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文学城

【LoveLive

第一文学城 2022-11-21 03:06 出处:网络 作者:ppaaoo
作者:Shiriken 字数:14477                  上   今天是合宿的日子。周末下午4 :30,矢泽妮可,西木野真姬,绚濑绘里和
作者:Shiriken
字数:14477


                 上

  今天是合宿的日子。周末下午4 :30,矢泽妮可,西木野真姬,绚濑绘里和
东条希一起乘着电车来到了美心町。旅馆距离车站不远,大约只有10分钟的路程,
几人便直接走到了旅馆的门口。美心町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平时来的人不多,
却是一个比较小众的,极其适合情侣一起来到的景点。比如美心河畔,还有顺着
美心河畔,一直走到头所到达的美心公园,那里幽静静谧。旅馆是东条希定下的,
她的手里还拉着一个行李箱。旅馆是一个和风的温泉旅馆。老板娘穿着非常有温
泉酒店的味道。

  希定下的房间是一个4 人间。这间房子的后院有着一个独立的温泉池。

  「今天晚上我们就放松放松吧。」希说道。「毕竟也坐了一天的车了,明天
一大早我们开始训练。」

  几人立即同意,并决定晚饭后自由活动。来到房间后,几人放下行李,伸了
个懒腰,妮可一见到床突然一下扑了上去。在弹簧床垫上上下弹了好几下才停了
下来。

  「好舒服!」

  「话说希,为什么这一次穗乃果她们不过来呢?这里明明风景这么好的说。」

  真姬开口问道。

  「毕竟她们也是有她们自己的事情的。下个月的演出只有我们4 个人参加。
就算我只有我们,也要努力努力啊!」

  希说着。

  「一起去吃饭吧。你们不饿吗?现在已经5 点多了,今天中午都没有好好吃
东西。」

  绘里刚一进门就在房间里面练着一字马,一边下腰,一边说着。

  「赞成!」

  其她几个人一起举手。

  晚饭后,绘里和希说她们想一起去逛逛街,问妮可和真姬要不要一起来。两
人表示今天旅途劳累了,先要在店里休息休息,以便不影响明天早上的训练。于
是希和绘里便一起出了酒店。临走前希打开行李箱,将明天的练功服发给妮可、
真姬和绘里。

  「你们要有空的话可以试一试,看看合身不合身。」

  她带的练功服有两种颜色,一种是白色的一种是黑色的,说是有汗打湿之后
好更换。

  两人走后,妮可和真姬便一起准备去温泉的池子里泡一泡,毕竟是温泉酒店,
不在这里泡泡澡多可惜呀。

  在进入温泉之前要先进行冲淋,把身上的灰尘泥土冲洗掉。在更衣室里看着
看着真姬脱掉衣服,妮可忍不住的双手捏住了真姬的双乳,轻轻揉捏了揉捏。

  「你是不是每次洗澡都会自己揉啊,我怎么感觉每次见到你的时候这里都会
变大一些。」

  妮可「哇」一声叫了出来,但是赶忙捂住自己的嘴,然后嗔怪道:「哪有啊。
赶紧进去泡澡。」

  她轻轻拍开妮可的手脸红的转过头去拉开门走向温泉的池子。两人便一起进
入了温泉池子中。

  刚一进池子妮可便不老实起来,站在了真姬的正对面,从前方抱住她,两手
环过她的胸口,拽住了真姬的乳头,然后向相反方向一拉,真姬的乳房被拽着向
身体两侧偏去,同时她的手还捏着乳头慢慢的揉搓研磨着,真姬便不自觉的发出
了淫荡的喘息声。

  「你干嘛呀。」

  真姬把妮可的手移开,然后从妮可的怀里钻了出来。

  妮可的手一松开,瞬时又从正面揪住了真姬的乳头。真姬的身体就不自觉的
向前拱起。她发出卑微得颤抖得淫叫声。

  「你这里真是下流呢。」

  妮可说。

  真姬瞪了妮可一眼,然后双手也揪住了妮可的胸口上的两个凸起,往前一拉,
妮可也不自觉的拱起身体向前突去。

  「你这里都勃起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说好意思说我下流。」

  两人就这样揪着对方胸口的凸起互相揉搓较劲,她们手中用着力气,每一拧
对方都会身体随之颤抖一下。眼中都是有着仿佛粉红色的光芒在往外四溢着。她
们都被对方激起了强烈的性欲望,下身在水中不停地向前耸动着,仿佛要接触一
些东西一般。

  突然妮可往前一挣,搂住了真姬的肩膀,然后向着她的嘴吻了下去,顺势将
自己的大腿顶开真姬的大腿,然后放在了真姬的密裂之上,用她用大腿开始摩擦
起真姬的阴唇。

  「你居然没有毛毛呢,我突然发现。」

  不知是真姬,因为泡在温泉之中,还是因为性的兴奋,她的脸通红。

  就在两人互相摩擦对方一两分钟之后,两人就已经开始喘息,气都已经上不
来了。

  「好像你有一样,你这里不光滑的跟丝绸一样。」

  真姬用腾出的手摸了一把妮可的小穴,然后在淫豆上面拧了一下。妮可忍不
住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叫声。

  「咱们上去吧,再这样下去可能要晕在这里了,被她们看见可不好。」

  妮可说。

  「你以为是谁造成这样子的呀。」

  真姬嗔怪着说道。

  说着她低下头去,然后嘴一下子就含住了妮可的左乳头,吮吸了起来,另外
一只手则揉起妮可的另一只乳房。那乳房在她的手中不停的变换着各种形状。妮
可直接仰头开始发出淫荡的叫声,嘴里的唾液拉着丝。

  「啊啊啊」

  唾液都从嘴角旁边流了出来,在月光之下晶莹剔透,十分美丽。

  两人喘着粗气从岸边爬了上去,由于心中欲望之火的燃烧,两人不得不快速
用浴巾擦干身体,但是由于乳头和阴蒂变得十分敏感,而且勃起,被毛巾碰到的
时候身体都是一抖一抖的。

  实际上用毛巾擦干身体的时候两人的欲望之火已经消散了不少了。

  出了浴室的门,妮可提议:「我们试试看练功服吧。」

  真姬自然是同意。

  于是两人将练功服拿出,拆开包装打开一看,顿时脸变得通红通红。那简直
是一条连身丝袜,而且是冰丝材质的,通体半透明。

  两人看着对方,默而不语,迅速穿上了这练功服。妮可选的是白色的,真姬
选的是黑色的。她们都很默契,没有穿内衣。无论是胸罩还是内裤,于是在这紧
身的连身丝袜之下,她们胸前的粉红将丝袜顶起,分外的显眼。下体的阴唇暴露
在外,明显是一个骆驼趾。这连身丝袜,连手都有套在内部。

  妮可看着自己的胸口,虽然说被连身丝袜的包裹下也是有所突起,却比真姬
的差了不少。于是她扑向真姬,将她压在了床上。她的胸口随着重量,两坨肉还
是坠了下来。本来站立的时候没有那么明显的胸部,在这个时候都变得明显起来,
真姬躺在床上仰望着上方的妮可,她伸出双手,拽住了妮可的双乳往下一揪,妮
可一下子也就扑到了真姬的身上。

  「哎呀,你干什么呀?」

  妮可喊道,然后她便被真姬推到了一边平躺着,真姬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脑后,
妮可的腋下便露了出来,那腋下也在丝袜的勾勒下出现了一道线条,显得色情无
比。

  真姬在妮可的腋下嗅了嗅,妮可干嘛往回一缩「做什么呀?」

  「又没有味道让我闻闻嘛。」

  于是真姬又在妮可的腋下轻轻一舔。妮可的身体震动了一下,真姬便从妮可
的脖子后方挽了过去,从小妮可的身体后方揪住了妮可的一个乳头,轻轻的揉搓
着。她的一条大腿便放在了妮可的大腿之上,然后滑进了妮可的大腿根部,膝盖
顶在了妮可的密裂之上。她开始摩擦起来,仅仅半分钟就看见妮可的下体已经湿
透,在真姬的大腿上留下了晶莹的液体。她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此时真姬的一
只手揉捏着妮可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揉捏着自己的阴蒂。

  「妮可,好喜欢你呀。」

  「我也是。」

  妮可将被反检的手也从真姬的身后挽了过去,从真姬的左乳上将她乳头捏了
起来。真姬的身体也是一颤。

  「拥有女人的身体真是幸福啊。」

  她的眼神已经变得迷离,嘴里面仿佛冒着热气,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妮可的身体也在旁边颤抖着。她在仔细感受着乳腺被真姬刺激的舒畅感。

  捏着乳头,内部将会互相蹭在一起,这时快感将传给乳腺,这与用指甲刮擦,
或者轻轻的抚摸乳头所产生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会让整个胸部感觉到快感。

  在这个时候妮可再也无法继续忍耐下去,她用下体配合着真姬,开始在她的
大腿上面快速的抽动,然后两条大腿还紧紧地夹住了真姬的大腿,就这样反反复
复快速的摩擦着。真姬的另一只手一边揉捏着自己的阴蒂,一边感受着胸口上面
的凸起被妮可揉捏的快感,她的下体也迅速的变得更黑起来,那是丝袜被淫水打
湿的样子。

  两人一起发出淡淡的,但是却无比淫迷的叫声。

  「啊啊啊。」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两人同时瞳孔一缩,眼睛向上翻起,身体紧绷,紧紧抱
住对方。两人都互相用大腿迅速摩擦着对方的大腿,唾液都从嘴角流下,呼吸仿
佛停止一般,皮肤变得通红,身上的丝袜一瞬间变得更加透明,这是两人在高潮
时身上的汗液打湿了丝袜。

  在五秒钟的沉默之后,两人才慢慢的松开了对方,然后喘息着大口大口的喘
息着,呼吸着新鲜空气,然后很默契的看着对方。

  「不好,有点舒服过头呢。」

  真姬先开口。

  「但是我感觉还没有过瘾呢。」

  妮可说。

  「我也是。」

  「那我有一个提议。」

  妮可狡黠地看着真姬。

  「会更刺激哦,但是你敢不敢呢?」

  「什么提议?」

  真姬睁大眼睛看着妮可。

  妮可凑到真姬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让真姬本来红色慢慢消退的脸上又瞬
间变得通红。她的呼吸都暂停了一瞬间,然后在妮可再次躺回她的身边的时候,
她看着妮可。

  「你认真的?被人看见怎么办?」

  「也无所谓。这里的晚上外面会有什么人呀?这个时候被人看见了,也不会
有人报警的,只会对咱们产生兴趣而已。」

  「那如果真的有人对咱们产生兴趣了,怎么办呢?」

  「你怕什么呀?那样的概率太低了。」

  「好吧,那我陪你一起。」

  真姬还是有点脸红。但是明显对这个提议动心了。

                 中

  妮可提出的建议居然是:去外面露出。

  去美心河畔,沿着河畔,一边散步,一边露出,可以穿着练功服,也可以不
穿练功服。

  性欲还没有被完全释放的真姬抵挡不住这种提议,同意了。

  两人便没有管身上已经湿透的衣服,直接在外面披了一件外套,戴上口罩就
走出了酒店的门,这时她们就仿佛只是穿了一件比较长的衣服,腿上是丝袜一样。
只不过一件是白色,一件是黑色,还戴着白色与黑色的丝质的手套。

  门口仅仅300 米便是美心河。这里的夜晚灯光比较昏暗,但是还是能看见河
畔的树在微风下轻轻飘动。每隔一段距离,河畔就有一个长椅可以坐下休息。

  微风吹拂,两人轻轻地将上衣的拉链拉开,让夜风直接吹拂到自己的身体上。
刚泡完澡,又打了一发,现在被风一吹感觉有点舒服了。

  此时,两人的胸前,那4 颗粉红色的葡萄便在勃起下,将丝袜撑得挺立而起,
就这么展示在夜色之中。下体也无遮无拦,很明显,丝袜有一部分陷进了她们的
小穴,内部显得更加明显起来。

  刚刚褪去的性欲望,这是又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两人的下体又变得湿了。

  「有点兴奋啊。」

  妮可说。

  「我也是。」

  真姬将双手背在身后,将胸向前微微挺起。她穿的是黑色丝袜,所以在晚上
并不那么明显。

  「我感觉我的爱液流到我的大腿上了,在顺着我的腿在向下流动着。」

  真姬道。

  「我也感觉到了」

  两人顺着美心河一直向下走着走了大概500 米的样子,便在河畔停了下来。

  「前面应该就是美心公园了吧。」

  「应该是的。」

  真姬回答道。

  「咱们进去看看。」

  「好呀。」

  进了公园,此时夜深人静,两人看着四周没有一个人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妮可在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将它夹在两腿之间,一只手从自己的身后拽住树枝的
一头,另一只手放在身前。然后她跑,跳起来,一边跑一边跑跳,一边向前后抽
动着树枝迅速抽拉着,让它摩擦着自己的小穴。她喘着粗气,但是还是向前不停
地一边跳跃,一边奔跑一边抽拉。

  「别跑那么快。」

  真姬说。

  「前面好像是个湖。咱们去那里看一看吧。」

  湖畔这里不是美心河,而是美心公园里自己的一个湖,湖畔也有长长的椅子。

  两人走到椅子旁边,真姬坐到了椅子上,她在椅子上做出了M 字开腿的样子,
然后掰开自己的小穴,抚摸着自己的阴蒂,让自己的爱液更多的渗出来。妮可站
在一旁继续抽拉着的树枝。

  「你如果再高潮一次的话,你的性欲可能就要被浪费掉了。」

  真姬在一旁的椅子上说着。

  「不会的,今天我感觉我的欲望很足,可能至少要5 次6 次才能释放掉。」

  没有管真姬,她继续抽拉着树枝,然后她松开的左手一手,将自己的外套从
身上拽下,将自己全完全的身体暴露在夜色之中,身上只有白色的丝袜。似乎是
裸露程度变多使她变得更加兴奋,便更加快速的抽拉着树枝。

  逐渐的妮可发出了轻轻的淫荡的声音。

  「啊啊啊!又要来了。」

  真姬放弃了自己的阴蒂,她没有穿鞋,直接就走到了妮可的身边。她站在妮
可的身后从她的背后捏住了妮可的两个乳头揉捏着向上提拉着,妮可的叫声立马
变得更加急促起来,但是她却不敢非常大声,只能小声的静静的悄悄的传递着她
现在正在欲望顶点上的心情。

  她们没有注意到,就在不远的一个草丛中,一个男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眼中
流露出复杂的目光看着两人。

  「我要泄了,我要泄了!」

  妮可突然仰头张开嘴大口大口喘气。在这夜里她的嘴里面都冒出了白气,足
以证明她现在身体的温度之高。晶莹的唾液又流了出来,她的下体猛烈的抽搐着。

  随即就听她说:「我好像要潮吹了。」

  只听见细小的,淅淅沥沥的水流流向地面的声音,大约三四秒钟之后,她的
身体才停止了颤抖,过快的心跳让她呼吸很难均匀下来,便软软的坐到了椅子上。

  自己的丝袜已经湿透了,高潮这种运动会让自己的身体大量的脱水,此时真
姬也坐到了妮可身边。

  「真姬啊,你能跳一支舞吗?」

  「在这里?」

  「是啊,你把外套脱掉,光穿着黑色的丝袜,把那个灯柱当做钢管跳一支舞。
就在这湖边。很过瘾的,有特别刺激呢。」

  「这有点太羞耻了吧。」

  真姬说道。她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站立在妮可的面前。

  「这样你不觉得很羞耻吗?」

  「但是很刺激啊,羞耻带来的刺激能让你达到更加巅峰的高潮呢。如果说有
个观众的话你可能会更加舒爽的。给我两分钟,让我休息一下,我跟你一起跳吧。」

  真姬依旧是有点摇摆不定。

  「两位小姐能否让我作为你们的观众呢?」

  两人一惊,一起回头。草丛之中走出一名男子。他双手前推:「我不会伤害
你们。你们放心吧,但是我想作为你们的观众,给你们带来一些刺激。也想给我
自己一点刺激。我觉得两位都如此美丽,你们的身体一定要让更多的人看到,才
能让这个世界不留遗憾,不是吗?

  而且我深深的感觉到两位小姐似乎是在寻找刺激呢。我的人格担保我不会伤
害到你们,可否让我参观一下你们的舞姿呢?「

  本来有点吃惊的两人慢慢冷静了下来。从有点惊慌变得有点兴奋起来。

  「好呀,那我们就为你跳上一支舞。咱们来练习一下明天早上应该练习的那
支舞蹈吧。带上钢管舞的元素。」

  妮可被真姬的主动惊讶了一下。便点点头:「好呀,那咱们一起开始吧。」

  「那么大叔,你是不是应该也做点什么表示表示?」

  「你们先跳你们先跳,很快我就会表示起来了。」

  两人便开始轻轻地哼唱起歌曲然后在这湖边的夜色中,轻轻的舞蹈起来。她
们的身体的线条被那紧身的丝袜勾勒的性感无比,胸前的乳头因为兴奋勃起的非
常厉害,下体的阴蒂也是因为兴奋向前突出,仿佛那里长出了一根小小的阴茎。

  两人用妩媚的眼神眺望向男人,真姬抱住那灯柱,然后轻轻地旋转着倒挂起
来,将自己的下体蹭在灯柱上轻轻的滑动着。她的歌声随之都已有些许颤抖。

  男人的裤子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帐篷。他将自己的皮带解下,衣服脱下,露出
那啤酒肚以及下身的昂然巨物。

  「这就是我添的彩头哟,让你们感觉会更加刺激的。」

  两人看见那昂然巨物,突然心里都是一跳。然后便跳舞跳得更卖力了起来,
她们感觉到了刺激,那是一种更加强烈的性的欲望,来自异性的刺激。两人都没
有穿鞋,就那样光脚在地上跳着,直到最后一个动作,真姬向后反弓着身子,一
只手向后探去,妮可挽着灯柱,一只手抓住真姬的手。

  男人轻轻鼓掌。

  「真美,真漂亮呀。」

  他忍不住握住了自己的巨物,开始前后做起了活塞一般的动作。

  「大叔,你能不能帮个忙呢?」

  真姬问道。

  她们就保持这个动作,一动不动。但是真姬的脸上却飘起了一朵淡淡的红霞。

  「什么忙?」

  大叔松开手,靠近真姬。

  「大、大叔你能不能摸摸我的乳房,摸摸我的阴道口。啊,我们刚才因为高
潮了两次,所以现在身上还全是汗,你如果觉得脏的话那就算了。」

  「两位小姐,这种事情我是乐意至极。」

  大叔摇了摇头,走上前去,轻轻的捏住了真姬胸前的两颗葡萄,那两颗葡萄
虽然掩盖在黑色的丝袜之下,但是那粉红反而更加明显更加诱人。

  这大叔轻轻的揉搓着,然后猛地向上一提,真姬的胸,胸口就不住地向大叔
那边靠拢而去,真姬的手,就脱离了妮可的手。

  「放松。」

  大叔说着。

  真姬便放松下来,向后倒去,只让自己的乳头支撑着自己上身的重量,大叔
轻轻地揉搓着那已经被揪地伸长变形到极致的乳头。

  妮可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她将脚抬起,白色的丝袜美脚放到了大叔的嘴边,
另一只脚则放在了大叔下体的巨物之上轻轻的摩擦着。大叔捏着真姬的两颗葡萄
上下甩动。真姬半眯着眼睛。

  「好痛啊,但是好舒服啊。」

  妮可将自己身上的上半身的白色丝袜从身上脱下,将上半身直接露在了空气
之中。她一只手捏住了自己右边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另一只手指则带着丝袜一起
捅进了自己的下体。

  「大叔啊,我们可是女子高中生哟~ 你可以更兴奋一点的。只要你不伤害我
们,其它的事情你都可以做的。」

  妮可一边逗弄着大叔一边说着。

  大叔也微微喘息着,一边玩弄着真姬的乳头,一边舔食着妮可的小脚。

  「刚才出了不少汗,脚上的味儿应该不好闻。但是这样应该更能刺激你吧。」

  妮可说。

  「没错没错,这个味儿才能刺激男性的兽性啊。」

  大叔夸赞道。

  突然真姬架起了板桥,整个身体向后反攻,一直反到了地面上,大叔为了方
便也就转到了真姬的前方。他改用一只手提住真姬的右边的乳头,一只手提住了
真姬的阴蒂。真姬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全力向上拱起。大叔揉搓着,真姬颤抖着。
妮可子改用两只脚全部套弄着大叔的下身巨物。她已经变用两根手指戳入自己的
下体了,另一只手则拼命着死抓着自己的乳头像真姬一样将其揪地老长,一边快
速套弄着大叔的阴茎。

  大叔感觉妮可的速度越来越快,他揉捏真姬的乳头,也越来越用力撕扯,也
越来越快速。随着真姬低低的惨叫,他左手提着的阴蒂也分出一根手指抠进了真
姬的阴道之内,带着那丝袜一起扣了进去,然后抠动着。

  突然,大叔好像摸到了什么,便停了下来。真姬身体一僵,然后哀求地看着
大叔。

  作为偶像,怎么可能是处女呢?不要想歪了,那里不是处女膜,那里是G 点。
她们的第一次早就交给了自己心爱的女孩,真姬和妮可的第一次就是交给对方的。

  大叔说:「这里是你的G 点吧。」

  真姬脸红着咬着牙:「是的。」

  她小声的说着,声音从牙缝中钻出来。

  「大声一点。想不想要更爽一点。」

  真姬点点头。

  「求求你了,帮我到高潮吧。」

  「那就大声一点。」

  「那、那里是我的G 点,真姬、真姬想要到达高潮,请、请叔叔帮我到达高
潮,随意抚摸,随意蹂躏那里吧!」

  真姬闭上眼睛用尽全身力气说了出来。

  「这就对了!」

  大叔突然猛地扣动着真姬的G 点。真姬的最兴奋的地方被刺激到,她的喉咙
中,发出仿佛要窒息一般的呜呜额额之声。她的眼睛瞪得老大,眼泪从眼角不断
的流出,还有唾液,还有鼻涕。随之的嘴里还有着:「救我救我,我不行了的声
音还要妮可救我,我不行了,我要泄了,妮可救我。」

  妮可看见这一幕,浑身颤抖,兴奋度上升,更加的快速的插入自己的阴道,
抠动着。她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绩点,性快感清空了她的大脑,嘴里面不再像刚
才那样挑动大叔,自顾自地发出淫靡的喘息之声,她的脚也没有停止下来。

  拼尽最后一口力气,她说着:「大叔我们来比一下,看谁能坚持到最后。」

  「没有问题。」

  大叔咬牙说道。

  说着,他将手下真姬的乳头拧了个圈儿,真姬疼得的眼睛瞪得老大。

  「好痛好痛好痛。」

  大叔在真姬阴道里的手突然停止扣动,而是改成掐住了,仿佛要把真姬的一
块肉要掐起来一般用力。

  真姬的嘴里突然发出了:「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声音传出去很远。即便隔着丝袜,也能看到真
姬的潮吹,从她的裤从她的黑色的连裤丝袜中喷射而出,如同小瀑布一般,她的
脚下立马湿成一片,随即她的身体软倒下来,躺在了地面上,喘着粗气。

  看见这一幕,男人也被刺激到了顶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阴茎中一道白色
的粘稠的液体喷射而出一部分站到了妮可的脚上一部分喷射到了真姬平坦的小腹
之上。

  最后才是妮可,妮可明显,因为经过两次的献身,现在已经没有最开始性欲
如火山一般,因此她坚持到了最后。但是随着男人的精液滴落到她的脚上,她再
也无法坚持,在最后的过程中她将自己的身体骑在了长椅的左边的棱角之上,让
左边的那个作为装饰的棱角,一下子插入了自己的体内,随之她撑着后方的椅背,
整个身体反攻着高潮了,眼睛向上翻动着,也跟真姬一样,将自己的声音放了开
来传了出去。

  在这夜深人静的夜晚,应当也没有什么人会听见吧。

  随着两人平静下来,大叔也提好了裤子。

  他们互相加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就在大叔准备走时。

  妮可说:「难道你对我们的身体没有什么兴趣吗?为什么不侵犯我们?」

  「如果有一天你们真心的愿意让我与你们发生关系我便不再拒绝,现在你们
的性欲依旧未泄,泄去之后,你们会后悔的。」

  大叔挥了挥手离开了。

  妮可将自己上身的白色丝袜再次套上,微微喘息了两下。看着自己脚上的精
液,真姬看着自己小腹出的精液,两人感觉有一种不真实感。

  「已经三次了。刚才那一下实在是太刺激了,一次顶两次。」

  「是啊。」

  真姬赞同。

  「但是,我觉得我还没有玩够呢。」

  「那姐姐来陪你玩吧,欲求不满的小荡妇,姐姐让你泄个痛快。」

  两只手突然从妮可的腋下穿过然后握在了她两颗并不丰满的胸脯上揉动着。
仅仅三、四秒,那颗已经因为泄了一次而缩小回去的乳头,又变得坚挺起来。

                 下

  「要是他是坏人怎么办呀?」

  希将嘴凑到妮可的耳边,轻轻的说道「他不是坏人。」

  妮可反驳道但是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她将脚踩在自己面前的椅子座位上,然后变成M 字开腿的样子。两只手从自
己的大腿下方环过,将自己的小穴掰开,轻轻的抚摸着小穴上再一次勃起的阴蒂。

  「还是太危险了。」

  一旁的绘里走了过来。

  「作为学生会长,我要是没有保护好你们回去可没法交代。」

  绘里的声音从后方传来带着一丝怪怪的感觉,并且随着她的走动,还有湿漉
漉的水声传来。绘里走了过来,在灯下。真姬看见绘里的样子却是一惊。

  绘里没有穿鞋,身上只穿着那件白色的练功丝袜。她的乳头之处夹着两个夹
子,而夹子的一端连着锁链,这锁链则挂在了希的胳膊上。下体的阴蒂处也有一
个夹子一样连在希的胳膊上。她的双手也被反剪在脑后,捆绑住了手腕,把那腋
下勾勒出来的线条暴露在空气之中。脸上似乎还带着晶莹的泪水。

  而她的私处不像妮可和真姬是一个骆驼趾,而是有一个圆形的东西不停的上
下做着活塞运动,将那丝袜撑得一鼓一鼓的。她说话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两人
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还是你们会玩儿啊。」

  妮可说着她转头看向希。

  原来希跟绘里一样身上只有一件练功丝袜,但是她的练功丝袜与众人不同是
紫色的。妮可转头的时候便已经看见了,就近在咫尺的那一颗葡萄,她便一口咬
了上去吮吸起来,希被她咬住乳头,眼睛双眼一眯,然后身体上下抖了一下。发
出了轻微的喘息声。

  「诶呦」

  随即便平静下来,然后对着妮可说道。

  「宝贝儿乖、宝贝儿乖,妈妈在这儿妈妈在这儿呢,给你吃奶哟。」

  「你们居然也在这里玩这些东西啊,我还以为你们真去买东西了呢。」

  真姬走到了绘里的面前,看着绘里她伸出手,在那链子上拽了两拽。绘里由
于身体私密处连接的链子被拽,所以整个身体都向真姬移动了过去。真姬连忙扶
住绘里:「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么敏感……」

  「没事的,我感觉很舒服。」

  绘里道。

  「不痛吗?」

  「刚开始会痛的,但是我们已经这样玩习惯了,加的时间长了那里会麻木麻
木之后再去出摩擦的时候便不会再痛,只会变得更加敏感。因为那里的痛觉已经
被屏蔽了,只剩下无法被切断的爽快之感。」

  「但是时间长了会坏死的哟,坏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

  希一边将自己的左胸向妮可的嘴里喂着,一边掐着妮可的乳头玩耍着一边转
头说道。

  「想想看发黑的乳头和阴蒂,完全没有一丝感觉,她们慢慢的在你身上腐烂,
就因为你刚才的一时之痛快。」

  「不要说那么恐怖的事情呀。」

  真姬双手环住胸口有点发抖的说。

  「她说的没错。」

  绘里说。

  「这样是有一定危险性的,但是正是因为这种危险性,我才愿意玩这个。我
们因为经常玩很刺激的事情,所以现在很难对那些正常的刺激性欲的事情产生反
应,已经变得有点迟钝了,不得已必须要使用这些手段来刺激自己,才能到达高
潮。」

  「我们刚才确实去逛街了,你看她的下面那个东西就是刚才买的。」

  希腾出一只手,拿出一个东西摁了一下,只听见绘里的下体叮了一下,绘里
便整个身体开始疯狂震颤起来,然后向后退了两步,嘴里发出呜咽之声。

  希又摁了几下,然后将遥控器收了回去,绘里的下体连续发出了4 ,5 声叮
叮叮叮之声。

  绘里一下子人就软了下来,真姬看见状不妙,从背后扶住绘里,绘里就这么
斜靠着真姬两腿分开开始,疯狂的颤抖,下体流出液体,尿了一地。

  「这是电击跳蛋。插在她的体内,会放出电流刺激它的极点。非常舒服的。」

  真姬惊诧的看着绘里。

  「真的那么舒服?」

  绘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根本没有办法说出话来,但是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你也坐下吧。希拉了拉绘里身上的锁链,绘里由于那份敏感,就算身体再软
也一下子被那锁链拽了起来,她走向长椅子旁边坐了下去和妮可并排坐着。

  「咱们交换一下吧。」

  真姬惊讶地看着希。

  「交换什么?」

  「绘里已经快要卸泄了哟,你跟绘里再玩一次,我来让妮可再去一次。就又
该轮到我们了。」

  真姬「啊」了一下,然后一下子明白过来点点头。从希的胳膊上接过那些锁
链和遥控器。她不再挂着锁链,而是从锁链头处轻轻的拽动着锁链,然后,摁下
遥控器,只听叮的一声,绘里的腿立马加紧在椅子上变成了淑女座的样子,然后
双腿互相摩擦,真姬立马将绘里的双腿分开放在椅子上,让它也变成 M字开腿的
样子。

  希这边则说:「我也给你们买了礼物哟。」

  从背后拿出了一个圆咕隆咚的东西。

  妮可定睛一看居然是一个话筒。

  「你要在这里唱歌吗?」

  妮可松开希的乳头,对希说。

  「不是哟。你先把练功服脱下来。」

  「哎,要全脱吗?这里也是在野外啊,虽然我们现在是半裸的样子,但是好
歹也身上是有一件衣服的,要是全脱了,那就真正成了暴露狂了。」

  「现在周围已经没有人了,放心脱吧,没有事。」

  妮可完全相信希,听了这话一下就把自己身上的丝袜脱了下来。希将的话筒
放在了妮可的阴蒂之处,摁下一个按钮,那话筒轻轻震动了起来,与妮可的坚挺
的阴蒂发生了摩擦,妮可的下体立马上下抖动了起来。那光滑的小穴口不断往外
流着液体不到五六秒就将到话筒表面已经弄得粘稠而湿润,那材质跟唱歌话筒是
一模一样的,上方是一个钢丝网。

  希就让她蹭了一下就拿开话筒,妮可赶忙拿下体往前顶着。

  「想要?」

  妮可连忙点点头。

  希从地上两个圆柱形的物体,黑色的放在了椅子的两边,然后对着话筒轻轻
喂了一声,那音响居然发发出了更大的喂的一声,这真的是一个话筒啊。

  妮可差点跳了起来,但是又被希按回了椅子上,继续保持刚才那开腿的样子。

  希说道:「你已经湿的差不多了,咱们来开始正题吧。」

  她将话筒在妮可的小穴门口轻轻的摩擦了两下,然后便以一个特殊的角度从
它的下体捅了进去,妮可立马惨叫了起来。

  「啊,那么大不可能进去的,嗯,好胀好胀好痛苦!」

  旁边的话筒也发出了那粘稠的水的淫靡隐秘之声。

  「好好听听你的私处发出的呼唤哟,这是你的私处想要表达的事情,她在向
你传达她想诉说的事情呢。」

  希摁下了一个话筒上的按钮,妮可本来就已经在喘息的身体,突然一下抽搐
了起来,那话筒在她的阴道里开始迅速旋转,粗糙的表面开始与她阴道内部的环
境进行摩擦,妮可的身体根本就不受控制,到处乱动着,抽搐着。她咬着牙,不
想让自己继续抽搐下去,开始控制自己的身体,想要努力到达高潮。

  希在此时对她说:「自己拿手按住哟。还有建议你尽量早点到达高潮哟,否
则会把你的阴道里的粘膜全部磨坏的。」

  妮可听到这样的说法,没有害怕,反而变得更加兴奋起来,她一手握住话筒,
一手推住话筒的底部,就往更深处插去,她的身体震动的更加厉害,希捏住了她
的双双乳头,想起想起提起妮可不停的喘息着。

  旁边的绘里也到了近乎极限的地步,那里的叮叮之声不断的传来,那是真姬
不停的按一下电击跳蛋上电击的按钮的结果。绘里的身体也不断抽搐着,在电击
跳蛋的电击之下,她的下体已经湿的不像样子,一片泥泞。她的嘴里几乎无法发
出正常声音了,舌头向外吐着,整个人向上仰着。两个脚已经无法保持M 字开腿
的样子,夹着真姬的身体,双腿向前,绷直的脚尖向下弯曲着,勾着脚尖,仿佛
想要让自己的身体能借到更大的力量。

  真姬见到如此场景也有一些兴奋了,她猛地向外一拉锁链,仿佛听见有什么
破碎的声音,只见绘里身上的白色的练功服被胸前两点红晕迅速的扩散开来,下
体处也是用红色渗透出来。

  「啊,对、对不起,我、我、我」

  真姬被吓了一跳,她发现自己好似乎将绘里的乳头和阴蒂撕裂了,那里流出
了血液,将她的上身和下半身迅速染红。

  但是绘里却挣扎着说出了说出了三个字:「没关系,我就要去了,再用力一
点,不要管我。」

  真姬听见这话点了点头,她将电击跳蛋的功率开到最大再次摁了下去,然后
更加用力的拉动那个夹子,这次血液渗得更快了,绘里的上半身两颗巨乳都已经
被鲜红染透,下半身也变得迅速阴红起来。绘里猛的眼睛向上一翻,然后整个身
体反攻起来,双腿用力向外叉开,然后绷的笔直,脚趾向下勾着,舌头向天空中
伸去,仿佛要窒息一般,瞳孔猛的收缩,嗓子里发出仿佛要死亡一般的微微惨叫
之声。

  此时妮可那边,她的双手已经不受控制的,向自己的下体更深处捅去她她的
眼睛睁得老大,嘴里面细微的嘀咕着:「这是子宫啊,我感觉到了,子宫被摩擦
到了,好舒服好爽,虽然说好痛,但是还是好舒服。」

  体颤抖着明显也要到极限了。

  突然希双手提起妮可的两个乳头拧了180 度,小妮可受此刺激一下子到达了
下一个境界,她的双眼上翻,绘里一样面朝夜空,然后嘴里发出了窒息般的声音,
两人同时皮肤变得血红血红的,嘴里发出似乎要临终前的声音,然后只见绘里的
上半身迅速被血水浸湿,下半身的血则喷了出来,已经不像刚才只是渗透了,她
直接喷射了出来一些血液都喷到了真姬的身上。

  希将妮可刚才穿的丝袜的脚部塞进了妮可的嘴里。那丝袜上还带着刚才那男
人的粘稠精液,妮可立马瞬吸了起来,这个时候似乎只有吮吸精液才能让她觉得
更加的刺激,能够泄得更加的痛快。

  足足过了十几秒钟,两人才变得平静下来。绘里立即将自己胸口和下体的夹
子取下,然后将自己身上已经被血水浸透的白色丝袜脱下,从随身的包包中拿出
止血的药物,迅速缠住自己的乳头和阴蒂。这种伤对于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虽
然心跳很快,但是她还是扶着椅子站了起来,对着真姬和希说:「你们坐下轮到
我们进攻了。」

  真姬和希心领神会,她们都一起坐了下来。这次不再是两人分开服侍两人了,
而是想办法一起。

  「放心吧,我们会让你们到达极乐顶点的。」

  希听到这话,微微一笑转过身去抱过真姬,一下子就让嘴唇亲吻上了真姬的
嘴唇。

  她的舌头直接缠绕进了真姬的嘴里。妮可蹲了下来,她在两人的身体中间,
一只手抓住希和真姬的左乳头和右乳头,一只手抓住希和真姬的右乳头和左乳头。
两只手4 个乳头搓动着,两人眼睛突然睁大,整个身体都微微颤抖。

  「你们在亲吻,你们的乳头也在亲吻呢。」

  妮可说道。

  「嗯,我们知道的呢。」

  希张开嘴,用不清楚的声音说出来。

  真姬的脸此时已经是通红通红。绘里走上前去,架起了希和真姬的各一条腿,
让她们在空中劈出了一字马样子的Y 字开腿动作,将她们的下体都露了出来,在
丝袜之下,她们的下体都是那么圆润光滑。

  妮可并没有归还刚才那根话筒,她的下体就在话筒之下,发出淫迷的水声。
看她的乳头真的又再次变得坚挺了起来,她自顾自的兴奋着,一边帮两人抚摸着
敏感的位置。绘里跟她一样,她的下体的那个按摩棒也没有取出来,一直在她的
下体抽插着,她的身体也在微微颤抖着。

  她从自己的包包里又拿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一个挺长挺长的橡胶棍子,还有
一瓶喷雾。

  「这是什么?」

  真姬惊讶地看着她。

  她二话不说,将那瓶喷雾喷在了真姬和希的下体私密之处。

  「这是防狼喷雾,俗称辣椒水。它能让你们觉得更加刺激哦。」

  真姬还没来得及说话,就感觉下体仿佛有火焰一般在灼烧着。迅速向她的体
内窜去。

  「烫烫烫疼疼」

  真姬被剧烈的疼痛,一下子弄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但是随机而来的是一种更加奇特的感觉,那是一种有点麻木,但是有点爽快
的感觉,希盯着真姬的眼睛说:「有时候痛苦会让人感觉更舒服呢,这就是人类
的淫荡本性吧。」

  绘里拿起那一根橡胶棍子,在真姬的下体摩擦了起来。真姬上半身被妮可揉
捏中,下体的液体又重新流了出来,阴蒂挺得笔直。

  突然她将棍子向真姬的下体缝隙中捅了进去,真姬的身体猛然一顿,带着不
可思议的眼神看向绘里。

  「慢慢会感觉很舒服的。」

  绘里抬起脚,眼中突然闪过一丝历色,从防狼棍的底部向前往下一踩,「痛
苦会带给你快感呢。」

  真姬一下子抬起头来发出了惨叫,瞳孔猛缩:「啊啊啊。」

  绘里没有放松,她的脚微微抬起,由于丝袜一起被捅进了绘里真姬的体内,
所以此时接触丝袜的弹性又降到防狼棍谈了出来,但是还没有完全滑落之前,绘
里又一个用力一下子将那棍子踩进了真姬的体内,真姬又发出了呜咽之声,但是
她的右手抓住椅背让自己不会逃跑,努力的想感受着下一轮高潮。

  希发出微微的嗔怪之声。

  「呀,那我这边怎么办呢?」

  我来吧,妮可发出声音,她将自己的丝袜的另一只脚塞进了希的嘴里。

  「你也尝尝吧,这里可有男人的味道的。」

  希将那带着精液的丝袜含在嘴中,眼神一下子就变得迷离起来。妮可抬起一
只脚像狗一样像一条母狗一样,将那只脚放到了希的阴道之出,然后用自己的脚
趾头夹住了希勃起的阴蒂,开始揉搓。

  妮可为了抬腿,力量是非常之大。希一下子就浑身绷得僵硬然后,心跳加速
喘息起来,此时真姬看见希似乎也开始进入状态了,她也变得更加努力,下身轻
轻往前顶,迎合着绘里往下踩的力量,让那根棍子进入自己身体的更深的地方。
身体也不断扭动着,因为那根防狼棍并不是一根按摩棒,它需要用用身体扭动去
摩擦更多的部位。

  妮可的手上也开始更加的用力向下向上,向下向上的扯着两人的乳头,让两
人不时的向中间靠近,然后两人的头都一直向上抬着,想要呼吸着新鲜空气,她
们不用自己动手却让另外两人帮她们动手,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真姬看见小子嘴里面含了有精液的丝袜,她将自己小腹出那留下的白色精液
更加的更加全面的涂抹了一下,然后将自己沾满精液的手也放到了嘴里,舔舐着。

  她们的一只手互相十指相扣什么都不干,只是努力感受着小绘里和妮可给她
们带来的快感。随着绘里和妮可一次一次努力的冲锋之下,绘里和妮可似乎自己
也已经快到了尽头,她们下身那根按摩棒的力量丝毫不比她们刺激希和真姬来的
小。

  她们自身嘴里也不停的吐出白气,唾液随着脸颊一路流到地面挂着丝一般。

  「我们一起高潮吧。」

  真姬抬着头喘着粗气,但是依旧坚持着说出这句话。

  四人一起点头,然后四人浑身同时绷的笔直,然后眼睛同时望向天空方向黑,
黑眼仁向上翻去,嘴巴张得老大,舌头像外伸出母狗一般喘着气然后一起发出了
临终前最后的绝望喊叫之声。

  四人的身体颤抖着抽搐着,互相摩擦着,要抓住那高潮激发的多巴胺带来的
最后的一丝愉悦感。此时她们怎么还会像高中女生呢,而就是四个荡妇。然后她
们自己的身体舒展开来,两个躺在地上,两个躺在椅背上,四仰八叉地在那里舒
展着自己的身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妮可、绘里、希、真姬四人终于将自己的最后一次最后一丝淫荡的性欲望释
放出了体外。

  第二天,四人醒来已经是下午2 :30. 不仅仅已经到了下午,四人都没有了
下床的能力,浑身酸痛,没有一丝力气。

  「今天再休息一天吧,今天晚上不能再这么疯狂了,明天我们再开始训练。」

             (美心町之夜完) 这大叔居然没有侵犯。看着像有下文的样子。
0

上一篇:

没有了:下一篇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