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永远的七日之都

第一文学城 2022-10-25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0110 字数:7171   鸦,被视为不祥,却很少有人记得它们原本的模样,不过,那不重要,它们
作者:0110
字数:7171


  鸦,被视为不祥,却很少有人记得它们原本的模样,不过,那不重要,它们
依旧依靠着自己好好的生活着。

  它们曾被祝福过,它们曾被咒骂着,它们也曾翱翔于战场边缘与死亡共舞,
寻觅那一点点生存的机会。

  它们的记忆很好,记仇,也记恩。

  ……

  紧闭的房间内,仅有昏暗的光芒,地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性爱玩具。

  数个健壮的男子被铁链牢牢地锁住,每个人的颈部和足部都被套上了高压线
圈。

  红外摄像头与中央电脑结合,如果发现异常和反抗,高压的线圈将会自动释
放高压电流,足够将任何人一个人电的浑身无力且大小便失禁;自动化的药物和
营养液注射装置悬挂在他们的头顶,用于维系他们的生命以及让他们随时按少女
的想法行动。

  没有人能想到,这一切出自一名少女之手;他们皆是少女的俘虏,也是少女
的性奴隶,在这里,少女便是神。

  「今天也拜托各位了???~ 让我们继续好好相处吧」

  带着半边眼罩的粉发少女空洞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恶趣味,随手按下手中的按
钮,紧接着数个高压水枪从天花板伸出,水流从被捆绑的壮汉们头顶喷射而下,
将他们从昏睡中唤醒。

  「告诉我,你们是什么?」

  「我们……是您的奴隶,请尽情使用我们吧」在少女略微有些威胁的语气下,
他们表达着忠心。

  回不到过去了,那么就让大家都回不去吧。抱着这样的想法,少女小声的嘀
咕着,随着手里按钮的再次按下,墙壁处的药物注射装置迅速注射进了各个壮汉
的颈部,随着血液循环,将高浓度的营养液和春药带入全身。

  不一会,一排肉棒挺立了起来,四周的灯光开始打开,场地正中央的少女上
半身仅仅披着一件单薄的细纱,胸前与腰间的软肉若隐若现,下半身赤裸着暴露
在灯光下。

  壮汉们被系统解开了除去颈部以外的枷锁,像往常一样,围绕少女身边,开
始一场肉宴。

  少女的其中一条大腿被高高抬起,灯光下的隐秘处早已经洪水泛滥,粉红色
的软肉微微的颤抖收缩着,壮汉们按照命令迅速填满了少女的整个淫穴;少女搔
痒的菊部经过润滑剂简单的润滑和其中一个壮汉的用力拨开,嫩滑的肠肉被翻出,
一根粗壮的肉棒立马被吞入其中。

  「啊啊啊~ 羽弥还要更多的肉棒,快点,再快些」一开始,壮汉们还有些畏
手畏脚,听到少女的浪叫声,随后都加快了速度,蜜汁沿着少女的的大腿内侧流
淌到了地上,菊部的每一次抽插,肉棒都携带出丝丝肠液;其他的壮汉开始抚摸
羽弥柔软的身躯。

  前方原本用少女柔顺的长发进行工作的壮汉突然精虫上脑了,抽出了肉棒,
抓住少女低垂的头发,将肉棒送入了少女的口中,壮汉在少女柔软的口腔中,性
器更加挺直,每一次插入都近乎填满了少女的半边喉咙,窒息与精液的腥臭味道
让少女本能的收缩了喉咙,结果进一步将精液榨出。

  没错,看他的表情,秒射。

  剩下的壮汉被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本有感觉的两位瞬间憋了回去。

  「老…老大,我…不是故意的」

  少女从混乱中整顿了一下表情,抹去嘴角流下的些许精液,轻轻一挥手。

  随后壮汉露出了痛苦的表情,电流仅仅是短暂启动了片刻,壮汉瞬间跪倒在
地,嘴角不住的吐着白沫,过了好一会才缓解过来,而地上早已经湿漉了一片。
「我可没同意你这样结束……记住了吗?」

  少女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一旁的反应过来的其他壮汉立马跪坐了下来,
让少女坐在了背上。少女缓缓的坐下,臀部的温热与柔软让被压住的壮汉心跳极
速的跳动着。

  少女抬起一只赤足,将赤足伸到了刚才失禁的壮汉的眼前。「不用羽弥多说
了吧~ 」壮汉吞了吞口水,低头开始亲吻少女小巧可爱的裸足,将足尖轻轻的含
入口中,舌尖舔舐着少女足尖的敏感区域,惹得少女发出几声轻轻的呻吟声。

  直到少女满意的嗯了一声,壮汉才毕恭毕敬的将少女的赤足放下,露出如释
重负的表情。「那么,大家继续吧,千万别这么快结束哦,后果大家知道吧~ 」
混乱与荷尔蒙的气息继续交织着。

  ………

  一切还得从几个月前说起。

  那个时候的羽弥还是抱着与大家和谐相处的想法。

  当时,羽弥正在海边度假。

  温热的海风携带着海水的咸气让少女的心情大好,穿着单薄泳衣的少女开始
在海滩附近探索着;当少女独身一人开始远行探索时,遇上了这群壮汉;可爱由
有些许性感的少女被盯上了。

  在一群人连哄带骗下,单纯的羽弥服下了带有药物的饮料,不一会,便动弹
不得了。

  「老大,我们得手了,怎么见效这么快」「那是多下了些,走走走,今天老
子要好好爽一发」「这剂量不会出事吗?」

  「没事,我有把握」……

  羽弥被这群男子带回了海边的一座小屋,如同一滩软肉在地上被人随意摆弄
出各种性感的姿势……

  「二弟,把那个全身镜搞来,这样才有气氛」「咦,大哥,还是你更变态,
你会玩」「去去去,废话真多,待会让你也爽一发」「好嘞~ 」羽弥此刻浑身用
不上力,思绪在药效的作用下也如同静止了一样,连召唤黑手的想法也是支离破
碎的,无法将完整的命令联系起来。

  不一会羽弥被那个称为大哥的人抱在了半空中,前面是一面巨大的全身镜子,
身上的衣物被剥离干净堆在了一边,羽弥身下原本的一小撮阴毛已经被剃干净。

  「看好了,一会我是怎么让你高潮的。呸」壮汉自己稍微逗弄了一下,盘踞
下身的巨物瞬间挺直了,羽弥的目光向镜子看去,本能的感觉到恐惧。

  在羽弥的外阴蹭了蹭,壮汉很快直捣黄龙,硕根在羽弥的肚子上顶起轻微的
凸起,在上面一按能明显感觉到有一根硬东西。「小骚货,没想到还挺紧的」壮
汉一边叫骂着一边把羽弥的宫口冲击到变形。痛觉与药物强化的快感,让羽弥翻
起了白眼;每一次抽动,镜子中羽弥的胸部随着起伏着,每一次抽动,阴道处也
带出阵阵水花。

  药物和巨量刺激下,不一会,羽弥便失禁了,淫水与尿液流淌了一地,高潮
后的羽弥脸上蔓起红晕,加上微微吐露的细舌组合的表情更显可爱,壮汉忍不住
又抽插了一发。

  「兄弟们,剩下看你们怎么玩了」「好的,大哥,就看兄弟们的吧」……

  这间海边的小屋还藏有一间道具间,成人用品间。

  各种情趣套装以及道具应有尽有,原本是开放售卖给海边的游客用于晚上活
动,后面因为政策原因被关闭转让了,接手的人正是这群壮汉。

  羽弥的双手被绕到背后捆绑起来,她的身下,一位壮汉正在进行抽插,壮汉
一手拖住羽弥可爱的翘臀,另一个手伸出手指扣动羽弥的菊花,快感驱使羽弥本
能的上下跃动。「唔呀呀啊啊啊啊啊~ ????????」

  羽弥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更加引起了壮汉的欲望,速度近乎疯狂,
羽弥的臀部被捏的奇形怪状,留下一个清晰的手指印;阴唇在近乎疯狂的刺激下
开始越来越红肿,壮汉移开了一只手,开始疯狂的逗弄着羽弥的阴蒂。

  在疼痛中,羽弥俯下了身体,壮汉趁机咬住了羽弥硬起来的乳头开始吸吮,
引得羽弥再次发出模糊不清的呻吟声。「让我也来爽一下」后来的一位壮汉猛地
一拍羽弥的臀部,羽弥吃痛开始蜷缩身体。「还挺听话的的吗,有当肉便器的潜
质,四儿~ 把笔拿来」「给,你要干嘛?」

           「当然是给肉便器刻字了」

  不堪入目的话语被写在了羽弥的下半身,同时羽弥屁股上被画了半个正字。

  随后壮汉把笔一丢,解开了裤子,一根略小的肉棒弹立在半空中,后来的壮
汉拨开羽弥的后庭,径自填满了羽弥的直肠,细如丝的肠液附着在这肉棒上,肠
道开始排除这外来的异物,产生的排异感却将肉棒夹得更紧。壮汉一边抽动一边
用力挤压着羽弥的臀部,让羽弥细滑的肌肤开始挤压自己的肉棒,以获得更多的
快感。

  前后的夹击,很快又让羽弥高潮了;不过,这些人并没有让羽弥就此停下,
更多的道具被用到了羽弥的身上。

  「再干几次,玩点其他的吧」一行的几个人一边抽插着羽弥一边商量着对羽
弥的新玩法。

  羽弥被架在了地上,眼睛被黑布蒙住,四肢被死死的固定住。

  两个乳夹被别在了羽弥的乳头上,假阳具绑着好几个跳蛋被塞入了羽弥的甬
道,甬道近乎被完全撑开,菊花被扩张完全可以看到里面收缩的肠肉,并且一条
铁钩子钩住了羽弥的菊花与脖子上的项圈相联,这迫使羽弥只能保持这个动作;
而尿道被一根细长的导管接入。浑身的敏感部位也被贴上了数个跳蛋。

  随着开关的启动,羽弥的蜜汁瞬间喷射而出,而羽弥此刻也无法呼喊,因为
嘴吧被一个口球堵住了,口水顺着其中的空洞不断的涌出。

  一波又一波,整整一个下午,羽弥的臀部被画上了8 ,9 个正字,白浊几乎
布满了全身,头发因此也粘在了一起。

  这个过程持续了数个小时直到玩具的电池耗尽。此刻的羽弥犹如一个木偶,
神情近乎死灰,只是在一次次侵犯中一次次高潮,一次次被玩弄,从小穴到屁眼,
乳头腋窝乃至头发和尿道全被开发了一次;此刻羽弥的身躯已经及其的敏感。

  「喂,这就不行了?」先前刻字的男子又走了进来,鞋尖用力的踢了踢羽弥
已经翻出出来的嫩肉,羽弥的甬道再次猛地喷出水柱,地上散落着几十个用掉的
避孕套,都证明了,这个下午足够的疯狂。

  男子解开了羽弥的束缚,可这不代表噩梦结束了。

  药效虽然已经过去了大半,但是羽弥体内依旧还有残留的药物成分,加上一
整天的折腾;男子将羽弥抱进了浴室,并非好心的洗净,相反是为了再独占羽弥。

  「下午还没有好好干上一场,看那小子干的表情,这小妮子应该挺紧的」水
流慢慢的划过羽弥的肌肤,一双大手将羽弥身上已经凝固的白浊和体液洗了个干
净,连同甬道里面冲了个干净,温热的水流让羽弥的意识慢慢从高潮中恢复过来,
可还没有缓解多久,虚弱的羽弥再次被侵犯了。「这是?羽弥这是怎么了?……
啊啊啊????」

  羽弥还未完全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被浑身赤裸的男子抱在半空中托着两
侧大腿肏了起来。

  先前一个下午的刺激,现在的羽弥并没有感觉多少痛绝了,相反是更大的快
感。

  秘密花园的甬道被刺激,恰好更进一步的包裹着肉棒。

  「太舒服了,不愧是新的肉便器……就尿在里面了」羽弥的甬道传来一阵持
续而有冲击力的热流,羽弥的余光看见了淡黄色的尿液顺着自己甬道的缝隙向外
流出,顺着水流逐渐变得透明。

  男子将羽弥放下,随后贴着身体把虚弱的羽弥按在墙壁上,羽弥被紧紧的压
在墙壁上,甬道内的肉棒近乎完全融入了羽弥的的甬道。

  每次抽插都狠狠顶撞子宫口,实际上他还是个虐待狂,尤其是看人窒息。

  他一手移到羽弥的双腿弯曲处继续保持支持,另一手掐住羽弥的脖子,对羽
弥施力,在挤压中开始小幅度但却更加剧烈的抽插。

  羽弥逐渐无法呼吸,而身下的快感如同潮水一样瞬间淹没了羽弥的脑海。

  羽弥在近乎昏迷的状态下,迎来了高潮,事后重重的落在地上,整个人蜷缩
着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任凭水流冲洗。

  「算了,别玩死了」男子拿过洗浴头,在羽弥的头上冲洗着沾满爱液的肉棒,
水流汇聚落在了羽弥的身上。在热流的刺激下,男子的肉棒再次尿了出来,尿液
直接冲到羽弥刚刚潮红的脸上。

  在自己满足后才将羽弥收拾干净,可是出浴室前,男子又打起了主意,再次
侵犯起了羽弥,强迫羽弥开始口交;羽弥自然不愿意,于是男子强行拨开羽弥的
嘴,扣住羽弥的下巴,将肉棒挤进羽弥的口中,虚弱的羽弥自然无法反抗,在无
力的抵扣下,男子齁住羽弥的头发,疯狂的抽送着腰,将肉棒在羽弥的深喉中强
行输出了一波。

  留下咳嗽不止的羽弥,随后男人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

  药效彻底消失后,羽弥浑身赤裸的被关进了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灯的开
关是在外面控制的,所以房间里面现在是一片漆黑。

  「老大,那个指挥使那个真的值得我们这么费劲吗?」「上头要的人,我们
也是照做而已,不过那家伙始终没有露面,我们在这里憋了这么多天。抓了这么
女人解闷,还是没有确切情报」房间的隔音并不好,羽弥虽然听到的内容并不多,
不过现在没有药物限制,羽弥很快便反应过来了,这些人不但是犯罪嫌疑人也是
危险的敌人。

  对待敌人,要做的是什么?清理掉。直接逃掉也许会打草惊蛇。

  而现在体力不太能支持羽弥作战和变成乌鸦。

  「羽弥,做个交易吗?」熟悉的声音从脑海中传出,羽弥听到这个声音时间
清醒了,那是茉莉安的声音,脾气古怪的茉莉安,但是关键时候,并不吝啬帮助
羽弥。「那么,羽弥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羽弥的眼中重新燃起光芒。「只要羽弥
再次靠近他们,我需要一点时间……那样的药物已经不会再起作用了,羽弥接下
来还需要忍耐一天」……

  半夜,走道上响起了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漆黑的房间突然有了亮光。

  「憋死我了,那个小妮子应该是关在这里吧」上锁的门被打开了,或许是羽
弥之前太善良了,壮汉们直到现在都未意识到羽弥是一个神器使;这便是故事的
转折点。

  前来的男子一把按住了羽弥,捂住了羽弥的嘴,不让羽弥发出声音。一只手
不安分的揉捏着羽弥的酥胸,随后开始向下摸。

  两根手指探入了羽弥的肉穴,开始在其中搅动着,受到刺激的穴道自然潮水
汹涌。

  男子想的没有想,一把把羽弥按在了身下,准备直入秘境;而羽弥的阴唇早
就将里面的软肉展示开来,在羽弥的呜咽声中,男子不停的扭动腰部抽动肉棒深
入浅出。

  这一切都表现的如同白天一样:羽弥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妮子,他们眼
里的肉便器而已。

  在柔软的褶皱的包裹下,男子的肉棒更大了几分,在即将完成射精的时候,
尿道传来了一丝搔痒,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

  男子爽完便重新锁上了房门,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生命的倒计时。

  ……

  Morrigan代表的不是正义,而是为了满足人类的复仇的欲望。

  传说,女神茉莉安曾在战场上败给一个人,产生爱慕的情感,在他的魔枪上
施法术「王之枪必能命中王」,但是那位并没有接受女神的爱意,所以注定要悲
剧。

  少女曾经许愿要永远平静幸福的生活下去,那么这个过程中的加害者必将抹
除,作为报复,茉莉安将剥夺他们此后的自由。

  当然,少女的第一次自然是留给她心爱的人,毕竟这在承包范围内。不一会,
一颗颗黑褐色的小球从羽弥下半身的甬道和菊部慢慢排出,黑球落入地面,慢慢
的化开了,白浊从中涌现。

  ……

  天一亮,那群不安好心的家伙自然又开始动手动脚了,在这个过程中羽弥依
旧表现的弱气,一切都在茉莉安的计划内。

  羽弥被绑架到了卫生间,他们少量的喂了羽弥一些食物后,开始新一轮的欺
凌。

  羽弥被人换上了一套类似兔女郎的情趣衣服,双手被绑在背后,双腿呈M 型
被捆绑,下半身的区域和上半身的两团白兔依旧是敞开的,黑色的渔网丝袜显的
羽弥的足部越发的诱人。

  「不……不要……」谁会拒绝一个弱气的少女呢?至少坏人不会。壮汉中有
的人已经开始急不可耐了,伸出手开始在羽弥的肉穴里面搅拌,另外一只手扶住
肉棒在羽弥的黑丝上开始清晨第一发。「试试这个把」不知是谁找来了一串又长
又粗大的拉珠,将羽弥的腿向后一压,对着后庭用力挤了进去。

         「要不我们试试能不能全部推进去」

  三颗四颗,五颗,随着拉珠的深入,羽弥的眼睛慢慢涌现了点点泪珠,羽弥
的后庭不断的重复着扩张收缩的过程,异物引起的排便感占据了羽弥的大脑。

  「不行了……要出来了」在羽弥的叫喊中,慢慢的,羽弥后庭吐出了前面两
颗。

  「那我们帮你一把好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唏嘘声音,随后,拉珠被人快速抽离出来,这个过程中巨大
的珠子快速挤压肠道褶皱,产生巨量的快感迅速传递到了大脑,险些让羽弥昏迷
过去。

  然而羽弥的肠道内已经空空如也了,并没有什么能出来的,剩下的便是不再
闭合的粉红色的洞口在隐隐作痛。

  几个跳弹被捆扎在一起,塞入了羽弥仍旧无法合拢的菊花。

  「咿呀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套操作下来把羽弥弄的够难受,但是茉莉安说过,还差一点。

  羽弥接下来的两个小时依旧在受苦,另外一方面,茉莉安操控的黑手已经到
达了指定的地方。

  冰箱以及每个欺负羽弥的人的要害出。

  随后,茉莉安一起启动了这些黑手。

  变化不定的黑手直接从深处堵死了加害羽弥的人射精的口子,他们的下半身
肿胀始终无法消除;潜入血管中,让他们随时体验一把接近心肌梗塞的痛苦;进
入他们的关节,控制每一个关键点,让他们坐立难安。

  此刻他们成为了会思考的木偶,无法开口,无法逃离。

  黑手解开了羽弥的束缚,但杀掉就太便宜他们了。茉莉安施展了一下法术,
不一会,羽弥的肚子逐渐变得肿大,如同孕妇一样,似乎在孕育什么。

  羽弥收到茉莉安的心里话,很快就镇定下来,汗水从额头滑落,忍着甬道被
撑开的剧痛,等待它的诞生。

  不久,一个如同木偶的娃娃从羽弥的身体中诞生,这是茉莉安将羽弥受到的
伤害提炼出来的具现化的产物。

  「这些伤害一会一点点还给对羽弥加与伤害的家伙,毕竟,她只能属于我」

  茉莉安的语气如同万年的寒冰,审判着敌人的每一处血肉,对羽弥却带着一
丝溺爱。

  刚刚诞生的「娃娃」对着自己的胳膊划开一道口子,所有伤害羽弥的人的胳
膊突然留下来一道肉眼可见的伤口。

  恐惧瞬间蔓延开来。

  「神器使!她是神器使!」

  「是永远臣服于羽弥,还是选择一次次体验被捆绑,被撑开,被伤害,陷入
轮回地狱?」

  看似是选择,实际上,这些家伙早就没有选择了,从伤害羽弥的那一刻起。

  「我…我们臣服…」

  生死的选择,很快让人清醒了。

  反击的胜利刚刚宣告,另外一边的黑手从冰箱拿来了食物,得到补充的羽弥
很快就恢复了精神,身体的伤痛也被茉莉安吸收掉了。

  很快,通过黑手和「娃娃」的审讯,羽弥得到了完整的情报。

  一切结束了吗?不,并没有。茉莉安的原则很清楚:复仇。

  这些家伙现在是羽弥一辈子的奴隶,任凭羽弥消遣。毕竟,复仇一旦开始,
就不会停歇下来。

  ………

  这些家伙被蒙着眼睛,在夜晚被茉莉安转移到了羽弥曾经生活的地方——海
底研究所。

  海水淹没了其中很多房间,不过,依旧有许多用于研究的装置和房间,中央
电脑里面甚至包括服从行实验、药物实验等方面的记录报告。

  「对待敌人和玩具,羽弥应该更清楚怎么做吧」

  「羽弥明白了」

  当壮汉们被注射下断药便会致命的控制药物,带上高压束缚的项圈,浑身赤
裸的像待宰的羔羊一样被锁在没有时间的房间。

  乌鸦的报复,才刚刚开始。将他们内心的情感全部剥离,就像真正的木偶一
样,成为羽弥手中听话的肉玩具。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