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魔卡少女樱

第一文学城 2022-11-17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斯卡蒂 字数:17244   在库洛牌存在的这个世界中,魔法使往往都是受人尊敬的角色,他们通过自
作者:斯卡蒂
字数:17244


  在库洛牌存在的这个世界中,魔法使往往都是受人尊敬的角色,他们通过自
身对库洛牌的联系掌握着这种鲜有人知的魔法力量,并以此来修正和改变这个世
界。

  但是在某些时候,如果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得到了这些带有邪恶魔法的库洛
牌的话,往往会发生一些令人不愉快的事。

  「小樱,起床了!」

  在一个稀松平常的早上,当木之本樱还抱着枕头舒舒服服的享受美梦的时候,
脸上却突然不知道被谁轻轻的拍打了几下。

  「知世,别闹……让我再睡一会儿……」

  或许是因为声音比较鲜明的原因,木之本樱几乎是在瞬间便认出了声音的主
人。习惯了被大寺道知世叫起床的木之本樱轻轻挣扎了几下,然后便再次抱着被
子转过了身。

  「我妈妈昨天不是说要带我们出去玩嘛,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就晚了。」

  看着床上抱着被子尝试着再次睡过去的木之本樱,大寺道知世也感觉有些头
大。虽然说一直以来都是她负责来叫木之本樱起床,但是如果她赖床的话大寺道
知世也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毕竟她是一位得到库洛牌允许的魔法使,晚上出去收取卡片也是常有的事,
但是她一直赖床也毕竟不是什么好事。

  「起来吧,今天早上我妈妈还专门做了松饼来着。」

  「唔嗯……就让我再多睡一会儿嘛,就五分钟……」

  很明显,松饼的诱惑让木之本樱也有了小小的松动,但是比起赖床带来的快
感,松饼的诱惑力就显得要小了许多。

  「那好吧,我再等你五分钟,如果五分钟之后你还不起来的话,我就把你那
份松饼也一块儿吃掉。」

  看着床上对着自己坏笑的木之本樱,大寺道知世还是叹了口气出了房间。

  「唉,如果不是松饼的话我才不起来呢。」

  在大寺道知世出门没多久之后,木之本樱也慢慢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其实在
大寺道知世第一次来喊她起床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但是看着大寺道知世那种无
可奈何的样子,木之本樱还是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好好的逗一逗她。

  「诶,小樱你不是说还要再睡五分钟的嘛,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大寺道知世刚在餐桌旁坐好,一转身便看见了穿着一身睡衣从屋子里出来的
木之本樱。

  「我说我是为了吃阿姨做的松饼你信吗?」

  木之本樱对着大寺道知世吐了吐舌头,然后对着在厨房里准备早餐的大寺道
知世的妈妈大声的打了个招呼。

  「阿姨早上好啊!」

  「小樱醒了啊,那就赶快去洗漱吧,松饼我马上也烤好了。」

  「好嘞。」

  在进洗手间之前,木之本樱还下意识的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身为魔法使
的她对异常的魔力有着一种独特的感知力,虽然说这种感觉有时候也会出现偏差,
但是木之本樱还是在大寺道知世母亲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若有若无的黑魔法力量。

  「应该是我想多了吧,大寺道知世的妈妈怎么可能会受到黑魔法影响嘛。」

  在默默的安慰了一下自己之后,木之本樱也进了洗手间开始洗漱了起来。

  「洗漱好了就赶快出来吃饭吧,刚烤好的松饼,要是到时候放凉了就不好吃
了。」

  「行,我现在就出来。」

  在拿过一旁的毛巾舒舒服服的给自己擦了把脸之后,木之本樱也直接出了洗
手间。

  「小樱你快点儿,我都快饿死了。」

  「好,我先在就过去。」

  木之本樱站在洗手间门前伸了个懒腰,然后便直接走到餐桌前。

  「吃吧,吃完我带你们去个好玩的地方。」

  「去哪儿啊?」

  「这个暂时先不告诉你们,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居然还保密……」

  「总要给你们留下一点悬念嘛,到时候玩起来才会更刺激。」

  「好吧,既然妈妈你不想说的话那我也就不问了。」

  「小樱,你快尝尝松饼,刚烤出来的果然和外面卖的那种不一样。」

  「那肯定的啊,还是刚烤出来的这种好吃。」

  木之本樱拿起餐刀切下一块松饼放在自己盘子里,然后又在上面涂了一层厚
厚的蜂蜜。

  「嗯,果然还是这种涂满了蜂蜜的松饼吃起来让人感到享受啊。」

  在又涂了一层奶油之后,木之本樱也直接张开嘴咬了一大口。

  感受着口中逸散开来的那种蜂蜜和奶油的混合味道,木之本樱的嘴角也悄悄
的勾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松饼本身的酥软加上奶油和蜂蜜的甜香在口中完美混
合,再加上松饼中那些的饼干屑带来的几分微硬触感,这简直就是在舌尖安放了
一颗瞬间引爆的美味炸弹。

  「看来小樱果然是很喜欢吃松饼呢。」

  看着吃的满嘴蜂蜜和奶油的木之本樱,大寺道知世的妈妈也轻轻地笑了笑。

  「如果喜欢吃的话就多吃点,今天出去玩的话可是要走很远的哦,」

  大寺到知世的妈妈笑笑,然后把自己盘子里的那份松饼也给放到了木之本樱
的面前。

  「诶?阿姨您不吃吗?」

  「我早上在做饭的时候就已经吃过了,现在还不算太饿。」

  「那我也就不客气咯。」

  在三下五除二的解决了自己的那一块松饼之后,木之本樱也拿起餐刀插起了
面前盘子里的松饼放在了自己面前。

  「不知道如果全部都涂上草莓酱的话会是什么味道呢?」

  看着放在蜂蜜旁边的草莓酱和蓝莓酱,木之本樱脑海中也出现了一个奇怪的
搭配。

  「还是试试吧,万一好吃呢。」

  在自言自语了两句之后,木之本樱也直接伸手拿过了放在桌上的草莓酱和蓝
莓酱,「那你们先慢慢吃,我去准备一下今天出去玩要带的东西。」

  「好。」

  在简单的交代了两句之后,大寺道知世的妈妈也直接起身离开餐桌回了房间。

  「平常没注意,想不到小樱原来你还挺能吃的嘛。」

  看着木之本樱面前的两个空盘子和已经被用掉一小半的果酱瓶,大寺道知世
也起身收拾起了桌上那些已经空掉的盘子。

  「还不是因为你妈妈做的这松饼太好吃了,如果是外面卖的那种,我绝对吃
不了这么多。」

  「嗝……这一顿吃的真的是太舒服了……」

  木之本樱站起身轻轻地打了个饱嗝,然后才走到大寺道知世的身边开始和她
一起整理起了桌上的空盘子。

  「对了,你妈没跟你说我们今天到底要去哪儿玩吗?」

  「没,我当时也问过她,但是她却只是跟我说是一个很好玩的地方,具体地
点她也没告诉我。」

  「这样啊……那的确是有点儿奇怪哈。」

  「可能是她想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反正都是出去玩,去哪儿我感觉其实都差
不多,」

  对于大寺道知世的妈妈一直隐瞒出行地点的这个情况,木之本樱也感觉有点
好奇,毕竟就算是大寺道知世的妈妈想要给两人一个惊喜,但也不至于一切都保
持隐瞒吧。无论是地点还是行程安排两人都是一无所知,再加上木之本樱感受到
的来自大寺道知世妈妈身上那种若有若无的黑魔法气息,这的确让木之本樱感到
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甚至让木之本樱感受到了威胁。

  「想什么呢?」「

  在收拾好了桌上的盘子之后,大寺道知世才注意到了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发呆的木之本樱。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来了一点儿事。」

  「别想那么多了,一会儿就可以出去玩了,现在想那么多不好。」

  大寺道知世把盘子放在桌上,然后轻轻的在木之本樱的小脸上轻轻的吻了一
下。

  「诶?知世你突然干嘛啊……」

  摸着自己脸上那被大寺道知世吻过的地方,木之本樱顿时感觉自己的脸在那
一瞬间便红到了脖子根。

  「这是奖励哦~ 」

  大寺道知世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抱着桌上的那些盘子进了厨房。

  「唔嗯……」

  在大寺道知世进了厨房之后,木之本樱还呆呆的站在原地轻轻抚摸着脸上那
若有若无的吻痕。

  「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们也换个衣服准备出发吧。」

  「诶,小樱你傻站在原地干什么呢,而且脸还这么红,是不是生病了啊?」

  大寺道知世的妈妈刚出门,便看见了红着脸站在原地的木之本樱。

  「没……没事……我先回屋里换衣服了。」

  面对大寺道知世妈妈的疑问,木之本樱并没有进行过多的解释,直接转身一
溜烟的跑进了自己的屋子。

  「这孩子,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盘子我都放厨房里了,没什么事的话我也就先回屋子里换衣服了。」

  「去吧去吧,等你俩都换好衣服我们就直接出发。」

  在和自己的母亲随便的说了几句话之后,大寺道知世也直接进了屋子。

  「想不到小樱你的反应居然这么大啊~ 」

  大寺道知世刚走进屋里,便看见了床上那个拿枕头把自己头给蒙起来的木之
本樱。

  「谁知道你居然会突然吻上来啊……」

  「我那只是跟你随便开个玩笑而已。」

  大寺道知世轻轻地笑了笑,然后慢慢的走到窗边掀开了蒙在木之本樱头上的
枕头。

  「那你好歹也提前通知我一下啊,你这突然吻上来真的让我吓了一跳。」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下次我绝对不这样逗你了。」

  大寺道知世轻轻笑笑,然后抬手拿过了扔在一旁沙发上的衣服放在了床上。

  「换衣服吧,我们也该出去了。」

  「嗯。」

  在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木之本樱也慢慢的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睡
衣。

  「虽然说以前也见过了很多次,但是现在看来你的身体还是这么漂亮啊。」

  在木之本樱刚脱掉了上身的睡衣之后,便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大寺道知世的热
切目光,虽然两个人可以说是一种紧密的百合关系,但是在换衣服的时候受到这
么热切的目光,还是让木之本樱感到有些不适应。

  「明明你都见过那么多次了,为什么每次我换衣服的时候你都要一直看着啊。」

  因为害羞的原因,木之本樱也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那还不是因为小樱的身体实在是太漂亮了。每次看到的时候我都有些把持
不住。」

  大寺道知世轻轻地笑了笑,然后直接上前一步抱住了木之本樱。

  「你突然干什么啊。阿姨还在外面等着我们呢……」

  对于大寺道知世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木之本樱也感到有些不知所措,被抱住
的她下意识的就想要挣扎出去,但是还没等她开始挣扎,大寺道知世就已经伸手
在她最敏感的腰间轻轻地戳了一下。

  「嘤……你干什么啊!」

  也就是在被戳了这么一下之后,木之本樱挣扎的力量顿时消失,身体也因为
这种突如其来的酥软感摊到在了大寺道知世的怀里。

  「真是无论是看多少次,都看不够啊。」

  在木之本樱脱力之后,大寺道知世便直接伸手褪下了木之本樱身上的睡衣睡
裤,只给她留下了一套内衣裤。

  在失去了衣物的遮盖之后,木之本樱的大片肌肤也就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
因为昨天晚上刚洗过澡的缘故,木之本樱的身上还带着几分淡淡的沐浴露香气。

  「阿姨还在外面等着呢,别闹……」

  感受到身体各处传来的淡淡瘙痒感,木之本樱的身体也轻轻地颤抖了几下。

  「你现在急着出去了?早上我叫你起床的时候你可是打死也要再等五分钟呢。」

  面对怀里的这个受人尊敬的魔法师,大寺道知世却并不准备就这么轻易的放
过她。

  她的手在木之本樱的身上慢慢的滑来滑去,粗糙的指节摩擦着少女吹弹可破
的肌肤带来几分淡淡的瘙痒感,而这种独特的瘙痒感又会在一定程度上慢慢的转
化为快感,这些快感不断的刺激着木之本樱的神经,这让她在挣扎的时候根本用
不上力气,也就直接断绝了她挣扎出去的想法。

  「别闹了……好痒……」

  「你求求我,你求求我我就放了你~ 」

  看着自己怀里因为瘙痒笑的花枝乱颤的木之本樱,大寺道知世的嘴角也默默
地勾起了一抹淡淡的浅笑。

  「知世,别闹了……哈哈哈哈哈哈……好痒啊……」

  「你求求我啊,你求我我就放了你~ 」

  面对木之本樱的挣扎,大寺道知世不但没有放松对她的挑逗,甚至还直接在
她的敏感处来回的瘙痒了一番。

  「哈哈哈哈哈……好痒……知世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放了我吧……」

  本来木之本樱是不准备求饶的,但是浑身各处传来的那种瘙痒感的确让她已
经到达了极限,如果再继续忍下去的话,就连她估计也会直接笑的背过气去。

  也就是为了能给自己稍微留下一点力气,最后木之本樱还是选择了求饶。

  「嘿嘿,那我这次就先放了你,要是等明天早上喊你起床的时候你再赖床的
话,你就别指望我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了哦~ 」

  在等到木之本樱求饶了之后,大寺道知世才慢慢的停下了对她的摧残。

  「呼……知世你真是个坏人……」

  在好不容易从大寺道知世怀里挣脱出来之后,木之本樱才躺在床上好好的舒
了口气。

  她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大寺道知世掌握的这种瘙痒技巧,她的每一个动
作都会精准的命中自己的敏感点,而且每次她想要挣扎出来的时候,大寺道知世
总会恰到好处的在她的腰肢上轻点几下,那种奇怪的感觉甚至能让自己瞬间脱力,
这可是连某些高级魔法牌都做不到的事。

  「好了好了,赶快换衣服吧,估计这时候我妈也在外面等急了。」

  「你们两个还没好吗,这都半个小时了啊!」

  大寺道知世话刚说完,门外便传来了她妈妈催促的声音。,「我们马上就出
去!」

  「你看我说什么。」

  在简单的回应了一句之后,大寺道知世也对着还躺在床上休息的木之本樱轻
轻地吐了吐舌头。

  「要不是你非要逗我,我们早就出去了。」

  在经过了一小段时间的休息之后,木之本樱的体力也恢复了不少。

  「好了,别抱怨了,赶快换衣服吧,我们也差不多该正式出发了。」

  在轻笑了两声之后,大寺道知世也脱下衣服站在镜子前慢慢的换起了衣服。

  「哼,坏人……」

  在小声的嘟囔了两句之后,木之本樱也拿过一旁的衣服开始换了起来。

  「你俩刚才在屋子里干什么呢,我在外面都能听见你们俩的笑声。」

  「没什么,只是换衣服的时候碰到了而已。」

  「是啊,只是轻轻碰了几下而已,你说是吧,小樱?」

  大寺道知世轻轻地笑了笑,然后还专门伸手在木之本樱的腰上轻轻地戳了一
下。

  「时间也不早了,阿姨我们现在也出发吧。」

  「走吧,我们都耽误了这么长时间了,也该出发了。」

  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低头看了一眼腕表,然后便拉着木之本樱两个人匆匆的转
身上了车。

  「所以我们今天到底要去哪儿啊?」

  「到地方你们就知道了,今天我们将要去见一些特别的人。」

  「嗯?特别的人?」

  对于大寺道知世母亲突然提到的这个概念,木之本樱也再一次的感到了好奇。

  在她眼里,那些所谓的特别的人很可能不是什么好人,毕竟以前在收集库洛
牌的时候她也见过几个比较特别的人,最后都证实他们是敌对的魔法使。也就是
因为如此,这才让木之本樱隐隐间对这些人产生了提防。

  「到地方你们见到他们就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了。」

  大寺道知世的母亲抬手揉揉木之本樱的小脑袋,然后便随手递给她了一块饼
干。

  「先回位置上稍微休息一会儿吧,我们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地方。」

  「嗯。」

  在接过饼干之后,木之本樱也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和大寺道知世开始聊
起了天。

  时间过得很快,木之本樱感觉自己还没聊多久,车就已经到了郊区的一处小
巷外。

  「嗯,不是说要带我们出去玩吗,怎么来郊区了?」

  看着周围荒无人烟的郊区,木之本樱顿时也感受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带你们出来玩的,不过我要先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拿一点儿东西。」

  「那我们在车上等着不行吗?」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如果我走远的话万一车被锁上了怎么办,我可不放心
你们两个小孩子独自待在这荒山野岭的郊区。」

  「而且我在前几天搜索这附近的信息的时候,还听说这附近偶尔会有狼群出
没,虽然说现在还是白天,但是那些饿狼如果饿的受不了的话可不在乎是白天还
是晚上。」

  在说完这些话之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还专门板起脸做了个狼的动作。

  「那好吧……」

  虽然说木之本樱是魔法使,但是如果真的出现狼群的话,就算是她也无法对
付群狼,尤其是还要保护大寺道知世这个好朋友。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寺道
知世的母亲是不知道自己魔法使的身份的,如果让她知道,后果很可能会向着不
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那我们走吧。」

  「嗯,等我们拿完东西我就带你们去市里新开的哪一家游乐园玩。」

  「嗯,好。」

  在简单的应了一声之后,木之本樱便拉着大寺道知世的手跟在了她母亲的后
面。

  在通往巷子深处的路上,甚至还能看到有不少瘦骨嶙峋的老鼠从巷子中间窜
过,很明显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就连生存能力极强的老鼠都已经被饿成
了这种地步。而且随着几人的逐渐深入,木之本樱也闻到了一种垃圾场那种废弃
物的臭味,甚至在路边遗弃了多年的垃圾桶旁边还能看到一些死老鼠和死去的麻
雀。

  「这条巷子到底有多深啊……」

  在路上的时候,木之本樱还刻意压低声音轻轻的问了一旁的大寺道知世一声。

  「我也不知道。我又没来过这儿。」

  「所以你妈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儿啊,我怎么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也是,但是我也不清楚我们到底要去哪儿。」

  随着几人的再度深入,周围的那些高楼大厦也渐渐的遮挡住了照射下来的阳
光,这也让这条巷子里的光线再度变得昏暗了几分,在这种情况下,能见度也有
了进一步的降低,每走一步都要注意脚下会不会踩到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也
让木之本樱和大寺道知世内心的不安感再度加深了几分。

  可怕的东西往往只能勾起人类表层的那些恐惧,但是未知,却能够直击人心,
让人感受到一种由内而外的恐惧,这才是未知最可怕的地方。

  「呀!」

  在走了几步之后,大寺道知世却突然大叫了一声。

  这突如其来的尖叫声甚至让在最前面走到大寺道知世的妈妈都吓了一大跳。

  「知世,怎么了?」

  在听到尖叫声的一瞬间,大寺道知世的妈妈也直接转过了身。

  「我……我好想踩到了什么东西……软乎乎的还有叫声……」

  在感受到脚下传来的哪种奇怪的感觉的时候,大寺道知世便直接停下了前进
的动作呆在了原地。声音隐隐间似乎也带上了几分淡淡的哭腔。

  「我看看。」

  在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之后,大寺道知世的妈妈也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了
手电筒。

  「好像是一只死老鼠。」

  在弯下腰来回的照了一圈之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确认了在大寺道知世脚
下的那个东西。

  「看情况应该是已经死了很久了,不用害怕。」

  在检查完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直接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别怕别怕,只是一只死了很久的老鼠而已。」

  「但是它好像还在叫……」

  尽管已经确认了自己脚下的东西,但是大寺道知世还是不敢抬起脚。或许是
因为恐惧,也可能是因为心理作用,大寺道知世甚至感觉自己脚下的那种死老鼠
开始慢慢挣扎了起来。

  「都已经死那么长时候了,肯定不可能叫的。」

  「别害怕,把脚抬起来,慢慢的就没事了。」

  「嗯……我试试……」

  在木之本樱的引导下,大寺道知世也慢慢把脚从死老鼠的尸体上给抬起来放
在了一旁的地板上。

  「这样是不是就好得多了?」

  「嗯……但我还是有点儿害怕……」

  在踩到地面上之后,大寺道知世才感觉那种踩到死老鼠的恐惧感慢慢减弱了
几分,但是由于黑暗的原因,这件事还是给她留下了些许的阴影。

  「那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还有不到一百米就到地方了。」

  在走了这么长时间之后,几个人也算是终于看到了在不远处闪烁着的昏暗灯
光。

  但是在刚才被吓了一大跳之后,大寺道知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再继续往前
走了。

  「知世,听话,我们再走不远就到地方了,你就算是现在转身走回去也要好
一阵子,还不如跟着我们走完这一段路程呢。」

  「但是我真的好害怕,要不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吧……」

  「这附近可是有狼的哦,而且这里这么昏暗,如果有狼突然攻击你的话怎么
办?」

  「那我也不想走了,万一再碰到点奇奇怪怪的东西就不好了。」

  但是无论大寺道知世的母亲怎么劝说,大寺道知世说什么都不愿意再继续往
前走了。

  「知世,有我陪着你呢,没事。」

  看着一旁已经开始轻微抽泣的大寺道知世,木之本樱也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
的肩膀。

  「小樱……果然还是你对我好……」

  大寺道知世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木之本樱,然后便直接扑倒了她的怀里。

  「嗯,乖,不怕。」

  「那我们还要继续往前走吗?如果你实在不想继续往前的话,那我就在这儿
一块儿陪着你。」「

  「唔嗯……」

  大寺道知世抬头看了看木之本樱,然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好吧,我们还是继续往前走吧。」

  大寺道知世看了看自己身后那长长的小巷,然后又看了两眼不远处那昏黄的
灯光,最后她还是下定决心决定走完这最后一段距离。

  「那走吧,反正也就剩最后这一小段距离了。」

  大寺道知世叹了口气,然后站起身拉着木之本樱的手踏上了这最后一段路程。

  「那就走吧。」

  在看到大寺道知世恢复了正常之后,她的母亲也才送了口气。

  在走完了最后一段路程之后,在巷子的最深处是一个看起来已经很长时间没
有清理过的破旧屋子,但是里面此时却点着一个昏黄的灯泡。而在这个屋子里面,
此时却散乱的躺着接近十个的流浪汉。

  「嗯?妈妈你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种地方?」「

  看着那些眼中闪烁着色眯眯目光的流浪汉,大寺道知世也下意识的躲在了她
妈妈的身后。

  但是令她没想到的是,她的母亲居然就这么当着她的面慢慢的脱下了衣服。

  「嗯?!妈妈你到底要干嘛啊?你不是说你只是带我们来拿东西吗,脱衣服
干什么啊?」

  看着已经脱掉了上衣的母亲,大寺道知世这才感受到这件事情的不对。

  她妈妈在这之前一直掩盖今天要来的地方,而且一路上都没回答她俩的问题,
只要提到关于地点的事,她的母亲都会恰到好处的把话题引向其他地方。虽然说
大寺道知世也有些怀疑,但是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最后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但是
最后得到的这个结果,却让她有些难以接受。

  「乖,听话,这些叔叔人其实都挺好的。」

  在脱下上衣和裙子之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慢慢的脱下了内衣和内裤,然
后便当着这两个孩子的面裸体走向了那群色眯眯的流浪汉。

  「看来你这家伙还是挺守时的嘛。」

  在女人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一名流浪汉便直接伸手把她给拉到了自己的怀
里。

  「既然都答应了你,那么我也肯定要守时啊。」

  女人妩媚的笑了笑,然后转头直接吻上了男人的唇。

  由于已经很久没有洗过澡的缘故,男人的身上还带着一种极其浓烈的酸臭味,
而且由于几乎没有刷过牙的原因,男人口腔中那种根本掩饰不了的恶臭味也是让
人根本有些无法接受。

  但是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却似乎就像是根本不在乎这一切一样,她柔软的粉嫩
双唇紧紧的贴在男人的唇上,两人的舌互相伸入对方的口中来回的挑逗着,近距
离看来,甚至还能看到两人紧紧贴合唇上的那些拉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看着面前和那些流浪汉吻在一起的母亲。大寺道知世是说什么也无法接受面
前的这一切,然后便直接两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这就是你的女儿还有那个什么叫小樱的小家伙?」

  看着呆在门前的木之本樱两人,那些闲着无聊的流浪汉也纷纷站起身向着她
们走了过来。

  「对,一个是我女儿,一个是我女儿的朋友。」

  看着那些对着自己女儿走过去的流浪汉,女人不但没有出声阻止,反而当着
她们的面主动分开了自己的双腿。

  「那就留给我的兄弟们去享受吧,今天老子就让你这家伙好好爽爽!」

  男人抬手在女人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然后便直接把她给按在了身下。

  「既然今天我都说了要草个痛快,那你这家伙就先给我好好的口吧。」

  男人并没有太多的去关注木之本樱两人,而是直接把全部的注意力都给放在
了大寺道知世母亲的身上。

  因为已经成家了的缘故,女人的身材比起婚前也变化了很多,但是由于是已
经生了孩子的缘故,倒也让她多了几分成熟女性独有的那种气质。

  「妈妈,救我!」

  但是在女人跪在男人面前正准备给他口交的时候,身后却突然传来了自己女
儿的呼喊和求救声。

  然而她们现在却还不知道,其实在不久前,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就已经被这些
流浪汉所催眠,而且今天带她们来也是为了给这些流浪汉服务。所以就算是大寺
道知世怎么求救,她的母亲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动作。

  而且在这郊区的小巷中,也根本不可能会有人路过这里,更别说是指望有人
来救她们了。

  现在的她们才是真正的教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女儿放心,这些叔叔们会很温柔的对待你的。」

  女人只是转头看了一眼那些还在撕扯木之本樱和大寺道知世衣服的流浪汉,
然后边转过身张口含住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肉棒。

  由于很久都没有洗过澡的缘故,男人的肉棒上还带着几分平日运动所产生的
几分污垢。而且由于平日里根本没时间清理自己,所以在女人含住男人肉棒的时
候便感到口中弥散开来了一股腥臭味,甚至其中还带着几分若隐若现的尿骚味。

  「你们放开我!」

  在女人专注的给那个流浪汉口交的时候,木之本樱正被一群流浪汉围在墙角,
正准备过来扒掉她的衣服。

  「嘿嘿,小妞你就从了我们吧,我们几个绝对会很温柔的对待你的~」

  那一群流浪汉色咪咪的打量着抱着身体缩在墙角的木之本樱,嘴角也慢慢的
勾起了几分淫笑。

  「滚开啊,你们这群混蛋!」

  看着那些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流浪汉,木之本樱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想直接用魔
法把这群人都给打晕过去,但是在想了想之后,它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毕
竟面前的这些都是正常人,如果她对正常人使用魔法的话,很可能会失去魔法的
庇护。

  「你就从了我吧!」

  还没等木之本樱反应过来,突然一个流浪汉便直接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

  「放开我啊混蛋!很恶心啊!」

  看着那些在这些流浪汉身边乱飞的苍蝇以及那些流浪汉身上散发出来的恶臭,
顿时让木之本樱差点直接吐出来。

  但是还没等她来得及挣扎,另一旁早就准备好的流浪汉便直接过来一把扯开
了她胸前的纽扣。

  「混蛋!无耻!下流!」

  胸前纽扣被扯断的瞬间,木之本樱也下意识的用手护住了自己的胸口。

  「啧啧啧,虽然小了点,但是皮肤摸起来还是挺舒服的嘛。」

  看着木之本樱那裸露在外的大片皮肤,这群流浪汉边再度向前逼近了几分。

  「看来你带来的那个交小樱的小家伙反抗的还挺激烈的嘛。」

  在享受口交的过程中,男人还不忘关注一下不远处那些流浪汉兄弟们的战况,
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张嘴指点一番。

  「嗯……」

  女人并没有说话,只是伸出舌头轻轻的舔舐着男人勃起的肉棒,粗大的紫红
色龟头在女人专注的服侍下慢慢@ 渗出点点粘稠的先走液,这些先走液沾在女人
的舌头上,随着她的动作在空中拉出一条又一条的银线,看起来是如此的淫靡。

  「真不知道你这口交技术是跟谁学的,给老子舔的是真舒服。」

  在享受的同时,男人直接伸手握住了女人的两个乳房开始揉搓了起来。这些
流浪汉可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黑色的手掌在女人白嫩的肌肤上留下无数清晰可
见的手掌印和指痕。男人的大手来回的揉搓着女人的两个白嫩乳房,乳肉在男人
手中反复变换着形态,被夹在指间到乳头有时也会恰到好处的被男人上下拉扯几
下。

  这种粗暴性爱带来的那种快感也促使着女人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几下,虽然
说她以前也和自己的老公进行过不少性爱,但是像是这种粗暴的性爱她还是第一
次经历。

  「不……不要……你离我远点……」

  在女人享受这种粗暴性爱的同时,她的女儿此时让正被一群流浪汉堵在了墙
角。身上的衣服也在刚才的挣扎中被那些粗鲁的流浪汉给撕破了许多,大片大片
裸露在外的肌肤散发着独属于少女的那种独特体香,也就是因为这种独特香气的
存在,让那些围在她身边的那些流浪汉似乎变得更加狂躁了几分,甚至已经有几
个等不及的流浪汉开始脱起了裤子。

  「嘿嘿嘿……小宝贝你就从了我们吧,我保证一会儿绝对会让你很舒服的~ 」

  「不……不要……妈妈你快过来救我啊……」

  然而无论她怎么大喊着求饶,她的母亲却甚至都不愿意多给她一个多余的眼
神。

  此时的大寺道知世只能看到她的母亲跪在一个满身污渍的男人胯下,用她的
口服饰着那个她并不认识的男人,甚至在大寺道知世看来,她的母亲看起来似乎
还有些享受。

  「呜呜呜……妈妈你到底怎么了啊……你快点儿过来救救知世啊……」

  也就是趁着这个机会,围在大寺道知世身边的那些流浪汉便一拥而上,直接
把大寺道知世给按到在了地上。

  「妈妈……」

  在被按到之前,大寺道知世还有些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母亲,哪怕
是在这个时候,她还对她的母亲会来救她抱有一点希望。

  但是她最终还是错了,直到那些男人把他们那粗大的肉棒插入她未经人事的
小穴,她的母亲都没有再转过头看她一眼。

  「啊……好疼……叔叔我求求你……我求求你拔出来吧……真的好疼……」

  在男人肉棒插入的瞬间,大寺道知世顿时感到自己的下身传来了一种令她无
法忍受的撕裂感,虽然男人还没有开始活动,但是大寺道知世却已经感觉自己的
下身就像是完全被撕裂了一般,点点鲜红的处女血液从两人的交合处缓缓滴落而
下,在打湿了男人的肉棒之后继续缓缓滴落,最后落在地上,和那些污浊的泥土
混在一起,成为了大地的记忆。

  「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还是个雏儿呢,看来今天老子真是占了个大便宜。」

  在听到大寺道知世哭喊的时候,这个男人还有意无意的往自己的身下看了一
眼,当他看到地面上的那些鲜血的时候,他的嘴角顿时勾起了几分淡淡的浅笑。

  虽然说他在插入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那一层处女膜的存在,但是在看到那
些鲜血的时候,带来的感受却有了进一步的提升。

  「兄弟们,还傻站着干什么呢,来干啊!」

  没等周围那群还站着傻看的流浪汉展开动作,男人便已经俯下身吻上了大寺
道知世的唇。

  「唔嗯……不要……好……好恶心……」

  还没等男人的唇接近大寺道知世,她便已经下意识的转过了头。男人口中那
种无数年没有刷过牙的气味甚至让大寺道知世差一点昏过去,但是尽管她已经转
过了头,却仍旧无法躲过这个男人的侵犯。

  「哟,小妮子你居然还躲。」

  男人笑了笑,然后便直接伸手捏住大寺道知世的双颊,然后趁着她还在反抗
的时候直接俯下身吻了上去。

  「唔嗯……你放开我……」

  但是无论大寺道知世怎么挣扎,男人都没有丝毫放松手上的力道。他带着臭
味的粗糙舌头强行撬开大寺道知世的紧闭的牙关强行伸入她的口中搅动一番,这
一动作也连带着自己口中的臭味一并进入了大寺道知世的口中。

  「唔嗯……好恶心……」

  感受着自己口中那种几乎令人无法忍受的臭味,大寺道知世有好几次都差点
直接吐出来。

  「那我也不客气了!」

  看着面前的这一幕春宫图,身边的那些流浪汉也纷纷的脱下了裤子。

  「唔嗯……你们要干什么……」

  看着自己身边的那些粗大的肉棒,大寺道知世顿时感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当然是让你这小妮子给我们兄弟几个好好的服侍一下啊。」

  那几个男人轻轻笑笑,然后纷纷选好了自己要侵犯的地方。

  玉足,腿弯,腋窝,小腹,手心,后庭,甚至是大寺道知世的樱桃小口都成
为这些男人发泄欲望的地方。

  一根根的肉棒在她的身上放肆的摩擦着,流出的那些先走液在她的身上涂划
出一片片恶心的图案,身体各处传来的那种瘙痒感以及小穴中的那种由疼痛转化
而来的快感刺激着大寺道知世的神经,让她慢慢的也沉浸在了这令人绝望的快感
之中。

  她想哭,却怎么都哭不出来。眼泪从眼眶中缓缓流出,在划过脸颊之后滴落
在胸口,然后便随着那些男人性爱的动作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这些人不会在乎她是否高兴,也不在乎她是否在哭泣,毕竟对于这些流浪汉
来说他,她只是一个性玩具罢了,玩具的感受又有谁会去在意呢?

  当然,在大寺道知世不远处的木之本樱此时的情况也并不算是太好,她身边
的那些流浪汉甚至要比大寺道知世这边还要多上几分。

  「混蛋……你们要是再敢继续往前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随着这些流浪汉的不断逼近,木之本樱也被这些人给逼到了墙角。

  面对眼前的这种紧急情况,木之本樱也下意识的想要召唤出自己的魔法棒来
帮助自己脱困,但是还没等她召唤出魔法棒,一个男人便直接按住了她的手腕。

  「混蛋……你放开我!」

  木之本樱尝试着想要挣扎出去,但是面对一个成年男人,光靠她的力量是根
本不可能挣脱出去的,而且现在她还没有魔法加持,想要离开更是难上加难。

  现在的她已经懒得再去考虑如果对这些人使用魔法会不会让自己失去魔法的
庇护,她现在心里想的只有怎么样才能让自己离开这个让人绝望的地方。

  但是现在双手都被按住的情况下,她就算是想要使用魔法都会受到极其强大
的束缚,更别说是召唤出魔法棒来使用那种大型魔法了。

  「嘿嘿,你现在再喊的话可是没用了哦。」

  在按住木之本樱的手腕之后,男人便指挥者周围的那些流浪汉开始撕扯起了
木之本樱的衣服。

  虽然说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并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但是这些流浪汉却是非
常清楚。

  在不久前,由于某些原因,他们获得了催眠的能力,当时他们还只是感觉这
可能并没有什么用,但是在对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做了测试之后,这些男人才明白
了这个能力的好用之处。也就是在那一天,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便落入了这些流浪
汉的圈套,成为了他们的奴隶。

  所以现在这些流浪汉可以说是毫无顾忌,反正在催眠效果的作用下,大寺道
知世的母亲也不会有什么反抗。而且就算是催眠的效果没了,光靠这些男人都能
让大寺道知世这几个人出不了这个门。

  「混蛋,别摸我啊……」

  在几个流浪汉的粗暴撕扯下,在短短的一分钟之内,木之本樱身上的衣服和
裙子都已经变成了满地的碎片,甚至就连她的内衣裤都被这些流浪汉给强行扯开
扔到了一旁。

  「嘿嘿,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帮你的!」

  面对木之本樱的求饶声,这些流浪汉不但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反而纷纷都
脱下了裤子。

  「混蛋,你们要是敢用这些恶心的东西碰我,我绝对会让你们不好过的!」

  看着那些尺寸巨大的肉棒,就连木之本樱都感觉自己再瞬间便出了一身冷汗。

  「那就让我看看你怎么让我不好过吧。」

  一个流浪汉把木之本樱按在墙上,然后直接伸手分开她的小穴把自己的肉棒
给插了进入。

  「唔嗯……混蛋,你该死!」

  在男人肉棒插入的一瞬间,木之本樱的身体也在那一瞬间直接收紧,紧实的
小穴紧紧的包裹着男人的肉棒,随着男人开始慢慢抽插的动作,木之本樱的小穴
也开始在本能的作用下慢慢地蠕动了起来。

  紧实的腔肉在不断地蠕动中摩擦着男人肉棒上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血管,
这种恰到好处的摩擦感给男人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快感,也就是因为这些快感的产
生,让男人再一次加快了身下抽插的动作。

           咕叽——咕叽——咕叽——

  随着男人动作的逐渐加快,木之本樱的身下也开始本能性的慢慢渗出点点的
爱液,这些粘稠的爱液粘在男人的肉棒之上,便充当了这场性爱最为完美的润滑
剂。无论自己的小穴如何收紧,这些爱液都会帮助男人的肉棒深入自己的小穴之
中,甚至有好几次木之本樱都感觉男人的肉棒已经进入了自己的子宫,这也让木
之本樱感到了一阵后怕。

  「你不是说要让我不好过?」

  在抽插的过程中,男人还专门有意的伸手捏住木之本樱的脸蛋,然后伸出舌
头在她的唇边慢慢的舔舐了一遍。

  「你……混蛋……」

  看着面前这个令她恶心的男人,木之本樱也尝试着想要转过头,但是当她转
过头之后,便正好对上了另一个流浪汉的紫红色肉棒。

  「我现在可是很舒服呢,但是我身边还有这么多兄弟,我也不能光顾着自己
享受是吧,总要让我的这些好兄弟也来试试你这极品的妞儿。」

  男人笑了笑,然后便拉着木之本樱的手放在了一旁一位流浪汉的肉帮上。

  「既然你也开始享受老子的肉棒了。那么正好让你给我朋友也好好的冲一发。」

  「混蛋……怎么可能……」

  尽管木之本樱非常的不愿意,但是一旁的流浪汉却已经拉着她的手给自己撸
了起来。

  「嗯,不愧是个雏儿,撸起来都比我自己来要舒服太多了。」

  享受着木之本樱那小手带来的柔嫩感,一旁剩下的几个男人也纷纷的脱下裤
子开始起了对木之本樱的侵犯。

  「看来你女儿和那个叫小樱的小家伙也开始享受起来了呢。」

  在那些流浪汉组团侵犯木之本樱和大寺道知世两个人的时候,大寺道知世的
母亲此时还在专心的给领头的那个男人服侍着。

  「看你给老子舔了这么久的份上,我也差不多该开始正戏阶段了。」

  在享受过了女人口技带来的刺激之后,男人也直接把肉棒从女人的口中给抽
了出来。

  「请享用……」

  在男人把肉棒抽出来之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默默地站起身伸手分开了自
己的小穴。

  「啧啧啧,这催眠效果真的是太好用了。」

  看着那掩盖在浓密阴毛之下的粉嫩小穴,男人也直接毫不客气的把大寺道知
世的母亲给抱到了自己的怀里。

  「既然你都这么急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

  男人伸手在大寺道知世母亲的身下摸了一把,当他的手再度拿出来的时候上
面已经带上了几分粘稠的爱液。

  「嗯……」

  看着男人手指上沾着的那些爱液,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
在调整了一下姿势之后对着男人的肉棒慢慢地坐了上去。

               噗嗤——

  随着肉棒的整根深入,大寺道知世母亲的身体也轻微的颤抖了几下。由于以
前也经历过几次性爱的原因,她的反应并没有木之本樱和大寺道知世那么大,。

  「你还挺熟练的嘛,在没来找我的这一段时间你是不是一直都在家想着我的
肉棒在自慰啊?」

  在把整根肉棒都送入了大寺道知世母亲的小穴之后,男人也直接毫不客气的
开始了抽插。

  他的动作并不想其他流浪汉那么轻,每一次的抽插都能直接将肉棒给送入大
寺道知世母亲的最深处,每一次的抽插都会带出一大股的爱液和黏液,甚至在抽
插了几下之后还让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到达了一次小小的高潮。

  「唔嗯……大肉棒好厉害……我的里面好热……被大肉棒顶的好满……」

  在男人抽插的过程中,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扭动起腰肢开始配合起了男人的
动作,为了能给他带来更加强烈的快感,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在扭动腰肢的时候还
会再度收紧自己的小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给自己带来了一种独特的快感。

  「哦?看来你这家伙也挺享受的嘛。」

  看着自己身下努力扭动腰肢的女人,男人也直接起身分开她的双腿把她给抱
了起来。

  「那就让你的女儿好好看看她的母亲到底是个怎么样的骚货吧。」

  男人笑了笑,然后直接抱起女人走到了她女儿的身边。此时大寺道知世已经
被那些流浪汉给中出了好几次,甚至有一次还被一个流浪汉给操的尿了出来。

  「妈妈……救救我……」

  此时的大寺道知世已经在不断的高潮中有些脱力,无力的她摊到在墙边,手
里还握着一根流浪汉的肉棒。

  「唔嗯……下面好舒服……老公快一点……人家还想要更多……」

  但是面对自己已经因为脱力摊到的女儿,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就像是完全没有
看见一样,口中还不断的说着令人脸红心跳的淫语。

  「既然你连女儿都不在乎的话,那今天老子就好好的满足你!」

  「兄弟们,继续嗨!」

  在对着周围的流浪汉们大喊一声之后,男人也直接加快了下身抽插的速度和
幅度。

  他现在的每一次抽插都会带起一阵女人的浪叫,而且下身不断传出的淫靡水
声也会刺激周围那些流浪汉的神经。也就是在这种气氛的烘托之下,周围的那些
流浪汉也纷纷把已经脱力的大寺道知世和木之本樱给扶了起来。

  「兄弟们,继续爽!」

  在大喊一声之后,一个流浪汉便直接把肉棒给送入了木之本樱还往外流淌着
精液的小穴之中。

  「唔嗯……不要……至少现在不行……」

  在经过了几次高潮之后,木之本樱也直接放弃了抵抗,现在的她只求着这些
流浪汉能稍微让她休息一会儿,毕竟她刚才刚被内射过几次,现在小穴还非常敏
感。

  但是她还是低估了这些流浪汉,他们不但不准备放过她,反而对她发起了一
波更为强烈的抽插进攻。

  一股股的爱液从两人的交合处飞溅而出,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之后落在地
面上,为地面上早就形成的水洼中添上了几分淫靡的痕迹。

  「啊啊啊!不要那么快啊……我……我又快要去了啊……」

  在这些男人的快速抽插中,木之本樱也很快的达到了今晚的不知第多少次高
潮。

  现在的她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魔法使的身份,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快
感之中,大量的爱液从她的小穴之中喷出,几乎是在瞬间便喷了一地。

  「啧啧啧,刚才喷的还没那么多,这才过了多久啊,这家伙就已经能喷这么
多了。」

  看着木之本樱还在往外喷射爱液的小穴,男人也直接把肉棒从她的小穴之中
给抽了出来。

  「这屁股,真是个极品。」

  在把肉棒完全抽出之后,男人还依依不舍的在木之本樱的翘臀上来了一巴掌。

  「嘤……不要……」

  虽然这一巴掌的力度并不算太大,但还是在木之本樱白嫩的翘臀上留下了一
个鲜红的巴掌印。

  「既然你结束了,那就该我了。」

  虽然木之本樱已经达到了高潮,但是身边的那些流浪汉却似乎并不准备就这
么轻易的放过她。还没等她休息一分钟,便从一旁再次走出来一个男人把肉棒插
入了她的小穴。

  「正好我也差不多快要结束了,那兄弟几个努努力,让这母女仨一块儿好好
的高潮一下!」

  在看到木之本樱高潮的时候,抱着大寺道知世母亲的那个男人也直接加快了
身下抽插的动作。与此同时,一旁的几个流浪汉也把大寺道知世给架起来开始了
抽插。

  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几乎是在瞬间便充满了三个女人的娇喘声以及男人们的低
吼声,这件屋子此时似乎已经成为了性爱的天堂。

  「唔嗯……要……要去了啊……」

  「那就给老子接好了!」

  在经历了几次快速的抽插之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达到了高潮的边缘,在
男人最后一波的快速冲刺中,她终于也达到了今晚第一次酣畅淋漓的高潮。

  「嘤……去了!」

  在一阵压抑的娇喘声中,大寺道知世的母亲就这么当着自己女儿的面大开着
双腿达到了高潮。

  大量的爱液从她的穴口喷射而出,粘稠的爱液甚至有不少都直接喷到了离她
不远的大寺道知世的身上。

  也就是在大寺道知世母亲高潮的同时,大寺道知世和木之本樱也都不约而同
的达到了高潮。

  几人被那些流浪汉大开着双腿抱在怀里,小穴中不断地往外喷射着爱液,甚
至这次木之本樱还被一个流浪汉给操的尿了出来。

  微黄色的尿液混在爱液之中溅落在地面上,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大滩的水
洼。

  「呼……今天老子算是草爽了。」

  在把大寺道知世的母亲放下之后,男人也随手撸了两下自己的肉棒。

  「兄弟们也好久没这么爽过了。」

  「既然我们都爽够了,那么也该让这几个人回去了。」

  「滚吧。」

  男人对着摊到在地面上的三个人挥挥手,然后便自顾自的找了张床躺了上去。

  然而此时大寺道知世和木之本樱还不知道,在刚才性爱的过程中,她们都被
种上了催眠的印记,此时的她们,已经完全臣服在了这些流浪汉的手中。

  「嗯……」

  在稍微恢复了一些力气之后,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带着自己的女儿和木之本
樱裸体离开了这里。

  由于是荒郊野岭的原因,他们也不需要关心会被其他人看到,反正在这种狗
不拉屎的地方也没人会注意到她们几个。

  「妈妈,我们现在是要回家吗?」

  在上了车之后,大寺道知世才抬起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此时几人的身上
都或多或少的被那些流浪汉留下了黑手印和巴掌印,甚至几人的身上还带着几分
正在缓缓往下流淌的精液。

  「嗯,我们回家。」

  此时的大寺道知世也不再想着出去玩,她现在只想要赶快回家好好的洗个澡。

  在一阵汽车的发动声中,大寺道知世的母亲也开车带着几人回了家。

  由于已经是夜晚的原因,在她们裸体回家的时候也没人注意到她们,不过在
回去的路上大寺道知世还是因为高潮脱力的原因不小心尿在在车上。

  「小樱,你们两个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晚啊。是今天早上睡过了吗?」

  当第二天木之本樱和大寺道知世来到学校的时候,两人眼上的黑眼圈便在瞬
间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力。

  「没事,昨天晚上我妈妈带我们去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所以今天早上就起晚
了。」

  「好玩的地方?哪儿啊?」

  「你们想知道吗?」

  「知世你就别卖关子了,快点儿告诉我们吧。」

  「那你们今天下午下课的时候跟我来,我偷偷带你们去。」

  「好。」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