,
她竟然只能用身体去讨好云峥。

  每当她试图对抗的时候,身体就充满了不适,好像是有无数蚂蚁在咬着她一
样,反而是顺从着,让云峥更舒服一些,就能得到最好的奖励,那种身体被放大
的快感,沉浸在淫乱里的刺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变成了对于高潮的渴望。

  有那么一瞬间,韩雅蕊也有点任由身体遵循着本能,原本清凉的情趣衣服,
完全遮挡不住,那极为白嫩的奶子,樱红的一点也是翘立了起来,磨蹭着制服,
带来了更多的快感。

  而双腿好像是夹不住一般,就有淫水流淌了出来,顺着亵裤慢慢往外低落,
那黑丝也是被湿了一片,这样的身体反应,让韩雅蕊恨不得直接埋头遮掩起来,
可是还是忍不住抬起头,更加配合着给云峥口交。

  那根大肉棒好像成了她快乐的源泉,甚至有一种主动吞吐,让云峥也快乐的
冲动。

  还好理智让韩雅蕊停下了那些冲动,不然这画面也太刺激了吧,明明她是青
云门最为厉害的火修,受到门人们的遵从,大家都对于冷傲的师姐充满了膜拜,
哪怕是最猥琐的人也生不出亵渎的心思。

  可是现在,天之骄子的韩雅蕊,以为踏上了修行,凭借自己的天赋,可以闯
荡出一片自由的天地,现在却如同一个妓女一般,为云峥做着口舌的服务。

  一种反差和刺激又在韩雅蕊的心底滋生着,这种煎熬的情绪,给她带来了纠
结,但是身体却很诚实,只想要更多的快感,而且违背着内心,舔弄着云峥大肉
棒的淫乱模样,似乎也不错啊。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韩雅蕊都有些习惯了嘴里含着大肉棒,陡然感觉到了云
峥在加速,一种危机感在她心底翻腾着,好像要被云峥做什么极为羞耻的事情,
想要挣扎着躲开,但是云峥却用双手按着她的头,让她挣扎不了,反而还是这些
挣扎带动了云峥的征服欲,有些大力操弄着韩雅蕊的小嘴。

  略带挣扎的反应,让韩雅蕊收缩着唇舌,就连小嘴也是好像紧密了起来,一
下一下吸着云峥的大肉棒。

  那根大肉棒也是太恐怖了,好像要把她的身心都给颠出来了一般,好在最终
的冲锋已经来临。

  韩雅蕊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冷若冰霜的火修,反而只是云峥手里的一件性玩具,
只有得到云峥的奖赏,她才能找到自己的价值。

  不知道怎么,就开始有些回应起来了云峥,特别是当云峥把大肉棒操弄在喉
咙最深处的时候,她也会发出一些唔唔唔的呻吟,带着情欲和哭腔,好像是在帮
助云峥释放着。

  听着高傲的韩雅蕊发出一些类似求饶的呻吟,云峥又是狠狠抱着韩雅蕊的脑
袋,将大肉棒有一次顶着,卡在了喉咙处,就等着大肉棒喷发出浓稠的精液。

  韩雅蕊好像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拼命反抗着,但是哪里能反抗得了,
只是有些无力地抓着云峥的手臂,忽然就有浓稠的精液射了出来,让她被呛到了。

  射精以后的云峥,把大肉棒拔了出来,好像之前都是和韩雅蕊的喉咙融为一
体了。

  才得到自由呼吸的韩雅蕊,有些瘫软在地上,小穴已经是湿答答的了,不知
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情欲,折腾得她好想被填满。

  只是脸上忽然一热,却是天赋异禀的云峥居然还在射精,精液就射得到处都
是。

  原本是在韩雅蕊的嘴里射精,浓稠的精液是顺着嘴角满慢慢流出来。

  这嘴角的精液,让韩雅蕊很为难,舔掉也不是,擦掉也不是,而忽然又遭遇
了颜射。

  除了脸上浓稠的精液,都有些要落在眼睛里了,奶子上也是有一些喷射的精
液,那种淫乱的感觉让韩雅蕊一阵抽搐,竟然就达到了第一次的高潮。

  淫水混着一些白浆,顺着黑丝浸染,那黑丝上也是沾染了不少的精液,让此
刻的韩雅蕊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名门的天才女火修,反倒是那种街头的妓女,在
进行某种制服诱惑,让人射了一身。

  原本还以为像是云峥这样的小屁孩,都没有算是发育好,但是先是被他那有
些大到吓人的肉棒给惊到了,没想到看着这么不起眼的小不点,居然还有这么粗
长的肉棒。

  再就是,还是有点怀疑,是不是用了什么障眼法,但是那真实的触感,一次
次将她的小嘴填满,分明就是让人无法抗拒,又格外真实的大肉棒啊。

  而如此多的精液一起射了出来,那浓稠的一大片,也是让韩雅蕊再次确认了,
不仅是心理早熟,身体也是这么早就成熟了啊,只可惜她还是一个云英未嫁的处
子之身,居然就直接迎来了颜射和吞精。

  也不知道修行路上有多少双修的妖女,那些妖女也不是这样随意让人颜射,
也不会像她一般,被人结结实实射了一身的精液。

  只是这样满足了云峥的以后,韩雅蕊却感觉身子一片火热,有种说不出的满
足感,就连她的修为也有了几分要暴涨的趋势,明明以前的她修行速度太快,根
基不稳,已经逐渐放下了修行速度,转而选择专研各类火修技能。

  但是经过了这样一番的亲密接触,韩雅蕊明显感到了一些修行上的暗伤被修
复了,特别是之前争斗的暗伤,哪怕是恢复得再好,也是会消耗她的潜力,没想
到在云峥身上却得到了一定程度的修补。

  哪怕是韩雅蕊也是有一点被诱惑到了,更何况又是对于云峥充满了好感,但
是让她真的把自己交出去,还是有些做不到啊。

  看着还没有自己长腿那么高的黄毛小胖子,韩雅蕊又是一阵纠结,虽然那大
肉棒是如此的火热,在她唇舌里占有她的时候,又是让人特别满足的感觉啊。

  纠结了一下,韩雅蕊决定还是先回师门,但是平常她是那么的潇洒和自由,
想去哪里,谁也不能阻拦她一分,现在却好像受到了禁锢一般,好像没有云峥的
允许,她不能做半点违抗他的事情。

  比如现在,看着满身精液,准备回师门,并在路上找个不起眼的山泉清洗一
番,并不是云峥想要的。

  一个如此骄傲的红发火修,带着一身的桀骜不驯,却乖乖吃了他的精液,不
就应该趁热打铁,完全征服她的身子嘛。

  而且云峥也感觉到了,看似外表清冷,偏偏带着火修气质的韩雅蕊,真是一
个完美的御姐啊,而且现在已经有些沦为他大肉棒性玩具的趋势。

  在那淫纹影响下,不知不觉,韩雅蕊的身体也是敏感起来,只不过这种敏感
只在云峥手里才能触发。

  别人面前的韩雅蕊,还是那个清冷到高傲,眼神里带着睥睨,行事又如烈火
的火修仙子。

  「好弟弟,先让你的蕊儿姐姐回师门,禀报遇到袭击的事情吧。」

  韩雅蕊心里的打算却是,回到了师门,不管是从师门的典籍里,找到解决淫
纹的办法,还是求一求师父或者师门其他的前辈,说不定就有什么破解的法门。

  正好那袭击的恶人,就可以当一个替死鬼,也正好洗脱了云峥的嫌疑。

  只不过云峥的形象看起来不太好,要是到了青云门,自己也要多照顾一二才
是。

  这样一个小色胚,就应该好好管教管教,毕竟也是一场缘分,就让他当自己
的好弟弟吧,如果修为有成,再给他找一个不错的姑娘双修,大概也就不会惦记
着自己了。

  然而,现在的云峥就是惦记着韩雅蕊,到手的鸭子还能让她飞掉不成。

  「蕊儿女奴,这可是主人最后一次提醒你哦,如果不叫主人的话,可是会遭
受主人很严厉的调教呢。」

  刚开始韩雅蕊还觉得有些好笑,云峥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说着格外严肃的
话,可是随着气氛好像变得有些暧昧起来,身体就开始有些发虚,那种发情的滋
味,是她控制了好大的意念,才没有发出来享受的呻吟。

  「云峥……啊……主人……怎么会这样……身体好像都被控制着……好奇妙
的感觉……哈……不要戏弄姐姐了……」

  「看来蕊儿女奴需要主人帮忙,才能进入自己的角色哦。」

  韩雅蕊性子高傲,一般的男人都不会放在眼里,哪怕是眼前这个小大人,之
前才享用了自己的小嘴,但是也是当做是一时失察,但是现在身体好像被云峥控
制着,真的是太难熬了,好像是淫纹在作祟吧,那种放大了很多被的情欲和快感,
让韩雅蕊试着咬着嘴,但是偶尔还是会有一点如同天籁的呻吟,就在嘴边跳了出
来。

  云峥也是通过了颜射,精液在韩雅蕊身体上涂抹过后,才开始逐渐对于韩雅
蕊有了掌控的能力,而韩雅蕊就有些半推半就了,受到了那淫纹的影响,又伴随
着脑海里的一点对于快感的渴望,以及还有对于云峥的不错好感度加成。

  看着人畜无害的云峥起了身,那一双手好像让韩雅蕊无法拒绝一般,在韩雅
蕊身上摩挲了一番以后,那种在两人触碰之间滋生出来的快感,让韩雅蕊有些吃
不消。

  随着云峥的摆弄,韩雅蕊已经变成了趴在床上的姿势,这种极为羞耻的姿势,
是冷傲火修韩雅蕊从没有经历过的。

  而随着一声清脆的声音,云峥居然就狠狠拍打着韩雅蕊的屁股。

  颇为有弹性的屁股,还在跳动着,就是云峥也不免有了一些流连的动作,怎
么会这么舒服啊,这手感,这弹性,真的是极品啊。

  趴在床上的韩雅蕊,也是展示着完美的身段,特别是那踩着高跟鞋的玉腿,
上面还有诱人的黑色丝袜,只不过黑丝上面也有一些白色的精液痕迹,看起来极
为的淫乱。

  有些吃不消这个姿势的韩雅蕊,试图翻身起来,压制云峥,但是一想到反抗,
身体就好像没有力气一般,反而是云峥贴了上来,那大肉棒就紧紧在韩雅蕊的大
腿之间磨蹭着,一种慌张在韩雅蕊心底四散开来,面对这种后入的姿势,她想要
做点什么,却都是徒劳无功。

  难得从韩雅蕊脸上看到一丝属于少女的慌乱,云峥便是故意顶了顶,不会这
么快吃掉韩雅蕊,但是这样多调戏她几次,也是很有趣的事情。

  就在小屋里,让多少人都仰望的仙子一般的火修韩雅蕊,就是这样羞耻地趴
在云峥的床上,做出了不属于她应该出现的姿势。

  而在她身后,则是一个半大的小黄毛胖子,怎么看都不是韩雅蕊的对手,偏
偏就是韩雅蕊身心都有一些沦陷的迹象,特别是那粗大的肉棒,好像一次次蹭着
她的心尖过去,让她有些期待又有些自责。

  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投降啊,不行啊,一定要找到办法解决掉这个不听话的
臭弟弟,以后都要乖乖听姐姐的话才对。

  不知道是不是猜中了韩雅蕊的心思,云峥又是故意拍打了一下屁股,一种酥
酥麻麻的感觉,就从那云峥拍打的地方,一直传递到了韩雅蕊的小穴之中,无尽
的空虚感,让她有些吃不消,又一下发出了有些淫乱的呻吟。

  这呻吟一出来,韩雅蕊也是有些吃惊,怎么会就这样着了道,可是那舒服的
感觉,又让她有些迷茫。

                 2

  又是一阵接连不断的拍打骚屁股,韩雅蕊也是第一次感觉到了除了自己所展
示出来的冷傲,似乎还有一层骚浪贱的韵味被云峥开发出来了。

  韩雅蕊哪里知道,明明是淫纹让她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只要是云峥的触碰,
就会带来极大的快感,而每一次亲密的互动,也会让她上瘾,最终需要越来越多
的爱抚,没有云峥给她带来的快感,就会如同坠入最严苛的刑罚之中,半点也超
脱不出。

  特别是身体积攒起来的情欲,如果不能通过云峥释放出来,就会积压得越来
越多。

  而这一切的快感,也都是需要云峥的点头,才能变成高潮,甚至于以后韩雅
蕊的一切高潮,都是受到云峥控制的。

  现在只不过是牛刀小试,那火热的小手,拍打着屁股。

  一种羞耻的感觉,让韩雅蕊觉得上头了,从来没有觉得这种情趣的玩法会在
她这里起作用,可是那刺激的感觉却是如此的真实。

  特别是云峥还是一个看着半大的孩子,就要被他征服,成为他专属的性奴吗?

  一种想要反抗的情绪又在身体里滋生着,但是好像不是为了获取自由,而是
因为反抗能够让云峥获得更多调教的成就感。

  这种荒谬的感觉,让韩雅蕊一下警醒起来,不行啊,受到了淫纹的影响,好
像对于云峥是越来越接纳了,甚至于想要讨好他,让他快乐。

  把自己的身心奉献给他,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啊,毕竟还是她的救命恩人,
以身相许不也是常见的事情。

  带着混乱的情绪,韩雅蕊身体的抵抗性是几乎为零的,但是她那身后的小男
人,却是用大肉棒一次又一次刺激着她。

  每一次那庞然大物,蹭着她的屁股,好几下经过小穴的时候,一种格外空虚
的感觉,就让她忍不住往后抬了抬屁股,似乎要主动接纳,让大肉棒操弄进来。

  忽然韩雅蕊感觉乳尖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吸附在了上面,再一低头,也是
她的一对巨乳,不仅细腻白嫩,而且好像是白面袋子那么垂着,才能看到原来是
被灵力催动的跳蛋,直接吸附在了她的乳尖上。

  韩雅蕊知道自己的乳尖是有多么敏感的,稍微触碰到一下,就会有些让她吃
不消,所以平时都会把胸脯裹紧,但是即使裹紧了,也是有些夸张的曲线。

  平时饱受压抑的胸脯,这一下得到了解放,就连那乳尖也是,一下子就被吸
附着,震动着,带来了强烈的快感,让韩雅蕊猛然夹紧了大腿,却好像是在引诱
云峥一般。

  韩雅蕊顾不上那空虚的感觉,嘴角一点都在咬着,生怕忍不住发出了更多的
呻吟。

  那贝齿轻咬,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让她看起来有些云淡风轻,但是
只有韩雅蕊自己才知道,遭受了这么多刺激,还是被放大的快感,身体是有多么
的渴望。

  对抗着身体的情欲,恍惚间有一些飘飘欲仙,甚至于韩雅蕊也生出了一分心
思,就给他吧,让云峥占有自己吧。

  那种感觉真的好美啊,就是稍微放纵一下而已。

  好在清修已久的韩雅蕊,瞬间就收敛了心神,但是那些快感还是在不断作祟。

  更过分的是,云峥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弄来的一些贴纸,就在她的胸脯上贴上
了一些字样,云峥专属乳奴。

  看着自己的奶子在微微颤动着,那垂下来的风景是如此诱人,可是偏偏奶子
上面却有这样的字样,让人有些生出羞耻心,而这羞耻心好像也还伴随着一点无
法抗拒的刺激和快感,韩雅蕊心里想着,遇到云峥真是着了邪魔啊,怎么就好像
要慢慢沦陷在他的调教里了,偏偏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的欢喜,就是这样,就可
以得到满足,得到那释放的高潮吗?

  看着苦苦挣扎在情欲里的韩雅蕊,云峥又来了兴致,将那些跳蛋又吸附在了
小穴的边缘,那小穴是如何的敏感,藏了那么多年的敏感地带,却是遇到了云峥
着个中好手。

  就让那吸附和震动的感觉,在韩雅蕊最为敏感的地方,一阵一阵带来了美妙
的刺激。

  在云峥不再抚摸韩雅蕊的时候,韩雅蕊有那么一丝的失落,怎么就不用那火
热的小手,玩弄她的身体呢,就是那样拍打着骚屁股也好,抚摸自己的奶子也好,
或者哪怕是轻轻安抚着敏感的身体,游走在她的身体,偶尔顺着背脊带来触电一
样的快感,偶尔温暖着小腹,带来一点亲密的欢好。

  只可惜云峥现在就是要看韩雅蕊出丑了,那原本是冷傲的火修,众人眼里的
天之骄子,怎么也不可能是眼前这一个媚眼如丝,写满了渴望的欲女吧。

[ 本帖最后由 ppaaoo 于 2021-9-17 14:01(GMT+8) 编辑 ] 第二章感觉还没有第一章一半的量,还有虽然韩雅蕊受伤了,不过感觉也堕落得太快了吧?一点抵抗的感觉都没有啊,作者完全没有写出双方对抗,女主在对抗中慢慢无奈堕落的感觉。简单来说就是文笔和肉戏都不太行的感觉。总的来说比较平淡,也不算太差吧。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